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期經濟形勢分析及未來走勢預測
 
2005-2-23
 



研討會佳賓何清漣女士。(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整理報導) 大紀元時報美東南分社2月19日下午在亞特蘭大僑教中心舉辦了第二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暨何清漣《二十世紀後半葉歷史解秘》新書發佈會。著名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到場發表她的新書並為來賓作了題為「中國近期經濟形勢分析及未來走勢預測」的演講。以下是本報記者根據錄音整理的何清漣女士的發言,尚未經作者核對。

* 新書《20世紀後半葉歷史解密》

我想在正式講之前先介紹大家我最近主編的一本新書,這本書叫做《20世紀後半葉歷史解密》,我為什麼要主編這本書呢?是因為有一個問題這是我思考了多年的,也在我的《現代化的陷阱》原版的後記裡面一再說明的,就是中國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他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但是又是一個沒有歷史的國家。

為什麼我要這樣說?就是現在中國的大學生已經不知道十多年以前的「六四」,我親自研究過中國的歷史教科書,其中它叫學生記住的32件大事中間,其中有25件是和共產黨造出來的各屆代表大會,比如我第幾大第幾代發什麼言,還有哪一次發了什麼重要的公開文件,至於中國共產黨在這五十年統治中間製造的無數國家罪錯在上面根本都沒有提。比如早一點的「土改」就不用說了,這還一直當做它階級統治的一個基礎,那麼如何認識它又是另外一回事;就是它自己的認識都已經列為歷史錯誤的,比如反右傾、反右派、反右斗爭,還有就是三年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六四這些東西在它的教科書裡被抹的干干净净,一點痕跡都不留。那麼這些罪惡實際上都是一個你在毛澤東的領導下以及其他領袖的領導下,依靠國家的體制化暴力施加給中國人民的一種國家罪錯,這些國家罪錯的主體,犯罪主體是國家、是政府,那麼對於國家罪錯中國政府從來沒有道過歉。

我記得阿馬蒂亞,就是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在卡利一本著名的書裡面,就是獲獎的著作裡面談到一條,他說:「民主體制之所以成為必要就是因為它能夠對人民負責」,然後他就舉了一個例子,他說印度的人口和中國差不多,印度最為發展的程度在某一個歷史時段也差不多,但是由於實現了民主政治以後,他說印度已經不可能發生中國那樣的事情。他比如1959年到1962年的「三年大饑荒」,中國餓死三千多萬人,他說領袖製造這個罪過的領袖居然不要道歉,就這麼樣光榮、偉大、正確下去,這在民主體制的印度是不可以想像的。所以他認為哪怕不是餓死那麼多人,哪怕餓死上萬人都可能導致一個政府垮臺內閣辭職,所以他覺得民主體制至少可以使政府少犯一些錯誤,那麼我覺得他這個說法是對的。這本書被翻譯到中國去這一整段話被刪的干干净净一個字都不留,包括裡面所有對中國的批評,所以現在大家看到的中譯本是一個殘缺本。

正因為我感覺到這樣,要幫助當代的中國人認識歷史,所以我就從《當代中國研究》這本雜誌歷年發表的文章挑選了二十篇論文,它記述的都是中國的一些重大歷史事件,主要是由中國政府一手製造的國家罪錯。所以我覺得要讓大家記住這個國家罪錯,而且要讓中國人民了解國家是會犯錯誤的,政府是會犯錯誤的,讓國家罪錯這個概念深入中國人民的人心,而以後只有在政府對自己所製造的所有國家罪錯進行道歉,達成歷史性和解的時候,我們這個國家才會有一個走向未來的好的基礎。所以這也是我編這本書的用意。

* 一、「三大經濟成就」 的真相

我今天想談的題目就是中國近期經濟的特別形勢分析及未來走勢預測。

今天我想談三方面的問題,第一方面我想分析一下中國政府列舉的三大經濟成就,到底它還有哪些沒告訴大家;第二點我就是想談中國的這個經濟成就的發展帶來什麼樣的問題;第三點我就想分析中國未來的危機所在。

1.1、GDP的真相

那麼第一點我想談一下中國政府這些年來一直向海外、向國際社會吹噓的幾大成就,第一就是持續二十多年的GDP的高速增長。那麼大家都知道1978年中國的 GDP總量僅僅三千六百二十四億元,那麼2002年已經達到了十萬億元,而且去年的GDP總量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國。這裏第一中國政府刻意迴避了一個人均GDP,儘管我們GDP總額很大,但是人均GDP才剛剛超過一千美元這個關,還屬於國際援助國的範圍。所以前一陣海外的很多發達國家就是歐盟在討論還要不要給中國援助的時候,其中主要理由是說,中國現在這幾年同時還在援助非洲、南美一些國家,尤其是胡錦濤到南美一行答應投資兩百億美元的時候引起震驚,既然你這麼富裕那我們可以不再援助你了。但是中國國家商務部立刻發表了一個緊急座談會,召集了聯合國還有二十多個經常援助中國的非政府組織,聲明瞭一個觀點就是我們還需要援助,因為我們的GDP還有人均GDP才剛過一千美元,我們還很貧窮。這裏我就是談這一點。

GDP它確實衡量一個經濟高速成長的指標,但是它不能衡量的東西太多了。第一,它不能衡量這個社會為高速成長付出了什麼樣的生態成本;第二,它不能衡量這個財富的分配程度;第三,它不能衡量社會福利的增長。所謂社會福利的增長是三大要素:一個是養老保險、一個是醫療保險還有一個是義務教育。那麼它不能衡量這三個,這點我等會兒再說。

1.2、引進外資的真相

中國政府炫耀的第二大成就是什麼呢?就是引進外資。去年中國是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一個最大的資本流入國,這點有一個數據就是截至2003年,因為今年的新數據還要三月份才會出來,就是2003年的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是五千零一十四億美元。以致於中國的學者去年開始討論這麼多的外資進入中國,到底經濟是否安全?其中主張技術引進外資的就是負責引進外資的國家商務部,反對繼續大規模引進外資的是三個機構,一個是國家發改委就是國務院下屬的一個機構,另外就是國家工商總局和稅務總局。

那麼爭論的一個焦點就是兩稅並軌,所謂兩稅並軌就是一個--我談的是--就是一個對外資征的稅,過去一直是很優惠的就是減免了很多稅;一個是對國內征的稅,很重。曾經有人算過中國國內企業負擔的各種各樣的稅收費用加起來大概是百分之三十五以上,而外資企業經過種種減免還有他們自己的一些合法避稅,所以負擔了占他們自己營業總額的百分之七左右,那麼這個等於是不到中國企業的五分之一,所以國內的企業就認為這個很不公平就要求兩稅並軌。那麼國家稅務總局想增加稅收,所以也想開發這一塊稅收新資源,商務部到了年底最後被迫又開了一個會,這時候公布了一個連我都感到很吃驚的數據,他說因為中國的統計指標有問題,是什麼統計指標?他指的指標是叫做「累計引進外資額」。他只計算了什麼呢?累計引進的增量,但是他沒有計算成量,就是沒有把實際到底使用多少算出來。所以他給的一個數據是說雖然引進了五千零一十四億美元,但是實際使用的外資只有兩千五百多億,有兩千五百億實際上已經撤出了中國。這個是一個內部的講話,我當時是在他們政府網站上看到這條數據以後很吃驚,立刻就把這個消息發給大紀元時報芝加哥的副主編的鹿青霜,我跟她講你們最好趕快把它翻譯成英文,但是你們要寫明是在國家商務部的某一年某月某日某次會議上講的,而且國內的哪裏報導過了,我說這樣人家就會相信了。所以這就是講他的第二大成就,我講一下他實際外資額已經不到他們向外公布的一半了。

1.3、世界工廠的真相

第三點,就是中國現在成為世界工廠,現在無論到哪一個國家大家都可以看到 made in China,就是幾乎鞋襪、帽子、紡織品、玩具很多就是中國的廉價商品,已經在世界各地幾乎把市場份量占了很大一塊,這一點已經讓歐洲人和美國人感到中國已經動了他們的人、吃了他們的飯,所以這幾年正在啟動WTO之外的技術避雷。比如美國啟動的是301,歐洲啟動的是特定產品過度性保障機制,叫特保機制,還有一些地方啟動環保機制,所以都禁止中國的產品進去。那麼這裏有一個什麼問題呢?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們中國經濟這麼發達,但是國內的就業水平還那麼低,而且還那麼多的下崗工人、那麼多的農民沒飯吃,問題到底在哪裏?

實際上問題就出在中國政府不願意承認兩點,第一點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第一個就是依賴於中國的血汗分工制,中國的血汗工廠世界聞名,大概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比中國勞工並駕低廉的勞動成本了。我現在不說別的就用共產黨自己信奉的馬克思理論,就是維持勞動力生產和再生產的工資來算,那麼我們學政治經濟學幾乎是從高中一直學到大學,我是經濟系出生的一直到讀研究生,第一年還在讀資本論第三卷,讀的很詳細,其中談到維持勞動力生產和再生產就包含勞動力本人的生活資料,維持家庭的生活資料,最基本的資料當然包括住房還有就是其他的吃、穿、住、用、教育等等,當然還有醫療。中國的勞動力現在幾乎只剩下勞動力本人吃飯的這些錢還加上一點點微薄的工資,根本不足以維持他們整個家庭的再生產,很多地方的勞工尤其是農民工幾乎是沒有加入醫療保險的,那麼養老保險就更加沒有了,這就侵奪了他們工資的必要部份。所以這些東西在民主國家哪怕是我們周邊的國家,我曾經比較過一下美國生產的產品,哪怕是越南、斯裡蘭卡生產的同樣一條牛仔褲,他可能賣的都比中國要高一美元左右,而這一美元可能就是高在勞動力的工資這一部份,那麼就相當於八塊人民幣。這是第一點。

美國這兩年不是老是要對中國的勞工自動進行選擇,就是覺得中國應該把勞工的水平提高一點,這種競爭才是公平的,有他一定的道理。那麼勞工由於沒有工資相當低下,他不能支付下一代的教育費用,也不能支付整個家庭比較高的水平消費,所以這就是中國這幾年來經濟年年攀升,但是市場消費指數一直上不去,就是因為國內的民眾沒有購買力,這一點是中國經濟的內傷。中國經濟現在對外貿的依賴到了什麼程度呢?去年年底國家外貿部發佈的一個通知,大家可以看到一條其中的百分之八十是依靠進出口貿易,而進口進出口貿易的主體又是誰呢?進出口貿易的百分之八十就是外資企業就是三資企業,包括歐美資本、日本還有東南亞那些,所有的不屬於中國資本的就全在這裏。所以這是對外貿易程度擴大、對外資依賴程度擴大,沒有一個國內有消費能力的龐大群體去支持中國的消費市場,這是中國經濟的三大內傷。

那麼支撐中國成為世界工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的這些外資工廠在中國,事實上中國為他承擔了環保成本。去年西班牙焚燒中國的鞋子,有一個數據非常讓人吃驚,就是中國生產一雙鞋的成本,到他們那裏包含各種各樣、包含路上的運費,只要三到四美元。而西班牙生產一雙同樣的鞋子就要二十美元左右。那麼這中間製造的差價到哪裏去了?除了勞工工資低廉以外還有一條環保成本,比如說鞋子需要大量的皮革,而皮革是一個高污染產業,但是這些皮革生產出來了,排污費這些外資企業沒有付,排污費沒有付就是這些大量的污水、大量的污染都留在中國了,因為生產的皮革大家知道要使用硝酸鹽,這種東西造成的污染是相當高的,所謂當年整治五小,其中小制革廠、小造紙廠,這就是兩大污染最大裡面的小化工廠等等,這就是五小治變。所以中國的環保條列雖然規定了一個企業到中國去設的時候需要付排污費用,但是規定的費用也是偏低的,而且很多地方為了吸引外資擅自取消了這些費用的徵收,因為他為了吸收更多的外資進來就出臺了地方的政策。

* 二、「經濟成就」帶來的問題

所以中國的環境生態,我現在就是進入大家現在把三大成就和三大成就中國政府沒有說的部份我說過了,現在進入第二個主題,就是談中國現在的經濟發展帶來了什麼樣的問題,帶來的問題第一個,中國生態環境持續惡化。

2.1、生態環境破壞 長江黃河不再

我曾經在《中國的威權統治現狀及其前景》這篇文章裡面說過,支配一個社會正常發展有四個因素:第一,支撐社會的第一就是生存基座就是生態環境,中國在二十幾年應該說這個生存基座已經破壞的很厲害了,從南到北,從珠江水系一直到往北邊的黃河水系,這二十幾年應該說黃河已經是沒有了,我曾經乘車在晉陜高原走了兩天,黃河斷流是非常厲害,我在晉陜峽谷的上面從天空往外面看,有時候能看到一條細細的水線在陽光下面反光,那還有點水的,但大多數時候我只看到乾枯的河床根本看不到水,那個壺口瀑布,就是黃河的源頭那裏據說是每年幾十米的萎縮,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壯觀了,當時李白寫的黃河之水天上來,你現在到那裏去哪怕到面前看,聽到瀑布在奔騰咆哮,但是已經不敢知道他是從天上來,因為他的落差已經小了好多。第二大母親河長江現在變成一條害河,幾乎年都有絕奇的事情發生,九八年大家更是驚心動魄。我記得我在復旦讀研究生時我曾經去長江旅遊過一次,當時我運氣很好正好碰到一個長江航道總工,帶著一個考察組考察長江的問題。這是 1986年的事情,他當時就跟我說,中國已經死去了一條母親河。他說長江有可能變成第二條黃河,那麼到後來看來他的預言成為現實了。至於其他河流下面的海河珠江現污染的非常厲害,中國如果把水分成幾堆標準,一類水不到百分之七,二類水大概百分之十點多,三類水百分之三十多,剩下的全是四類五類。三類水已經是幾本不可能飲用的水,四類五類就完全是污水,那個黃河的水大概已經看到魚蝦都死光,然後一個小孩子剛跳到黃河裡面全身就被灼傷就大叫救命,就是這樣,中國的水是生命之母在中國被蹧蹋成這樣子。那麼土地大家看一下,土地在中國這二十多年沙漠化的非常嚴重。我今天講的數字都是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或是國家環保局自個兒公布的數據,沒有我自己算的數據,因為我也沒那個能力去自己調查取得第一手的數據,但是我自己根據他們的資料可能可以算出一些我自己要的資料來,但是依據還是他們的。

現在我跟大家講幾組數字大家就可以知道中國的環境污染。中國的沙漠化面積在1998年就已經達到百分之三十八,而且每年都以260公里的速度推進,據說北京的淮水已經沙漠化現象非常嚴重,甘肅的明泉(音)也已經成了一個數十年前還有綠洲,現在那邊已經有了十萬名逃難民都往外面逃了,因為根本就生存不下去,現在只剩下一個明泉縣委、縣政府,還有大概幾千人,兩千多人吧,每天主要任務就是給那些人找水喝。其他的地方我想就綠洲一塊一塊的消失,如果你要到新疆去一趟就會看到,因為我在那裏看到植樹造林,一排一排的白楊都死了,但是植樹造林上報,他只要種上去他就每年加種,死去的他是不踢除的。所以我在新疆的時候,他們的政策研究室有人跟我講個笑話,他說他們那裏有一個縣年年報他們植樹造林綠化了多少面積,後來報到第四年,他們一個工作人員就公務員轉了一下,就跟他說不對呀,你怎麼造來那麼多來?他說你的綠化造林面積已經超過你縣的土地總面積了,拿回去好好修改吧。這裏是講到土地,所以中國的土地而且很多農民承包的土地由於大量使用化肥,板結的非常厲害,沙化鹽堿化板結,所以中國的土地已經不再安全了。所以中國這個土地制度如果不改的話,中國的土地問題會更加嚴重。我說的還不是帶來的社會問題,而是帶來的講資源方面的問題。那麼就是全世界的十大環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間,中國占八個,中國的城市河段百分之七十的污染普遍缺水。再有幾個數字,這是那個國家環保總局局長,他說環境生態給中國帶來的損失到底有多大破壞?他說環境生態破壞帶來的損失每年至少占GDP總額的百分之八。你想想我們這些年來GDP每年增長也就是百分之八,不就把增長的這一塊全給損失掉了?而且造成的環境污染還需要再拿錢去治理,那這樣的增長不等於是負增長嗎?你不增長更好,至少環保好一點更好。這就是我講的第一個問題,中國人的生存基座已經破壞了。

2.2、就業惡夢

第二點,我要講中國的深層第二個問題那就是人的生存權力,就是就業,中國的就業問題當然一直是中國人的一個惡夢。以前我們年輕的時候,人家常常說我們這五十年代出生的這批人是很不幸的,要長身體的時候就碰到「三年大饑荒」就沒東西吃,該讀書的時候就碰到「文化大革命」,該就業的時候就碰到上山下鄉,該成家就碰到晚生晚育,該生孩子的時候就碰到一個獨生子女政策,就是說幾乎中國所有不公平的社會政策全讓我們在五十年代生的人趕上了。當時,其實上山下鄉,我在寫我第一本書的時候,我就提出一個問題,這是在1988年我還在讀研究生的時候,那本書正在當時中國很有名的一套圖書叫做「走向未來「從書,這本書叫做「人口--中國的懸劍「,它是研究了從清代乾隆時期開始一直到當時我寫書時期的人口和資源問題。我其中就談到中國的人口政策,就是為了緩解城市的就業壓力,所以把大批這種處於就業年齡階段的青年送到農村裡去,這個觀點當時很多人不認同,當時很多人認為知青運動就是一個政治性的,其實後來這兩年研究的人已經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但是他們可能因為畢竟對人口學和經濟學了解比較少,所以他可能重點不在這上面。現在的就業問題經濟增長了,還是使中國的就業沒有緩解。我先講農村裡面,農村裡面就是農民離土不離鄉,大量進城的時候,農村裡就發展很多鄉鎮企業,但是在鄉鎮企業發展最多的時候也就是容納了一千多萬農村的活動力,從這個環保組織開始整頓五小,然後就這些小化工廠、小皮革廠、小印刷廠、小造紙廠、小印染廠這些被整頓以後,就失去了很多就業機會。從1995年開始幾乎每年從鄉鎮吐出來的勞動力就又重新回到土地上去的有多少呢?平均240萬到270萬,吐到九十年代末就是二十世紀末吧,應該說被吸拉進去的又吐了很多很多出來。

那麼農村裡面到底有多少過剩勞動力?現在據說每年有一億左右的流動人口流往中國各個大中小城市,其中五千萬集中在沿海的大城市,每年的春運就是為了運送這些農民工回去,每年的春運你只要到匝道管制站看一下就真的會發現,人口問題真的成了中華民族一個永恒的創口,什麼時候去看它都在流血流膿,而且你根本沒辦法讓很多在短期愈合。農村裡除了這一億之外還過剩多少呢?還過剩1.4億左右。也就是說農村人口總共是九億,除了65歲以上和16歲以下的非勞動力年齡人口,其中大概最多是三分之二的勞動年齡人口,其中有一半等於是過剩的,兩個農民中間有一個是屬於過剩勞動力,這個是非常可怕的。導致中國人這種勞動力過剩的情況,就導致中國人認識到一條只有提高子女的教育水準才能獲得就業機會,但是這個美夢到1997年開始也逐步破滅了,因為中國在這個文盲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七左右,我說的總人口是指應該認字而不能認字的層麵人口,不是指老年人,是指一十二歲以上的人口還占百分之七的時候。中國已經提前出現了一個可怕的景象,就是知識型勞力過剩,最開始是中專生找不到工作,我在深圳的時候就發現有城市來的中專生在建築工地上作小工,他就談到他是醫專畢業的找不到工作,這個衛校畢業的好幾年找不到工作,因為中國的農村醫療保險體制已經全部破壞了,這個等一會兒我要跟大家講。我這裏有個統計數據,從2001年開始三年專科生就有百分之四十的找不到工作,百分之五十的沒找到工作。

有50%沒有找到工作,2004年到現在為止,政府一直在隱瞞數據,在畢業的時候要爭取達到 70 % 的就業率,但是實際上大家都說可能連50%都沒有,因為這個數字是去年為了怕影響社會安定,根本就不公布。根據我對幾個大學的了解,我問了一下,而且問的都是名牌大學,他說他們的就業情況不好,他說他們到九月份的時候,都有將近一半的人沒有找到工作,有的學科可能並不太好,所以說連名牌大學都如此,一般的大學就更可想而知了。

這種情況中國政府又一方面在教育產業化,提高大學生的學費,現在大學生的學費已經遠遠的超過一般中國城市家庭的負擔,農村家庭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每年大學開學的時候,有不少農村家庭的父母因為籌不出孩子註冊學費而自殺的,還有臥軌、吃農藥的,像這樣的事情國內報導了很多,所以我現在在這裏所談的就是「就業機會」。

一個國家如果失業的人口過多,像城市裡的下崗工人有四千萬左右,應該說中國9億人中間至少大概有2億多是處於長期沒有工作的情況,不管是在農村中、城市裡,這四千多萬的人口是政府公布的。但是根據我們依統計學的數字來算,中國的城鄉就業率中,人口的失業率總合達到21.6%,所以失業率是相當高的,這樣的社會不會很安定。

2.3、貧富懸殊 當局援外大方

第三、我要強調的是貧富嚴重分配不公,這有一個數據「基尼系數」,這幾年來是逐年的上升。大家知道0.1是絕對平均值,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是 0.16,這幾年來根據中國政府自己公布的數字是0.44,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是0.3,所以0.4早就超出一般的不公程度了。這還沒有包括貪官污吏的數字,根據南開大學的一項測算,他把官員的科級幹部平均貪污數推測為七千元帶進去,基尼系數在1995年就已經達到0.516。如果系數到了0.48左右,就接近動亂邊緣,實際上根據中國政府歷年來查辦的大小腐敗案件,一個科級幹部又何止貪污七千元,所以也不是七萬,因為這個七萬也不是預定的。現在大家看看中國政府今年不是講了,它已經定了一個新的法規,在2001年就是要出臺「反貪污腐敗法」,並講貪污已經有了成效。就當他們自己講反腐已經有成效的時候,黑龍江發生了一個儲蓄處的的負責人,拿了六億人民幣潛逃。另外四川一家銀行,一個小小的地區,連支行都算不上,銀行體系是總行、分行、支行,下面才是儲蓄處,就是儲蓄處裡的三個負責的人瓜分了一億多,你想想連這樣一個小小的官都能這樣貪污,那個科級幹部以七千元的金額,所以我說按照他們的數字帶進去,這個基尼系數不得了呀!

以前說杜甫的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可能現在在中國我們看不到凍死骨,但是富人一席酒、窮人一年糧。這種事在中國的每一個城市都可以看得到的。一方面是中國的貪官污吏拿公款私喝,一方面是窮人家的孩子為了交不起六百元的學費,一個十七歲的小男孩就在鐵路軌道上臥軌自殺,可是這六百元還不夠貪官的一頓酒席,連十分之一的價錢都不到,這些是在中國實際發生的。

我再談一下剛剛說到的社會福利體制的問題,到現在為止,中國沒有建立一個包含全民的社會保險體制。根據中國政府的說法,至1996年6月底,中國就有76.9 %的城市職工和94.7 %的已退休人員參加了社會保險,也就是這些人能夠按照正統的規定,他們有保險就應該拿到應有的養老金,但是中國政府這幾年來,從來這些人的退休工資,不能按時逐月的發放,然後就逐年的積欠。我這裏出現了一個詞,把它翻譯成英文還無法翻譯,叫作「空帳」,就是有一個空的帳號,但是帳號裡沒有錢,這個帳號是研究中國社會保險的人,全都知道的一個中國特色。這些積欠的幾年來像滾雪球一樣,而且是呈幾何系數的增加,1997年欠140億,1998年450億, 1999年是1,000億,1999年以後的數據我沒有找到,但是去年11月我找到了一個去年的數據,截止到去年2004年11月1 6日,就是國家勞動部副部長公布,累積積欠的養老金已經6,000億元。

中國有很多的城市職工領不到養老金,怕他們退休了以後沒有養老金。所以我看到美國的一些投資公司還在研究中國的「銀色產業」,說要到中國去開發六十歲以上的人口,因為現在中國人口老年化,六十五歲以上的占所有人口的 7%,六十歲以上占10%左右,六十歲以上就包含了六十五歲,他們還認為中國的銀色產業有很大的潛力。他們來諮詢我的意見,我說你要考慮到的是到底六十歲以上的人口還有多少人的消費能力,他們連養老工資都領不到,怎麼還有能力去消費你們講的那些社會產品,各類消費品,這是跟福利制度有關的一個。

另外一個講的就是醫療保險。城市裡醫療保險的覆蓋面,依據中國政府的統計是已經覆蓋了50%幾,但是經濟學家雜誌,我不知道他們是根據什麼算出來的?他們認為是 30%多,但是現在實際上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很多城市職工加入了醫療保險,還是無法看病的。因為你超出了自己的額度就要自己負擔,就是這幾個問題。

至於農村是從1986年開始推出了農村的合作醫療。就是農民再也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的形式。也沒有政府給的任何醫療形式。所以洞庭湖的血吸蟲又捲土重來,有關中國的血吸蟲,當時毛澤東有一個很有名的詩「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講的就是消滅血吸蟲。現在據說有將近四百萬帶血的血吸蟲。據說感染的人口,包括兩湖地區還有江西,這些地方都很厲害。有一篇報導講的真是讓人觸目驚心,中國其他疾病的人還有很多,但是農村裡有多少?從 1991年一直到2000年農民所得到的醫療保險是多少?是一千萬人民幣,其中有五百萬是每年中央政府拿出來,另外五百萬就是由各個地方政府湊出來的,九億農民一千萬人民幣的合作醫療費用,就是平均每個農民只能拿到一分錢人民幣,一分錢在中國是掉到地上都沒人撿。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又向非洲援助了不少超級豪華的體育場館,每一個就是幾億美元投進去,而這樣的體育場館,在中國只有北京和上海才有,而且人民還不能無償使用。在非洲援建了十幾個,其中有一個還有休閒的公園、高爾夫球場等等供大家免費使用,據說當地人民很感謝中國政府。我感到很忿怒,如果中國政府不要講這個面子,把這些援外的體育場館的錢,能多多少少用來給我們中國老百姓救命,幫助一下貧困的農民、失學的兒童、城市的貧困人口,這樣我身為一個中國人,我心裡會覺得好過的多。

2.4、外國人不了解的事實

所以我剛剛談了這麼多,這就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巨大繁榮下所掩蓋的一些真相。很多外國人跟我說,你們中國好呀!我說你到過那些地方?他說我到過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還有一些省會城市。我說對了!中國二十多年改革,就是集中全國的財力,鑄造了幾個現代化的櫥窗,我說在這些現代化櫥窗裡生活的人過得非常的舒服,但是畢竟大多數的中國人不生活在這些地方。

我到日本去的時候,日本日新社的一個記者,因為日新社是很親中國政府的,他跟我說,我是懂中國的,我去了中國五年,我在中國當了五年的記者,我到了中國二十五個省會城市,我也了解中國。我說我現在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到過這二十五個省會城市的周邊去沒有?比如說你到省會城市周圍二十五公里之外的地方沒有?他說他沒去過。我說那好,我告訴你中國70%的人口,是生活在省會城市二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的廣大農村。我說如果你沒有去過農村,你就不能說你了解中國。我說我記得有這樣的一句話,我們自己到過海外訪問時說的:要了解美國的富裕,必須去看美國的鄉村,要了解中國的貧窮,必須去看中國的鄉村。

你要拿紐約做比較,專制國家建設市容可以將房子拆遷、不尊重私人財產,可以修建很高的高樓大廈;而紐約沒有辦法,所以才說人神聖不可侵犯。那個房子再老再破舊,只要主人沒有同意,美國政府就不可以拿推土機把它推掉,不可以用拆遷大隊類似於黑社會性質的暴力拆遷,這種情況不可能會在美國發生。所以我說在專制國家和民主國家,你比較過城市之後,也應該去比較農村的情形。

另外第二點,我說我想問問你的新聞來源?他說我第一、是看中國的報紙,第二、我向中國的官員了解情況,第三、我向我們日本駐中國的大使館了解情況。我說你這三個新聞來源不就是同一個嘛!我說報紙不就是中國政府的聲音,黨的喉舌,是中國政府給它的定位,另外政府官員談的當然是國家意識、政府意識,不要以為你跟他們吃過兩次飯,他就願意對你透露一些實際的情況,還有你們日本大使館的消息來源想必也是這兩個。所以我說你並不了解中國,我說我來你們日本已經三次了,如果我也跟你說我很了解日本,然後寫了一些你們日本人完全不認同的日本,你同意嗎?他就說我不同意你這結論。

所以我覺得就是很多人給中國四個現代化櫥窗當作列舉中國製造的途徑,我希望在座的也可以告訴他們聽,中國70%以上的人不生活在現代化櫥窗,也就是這些現代化櫥窗裡面也許還有一些貧困的人恐怕他們是看不到的,也就是這樣。一個大多數人不幸福的國度,我相信這個國度不能說它很好。

* 三、中國的危機所在

3.1、能源危機

現在我就要講中國的危機,中國的危機大家也談從84年到現在,年年談來談去也是一些老問題,那麼但是現在我們也可以聽到危機的腳步聲,長遠一點的危機是中國的能源問題,去年中國消耗全世界水泥的40%,鋼產量的30%,石油產量的30%,也就是導致能源價格全面上漲,中國從1996年開始,就已經不能依靠本身的資源支撐國內的高速增長,經濟的增長需要,而且中國的單位能耗又比發達國家大,就是每生產一產品需要消耗能源要遠遠高於這些發達國家,尤其是日本。所以就是中國這種粗放式的發展對世界能源構成巨大的威脅,應該說在去年已經引起國際的警覺了。中國自己委讬上海科學院作了一個關於中國到2020年就是石油籌備和用量的分析,那麼他列舉了一串表,就從2003年開始他就談到,本國產量基本上是保持在1。8億噸左右,但是需求是逐年上漲,2003是2。5億噸,到了2020年就是4億噸,那麼就一半,一大半需要進口,這個時候就會和發達國家肯定會發生能源爭奪戰。

所以這個問題,中國的智囊給中國政府出的主意是,說在中國還有幾年戰略機遇期,就在2008年以後前後這個段還可以穩定,但是要談到2010年大家都沒信心,就是說就要趁這幾年戰略機遇期,中國政府要趕緊解決好一些別的問題,就是能轉嫁的危機要趕快轉交出去,能在國內解決好的問題要趕快解決,那麼現在他們最先轉嫁的危機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的金融危機。

3.2、三套數據說明金融危機

中國目前應該說別的危機或者糧食危機都不是很現實的,因為世界各國現在就是在美國這幾年是生產大國而且產量過剩,中國正好可以購買,那麼這個還不是一個現實問題,關鍵是金融系統。金融系統的問題也不是現在,我記得我在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以後我寫過一篇文章,就講世界之交中國的金融危機。其中我提到了一個衡量金融系統是很安全的一個最基本的指標,就是世界各國的金融組織吧!就是國家銀行,曾經在巴塞召開了一個會,那麼定了一個巴塞協議,那麼這個巴塞協議之中有一個最基本的條款,就是規定銀行的自有資產不得低於資產總資產的8%,低於這個界線,這個銀行就當作一個破產。但是中國從93年開始,中國的銀行自有資產就有已經低於3%,那麼這些年來中國政府不斷的想沖出自有資本率,但是到現在為止中國銀行自有資本率永遠徘徊在3%,因為每年都有新的爛帳出來。

那麼爛帳到底有多少這也是一個謎。

我先講一個小故事,我們深圳那裏有個深圳商報,他的主編在1999年被撤職,為什麼被撤職?非常簡單,就他那裏有個記者好像是新手,去開一個銀行的內部會議,就是傳達銀行行長的指示,當時的行長叫戴相龍。戴相龍說,我們銀行的呆賬現在已經高達48%,他不知道這個數字是不可以寫出去的,於是就寫出去了,可能他們值班的副總編還有值班的主任都沒有仔細看,第二天見報便立刻回收報紙,然後總編撤職,因為當時中國銀行對外公布的爛帳只有12%,12%和48%這個缺口是多大?那麼這只是一個小故事。

我現在再談三套見諸媒體正式公布的數據。這個數據一個是中國政府自己做的,那麼中國政府是從前年就開始籌畫要推出兩大銀行--建築銀行和中國銀行在華爾街上市,而且缺的錢的目標竟然最好能圈一百億到一百六十億,中行至少圈六十億,整個數字已經超過了中國所有股票在華爾街總市值。在這個情況下,它就要降低銀行的壞帳,所以去年中國從國家財政中間給每一家銀行各撥了兩百五十億美元,後來又加了,那麼大概每一家銀行得到四百多億美元,就是想沖銷壞帳提高自由資本率。那麼今年中國政府自己就公布,目前三月份壞帳比率已經降到19%,那麼到了11月還過了八個月,中銀集團就是四大國有銀行重組的一個集團,說自己現在不良貸款比例只有5.16%。這個比例公布出去外國銀行不相信,所以去年9月底中國建行,10月初中國銀行連續向他們過去老合作夥伴就是Morgan Stanley,還有美國的花旗、還有幾家銀行吧,發出了招股通知書,希望他們來認股。結果他們提出了三大理由不認股,其中之一就是財務不透明,沒有說明這巨大的壞帳比率是通過什麼什麼下降的。因為日本銀行從這個爛帳比率為了下降一個點人家要拼過5、6年都拼不出來,你中國銀行怎麼能夠話化朽為神奇,8個月就降了10幾個點?這又不是。。。。。。除了在帳面做遊戲之外,實際上要下降是不可能的,這是第一條。第二條就是說讓他們認股的股份太少對他們的經營沒有發言權。第三個就是說中國銀行的那種,就是它的經營班子的認定機制他們不認同。當時我記得為了吹噓這個中國銀行的現任行長,我們中國談到說一個人的能力就說這個人曾經當過農民、當過兵、種過田、作過工人,這工作平均樣樣幹過,吹噓這個行長就說他曾經當過兵,那麼又曾經在銀行幹過,又在海南省當過省長,那麼覺得這樣以來什麼官、軍、還有就是銀行都幹過,應該這個經歷很吸引人吧!誰知道外國銀行不認這個,外國銀行認為這個太不專業化,用這樣的人管理銀行我們膽戰心驚。所以我們講的優點,中國政府講的優點在他的眼裡全成了缺點,所以這幾大銀行就通通不認帳。現在中國政府正在重新尋找戰略合作夥伴,但是我也不知道哪些銀行會上勾。現在因為要有那些銀行要上勾,他們要到美國找到基金公司願意認購股份,找到了談好了然後在美國各大基金公司的所在地,一座城市一座城市進行入眼,然後才在華爾街上市。現在連這個認購我看還沒有戲,所以我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能夠上市。

中國政府為了擺脫這個危機,國有企業的危機、銀行的危機,把這個中國的股市已經折騰的一蹶不振,現在股市連連低挫,就是政府雖然不斷的設置各種各樣的所謂政策拖市,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市場已經廢掉。然後中國政府又到香港股市圈錢,現在把香港的市場、股市弄得疲軟不振。所以現在他們準備進軍華爾街,至於美國人是不是有他們設想的那麼傻,我也不太知道。也許上天有意讓中國共產黨繼續統治下去可能就會讓它在華爾街圈錢成功吧。那麼就是這樣。

那麼這是中國政府公布的數字,我現在再談國際上很有名的信用評估機構--標準普爾。去年他們對中國進行評估,結果評估以後,公布了兩個結果讓中國政府很不舒服。第一個:它說中國所有的商業銀行信用等級全在BBB-之下。信用等級是評多少呢?ABC,就是說3個等級9個小等級,每一個就是說A+,A-,B+,B-,我們中國評到了B-,已經是處於在B之下,也就是處於風險性。我們中國全在風險投機型過高的等級上,這是第一。第二個:它公布了中國不良貸款比例,它至少在44%到45%之間,這個和美國大通銀行前兩年調查數字接近,中國政府很不喜歡,但是它又不能罵這個,因為如果是國內的公司它可以關閉它,重新做出結論,所以中國政府只好和他們商量,希望歡迎他們再來中國再評估,希望重新評估一個數據出來。

這是政府和外資銀行的數據。中國還有一個學者做的,這個學者還是吃官飯的,就是中國幾個人,一個中國金融研究所的,還有就是國務發展中心的幾個人,大概6個人合作寫一個報告,這個報告叫做:中國金融風險評估報告,他們認為中國政府公布的數字太低了,不真實。然後他說沒把什麼算在內,沒把什麼算在內,拋開這三大塊,他認為中國的不良貸款至少達到35%,他們比這標準普爾評的稍微低個 10個點,但是比中國政府高了將近30個點。現在就這三套數據在這裏,但是我趨向於相信標準普爾的評估,因為我們現在中國既然談這個國際化,國際化就應該按國際化的標準,要不然我們的統計數據怎麼能和人家接軌呢?不能接軌,那麼你的統計數據就沒可比性。

3.3、三道保險2006年失效

這個金融危機現在中國之所以沒有爆發,是因為還有三道保險線。第一道保險線:就是這個高儲蓄率,中國民眾的高儲蓄率是世界最高,從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在 60%到現在40%左右,這是一點。第二點就是中國相對封閉的這個對外的經營體制,中國銀行到現在沒有完全對外開放,只是某些項目開放,那麼這些項目中國政府覺得對外面就是放開一點無關大局這是一點。第三點,我覺得就是一個就是什麼呢?它依照常理就是人民幣匯率的相對固定,國際社會現在又回中國政府耍了一把,就是這兩年大家都知道中國很多就是美國、歐洲都在迫使人民幣匯率升值,中國政府當然一直不肯升值,結果去年美國政府,美元貶值,那麼中國人民幣釘住美元匯率不動的,所以美元一貶它的也定照貶,一貶了以後中國出口大大增加,今年第一季所謂第一個月公布了一個開遠紅,第一個月中國的出口就達到508億美元,超過去年的同期13%,比去年的12月高了30%多,所以美國非常生氣。就在一月份布什宣布就職以後,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連開了三個關於中國的聽證會,第一個就是討論關於中國WTO的問題,再有一個聽證會就是關於人民幣升值的問題,第三個問題就是關於中國的外貿問題,就是其中一些特別項目,就是現在國會跟政府官員的矛盾特別厲害,因為政府官員到場參加聽證的都是說我們正在努力解決,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的主席非常生氣說,我們從去年到今年總是聽見你們說這個問題我們正在積極謀取解決辦法,我們正在大力的和中國政府協商,你們什麼時候能協商好,難道我們要永遠要和中國政府協商下去?我們不能行動嗎?所以現在美國要加大這方面的力度。

我想目前關於中國這三道保險線裡,前一個就是儲蓄率。現在有一個估算,中國的高儲蓄能保持多久?根據國際抽樣調查,日本,臺灣的高儲蓄維持了十五到二十年,中國現在已經維持了二十五年以上,中國是否能達到超過三十年?根據事實,可能超過三十年,那麼能超過三十年,最多也就到2010年就到期了,中國的高儲蓄率就隨著老百姓的收入逐步降低穩定,還有中國的各項開支,保險改革措施,養老保險體制改革,住房體制改革,這些負擔不是要老百姓拿錢出來嗎?那麼高儲蓄率不可能了,到2010年就不可能。還有人民幣匯率問題,現在中國雖然是力挺,估計也就挺到2006年就挺不住了。還有一個,按照WTO的協議,中國的銀行金融,很多項目必需在2006年開放,所以這三道藩籬一撤,中國的金融危機立刻就會變成非常現實,所以還有兩年機會,中國政府一定要想方設法在華爾街圈到幾百億回去,才能緩解危機,如果這個不能圈到的話,那麼中國政府這個金融危機。。。。。。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爆發,反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謝謝大家,我就講到這裏,因為談經濟問題,雖然我是盡量用很淺顯的話談,可能大家聽起來還是有點困難,有什麼問題歡迎大家提問,謝謝大家。

(編註:問答正在整理,稍後補回這裏。)




何清漣女士發言。(大紀元)




2月19日何清漣女士簽名售書。(大紀元)




2月19日亞城第二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現場。(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