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天黑狱迫害的见证(上) (图)
 
作者:林慎立
 
2005-3-15
 

渥太华国会:林慎立先生在考特勒议员
等的帮助下与妻子李进宇女士重新团圆。

【人民报消息】

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积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摘自“九评”之二)


我以自己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劳教所里整整两年730天的亲身经历,可以见证这一切。

1999年7月中共全面取缔镇压法轮功,大量的法轮功资料被焚毁,大批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捕、被劳教。我就是因爲去北京上访被拘捕,又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劳教。在劳教所中共直接操控下的警察给我洗脑,强迫我看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报刊、书籍、录影。

在劳教所中,吃的是发黄发霉的米饭。那个米饭里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稻谷未剥,吃的时候很难咽下去,连那些罪犯都在说这不是人吃的,是给猪吃的。这些历史上专门迫害人的邪恶之招过去只在小说中看到过,现在却实实在在的遇到了。粗糙的米饭咽到喉咙口就下不去了,只好用水往下冲。吃不了多少,就得去干活,经常饿着肚子劳动;

天未亮被赶去劳动,天漆黑才放回,每天强迫劳动达十二小时以上。劳动是用手工做皮球,两只手被绳子勒得出血,粘着线上的蜡(犯人说蜡是有毒的),两手指变得又肿又烂;由于超时超负荷劳动,胸前背后臀部出现了大面积的溃烂,特别是臀部溃烂的血水渗透了内裤,短裤浸在血水里,干了湿,湿了干,和皮肉粘连在一起,举步维艰。每次上厕所脱短裤的时候,都要活生生撕下一片皮肉,疼痛难当。晚上只能半躺半睡,人很劳累,经常睡着了不注意碰到伤口而痛醒,即便这样仍然被逼迫劳动,因爲他们要赚取外汇,最重要他们想通过这种苦役转化我、让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因爲我坚持信仰不转变,中共邪灵操控的公安系统加了我半年刑期,使原来的一年半变爲二年。而且警察中队长专门找我说:“你写个五书吧,(就是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等五书),你要不写你出不去。”他说:”劳教所可以关你三年,之后可以延长你一年变成四年,四年之后还可以转判你徒刑送到提篮桥监狱,那时候就没有日期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写五书的话就终身监禁我。我问警察“真善忍”有错吗?我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错吗?警察没吱声。我说你要我转化成什么样的人?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邪的吗?其实中共邪灵的本质决定了它要用假恶暴来镇压“真善忍”,中共就是邪教。

中共在镇压法轮功的事情上,完全施展了它的欺骗手段作爲它镇压的基础。1999年7月中共爲镇压法轮功操控整个国家,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将造谣、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谎言铺天盖地的压向全中国,散播到全世界。

法轮功在中国洪传7年,修者日衆。无论是知识份子还是政府官员,各个层面都有法轮功修炼者。人们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法轮大法开啓了人们心中封尘已久的先天良知。因此短短7年,修者上亿,且发展趋势如日中天。在这种形势下进行镇压谈何容易。所以中共施以惯用伎俩,那就是造谣、欺骗,诬陷、诽谤。 1999年7月22日,中共控制的媒体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反法轮功宣传,在1999年期间,中央电视台每天动用7个小时播出各种事先制作的节目,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开始,加上所谓自杀、他杀、有病拒医死亡等案件,极尽能事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衊和抹黑宣传。
 
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把李洪志先生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所谓地球爆炸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中的“不”字剪掉,并以此诬衊法轮功宣传“世界末日”。
 
在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但对外却宣传说“亲人般的关怀”,在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但对外却说“春风化雨般的帮助教育”,甚至把人都迫害死了,对外却说“自杀”。当海外的人们呼吁营救我的时候,他们却说这是在搞政治;

2002年2月24日新华社报道说:“在劳教期间,虽然林慎立不能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性质,但工作人员没有因此对他有丝毫歧视,林慎立和其他劳教人员一样,不管是在思想上还是在生活上,都得到了“亲人般的开导和关照”。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共不得不释放我的时候,中共却说虽然我坚持不转变,但出于人道他们还是释放了我。凡此种种,滑天下之大稽。你要讲人道,那中国劳教所、监狱还有那麽多的法轮功修炼者,爲什麽不把他们都放出来呢?文革中流传着一句话“谣言千遍成真理”就是中共信奉和惯用骗术的真实写照。

煽 

骗能起到煽的作用。在中国只能有一个声音,任何不同的声音都将被消灭在萌芽之中。中共绝对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开动起来,全力进行诬衊法轮功的宣传。
 
在只有一个邪恶声音的每天洗脑中,不明真相的民衆被欺骗煽动起来,甚至被激怒,人心善的一面被利用来憎恨、仇视那些被宣传机器称作“邪教”的人。和任何一次中共迫害人的运动一样,它都要极尽其造谣撒谎之能事,在这块遮羞布的掩盖下中共对“真善忍”的信仰者举起了屠刀。
 
劳教所的警察曾对我说:“我们是工具。上面叫怎麽干,我们就怎麽干”。爲了让他们成爲工具中共也对他们行骗从而达到煽。当时负责对我洗脑的警察,想方设法要让我转变。可是他对法轮功是什麽却一无所知。他所了解的法轮功都是媒体宣传的谣言,什麽425围攻中南海,天安门广场自焚等。99年的4月25日万人在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当时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并释放了当时被天津关押的44个学员,根本不存在围攻的问题;因爲天安门广场自焚案是僞案,所以江泽民被联合国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定爲人权恶棍。这些真实情况被隐瞒、封锁,所有的法轮功资料被焚毁,没有渠道了解真象,在充满谎言洗脑的环境里,这些警察被煽动着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

警察逼迫我写转化书,当我不转化的时候警察一面不间断的加强给我洗脑,另外一方面煽动唆使罪犯虐待我,从肉体上折磨我,罪犯非常疯狂的对我说:“打不死你也要扒掉你二层皮。”

(待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