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的輸血與出血 (圖)
 
2005-3-2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達拉斯報導)《大紀元時報》與「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聯合主辦的達拉斯第三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於3月12日下午2:00點在李察遜市中國城僑教中心舉行,研討會特邀來自洛杉磯的泛美銀團副董事長、著名政治經濟評論家草庵居士以及來自費城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謝田博士客座講演。兩位嘉賓從不同側面剖析了中國經濟的表象與真實情況,其未來走向,以及中共體制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會場座無虛席,許多聽眾就回大陸投資的前景、中共體制等提出問題,兩位嘉賓各自發表見解,會場氣氛熱烈。

以下為根據錄音整理的謝田教授的演講內容。




費城爵碩大學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謝田博士在講演

「和諧社會」中的不和諧

前不久中共剛開了人大會議,會議提出了一個口號,呼籲要建立一個「和諧社會」。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朋友,我們大家叫「文成公主」的,不是唐朝的那位嫁給松讚幹布的文成公主。這位朋友名叫「張文成」,所以大家都叫他「文成公主」。他是我在北大讀書時的一位高年級的校友,是國政系78級的,我是地質系80級的。那時有77、78級的同學在校,77、78級是屬於老三屆的。我們是17、18歲上大學,他們是30歲左右,有非常豐富的社會經驗。他們有的上過山、下過鄉啊,當過兵啊等等,有很多社會經歷,所以我們在學校裡看他們都是這樣很仰慕地看著,很崇拜、欣賞他們的。

那年夏天,我們去了北大叫200號的昌平分校勞動,夏天嘛去植樹勞動,賺點零化錢。有一天我在看嗣袢氈ǎ骯鰲蔽飾遙耗慊崢幢穡課疑瞪檔乃擔嵫健K剩耗閽趺純矗課宜擔壕駝餉炊裂健K擔翰皇悄茄矗鬩諏叫兇種洌幼種屑淇矗穎ǚ燉錕礎U庋吹幕埃悴拍苤廊嗣袢氈ń駁氖鞘裁炊鰲D歉齠骺剎皇欽餉炊簾ň湍芏臉隼吹模扛齠鞫家垂純礎?p>所以呢,如果人民日報在談「和諧社會」,就說明這個社會肯定是不和諧了,肯定是有了問題,而且不是一般的問題。如果僅僅是一個「不和諧」的問題的話,那問題恐怕就非常簡單了。所以我們要擔心的,不僅僅是一個不和諧的問題,還有更深層的問題。

中國經濟的輸入和輸出

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經濟。比如說我們談美國的經濟,美國經濟大家在座的都很清楚。我們剛經歷過一次經濟衰退,現在還沒有完全好起來,好起來了一點。所以在朝野之間,不管政府也好,學術界也好,還有老百姓,很容易都有一個共識,公認美國經濟好了一點,但還不是非常好。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都有一個公認的社會經濟狀況。然而在中國社會,情況就非常的不一樣。

中國官方講有9.3%的經濟增長率,一片欣欣向榮。而在西方看,就不完全是這樣。不久前我在紐約遇到章家敦先生,大家可能聽說過他,他寫了一本書叫「中國即將崩潰」。他認為中國社會在5年、10年之內必然崩潰。他本人是律師出身,在上海做了很多年的律師,對中國經濟、社會有內在的、很深刻的觀察。從他的觀察來看,他認為中國經濟馬上就會垮掉。那就是說對中國經濟的描繪,同時有兩種不同的圖景,一個是快速增長,一個是很快就要垮掉。實際上,這也是社會「不和諧」的一個反映,是社會經濟極度不和諧的反映。

面對這樣一個錯綜複雜的社會,我們從哪裏著眼去看呢?我們今天從國民經濟的血液這個角度來看看中國社會。看看是什麼東西在支撐著這個經濟,是什麼東西可能會使這個經濟走向崩潰。如果我們把中國經濟和金融體系、財經體系看成是一個大盒子的話,那麼就有對其輸入和從中輸出的東西。那麼我們看看它的差額、凈值是什麼樣的,也許我們就會對這個盒子裡的社會、這個經濟體系有更深刻的理解。

中國經濟的輸血和出血

如果把中國的金融、財經、和銀行體系看作是一個機體、一個活著的、有生命的東西,那維持它的輸入是什麼,是什麼東西在往這個體系裡輸送著新鮮血液呢?第一個來源是民間儲蓄。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危機意識最強,是世界上儲蓄率最高的。中國人的儲蓄率是30%,相比之下,美國人以前的儲蓄率是個位數,大概是1%左右,現在幾乎是0%或者是負的。也就是說,美國人每個月花的錢比他賺得還多,他在吃未來的錢。中國人30%的儲蓄沒有別的地方放,放在床墊下面害怕小偷,所以他只能放在國有銀行裡,成了支持國民經濟的血液。儲蓄可以看成是一種血液的循環。輸血的第二個來源是國家財政、各地來的稅收,國家財政可以看成肝臟的造血,製造新鮮血液。再一個來源是出口,中國大量的產品出口,創出的外匯進入中國的時候可以看成是一個人工造血的過程。第四個來源也是最大的一個輸血,就是外商的投資,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動脈輸血。跟老百姓的儲蓄相比,這是很大一部份投資,我一會兒會談到。這些就是進入中國經濟體系的全部輸血:血液循環、肝臟造血、人工造血、和動脈輸血,它們在支持著這個經濟。

從這個體系裡邊還有血在往外流,流到那裏去了?一個是各種各樣的工程,包括政績工程、面子工程和一般的如水利、公路建設等的正常工程。還有一個呢就是買軍火。這個軍火和其它不一樣,它不是一種投資。買的各種武器它就放在那裏,放在那裏不但不產生任何效益,並且還要花錢去維護它。這個買軍火實際上是出血、賣血的過程。中國從哪裏買呢?主要是從俄國買,比如買的蘇27戰斗機、驅逐艦,都從俄國買。它不是不想從美國買,美國不賣;它也想從歐洲買,歐洲也不賣。所以大家看到最近歐洲有關解除對華軍售的討論,為什麼中國反應那麼激烈呢,就是它想從歐洲買軍火。當然它最想從美國買,但從美國買不到。買軍火充實武庫,實際上是在賣血、出血。

還有一個出血的渠道,就是鎮壓內部異己。中共的內部「異己」,大家知道法輪功是最大的一個。鎮壓法輪功、地下基督教徒、民運人士、藏民和疆獨人士。專制政權鎮壓的時候都是在內耗,我們叫它內部出血,這是很大的一部份。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比如法輪功學員,有7000萬到一億學員。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去請願,當地要派人去把他們抓回來,來回的機票、吃住都要花錢。然後送到洗腦班,這都是錢。算一算,如果每個人3000元的話,那每年鎮壓法輪功就要花3000億元人民幣。而來自中共內部的消息說,國家財政的四分之一都是用來鎮壓法輪功的。大家想一下,一億法輪功學員,加上他們的親戚朋友的話,就有3~4億人。一個國家、一個政權如果把這3~4億人都當作敵人來對付的話,那內耗是相當大的。而這種內部出血是別的國家所沒有的。

最後一種出血是一個大出血,就是指那些碩鼠、貪官啊卷款外逃。這不僅僅是一種大出血,簡直就像血崩一樣,會造成更大的問題。我等會兒再給大家舉一些最新的例子。

就出口而言,中國實際上還處於廉價出口的狀態。廉價出口靠的是廉價勞動力,靠的是廉價民工、奴工、勞改所裡被關押的人員製造的產品,用這些低工資成本產品的出口來賺取外匯。有個計算說,中國每製造一美元的產品,它消耗的能源和資源是美國的4倍,是歐洲的7倍,是日本的11-12倍。中國是用效率非常底下、非常原始的方式來做的,所以中國出口得越多,對人類的資源消耗就越大。而這樣低效率的出口生產是不能無限制增長的。

還有我們剛才提到的儲蓄。為什麼章家敦先生說中國經濟將在5年、10年之內、在奧運會之前崩潰呢?這是有原因的。按照WTO - 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在2006年中國的銀行體系要完全開放。按西方如美國的標準,銀行要有一定的資產,銀行的呆帳不能超過一定的上限,否則這個銀行就不能存在了。如果按國際公認的標準的話,中國的銀行已經破產4、5次了。中國政府公開承認的呆帳率是50%,就是說一半的貸款是收不回來的。然而中國政府又不讓它破產。後面我會提到,呆帳的原因是錢都被貪官們貪污和拿去建那些賣不出去的房子了。老百姓的儲蓄在支撐著中國的銀行,老百姓現在是沒有選擇的。但金融市場一旦開放,老百姓還會選擇國有銀行嗎?

忍耐已久的西方不會讓步

在和WTO幾年的談判中,西方一直在忍受著,他們對中國做了很多讓步。但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嗎?他們說,在銀行、金融業開放這一點上,他們是絕對不會退讓的,他們唯一一點不讓步的,就是到 2006年中國必須對所有的外資銀行開放。除了呆帳,中國銀行的服務也非常的差。我有個朋友到中國去投資,帶了幾十萬。第二天在談好一個項目後,想到銀行去把錢拿出來。但怎麼也拿不出來,銀行不讓拿。後來通過各種關係半個月以後才拿出來1/3,而投資機會也沒有了。中國銀行的呆帳、信用、和服務等方面的問題,當外資銀行進入時馬上就會凸顯出來,使中國的國有銀行體系垮掉。

經濟造假

匹茲堡大學有一位經濟學教授叫湯馬斯-羅斯基,據他的研究,從1996年到1999年,按中國政府公布的數字,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累計增長25.6%。在這四年中,中國的發電機、電動機、渦輪機等動力機械的效率沒有什麼顯著的提高,那麼相應的,中國的能源消耗應該按相同的速度增長或者增長的更高。然而,中國政府報導的,這四年中中國的能源消耗卻下降了12%。經濟增長25.6%而能源消耗卻下降12%,這是不可能的。這兩個數據中,肯定有一個是有問題的,而實際上這兩個數據可能都是有問題的。還有一個數據。有一年朱镕基說我們今年經濟要增長7%,結果真就是平均7%。但報上來的30個省市自治區和直轄市的數據中,只有一個是低於7%的,好象是雲南或西藏,其餘的全都高於7%。問問中共官員他們自己,你相信你自己的數據嗎?你在騙誰呢?

還有一個新的數據,國家統計局長李德水在政協會議上講,去年各省市統計的GDP比國家統計局核算的多了3.9個百分點,所以國家統計局非常苦惱。國家統計的數據讓各地的官員來上報,這本身就很荒唐。而當這個官員的評定和升降是按GDP來決定的話,他們肯定要撒謊,這些官員有動機去層層造假。實際上,中共高層他們都不相信這些數字。他們看什麼呢?看美國的中央情報局。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數字是相當準確的。大家看一看它的網站,那裏面有全世界所有國家非常多的數據,包括人口情況、政治狀況、經濟狀況等等。中央情報局沒有理由去撒謊、去幫別人粉飾太平。

外企的贏利

還有一個最大的資金來源,就是外資輸血。截至2002年,有30萬家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了2500億美元,並且雇用了2000萬中國工人,這些工廠主要集中在沿海。但這些外資企業賺錢了沒有呢?首先,大家知道西方每個上市公司都有一個年度報告。我一直在收集他們是否賺錢的資料,可是找不到。它在中國投資的盈利與否沒有單列出來,不在報表裡面。但是呢,我們可以做一些推斷。有一個德國的公司叫西門子,它在中國的電器分部說,現在在中國所有的西方家電公司,包括美國、日本、和歐洲的,除了他們沒有一家賺錢。我的一個朋友曾經跟西門子的高層人士談到這個問題,他說你如果答應我不把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我就給你講。據他講,西門子在中國根本就不賺錢。但它不能撤,雖然賠錢它也不能撤,因為如果撤的話,它在德國的股票就要下跌,在股市損失的錢會很多,所以它不能撤。它繼續在中國呆著,就是要保證德國的股票不受影響。但長此以往,以後可能有更大的麻煩,因為如果人們知道了它在用這種方法來欺騙德國投資股民的話,就會帶來更嚴重的問題。

中國房地產和銀行呆帳

剛才談到房子的問題,講了這個工程、那個工程,這個錢到哪裏去了呢。中共的高層官員、貪官們實際上非常清楚,中國這艘大船馬上就要沈了,它的宣傳實際上都是欺騙老百姓和外國人的。一次在香山賓館,我去跟當時參加人大、政協會議的代表、委員們接觸過。在那樣的內部會議中,他們在談到中國經濟現狀時的氣憤,他們批判中共的激烈,以及他們意識到的中共要垮掉的嚴重性,都比我們現在想象的要劇烈得多。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深切地知道中國問題的嚴重程度。這些人大代表吃得很舒服,住得很舒服,在內部抨擊中共、抨擊時政的時候,他們什麼都敢講。但一旦到某某某分組討論會議上,那些討論是要記錄下來的,他就不講了。

這些人是知道內情的,他們都是些高級官員,他們知道這船要跨。這時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撈夠。怎麼撈呢?他們發現一個最好的辦法,這就是我們說的政績工程、面子工程中的房地產問題。這個辦法就是,如果我是政府官員,我就要所屬的銀行把錢拿過來,投資蓋房子。這房子賣掉賣不掉他都不在乎,就是這建造過程本身他就可以賺錢。他拿來合同以後,房地產開發公司也是他們自己的,批地也是這些人。他們不會去建的,就一級級承包,每承包一次回扣一次。到合同款項真正到了建房子的人手裡,那錢已經剩下不多了。那最低層的承包商他們怎麼辦呢?這就是我們看到的那些面子工程,那些豆腐渣工程,那些個在應該填鋼筋混凝土的地方填廢紙和垃圾的工程。建好之後呢,他們也不管賣掉賣不掉。

在美國買過房子的人都知道這個過程。你看一個新的小區,有個房地產商在建房子,他如果建50到100棟房子,他一定先蓋第一棟作為樣品房,把銷售辦公室設在裡面。然後再蓋第二棟、第三棟,這幾棟蓋好後他就要開始賣房子了。所以你要是買第二棟房子的話,一定會買個好價錢,因為他急於把第一棟賣出去。賣出第一棟之後他的錢就開始滾動再蓋第二棟、第三棟,一邊蓋一邊賣。最後一棟呢,你又可以拿到一個很好的價錢,因為他要收攤子了,拿出資金去別的地方投資。美國和西方這些房地產商他們建房子一定要賣掉,賣不掉他馬上就要破產。而在中國不是這樣。

很多西方人被中共給迷惑著了。他到上海去,從浦東機場一出來,在高速公路上一看房子都非常漂亮,都是些高級公寓。但你那是在白天看,你應該晚上去看,晚上去看就什麼都看不見了。為什麼呢?都是黑燈瞎火的,沒人住。這些房子都是賣不出去的。我這有個數字,說北京蓋的那些房子,60%是空的。上海呢,30~40%是空的。房子賣不出去並不影響中共的官員,他可以照樣上報,照樣可以把這些放到GDP裡面去。如果房子賣不出去,那麼銀行的貸款就沒法還了,就應該成為呆帳了。他不怕,他也不把它算作呆帳,算呆帳的話銀行就要破產。他不說是呆帳,他把它當成資產繼續放在會計報表裡面。現在上海的商品房每平方米要1萬2千元人民幣。一般工薪階層年收入3萬,扣除吃喝,買100平方米的房子要100年才還得清。房子賣不掉,並且房價遠遠超出市場真正可以承受的程度,價格和市場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這種狀況要繼續進行的話,就需要外資來輸血、來產生新的機會。

從整體來看呢,中國經濟既有輸血的機制,也有出血的機制。各種各樣的財富,現金等在往外逃,其中主要就是貪官的外逃,這個數字非常的大。各省市加起來有6000人失蹤,8000人外逃,其中有3900名縣處級幹部外逃。為什麼是這樣?如果中國經濟真的象中共描繪的那樣,那麼這些在上面作威作福的為什麼要倉惶出逃?

海城營口地震的啟示

70 年代的時候,中國有一次海城營口地震,那是世界近代史上唯一一次被成功預測了的地震。是因為高科技嗎?我們那時沒什麼高科技。我父母都是搞氣象的,我是學過地質的。當時是怎麼預測出來的呢?因為此前邢臺地震死了很多人,後來國家大力動員研究地震,試圖預測地震。後來發現在民間有好的東西。老百姓發現呢,地震的前一晚,他們家的雞象瘋了一樣的轉,不睡覺。鴨子也是,真是雞飛狗跳。大量的蛇從洞裡出來,大冬天從馬路上爬過,也不怕人。老鼠也是,大量的老鼠從洞裡出來往外跑。還發現其它的如井裡的水位上升啦,原來的苦水變成甜水,甜水變苦水等等。當時發動了很多的人,搞了很多土地震臺,我記得我們中學裡也有一個監測臺。人們大面積盯著這些現象,還真給人們抓住這些現象了,所以就成功地預測了那次地震,甚至準確預測到那天晚上。記得地震前一天的晚上,在中國東北把成千上萬的老百姓都調出來了,然後給他們放電影,連續不斷地放,不讓他們回家。老百姓凍著在那裏看電影,看到凌晨,地震發生了。這是唯一的一次成功預測。

很多動物比如老鼠,是有這個先天的本事的,它們可以預感到災難的來臨。中共高層的高官們就是老鼠,是詩經裡說的「碩鼠」。他們是知道這個東西要垮掉的,這些人是非常清楚的,因為他們知道中國內部的情況,同時也知道外邊的情況。如果中國經濟真的是增長那麼快的話,他們都是董事長、總經理,都是位高權重,他們為什麼不在那裏賺錢?我們要看的話就要看這些人,你看那個老鼠的動向,就知道這個大船的狀況了。

經濟的大出血 - 碩鼠外逃

大紀元時報的社論說中共是邪靈附體,真是一語中地。按中國農村的說法,邪靈附體是要抽去你身上精華的東西,它抽完了你的精血之氣之後就要逃跑。中共的大部份官員就像附體一樣在抽老百姓的血,很多抽完了之後就開始跑掉。比如,東北一個銀行的行長捲走了10億人民幣。廣東的一個銀行,三任行長聯合作弊,捲走了 10億美金。10億美金,這在美國都沒法想象,這麼大的一筆錢,那要銀行上上下下一起作弊才能弄走。最近中共剛出臺一個法令,就是你帶外匯出境沒有限制。這就更給那些貪官把錢從中國捲走大開綠燈。

很多中國人到新澤西、加州買房子都是用現金,上百萬,幾百萬,把美國人都嚇一跳,在美國是沒有這麼多的現金來往的。很多貪官出逃之前就買好了地方,讓老婆孩子先過到這邊。我就去過這樣的一家,好幾百萬的房子,女主人和孩子在家,也不工作,房間裡掛著男主人和中央領導的合影。他們一般不和我們這種靠讀書工作賺錢的人來往,他們也不和工薪階層接觸,沒有共同的東西。他們也很苦,怕別人知道他們的底細。最近有個數字,說中國每年流出的賭金就是6000億。北韓在一個療養聖地建了一個賭場,給誰建的呢?就是給中共官員建的,其它的人進不去。去年五月,珠海有一快艇跟軍方巡邏艇發生槍戰,最後快艇被撞毀了。結果在艇上發現1000萬美金的現鈔,20公斤的黃金。這些人在往外逃,已經到了一種近乎瘋狂的地步。中共官員在局級、處級以上把護照都準備好了,一有風吹草動,買張單程機票就可以走人。

中國的銀行現在最怕老百姓提款,如果中國有1/10的儲戶提款,那銀行就完了。因為那些錢已經被貪官拿去建房子,已經壓在那裏了,成了「淤血」了。因為「淤血」拿不出來,一旦勢頭不好、中國出現擠兌的時候,政府一定會出動軍隊干涉,不讓老百姓提款。那個時候中國老百姓可就真是哭天天不應,哭地地不靈了。所以對海外的華人來說,我們一定不要去投資中國的房地產,也不要去買股票,否則你就要陷進去了。中國現在這個救股市,叫「托市」。它就希望中國老百姓把儲蓄轉到股市裡面來。等股市往下降的時候,它就不管你了。而儲蓄的話,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放在那裏。一旦老百姓去提款的時候,它就垮啦。

外商那麼精明,為什麼。。。

有很多人問一個問題,你說中國經濟快垮了,為什麼那麼多精明的外商還在投資中國?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非常值得人們深思。大家知道「泡沫」經濟這個詞,形容中國經濟,「泡沫」這個詞是非常的準確、形像。我看我女兒吹泡沫,越吹越大,越大的時候就越漂亮,色彩斑斕,但是也離泡沫的破裂越近,最後在美麗和膨脹中說破就破了。中國經濟就是這樣。那為什麼西方商人、企業家,那麼聰明的人,還要投資中國?我認為這裏有四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貪婪。確實的,美國最好的、最聰明的學生都是去念法學院、醫學院、商學院的。但是不是最聰明的人一定會作出最聰明的決定呢?我有一個朋友,在北大拿了學士、碩士學位,在美國拿了數學博士學位,後來到Intel公司工作。這老兄非常聰明,湖南來的,他上北大時才15歲。他在Intel工作的時候,在股市垮掉之前,我們經常電話交流。他跟我說,他的股票一直在上升,已經快一百萬了。我說好哇,趕緊賣。他說不能賣,怎麼能賣呢?他問我,你呢?我說我一分錢都沒有放在股市裡,我那點錢都放在銀行的saving戶頭裡。當股市垮了的時候,他虧了很多錢。這麼多聰明的人,他們為什麼不拿出來呢?原因無它,就是因為人們的貪婪。

那些西方投資者們也是這樣。他如果覺得有贏利機會的話,他就會去冒險。任何一種產品,無論你造什麼東西,比如你製造鞋,賣給中國人,如果一人一雙,中國13 億人口,那你的利潤就不得了。中國市場的誘惑力是非常大的,中共最擅長的,就是用虛幻的市場潛力來引導外資企業就範,並製造虛假的GDP數字來吸引他們,就像《聖經》裡講的一樣,那個大淫婦在勾引人們。公司企業的總經理CEO壓力是很大的。大家知道嘛,CEO的自殺率是最高的。我也跟我的學生講這一點。你不要看FORTUNE財富雜誌的排行榜,CEO每年動不動就是年薪幾百萬,幾千萬。大家不要羨慕他們,他們也不容易的。你那個年薪5萬10萬也不錯的,好好賺著吧。CEO他那個壓力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他拿著5千萬美金年薪的時候,他背後是多少億美金的資產,幾千萬的房子。他一但喪失掉他的工作的時候,他也過不下去。因為他不會對老婆孩子說,咱們搬到小一點的房子去,把那個豪華遊艇換成充氣艇。他不會這樣做的。他的壓力大著呢,在投資中國時,他也會這樣看,就是說由於中國市場的誘惑力,他會冒險;他在利益面前,他也會因為貪婪而喪失理智。

第二個原因呢,是道德上的。我們在美國的華人大家平時穿著上都很好,彬彬有禮,跟美國人一樣。但在去中國的航班的登機口,比如在底特律的國際機場,在西北航空的登機口前,中國人的表現馬上就不一樣了。登機前大家就開始擠,讓旁觀的美國人目瞪口呆,人們的所作所為就像在北京火車站一樣。我就是不能理解,擠什麼呢?最後有一個人沒有登機,飛機都不會開,急什麼呢?我們這還沒有離開美國呢,中國人的劣根性難道就回來了?這是說中國人。但今天我想說的是,即使是彬彬有禮的美國人,美國的那些高層管理人員,到中國也都變壞了。有個去中國做生意的人回來說,他說在美國都白活了。其實就是那些小姐啊,花天酒地的,他指的是那些東西。美國的高層管理人員在中國的大染缸裡,在中國的環境中,也改變了。大家知道行賄的問題,美國法律規定,公司管理人員不能行賄,否則回來要坐監獄的。在中國是怎麼做的呢?他不叫行賄,他說我雇那些中國官員作我的咨詢師,我給他付咨詢費。這個時候呢,表面上看沒有行賄。但這個事情我看早晚要漏餡的。所以,這些道德上被拖下水的人,他們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在遊說公司繼續投資中國。

第三個原因,我把他叫作「大蓬車效應」。什麼意思呢?這個跟那些管理咨詢公司有關。他們的目的就是引誘大家去中國投資,他會問你,「你怎麼還不去中國投資?別人都去了。你要現在不去的話,再不去分吃那塊大餅的話,你就進不去了」。就像小孩子一樣,我的女兒在學校裡,那我的同學都戴了個什麼黃帶子,我也要戴。就是同伴的壓力就會讓她這樣做。公司也一樣,他看別的公司都去了,他不能不去,他也怕失去這個機會,失去坐上大蓬車的機會。至於說進去賺不賺錢,那另當別論。

第四個原因呢,我把他叫做「雞肋效應」。大家知道,曹操有一次跟人開戰,打不下去,贏不了,但又不想撤,怕撤退的話丟臉,所以很是惱火。有一天他的一員大將叫徐晃的問他,今天晚上的行軍口令是什麼。而曹操正在吃雞,看到碗裡的雞骨頭,他就順口說「雞肋」。徐庶,就是那個「徐庶進曹營」的徐庶,聽到這個口令他就開始收拾行李,說準備回家。他這麼一開始收拾行李,然後整個就軍心動搖,所有的人都開始收拾行李。曹操一聽就害怕了。問起來,徐庶解釋說,「雞肋」的意思就是食之無肉,棄之有味。這其實反應了曹操當時的心態,打下去又打不贏,撤走又心不甘。這就是「雞肋效應」。那些外國公司也是這樣,就像那個西門子公司,他們在中國沒法賺錢,但又不敢撤,就那麼耗著。

結語

總的來說,中國這個體系它的輸血的部份有限或正在減少,而出血的部份在加大、加劇。這個體制決定了這些碩鼠外逃會越演越烈,因為中共在制度上已經給他們開了綠燈了。前幾天一件事情讓我很感動。就是美國政府準備給北韓金正日一個選擇,就是如果你金正日願意放棄獨裁統治,你到美國來可以給你提供保護、庇護,讓你生活在這裏。當時我就很感動,感激這個國家。他可以不計前嫌讓這個獨裁者過來,從人道主義這個角度來講可以讓他過得很舒服。饒恕了他一個人,但北韓幾千萬人就可以擺脫獨裁統治,這多好啊!我都替美國感到驕傲。這個做法真的很好。所以大家注意點,說不定哪一天看到鄰居搬來一家,原來是金正日,你也別太吃驚。

後來我就想,這個事能不能給中共做呢?比如給胡錦濤一個避難,給溫家寶一個避難,來換取全中國人民擺脫獨裁專制的苦難?這看來做不到,因為它已經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了。如果要做的話,那就得給中共黨員,全體6000萬中共黨員一起來一個集體的政治庇護,讓6000萬人連帶家小,一起移民美國,這恐怕做不到。所以中國怎麼辦呢?這個問題確實很嚴重。這個大船在下沉、崩潰,那個舵手也好,上面操控的人也好,還在拆船板,把中國人民拖入一種非常非常危險的境地。

我自己是信佛信神的人,我覺得最近一件事情給中國人提供了一線希望,那就是<<九評共產黨>>,以及隨之引發的退黨浪潮。昨天看到有21萬人退黨。我上大學的時候還寫了入黨申請書,我入黨的目的是為了從內部改變共產黨。當時北大的口號是「振興中華」嘛,為中華民族振興作點貢獻。當時也沒有一點個人的目的,但申請書交上去之後就沒消息了,這是怎麼回事?後來就問了黨支部那些人,他們說,你得經常交,連續不斷地一次次申請,給黨交代你的想法,做思想匯報。後來我想就算了,所以一直沒入成。在這裏我再次要求北大黨委把我的入黨申請撤回來,同時宣告退出共青團。因為共產黨確實把中國人民給害苦了。

剛開始時幾千人退黨好象沒有什麼,但現在幾十萬人退黨退團,這不是一件小事。退黨實際上是從內部不承認中共,不承認中共的造假,不認同假惡暴。這就去除了導致中國經濟惡化的一個重要原因。當這個退黨的數字達到50萬、500萬的時候,那共產黨恐怕就要自行瓦解了,這是一個很和平的過程,沒有暴力,沒有屠殺,共產黨在社會和平的狀態下自行瓦解,這是最好的。6千萬黨員是美國都打不動的,蘇聯也打不動,但是這九篇文章就把它給打倒了,從內部把它瓦解了。

剛才我們談到的中國經濟的問題,隨著中共的瓦解可能就不復存在了。這對中國是很好的,對中國人也好,對中共黨員也好,對全世界、全人類都有好處。如果您或您的家人有是共產黨的,希望抓緊時間退黨,讓我們悄悄地、平靜地將共產黨瓦解,徹底解決中國的問題,包括這些經濟問題。

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