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与历史终结 (图)
 
2005-3-20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林晓旭。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引发了大陆的退党大潮,那么这个事情的源起是怎么样呢?这九篇文章引起了这么大的一个效应,根本原因在那里呢?今天我们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和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连接收听


林晓旭:您好!天笑博士。

李天笑:主持人好!

林晓旭:我知道您对退党大潮一直是非常关注的,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怎么会突然间中国大陆这个退党大潮是这么汹涌澎湃呢?这个源起是怎么样的?这九篇文章为什么有这么大力量?您能不能跟我们分析分析。

李天笑:《九评》实际上是跟以往所有文章有非常超常的不同点,就是他不是像其他的文章一样,从表面上好像是各个方面全面的分析了,《九评》是站在一种根本的不同的立场上去分析共产党的。是从根本上讲共产党本身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邪灵,不应该危害人类这个角度去评论和分析共产党的所有的罪恶的,那么这个出发点就超过了所有以往的一切批评共产党的文章,那么他的起点就非常的高。

林晓旭:您是说以前那么多评论共产党的文章,他们没有一个提到它是一个有生命的?

李天笑:对,他们都没有提到它是个邪灵。另外,他们只是站在比方说共产党的某一个方面不好啦!腐败啦!需要改正。那么总的来说,这个立场是站在认为共产党也许还可以在人类这个中国社会中改好走下去,能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情。就是说共产党原来很多人认为在比如说延安时期、井冈山时期可能还是不错,到了49年所谓解放以后,就好像是慢慢的退化变质,所以实际上《九评》的出发点是跟他们不一样的。

林晓旭:这一点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哦!我举个例子,好像人们一直在说,这个人干了这个坏事,干了那个坏事,那就说你是个坏蛋,他干了这么多坏事以后,但是突然间告诉他说,哦!原来这就是一个魔鬼,有这种效果,是不是有这样一种效果,一下就明白它的实质是什么?

李天笑:是,像这种深刻的惊世,就是从心理面唤醒很多中国老百姓对他们亲身遭受共产党的迫害的这种记忆,激起了他们一种强烈的共鸣。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以后就纷纷要去退党,那么退党潮就此开始引起了。那么从这里边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这个西方有一种理论—“蝴蝶效应”,当时是一个气象学家他提出来的叫洛伦兹(Lorenz),他在六十几年时提出来这么一个理论,就是说在那个南美亚马逊河的河岸,有一只蝴蝶,他们稍稍的摆动了几下翅膀,那么这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几下振动,通过这个空气的振动然后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然后传导到了美国的密西西比河河岸,引起了德克萨斯州那里一场巨大的风暴。

林晓旭:所以说是由蝴蝶引起的风暴。

李天笑:就是说从这个看到一个大风暴、海啸形成的时候,你追查发生原因的时候,很多人讲:哦!这是我们预测不够,我们那个时候防御措施做的不好等等,但是你再仔细的分析下去,那个根本原因就这么一只蝴蝶在那边振动。换句话说当《九评》刚刚发表的时候,很多真的是对共产党的最尖刻的那些批评家,还有一些对共产党在实质战略看的比较透彻的人,他都没有能够完全预测到《九评》能够像今天这样引起一个巨大的连锁反应。

由这个反应我们可以看到最近在刚开始的时候,第一个月大概是几千人、然后上万人、十几万人现在直逼二十万,这三月份的头十天里边就有十一万人这个退党,同时在三月八日这一天就有两万多人退党,如果按照这样一种飞快增长的级数来推算的话,那很可能将来就是几百万人甚至上千万人,我觉得如果发生的话,也是不足为奇的。因为按照“蝴蝶效应”来看共产党的崩溃,退党潮愈是加剧的话,会很多人会更多的来关注,为什么这么多人退党?他们会寻找《九评》、看《九评》,当他看到《九评》以后他甚至觉得退党是应该的,我要加入这个退党潮,那么反过来会相互的互动,会造成连锁反应像雪崩一样的,然后使得共产党最后的崩溃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林晓旭:其实很多人刚开始在处于观望阶段在观察的时候,其实是在成长曲线的低谷期,现在是相当于到了一个指数增长期是不是?

李天笑:是啊!就说这个效应在开始的时候,比方说有一个他们在系统里边讲的,在开始的时候蝴蝶效应不是很明显的表现出来,甚至如果说把他分成三十天的话,可能到二十天的时候仍然是呈一个非常低的增长趋势,然后突然之间,大概还有七天的时候,就突然之间呈现一个巨大的增长幅度,这个很可能在今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看到。

林晓旭:那您能不能再给我们分析一下《九评共产党》到底在那些方面跟其他的以前批评共产党的文章有什么区别呢?除了看到它是一个魔鬼之外,还有那些区别呢?

李天笑:除了我刚才讲到了,看到这个共产党是一个邪灵,从一开始就是不应该存在的。除了这一点以外,另外我觉得《九评共产党》是从非常高的角度来看共产党,它本身就是一个应该在历史上遭到否定的这么一种现象,它不应该是做为人类的一个正常的生活现象,它一开始就是吸附在人民各种社会的渠道上面,通过这样来吸取人民的血,来不断的养活自己。它的生存本身就造成对人类社会的祸害,那么因此就要去掉这个迫害,把共产党多得的这个东西还给人民,成为一种不言而喻的一个必然结果。用不着《九评》多说,人民就知道共产党原来是不应该存在的邪灵,所以说我们首先应该退出。第二、退出共产党本身就是使这个邪灵失去生存的肢体,使它不能够再吸取,这样的话它自然就会崩溃,我觉得是站在所有过去以来人们的评论当中,都没有提出在这么一个高度上来看待这个问题。

林晓旭:那您说它不应该存在这一点,如果我们从历史上看似乎一直有两大争议,一直在抑制共产党的扩张,就相当于一个自由阵营,就包括后来二战结束以后的冷战也一直在起各方面的抑制作用,您的意思是这样吗?

李天笑:对,在这方面我觉得美国曾经有一个有名的学者,法兰西斯.福山是一个日籍的美国人,当时他是在哈佛大学著名的教授的学生,但是他后来成为教授以后,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论断,就是“历史的终结”。今天我们就谈这个,他为什么讲历史的终结?因为他认为在八九年到九十年代初,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崩溃之后,原来的自由主义打遍天下无敌手,也就是是说这共产主义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他面前解体了,因此整个世界就渐渐同化于自由,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历史到此终结。但是他有大略提出来就是说在东亚有东方的专制主义还存在,像中国、北朝鲜等等;另外在西亚就是穆斯林、原教主主义等等,那目前来说911和这些都有一定的连系,所以他这个预测在某些方面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另外他也说了,科学技术也是使得人类、旧历史不能够终结的一个原因,最后人类的历史可能是自己要淘汰自己的原因,就在于人类过多的相信科学技术,所以他认为科学技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不良的因素。

林晓旭:这挺有远见的。

李天笑:对,至于他的理论主要是建立在黑格尔,我们知道黑格尔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精神性向学”。黑格尔认为人精神最后所表现出来一种互相的冲突,就造成了历史的发展,那么他藉由黑格尔的这种理论,运用到自由世界的理念和共产主义的这种邪恶的观念,就是邪念,这种两者方面的斗争和搏击。一百多年来他认为这种搏击最后以自由主义、自由的理念战胜了共产主义,使得历史到此终结。但是我想当时他可能在考虑的时候,没有看到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在苏联和东欧崩溃之后,仍然是共产主义当中一个非常顽固的最后堡垒。在这个堡垒没有被瓦解之前,实际上旧的历史还是存在的,那么到今天《大纪元》在去年十一月份提出来《九评》以后,造成一波接一波的退党大潮,使得这个历史实际上真正的旧的历史到了该结束了,翻开了这么一页了。所以我原来不理解《大纪元》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大纪元》实际上就是旧的历史的终结和新的纪元的开始,这个非常有形象和象征意义的。

林晓旭:国内很多人仍然在这个共产党的体系之中,那很多人他们在考虑,比如说我们到底走那条路、进那个门,您觉得现在他们应该怎样选择呢?

李天笑:我觉得现在对于很多人来说,我讲他面临着有三个门。第一、我讲就是好人是不应该继续留在共产党内了,因为共产党的大门不是对好人开的,尽管共产党不断在吸收好人,把精英纳进去,但是他的机制是逆反的淘汰机制。就是把精英不断的吸收进来以后,把他们变成非精英,那好人纳进来以后逐渐的变成坏人,就是好人进去必然面临选择,要嘛你跟他们同流合污在一起享受他们的利益;要不然的话你就可能遭到排挤、打击、流放,最后折磨至死。历史上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像张志新,包括最近逝世的赵紫扬,都是含冤、含愤而死。

第二、就是讲自由世界这扇大门,不是为共产党开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很多人有了钱出来留学,包括有一些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的钱也好,实际上有的人到了美国拿了很多钱去买豪宅。有的人到了美国大家通过自己的奋斗取得很好的工作,最后都面临一个问题,他们想定居下来要入籍的话,必然要面临这个问题,就是首先在移民局你在拿绿卡的时候,他就要问你这个问题,他有一个I-485表就问你: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你是否在某种形式上跟共产党有任何的连系?那后来就问你纳粹,实际上是把这个跟纳粹同样对待了,那么过了五年之后,如果说假设你拿到了绿卡,到了五年之后入籍的时候有一个N400的表,就更严格的提这个问题了,他说你现在是否是共产党员?然后再问你,你曾经是不是共产党员?你是不是跟共产党有任何连系,直接问入过共产党有没有?是不是从事过共产主义的教育等等。拿到绿卡到申请公民有五年的时间,实际上是给你五年的时间让你坦白交代,如果说你彻底隐瞒,这样的话实际就会掉在你头上,随时是可以掉下来把你宰掉,为什么呢?美国有一项很严重的罪,就是可以取消、吊销你这个绿卡或者是国籍,就是“伪证罪”。

反过来第三道门,就是地狱之门,那共产党在历史上犯下了很多很多的罪行,我们不讲他怎么样把国库掏空的,每年有多少亿的美元流到国外,也不讲共产党98%四大银行利用职权做假帐,这些都不谈,也不谈他把中国的道德降低到多么低的程度,比方说每年有现在有五、六百万的黄色娘子军,根据何清涟的统计国民生产总值,有12.1%到12.8%都是由这支黄色娘子军所创造的。另外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不正常死亡,就是说有的是被杀害,那么这个死亡数字使的共产党的罪行就非常的严重,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战死的人数,所以说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所空前一个浩劫。那么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突然又发现另外一个数字,非常的巧合,就是共产党员的数字正好是六千万和八千万之间的一个平均数,大概是七千万左右,那么换句话说,很可能这个党做下了这么多的坏事,造下了这么严重的罪行,那么每个党员是不是都有责任呢!如果说那一天有一个人就是说他要来清算这个党,很可能很多在共产党里边,为共产党死心踏地办事的人很可能都要遭到这个牵连,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也是要退出来的好。

林晓旭:天笑博士,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精彩的评论。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请你继续关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的中国大陆的退党大潮,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email protected]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