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第一女神相許負(2)──神目識真主,天機大泄
 
——偉大的中華民族神傳文化(2)
 
作者:驕傲
 
2005-2-9
 
【人民報消息】(接續)

(二) 神目識真主,天機大泄

由於許負善相的名聲大震,很快傳到鹹陽,始皇帝聞知,便令河內郡守送她到鹹陽為其看相。許負彷彿早就知道始皇帝要來征召自己似的,事先便同父親商量,以裝病拒不赴召。

等到郡裡官員來到溫城傳旨時,見許負躺在床上,看上去病得不輕,只好失望而回。

許望送走郡裡官員後,問女兒道:「皇上前來征召,你為何不去?」

許負道:「天下將大亂,女兒去有何益?」

許望一聽,大驚失色道:「你小小年紀,為何講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許負只是笑了笑,並不作答。

許望怕她年幼,口無遮攔,遂不准她再為他人看相。

城頭聽聲,城外觀像,許負一見劉邦便知天下真主已到。

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十月,始皇第四次大巡狩,崩於沙丘。中車府令兼行符璽令事趙高串通左丞查李斯,偽造遺詔,逼始皇長子扶蘇自殺,立胡亥為二世皇帝。胡亥繼位後,在趙高的操縱下,繼續大修阿房宮和馳道,大規模出巡,賦稅徭役更甚於始皇,終於激起民變。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陽城(今河南登封東南)人陳勝和陽夏(今河南太康)人吳廣在蘄縣大澤鄉揭竿而起,連下數縣,並於同年在陳縣(今河南淮陽)建立「張楚」政權。陳勝、吳廣起事的消息很快傳遍大江南北、各地英雄豪傑紛紛舉兵響應。一時之間,天下大亂。

面對這種現實,許望方寸大亂。一方面,他深受皇恩,現在,朝廷有難,他不能坐視不管;另一方面,溫城乃區區小縣,全縣兵丁加起來不過千人,無異於飛蛾撲火,自取滅亡。他的三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均在司職,老大許忻為縣尉,老二許欽和老三許安皆為遊僥(主僥巡盜賊之職)。他們都主張自樹旗幟響應陳勝義軍,與暴秦決裂。

許望卻猶豫不決。他找來女兒許負,對她說道:「兩年前,你就預言天下將亂,並將名字由莫負改為負。現在,天下果然大亂,你說為父該如何是好?」

許負回答道:「我基本上同意三個哥哥的意見,應與暴秦決裂。不過,在公開決裂之前應盡一切能力招募賢人志士,擴大部部數量,嚴加訓練,以備應急之需。在此之前,不宜馬上亮明旗幟。」

許望和三個兒子一聽,均表示贊同,決定聽從許負的話,擴大隊伍,然後再視情況。由於形勢緊張,許望父子十分謹慎,一日之內僅於早晚各開城門一次,即使在開門期間,進出人員亦須嚴格盤查。

翌年春,劉邦率部攻鹹陽,路經溫城,因聽人說溫城縣令許望為政清廉,深孚人望,而且亦在廣募賢能之士,有舉兵反秦之意,很想去探個虛實。又聽說其女善相,更增加了進城拜訪許望一家的欲望。遂將部隊駐紮於城外數裡處,自己率蕭何、周勃、曹參、陳平等人著便裝,準備入城看個究竟。可是,當劉邦一行來一東門城樓時,城門已死死關閉。

周勃是個急性子,見城門緊閉,不由朝城樓上的守衛士卒大聲叫喊道:「快開城,我們有事要進城--」

守門士卒回答道:「有事等下午開城時再來吧!」

陳平叫周勃不要再做聲,然後對城樓上喊道:「聽說縣令大人正在招募人才,我們是來拜訪許大人的,快開門吧!」

守城士卒說道:「這是許大人制定的規矩,我們不敢違抗,你們還是等到下午開城門時再進來吧。」

就在此時,許負陪同她的大哥許忻巡城來到東門城樓,聽到叫喊聲忙朝城下望去,見劉邦等五人個個氣度非凡,不由大為驚異,遂對許忻說道:「這五個皆奇人。從適才喊話的兩個人的聲音來判斷,皆有宰相之質,不可怠慢。」

許忻道:「你的意思是開城門讓他們進來。?」

許負道:「這五個人絕非是前來應募的,極有可能是陳勝王派來的說客。這樣吧,你先讓守城士卒開城讓我去會會他們,然後再視情況定奪。」

許忻深知妹妹的過人之處,現見她如此講,自然也覺得這樣處理較為妥當。遂命令士兵開門讓妹妹進城。

許負出得城來,向劉邦等人自我介紹道:「小女乃溫縣縣令許望之女許負,因父親事務纏身,所以先讓小女前來問問諸位大人所來何事。」

劉邦等人一聽她就是那個傳得沸沸揚揚的神奇女童,自然興趣大增。劉邦便對她說道:「本人姓劉,名邦。」說罷,接著又將蕭何、曹參、陳平、周勃等人一一作了介紹,然後說道:「今天我們來到貴縣,一是拜訪許大人,二是慕名請小姐為我們看看相,不知小姐能不能給我們一個面子?」

許負聽罷,朝劉邦和蕭何、曹參、陳平、周勃各打量一番,露出驚詫的神色,遲遲沒有言語。過了半天,才說道:「請諸位大人在此稍等片刻,待小女回城稟告父親,讓他親自出城迎接諸位。若要看相,等到了城裡,小女一定再為諸位大人效命。」劉幫聽她如此講,又想到她適才露出那種神色,不免心下忐忑不安,但她既然叫自己一行在城外等候。也只有如此了。陳平見到劉邦神情惆悵,遂安慰道:「主公不必煩惱,我看許負一定是已為我們都看過相了,知道主公貴不可言,所以才說要讓她的父親親自出城來迎接我們。」

蕭何、曹參和周勃一聽陳平這樣講,也都應和道:「護軍中尉言之有理!許負一定是覺得主公絕非平常之人……」

就在此時,城門忽然大開,只見許負後跟著一位年過四旬的人走出城來,他們的身後跟著三個全副戎裝的年輕人。來到劉邦跟前,那個四十多歲的人拱手道:「許某不知是劉將軍駕到,有失遠迎,得罪!得罪!」

許望對劉邦等人道:「如蒙不棄,尚望劉將軍到城裡一敘。」說罷,又指著三個年輕人道:「這三位是犬子許忻、許欽和許安……」

許忻、許欽、許安立即單膝跪地,向劉邦行禮。劉邦忙將許氏三兄弟扶起,說道:劉某乃慕名而來,怎受得此等大禮?快快請起!」

許望領著劉邦等人進城後,徑自來到縣衙,讓劉邦坐到上位,蕭何、曹參、陳平、周勃依次入座。等大家坐定,許望突然拿出縣令大印,然後讓三個兒子和女兒許負,跪到劉邦跟前,自已雙手托舉著大印,單膝跪地對劉邦說道:「許望早朋投奔義軍的願望,只是投報無門,故遲遲不決。今日劉將軍前來,正遂許某夙願,望劉將軍接納,我許氏父子跟隨劉將軍鞍前馬後以盡綿薄」.

劉邦等人既驚且喜,他們萬萬沒有料到,許望竟然會在初次見面便作出如此決定。劉邦知道,許望雖為一個小小的縣令,但因其女出生時的祥瑞之兆而深受秦始皇的恩寵,現在竟然毫無顧慮地要歸附自己,覺得於情於理有悖。為了進一步試探其是否屬於心甘情願,便佯作謙恭地對許望說道:「請許大人千萬不要多心,我等此次來溫縣,一是慕名前來拜訪;二是想請令愛為我們看看相,除此之外,另無他意。」說罷,他扶起許望,接著說道:「若許大人對我等心存疑慮,我等馬上離去……」

許望說道:「劉將軍多慮了,我許望雖為秦朝小吏,也曾仰受始皇帝隆恩,但自從始皇帝崩天后,胡亥在奸佞趙高操縱之下,弒兄篡逆,罪惡滔天。他繼位之後,橫征暴斂,枉殺忠良,令人髮指。我許望雖然魯鈍,但兩眼尚能辯別是非。我決定攜子投奔劉將軍,決非一時之衝動……」

劉邦聽罷,知道他所言絕非假話,於是,他又問道:「現在天下大亂,英雄輩出,許大人何以獨獨看中劉某?」

許望笑道:「良禽擇木而棲,我許望自然也要擇主而事。至於為何獨擇將軍,這還要從小女為各位看相說起了……」

劉邦一聽,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看相?可是許小姐並未給我們看呀!?」

許負說道:「我和長兄在城樓巡視,忽聽周勃將軍和陳平將軍的喊話聲,知二公乃貴人也,其後必為輔政之人,遂出城拜會諸公。見過劉將軍和蕭、曹、陳、週四位大人,不由大驚。許負雖然年幼,但深得相人秘旨,見劉將軍龍行虎步,日角插天,乃帝王之表;又見蕭大人、曹大人、陳大人和周大人皆有位極人臣之像,知道貴人臨幸我溫城偏僻之地,真乃我們許家之幸也。故請家父親自出迎。因我知父親早蓄叛秦之志,故勸說父親和兄長投奔劉將軍……」

劉邦聽罷許負之言,乃大喜。於是,對許望說道:「既然許大人擡愛,劉某便恭敬不如從命,從今以後,我們就同心協力,除暴秦,安萬民!」

許望亦大喜,對劉邦說道:「我手下經過擴軍,已有兩千餘眾,悉交劉將軍……」

蕭何對劉邦說道:「溫縣雖小,但為通往鹹陽的咽喉之地,我認為應仍由許大人留守,以為策應。」

劉邦點頭表示贊同,遂對許望說道:「你暫時不要隨軍行動,仍留溫縣。可從兩千兵丁中分出一千人,由貴公子許忻率領,隨我去攻打鹹陽。令愛乃巾幗英雄,暫時輔助你,待戰事稍有些眉目,我自會前來征召。他日我劉某若真如令愛所言取得天下,再行封賞。」

吃過午飯後,劉邦便令許忻率領一千餘眾隨自己一道返回行營。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