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買辦江綿恒!一份宣告中共必然垮臺的絕密調查報告(圖)
 
林立
 
2005-2-23
 

江氏父子竊國大盜!
【人民報消息】中國在國民黨時代,共產黨要打倒官僚買辦。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先富起來的都是官僚的子女。

江綿恒是典型的買辦,2001年5月8日他隨著親爹去香港參加「財富論壇」後,回來真的就悶聲大發財了!各國富豪們認為和三權在握的江澤民的兒子做生意,那訂單肯定是十拿十穩的,所以江綿恒從在國內是明搶的土匪變成了文質彬彬的官僚買辦。

2月23日,有讀者投書大紀元,透露了中共1997年搞的一份《關於高幹家屬子女工作、經濟情況》的調查報告,其中披露了高幹家屬子女的種種特權情況。這份關於高幹子女特權的絕密報告,是由中紀委和中央政策研究室,根據中央政治局於九五年十一月通過的第十二號決議,在九六年十月向中共中央、國務院提交了一份題為《關於高級幹部家屬、子女工作、經濟情況》的調查報告。

江澤民是1989年中期執政,鄧小平1997年2月19日逝世。1997年的這份調查報告是江澤民當政八年多之後的一份調查報告,從中人們會深思一個問題:「改革開放」的真正受益者到底是誰?

報告中透露,占在職崗位人口的百萬分之幾、十萬分之幾的官僚子女卻在油水豐厚的部門占百分之九十幾、八十幾以上。也就是說中國的肥油都讓共鏟黨的大大小小官僚買辦們給瓜分了!

江澤民執政八年後的高幹子女工作情況

據該調查報告披露:縣、局級幹部子女,占在職崗位人口的十萬分之九點二,在商貿、金融部門工作的,占百分之七十八以上;專業不對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地、廳級幹部子女,占在職崗位工作人口的百萬分之十八點五,在商貿、金融部門工作的,占百分之八十八點七以上;專業不對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七以上。  

省、部級或以上的幹部子女,占在職崗位工作人口的百萬分之七點一,在商貿、金融部門工作的,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專業不對口的,占百分之九十一以上。

從縣、局級,地、廳級,以及省、部級或以上的幹部子女的職位比例看,職位越高越是土匪,說白了就是最毫不知恥的明火搶掠。「中國第一貪」的頭銜落在江綿恒頭上正說明了這一點。


江綿恒拿王文洋當擋箭牌
又據中國社會科學院於今年五月初所作的一份調查報告披露:在中共三代最高領導層的七百三十多名子女中,除了一百五十七名擔任黨、政、軍部門領導幹部外,其他五百餘名都在工商、金融、外貿領域擔任領導職務,但專業對口的僅五十三名。專業不對口的典型中就包括江綿恒,他到處伸手要權,要當什麼「XX大王」。

從調查數字可以看出,共產黨打天下、坐天下不是為了人民而是為了自己個人謀利益。到了江澤民統治時代,就更登峰造極了,不學無術的兒子當中科院副院長,假妹妹從一個普通大學講師搖身一變成了林學院院長,在鐵路局搬了18年道岔的姨外甥居然成了上海市公安局局長!

高幹家屬、子女擁有財產的情況  

據《關於高級幹部家屬、子女工作、經濟情況》調查報告披露:一萬五千多名地、廳級或以上高級幹部家屬、子女擁有的財產,達到二千五百億元人民幣,還不包括他們在香港、海外的財產,平均每人擁有財產一百六十萬元人民幣。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人指出,這還是不完全的、保守的統計數字。如果把江綿恒盜竊的數字公布出來,那是駭人的。

公派留學 高幹子女未歸者眾

據該不完全的調查報告披露:至一九九五年底,公派、公費到美加、西歐、北歐留學、進修的地、廳級或以上的高幹子女,完成學業未歸國的有一千七百多名,其中有五百七十多名已在當地安家定居。

這些在國內竭盡享受的高官子女在比較了民主與獨裁兩種制度帶來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後,滯留海外不歸是他們的選擇。

廣東省高幹子女在中資機構工作的情況  

據該調查報告披露:廣東省地、廳級、副省級以上高級幹部家屬子女(包括已離退休的高幹),有七百九十多名在港澳、海外中資公司任職;在港澳、外國設有經貿公司的有一百五十多名;有四百七十多名在金融、外貿、外資企業中擔任領導職務。

這些外貿、外資企業高薪聘用高官子女,不是因為他們有工作能力,而是利用他們的特殊關係打通關節。挖國家財經牆角的、造成國家經濟元氣大傷的就是這些人。

地方高幹及家屬如此奢華   

據該調查報告披露:四川省地、廳級或以上高幹每家平均擁有三點五套住宅,面積達六百二十平方米,價值達一百五十多萬元人民。河北省地、廳級幹部平均每人擁有居住面積達三百五十多平方米的住宅,僅支付一萬二千元至二萬五千元的代價。湖南省地、廳級幹部三百十五名,擁有公配私用轎車一千二百十九輛,平均每人占有四輛之多。

地方高幹及家屬擁有「住宅」,而中央級高官被迫上交的都是「別墅」,例如山東省委書記、前深圳市委書記張高麗,在中紀委做了幾番工作之下,才被迫陸續上交了以五千元購入的一幢別墅、二塊勞力士手錶、多幅歐洲油畫,價值超三百萬元。

所以「保先」的當務之急是從最上頭保,因為上面爛的面積最大!

一個無法挽救的邪黨


共產黨是邪黨
六次反對公開自己財產的江澤民和政治局扣住這份1997年的調查報告至今未公開到省、部級。曾經有人提出,擬將該調查報告作為十五屆一中全會的參考材料,為此,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於十五大前夕曾討論過,但未獲通過。

未通過的理由不是因為沒有做好,補救改正後再公布,而是認為該調查報告的負面影響難以評估,可能會對社會穩定、政治穩定造成衝擊;還認為調查報告會給黨的工作帶來極大的干擾,黨的領導幹部的威信將受到沉重打擊,黨內會造成思想混亂,甚至極易被敵對勢力藉以攻擊社會主義制度。

從這報告的披露可以看出中共是一個無法挽救的邪黨,它邪在當自己內部敗壞的時候,不是去求醫去變好,而只想去掩蓋;更惡毒的是,在掩蓋的同時,還要把莫須有的罪名強加於別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