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第7場九評 多國專家學者雲集 座無虛席 (多圖)
 
2005-3-22
 



研討會現場座無虛席,有些人不得不站著聽完了三個小時的全程。




研討會嘉賓從左至右:唐柏橋、汪岷、林牧晨、盛雪、費良勇。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駱亞悉尼攝影報導)3月20日悉尼市中心的卡騰賓館會議廳裡舉行了第7場9評研討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100多人參加了此次研討會。由於這次演講嘉賓全部來自海外可謂陣容強大,群英匯集。研討會現場座無虛席,有些人不得不站著聽完了三個小時的全程。研討會圍繞著退黨潮對中共政權的影響和衝擊為主題展開討論。悉尼大紀元社長蘇珊女士首先向諸位簡要介紹了9評共產黨之後所引發的退黨潮的規模和趨向揭開了研討會的序幕。

旅居德國的核物理專家、民陣主席費良勇先生以《退垮共產黨》為題作了精闢的闡述。他認為中國共產黨當政之後變成了利益集團,入黨變成了政治資本,要想升官發財沒有黨票開道,進不了利益集團的殿堂。由於共產黨長期掌控媒體、輿論的工具對人們洗腦,使許多人失去了正確判斷事物能力。隨著共產黨腐敗的加深,90 年代威信越來越低。共產黨中很多有民主理念和人權觀念的人也被共產黨清洗出來,一些流放海外的人士成為了民運的幹將。隨著中共自身壞事做絕和9評的出現,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猛然清醒過來,看透共產的的罪惡歷史和邪教本質,毅然提出退黨,使共產黨一貫標榜自己偉大、光榮、正確的油彩變得非常的滑稽可笑。

他認為當年希特勒屠殺的是猶太人,是異族,但共產黨殺的都是同族,本民族的同胞罪惡更大。如今大量的共產黨員退出中共,會使中共陷入嚴重的信仰危機、組織危機、執政危機,使中共基層組織癱瘓、退黨潮流持續下去肯定會將中共退垮。退黨風潮會啟發人們的正常思維,退黨是在思想上唾棄共產黨,並向好的方面發展,是從新做人的開端,會影響人的一生。一部分人退黨可以使更多的人退黨,還會使廣大民眾從新看待共產黨,不再支持共產黨,從根本上動搖共產黨的根基,退垮共產黨。

旅居美國的《中國之春》社長、民聯陣主席汪岷先生以《退黨是中共黨員的唯一選擇》為題,從歷史的角度來談目前退黨的風潮。他認為退黨是有歷史淵源的,在每一次重大的歷史時期都有成群結隊人提出退黨,退黨在中共的歷史上經歷了四個階段,最初三反、五反等一系列運動引發了「懷疑退黨」發展到文革時的「恐懼退黨」,到六四鎮壓之後的「憤怒退黨」,到現在的9評共產黨之後大規模的「理性退黨」,力量是不可同日而語。一黨專制的共產黨現在已經是無藥可救了,退黨是中國共產黨員的唯一選擇,留在那裏只會助紂為孽,盡快地離開這個罪惡的深淵才能救自己、救家人、救朋友、救社會、救民族、救國家。

旅居美國的流亡詩人民聯陣副主席林牧晨先生以《黨籍的利害》為題從另一方面入黨動機來看現在的退黨的問題。他認為人們入黨不外乎四大原因不僅從利益考慮,還有光榮感和安全感及歸屬感。入黨可以占便宜,黨員可以用黨紀處分來代替國法,黨內處分或者開除出黨。由於中共幹了大量的壞事,現在入黨沒有了光榮感反而有恥辱感,同時現在共產黨統治可能保不住了,軍隊可能倒戈面向民眾,黨員也不再有安全感,並且整個共產主義不再有人相信了,入黨也沒有了歸屬感。現在入黨的四大動機只剩下利益這一條時,退黨的阻力也就越小了。中共現在的保先運動是想保持自己的先進性,無非是想保持自己的一種光榮感,這是徒勞無益的。共產黨是日落西山,儘管它霸占了國庫和所有的輿論工具,把自己說的天花亂墜,但是大量的事實已經被老百姓知道,它的許多宣傳起的是反作用。最後他用一首詩《希望之聲》結束自己的演講,讓人們一睹了「流亡詩人」的風采。

《希望之聲》

黑夜裡穿過朦朧的縫隙,
有多少眼睛在尋找星光。
有多少眼睛已經閉合,
永遠失落了那一線希望。
在大海動蕩的波濤之下,
那無數無名的浮遊生物,
把沈落的希望重新聚攏,
碰撞著發出晶瑩的光輝。
眼看疾風勁雨將襲來,
當洪峰奔流海潮湧起
所有的希望都會發出聲響,
交織為自由的鼓點和鐘聲。

美國公民議政執行主任唐柏橋先生則圍繞著《如何建立一個新的社會形態》為題談論九評和退黨風潮問題,他認為九評使人們認識共產黨,而退黨是非暴力民權運動的經典。退黨帶動整個中國的全民民主運動,之後建立一個屬於全民自己的一個正義聯盟,讓各個層面的人都參與進來,做善事、行正義、反迫害、追責任,從而取代邪惡勢力。退黨運動是全世界、全人類的非暴力抗爭集中的一個典範,它可以與馬丁路德金、甘地的全民不合作運動相提並論,成為人類歷史文化的財富。

他還從共產黨對信仰和宗教的異化談起,分析了穩定和暴力及賣國和反專制之間的關係問題,認為暴力是所有不穩定因素中最不穩定的因素,不能用穩定來為暴力開脫。他認為搞民主運動的人現在是中國最愛國的人,是共產黨把政治異化變成了陰謀,他鼓勵人們大張旗鼓的反專制,不要回避參與政治,參與政治是每個公民的基本權利,要理直氣壯的一致對抗共產專制政權。

暢銷書《遠華案黑幕》的作者、時事評論員、加拿大著名作家盛雪女士以《擺脫恐懼要靠我們自己》為題,用詼諧幽默的語調,敘述了在加拿大自由民主國家裡已經生活了十多年的一位老華僑,是如何處在中共的恐怖陰影中無法自拔,調侃了現實生活中人們無論生活在那個國度都或多或少的對中共有恐懼感,而且是由來已久,人們頭腦裡都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從最近的例子來看,趙紫陽一位中共的前任總書記,被軟禁15年之後前不久,抑鬱而終,他之前是胡耀邦也是共產黨的總書記,同樣抑鬱而終。往前推,可以看到歷任的共產黨的總書記都沒有好下場,因此人們對中共的恐懼也是正常的、也很好理解,問題是如何擺脫它,則需要靠我們每個人自己。她說,從今天開始我們要選擇另外一種更安全的辦法來生存,就是跟中共決裂,如果你曾經一廂情願的抱過中共的大腿,現在趕快松手,因為這雙大腿正在把整個中華民族拖進深淵。如果你曾經抱著幻想跟中共親近的人,請你趕快轉過身去,因為這才是真正讓我們擺脫恐懼的一個最根本做法。

幾位嘉賓的精彩演講,引起了臺下聽眾強烈共鳴,不少聽眾當場作了即興發言,還有很多人就一些令人困惑的問題,希望嘉賓們給一些建設性的意見,研討會形成了聽眾和嘉賓之間理性交流的平臺,由於發言者、提問者踴躍,三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人們還是意猶未盡,散場之後三五一群比比皆是,不少人還拽著演講嘉賓探討。




研討會現場座無虛席,有些人不得不站著聽完了三個小時的全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