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度最荒誕搞笑的傳訊 (多圖)
 
2005-3-14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2005年3月11日,現居湖北武漢的孫不二先生因在QQ上組織「中國泛藍聯盟」這一網絡社團,被武漢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處傳訊,並強行抄走電腦。大紀元記者辛菲3月13日採訪了孫不二先生,孫先生向記者講述了他被傳訊的經過,以及自他母親郭麗珠女士在大紀元網上發表公開退黨聲明後,中共當局對他們家不斷騷擾的違法行為。



傳喚證(左)及強行抄查證(右)

孫先生說:這是本年度最搞笑的傳訊,一個荒誕的傳訊,一個假話連篇的人,傳訊我的時間長達6個多小時,從下午三持續到晚上九點多鐘,並強行抄走了我的電腦,令我不解的是公安局國安處的同志們怎麼是在中共武漢市江岸區區黨委同志的帶領下進行的「執法」,這件事更讓我感覺到中共集權體製造的形形色色的人物的悲哀。

孫先生說:我覺得今天想公開的把這些事情揭露出來,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認清中共的面目,不要被它的表面假象所迷惑,早點脫離中共。中共任何的誘惑都只能給人們帶來更沉重的災難。在這個退黨熱潮中,也能夠讓人們看到中共是多麼懼怕人們退黨,是如此對待退黨的人。

孫先生在QQ上面組建的「中國泛藍聯盟」QQ群現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上百人真名實姓參加,他指出這個團體的宗旨是為了推進民主自由,和平統一,振興中華民族。由於他們在網站上,為弱勢群體說話,因而屢屢被中共當局封鎖網絡、論壇,網友長期受騷擾、恐嚇。

郭麗珠女士近期在大紀元上聲援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上書上簽名,並且一直在QQ上為弱勢群體聲援。

*《九評》深入人心 影響巨大

孫先生表示,他常在互聯網上與網友聊天,他說很多人,包括他身邊的人,他的團體裡面的人,還有一般的朋友、網友們,都在說:《九評》在國內的影響非常巨大,非常深入人心、震撼人心。人們看《九評》後,從根本上認清了中共的本質,而且也看清了所謂中國政府的面目。

他說:《九評》確實寫得太好了,中共根本找不到駁斥的理由,對《九評》是無可奈何了。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看到《九評》,傳播《九評》,更多的人能夠退黨。

孫先生表示:中共對法輪功如此迫害,連基本的人性都沒有,連最起碼的對人的尊重都沒有,還談什麼別的呢?如果對法輪功和「六.四」這樣的大冤案都不能平反的話,還談什麼別的呢?人們都表示對中共根本不抱希望了。中共就是搞「假惡斗」,泯滅人性,如果長期被它操縱,中華民族就是很危險的。中共把中國推向一個非常恐怖、血腥的地步。

孫先生指出:中共到了這種獨裁暴力的程度,到了大家都要拋棄它的時候。

他談到自己的一個想法:人們在退黨後是否會有一種空虛感?他認為法輪功已深入人心,他建議法輪功學員能夠更多地傳播法輪功,用以提升人們的道德,充實人們的心靈。

孫先生表示:無論是法輪功學員,還是非法輪功學員,只要秉承「真善忍」的精神,待人接物,大家團結起來,中共暴政就會盡快結束,中華民族就會振興、光明向上。

*支持法輪功 傳播真相

孫先生表示,我個人不是法輪功學員,但對法輪功十分理解,我覺得他們都是好人,善良的,無辜的,「真善忍」確實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華。

孫先生說他在網上聊天的時候,為法輪功說了很多話。他舉了幾個例子:

有一位網友說法輪功學員沒有做到「忍」,我就跟他講:我認為的「忍」是揭露真相,能夠忍耐這種迫害,在最寒冬的時候,在最困難的時候,能夠堅持不懈,挺過來,忍過來,做一個善良的人,講真相,而不是說對邪惡勢力的退讓和妥協。

有網友說法輪功搞政治,我對他們說:法輪功作為健身的氣功團體,不會和共產黨有衝突,沒有任何政治企圖,我們也看了法輪功的一些資料,他們沒有說要顛覆中共政權,什麼的。是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人家怎能不講真相呢?

我還對網友說:我們自己去煉煉法輪功,看看會不會像電視裡說的去自殺、殺人、害人?那些都是胡扯八道。人家60幾個國家都有人煉,別的地方怎麼就沒出這些事兒呢?這不是很顯然的嗎?

* 退黨遭騷擾 聊天遭傳訊

郭麗珠女士數月前曾在大紀元的退黨網站上發表公開退黨聲明,接受大紀元採訪後,持續被中共當局騷擾。(前文請見:網上退黨訴冤情 武漢女士接受採訪)

孫先生表示:在我母親看完《九評》聯想到我們家賴以生存的寵物狗全部被中共惡警打死,憤而發表退黨聲明後,中共江岸區黨委就不斷上我們家要我母親承認錯誤。明明是非惡警在根本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為了吃黑,斬斷了我們家的基本生活來源,又打傷我母親,拘留我父親,因而憤而發表的退黨聲明,反讓我母親承認錯誤,要認這錯,不白癡才怪!

孫先生接著說:3月2日,中共區黨委派人來我家(幾乎每次來如從天而降,讓你防不勝防,煩不勝煩),送來一份本月度最具玩味的《開除黨籍決定》,我母親看了不禁哈哈大笑,我母親自下崗後已和黨組織將近四年沒有任何聯繫了,更別談黨費了。




中共開除郭麗珠女士黨籍的紅頭文件

眾所周知,兩年以上不交黨費已屬於自動退黨,更何況已經專門在海外知名退黨網站發表退黨聲明,通告世人了。

我母親說:退黨是我的一個明智選擇,我決定徹底地脫離這個政黨。你讓我認錯,我肯定不能接受。

孫先生說:明明是我甩了你,依據你自己的組織程序,也算自行退黨,但中共偏要鬧上一鬧,讓我們知道他的厲害。你開一封「皇帝的新裝」通知單,我母親無所謂,搞笑也蠻有意思,但你多次騷擾,就有點煩了。

* 傳訊原委

3月11日,在區黨委的帶領下,市國安的工作人員傳訊了孫先生。他說:「這也算本年度特色中國超級搞笑的傳訊吧!」

孫先生說:大家一定會奇怪,中共區黨委怎麼參與國安的執法,還充當起領導來了。雖然國法是給共和國臣民們遵守的,但江岸區黨委也不必那麼直白的無視法律吧!

11日下午,孫先生接到一個找他母親的電話,自稱是區委的人,來幫助解決他們家的問題(解決他母親回原單位問題)。郭女士說:「不要來,就電話談。」區委的工作人員說已經在路上,10分鐘到。

開門後,他們才知道受騙了,原來是區委工作人員帶領國安的人來傳訊的。

孫先生說:執法機關辦案,我作為本國公民自然是全力配合,但怎麼由中共江岸區黨委來帶領?這既不合體統也不合法制吧!

*「拙劣的謊言 絕對的笑話」

孫先生說:當一個人將假話很逼真的說出來,而且馬上就穿包,就是一個笑話了。是因為在黨的熏陶下培養的這樣的同志,還是因為這位同志有這方面的才華而被中共「伯樂識千里馬」,不得而知。

孫先生指出:這位區黨委的人,說他代表的是黨組織,有如下謊言,拙劣的謊言,絕對的笑話:

謊言一:年前,他來我們家自稱是區委組織部的,這次來我們家又自稱是紀委的。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迄今我們也搞不清,可能他自己也搞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一句是假話。

這謊言既簡單,又拙劣,而且一查就穿包。

謊言二:我被國安帶到漢興派出所接受訊問的時候,他隨後也來了,據他稱是因為我媽擔心我,所以讓他來探視我。

我回家一問,我媽根本沒說過讓他來探視我的話,很明顯又在說假話。

這個謊言同樣是既簡單,又拙劣,而且一查就穿包。

謊言三:年前,他代表區委來我們家問我媽:「願不願意回原單位上班啊」(原話) ,「還可以叫葉壽保(原單位負責人)到你們家裡來?」(原話)

堂堂一區黨委幹部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隨便說話吧?你這樣想,那就錯了。他正是利用這一謊言帶領國安到我們家「執法」的。

這次他又是這樣圓謊的:「我也不能說葉壽保肯定會收你。你幫我想個辦法,以什麼理由去和他說?」

這個謊言確實有點水平,又帶有迷惑性,比較容易哄騙年紀較大的中年婦女,雖然謊言終究會被戳穿,但達到了蒙騙一時的效果。此謊言對於那麼對中共本質認識不深的人或許有點辛酸。

他在表演時十分入戲,任何假話都可以十分逼真的講出來,還臉不變色心不跳。

* 黨委指導執法機關辦案

孫先生談到在派出所審訊室裡接受國安人員問話時,那位區黨委的人的最高指示。他描述了當時的過程:

我在所裡面接受國安問話是一個法律過程,我想請問:「他(那位區黨委的)憑什麼旁聽,以什麼身份旁聽?」這也罷了,他還要主導話題,越俎代庖,甚至公開打斷國安人員對我的問話,作出最高指示。

最清楚的是一位主要和我談話的警官問我:「在網上和臺灣人交流有什麼體會?」代表黨組織的那位區黨委的把手一搖:「不要問這些問題。」

有這人的參與審問,我當然默不作聲,欣賞他的表演了,果然還唱起主角來了,搞的我和國安的警官都不好打斷他的雅興了。

他說他正在學法律,學一本很厚的法律書,以證明其才高八斗,見識不凡,然後代替警官「教導」我:「以後在網上下象棋或者打遊戲開個聊天群的話,這樣有人員、有目的的群體,肯定是屬於非法組織,如果沒有去民政部註冊,一經他發現,馬上取締。」

並威脅我不寫認識,後果會很嚴重!!!

孫先生說:傳訊如此之荒誕,作為中共區黨委的人公然「指導」公安機關的辦案,還打斷警官的問話。是不是應該作為妨礙公務,拘留十五天啊?

* 結語:孫先生的感受

有警官問我:「又沒有經濟利益(沒錢好賺),你不怕嗎?」

我回答:「反對滿清專制和抗日犧牲的先烈也是為了錢嗎?和他們比起來,我真不算什麼了。」

當天上午還晴空萬里,傳訊的下午,我一出門就迎來了今年的第一場大雪,警車上司機抱怨雪太大,連路也看不清,我嘆到:春日突降大雪,必有冤情,或許冥冥之中老天真有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