奇了!江家幫遺體統統送上海火葬(多圖)
 
田恬
 
2005-4-14
 

江蛤蟆這日子沒啦!
【人民報消息】關於周正毅在監獄裡很享受的消息早就出來了,但最近的消息更詳細些,動向雜誌3月刊報導,被上海市民稱為「流氓大亨」的周正毅,服刑期間享受五星級賓館待遇:一日五餐,正餐四菜一湯,喝紅酒,吸雪茄,牢房內設有空調、冰箱和微波爐。周二次申請保外就醫均因事先泄露,在輿論壓力下,當局被迫取消了。

這麼舒服的日子就接著過下去吧,何必出來呢?看來怎麼舒服也是囚犯。遼寧黑社會頭子、殺人犯鄒顯衛在監獄裡有女獄警免費當性奴,結果還是被斃了。

三月十四日晚,江澤民在釣魚臺國賓館公款設宴招待中央軍委、各軍兵種、各大軍區負責人,席開八桌。江澤民即席講話,說:帶著惟一的遺憾(下臺),在任期未能解決統一,這個任務就繫在你們在座各位的身上了。

有本事自己去打呀,當政十幾年,幾撥軍頭都咬破手指寫了血書,結果還得宴請別人去「統一」,這是江大松包乾的事。

最近兩天更有奇事,江家幫遺骸統統送上海火葬!

這事還得從頭說。

蛤蟆是江澤民的最嫡系部隊,這話是從上海傳出來的,這裏就別一遍一遍的重覆了。今天說的是,遼寧遼中縣肖寨門鎮的江氏人馬遭滅種之災的事。這故事裡面套著故事,真是挺絕的。

酷刑侍候不違法


活生生剝皮
華商晨報北京時間4月14日報導說,如今,遼中縣肖寨門鎮正在冬眠的青蛙正遭受滅種之災──村民正瘋狂地把它們從土中掘出,用鐵絲穿串,晾乾,準備煉油……

付姓收購者的母親說:「前幾年買賣很好,最忙的時候,每天要雇四五個人幫忙幹活。每天都有人送青蛙,」她說,「用鐵絲穿過母青蛙腦袋,在院子裡晾2~3天,就成幹了,再用鐵絲穿成串,100個一串,這院裡都是晾的母青蛙。公蛙剝皮,專門要大腿。」

挖蛤蟆就挖蛤蟆吧,為啥用「瘋狂」二字呢?這不禁讓我想起那個洋馬屁精庫恩寫的書名《江澤民傳》前面還有一句話《他改變了中國》,要不是江澤民禍國殃民、罄竹難書的改變了中國,村民幹麼要「瘋狂地」把江氏人馬掘出,母蛤蟆活生生的用鐵絲穿過腦袋串起來,晾乾,準備煉油,公蛤蟆活生生的剝皮、卸下大腿油炸火烤?江澤民不會沒感覺吧?

付母對記者講,兒子幾年前在西柳做服裝生意,但一直不景氣。大概五年前,也就是2000年初,經別人指點,他開始在當地收青蛙。這指點的人恐怕也不是偶然興起,多半兒冥冥中有人計劃要收拾江氏!

上海「火葬」江氏兵馬


斬首
付母還證實了青蛙曾通過火車和飛機運往上海!

注意,不是運到上海去當大爺,而是用煎炸烹烤的方式去「火葬」。上海是江起家和發跡的地方,全國最早傳出江是蛤蟆托生的地方,那兒要大塊朵頤蛤蟆,這對於江來說可不是個好徵兆!

這麼「瘋狂」的吃法,又年年這麼吃,連付某的母親都說:「現在青蛙不如往年多了,送青蛙的也越來越少了。」江危機了,要不何必宴請討好自己提拔起來的人呢?

讓江斷子絕孫

還有絕的,江澤民為討宋祖英那小姘頭歡心,在天安門廣場上蓋了個大墳包,肖寨門鎮的農民討妻子高興,在她過生日時專剿母青蛙,這豈不是讓江斷子絕孫?

一處水田旁,記者看到挖青蛙的一家三口。家裡的中年男子奮力地揮著鐵鍬,一隻只還沒睡醒的青蛙被從土中掘出。


被鐵鍬鏟斷的青蛙,江氏
人馬的結局!
中年男子告訴記者:「今天是我媳婦兒生日,賣點錢,給她過生日。這些都是母的,能賣100塊錢吧。」 100塊錢和江偷盜的近三十億美金相比,根本什麼也不是,但江澤民可不那麼看,要知道那些都是母的!

就在中年人說話時,記者突然注意到地上不少被鐵鍬鏟斷的青蛙不停地伸著腿,睜著眼睛,嘴巴還一鼓一鼓的。聽說江澤民時不時的總有一條腿不好使,會不會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記者注意到,肖寨門鎮這裏部分田埂和水溝有很多新挖的坑。「都是挖青蛙挖的,青蛙都在田埂和水溝的陽面冬眠。」有村民解釋道。記者看到這裏大部分的田埂和水溝陽面都已被挖過。

這樣下去,豈不意味著行走艱難的江澤民即將斷子絕孫、無兵無將?結局就不用我囉嗦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