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太爷爷留下的一串念珠(多图)
 
李子健
 
2005-2-22
 

峨眉山日出

【人民报消息】编辑先生(女士):

见贵网最近发表的一些文章,十分震惊,我想把我刚刚经历的故事与大家分享,如蒙不弃,授权发表,但恳请不要删改。

母亲半年前来信说今年过年希望回来团圆,有些事要我办理。所以我很早就做好了回国的准备。

这次我想多有一些时间陪母亲,已经习惯了清静的我几乎是闭门谢客。唯一一次例外是和毛根朋友一道去了文殊院,去那里的原因是当年第一次去时,院里的和尚见到我后便送了两个文殊菩萨前的供果给我,还带我到后面参观了闻名遐尔的藏经楼,这种与众不同的殊遇让我有点飘飘然。因为当时,是还没有“向钱看”的八十年代,寺院也还留有古风。

二十年一挥间,这次一进去,那香火呛的我直掉泪,人山人海,没有想到烧香的人那么多,里面的小和尚忙得不亦乐乎,人们在菩萨像前跪着,那表情,那驾势,真象是世界末日快到了要逃命,或者是不发财就要进地狱一般。

初七晚上,母亲换上了干干净净的衣服,郑重地说有要事相告,我认真坐下,很专注地听母亲讲,母亲很严肃地问我,知不知道我太爷爷的故事,我有点困惑地点了点头,又马上摇头,母亲便开始了叙述:太爷爷当年是一名进士,名冠蜀中,那一年四十岁,功成名就之时,突然决定要到峨眉山出家,太奶奶是一位难得的有主见的女子,见丈夫去意坚定,也就未加阻拦,独自承担其抚养6个孩子的重任,好在家底殷实,所以也还衣食无虞。后来子女都很成器,太奶奶把他们养大成年后,也成了一名在家居士,虔心念佛斋戒直到去世。

你爷爷老年时,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和尚,告诉爷爷他是太爷爷的徒弟,说太爷爷已经圆寂,成了一代高僧,按道理出家后的人早已断绝世缘,是不会再与过去的亲人联络的,但因为太爷爷圆寂前非常肯定的对徒弟说,我走后,百年之内,弥勒佛要下世,天地翻覆,那时有真经在人世传,真佛不在庙里,不居山中,而是在世间!所以告诉我的后人,积善积德,必有大福分和大缘分在他们中获得真经,成就无量功德。但到那时也异常危险,虽有万古难遇的正法,却同时是万魔出世的时候,真伪难辨,法难当头,生死一念,善者一步登天,恶者入地狱万劫不复。那时最凶险的是恶灵入侵,祸源蓄久,可叹苍生,十户留一。和尚又告诉爷爷,他要留着看完这场大戏才走得了,届时,我家有后人会去找他,这缘是订好了的,说完后交给了我爷爷一串太爷爷留下的念珠。

转眼就到了1950那个时代,佛是不敢再明里拜了,但我知道我爷爷一直在家念经。到了60年代,我父亲被打入大牢,我母亲虽然不能识文断字,但坚强地操持着这个在风雨飘摇中的家,对年老的爷爷极尽了孝道,爷爷临终前非常欣慰的告诉守在床前的母亲,说他在前一晚上的梦中见到太爷爷了,列祖列宗都在等着,之后把念珠交给了母亲,平静的走了。


峨眉山佛光

母亲说,近年来时常感觉非常强烈,现在就是时候了,所以你回去之前一定带上这串太爷爷留下的念珠上一次峨眉山,以了此缘。看着母亲那殷切的目光,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是夜,我辗转反侧,这峨眉山那么多的寺院,我去找谁呢?好在我相信机缘,也是为了那一生含辛茹苦的母亲,就算是回报母亲,为她老人家了这个愿吧。

第二天一早上路,天气好极了,非常顺利就登上了雷音寺,到了那里,遇到了一位少年和尚,他走上前来对我介绍到,天色渐晚,我寺有一对外的禅房,干净整洁,不知你是否愿意今晚在那里下榻,我一听正求之不得,当即随缘。跟着小和尚七湾八拐的穿山路,大约近二个小时,面前出现了一座小寺,非常清静,并不见游人。

进院后小和尚就说,你先歇一歇,我去给太师爷请示。我听到一声太师爷,客人到了,正十分惊咤,就见走来一位上了年纪的和尚,我心里一咯噔,难道他会是太爷爷的徒弟?那起码也接近百岁了。老和尚对我点了点头,叫我坐下,一会儿,小和尚端来了砌好的茶,老和尚第一句话就是,你母亲叫你来的吧?我点了点头,老和尚又说,那年你上山我都知道,你还记得么?我当然记得,当年我与表弟一起一口气就登到了洗象池,第二天直上金鼎,云海、佛光,都见着了,当夜,明月照耀的雪地上,红梅怒放,第三天清晨,在白雪覆盖的金鼎观日出,冬天,人迹稀少,就我们俩,峨眉山的三绝:日出、云海、佛光都看到了,真是太难忘了。后来别人告诉我,在冬天能见到佛光非常稀有。我便把这话告诉了老和尚,他说,你上来当然可以让你看了。我不再犹豫,把母亲交给我的念珠拿出来,老和尚手捧念珠,昏花的眼里,似有了光。渐渐我看到他的眼里放出神彩,我给他谈起了爷爷,我的父亲母亲,老和尚很少说话,只是不时点点头。

天已黑尽,小和尚过来点上了灯,我很惊讶,因为二十几年前,峨眉山那些路上的寺院我去过,都有电灯,为什么这儿还点灯呢?小和尚说,这儿偏僻,僧人不多,大家都是自给自养,也有几个固定的施主,延续好几代人了。很多大寺院都请过师太爷,但他都回绝了,只喜欢在这儿。


峨眉晚霞

小和尚走后,老和尚开始说话了,他说,现在那些大庙,看起来红火,其实麻烦大的去了。庙业旅游,对外了就是门面和摇钱树,为钱就不净了;共产党不时派人去,甚至有些不真修的和尚,还充当耳目,我是看着共产党来的,那是什么啊?邪灵!修行的人是绝对不能沾上那些的,谁沾了谁招来邪的东西在身上,这是修炼界都知道的事。

我问,现在供佛的人不是很多吗?老和尚说,供佛?人给钱,那不是佛收了,是人收了。烧香,你看那么多人给庙里烧香,白烧了,没有佛在上面,因为哪个真佛也不会接受这些香火,烧香的人只要与那邪东西有染,身上都有附体邪灵蹲着,佛是最忌讳邪灵附体的,不是怕,而是忌讳。就好象用沾了污秽的脏手去递食物,谁会接了过来吃?那是西来的邪灵啊,染的到处都不干净了,寺庙也早已不干净了,朝下一望,滚滚红尘,一半的人脚踩在地狱中了。拜什么都是白拜,没有用。你太爷爷说过的十户剩一的时间就要来了,我们都看着,也都知道。

我问,难道真没有救了吗?老和尚回答道:当然有,不然我等到现在干啥?修炼界有修炼界的使命,有东西附上那么多人也有原因,老和尚指了指天上,继续说到,现在都解决了,众神都等着灭邪。我又问到,既然神要灭它,那不是很简单吗,一挥手就完。老和尚说,你错了,为什么要讲天时、地利?万事都讲时机,而人要什么还得人自己说了算,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本事再大也是按一定的规矩办事,严格的说来我们是规矩的维护者,比如,当人发了誓,或者就信那玩意儿,或者认为从那儿能得到什么暂时的好处,那是那人发了愿了,自己想要的,那么那个邪灵上去附体,我们再大的本事也无能为力,但那人决定不要了,邪灵就得离开,若不离开,我们的本事就可以用上,立刻灭了它。老和尚一挥手,窗外火光一闪,一声大炸雷。

“但是世道太败坏,人太迷了,大祸临头了,劫!劫!劫!仙凡逃不过,万物同遭劫。灾灾相还,难难相报。若有眼,看看蛤蟆精骂谁?若有耳,听听哪个冤屈深?”老和尚象是在启发我,又象是在喃喃自语,我突然象开了窍,哎呀,这几年不是到处在传江公公是蛤蟆精转世么?冤屈?访民乎? 法轮功乎?

老和尚见我在沉思,起身回房,拿来一本书放在我的面前,封面是用硬纸包好了的,“这就是你太爷爷说的真经”老和尚说道,我拿起翻开一看,差点叫了起来,什么?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好几年前就寄过给我啊!只是我没有注意,怎么可能?我的天!“真经世上传,大道世间行,我们这儿明白的都在读这本经”,我懊悔极了,怎么可能,我快要晕过去了,“别难过了,你只是机缘才到而已,回去多做善事吧,该怎么做,靠你自己了”老和尚说完起身告辞。

我一夜无法安睡,第二天匆匆下山,回到家里,我把这一切如实相告,最后想尽了办法去远方的探望那个曾经寄给我书的正在狱中的高中同学,终于拨云见日,茅塞顿开,证实我太爷爷所说过的许多都兑现了。

假期结束,我离开了母亲返回了北美,我上网仔细阅读,觉得应该把我的故事公开出来,我所言不及我所经历的十分之一,太多讲出来也许会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太玄了,仅仅说点与现实有关的吧,也算是做该做的善事吧。

摘自(看中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