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表面的平靜背後
 
胡平
 
2005-2-18
 
【人民報消息】當局的高壓顯示了其虛弱;而民眾普遍的無奈和絕望,使我們看到人心的向背,這就使我們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趙紫陽先生去世,中共當局如臨大敵。北京市高度戒備,敏感人士統統被非法軟禁,自發吊唁民眾多人遭到軍警便衣公然毆打;天安門廣場更是荷槍實彈,警車雲集,儼然進入緊急狀態。這一次,中共當局真是連一點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殘暴、蠻橫、虛弱、無恥,暴露得極其充分。這也難怪,死豬不怕開水燙,當年連坦克車都開進天安門了,如今還有什麼可顧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誰?」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來,中國政治形勢的緊張並未消除,當局與民眾的對立也並未緩和。從中共當局的這場醜惡表演,我們可以明白無誤地感覺到,來自社會(包括來自黨內)的不滿有多強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報導說,北京人對趙紫陽的去世反應很平淡很平靜。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異議作家、前總統哈維爾多次分析過一個水果商的故事,對我們理解今日中國民眾的心態很有啟發。哈維爾講,一個水果店的經理在他的櫥窗裡貼了一條標語:「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位水果商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他是不是對全世界無產者的大聯合真的十分熱衷,以至於熱衷到非得讓公眾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過,這個大聯合應該怎麼實現,實現了又怎麼樣呢?

哈維爾說:大多數商店經理對於櫥窗上的標語的意義是從來不會過問的。標語是上面批發蘋果和胡蘿卜時一起發下來的,經理只有照貼不誤,否則便會有麻煩。他這樣做不過是表示:「我,某某經理,懂得自己該作什麼,是個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應該讓我平平安安過日子。」如果這個經理奉命貼上另外一條標語:「我膽小怕事,唯命是從。」雖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經理倒不會無動於衷,因為這樣做就承認了自己是個膽小鬼,而這有辱他做人的尊嚴。

由此可見,共產黨統治的基礎是恐懼,民眾是出於恐懼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順從。如哈維爾所說,每個人都有東西可以失去,因此每個人都有理由恐懼:「因為恐懼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學老師講授他自己並不相信的東西,因為恐懼自己的前途不穩;學生跟在老師後面重覆他的話,因為恐懼自己不被允許繼續自己的學業;青年人加入共青團參加不論是否必要的活動。在這種畸形的制度下,因為恐懼自己的兒子或女兒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學總分,使得父親採用所有責任和『自願』的方式去做每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懼拒絕的後果,導致人們參加選舉,給推薦出來的候選人投票,並且假裝他們認為這種形同虛設的走過場是真正的選舉。出於對生計、地位或者前程的恐懼,他們投票贊成每一項決議,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問題不在於恐懼,我們知道,恐懼原是出於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問題在於:為什麼一個人明明是恐懼卻不肯公開承認呢?為什麼水果商不肯直截了當地說,我膽小怕事,唯命是從,而要重覆官方的口號呢?這是因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於動物,動物只是趨利避害,憑本能而行動;人卻是道德實踐的主體,人有道德感、正義感,人不僅僅是根據自身的利害而行動,而且還根據道義原則而行動。人能夠把道義原則置於個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確的選擇,堅持正義,反對邪惡。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麼精英。然而就連區區水果商這樣的小市民也會認為自己是有尊嚴的,有道德感正義感的,因而當眾承認自己膽小怕事,屈從邪惡,是很丟人的,很可恥的,很失尊嚴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說法,來掩飾自己的怯懦和屈從。水果商貼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標語,一方面掩蓋了水果商自己的屈從邪惡,另一方面也掩蓋了邪惡本身。這好比有些強姦案的受害者不去報案,因為她們恥於承認自己被強姦;如果被強姦不是被強姦,那麼,強姦犯也就不是強姦犯了。

2、理由背後的理由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北京市民對趙紫陽去世的反應這個問題上來。根據一些報導,很多市民在回答記者的採訪時都表示他們對趙紫陽的問題不感興趣,他們不想去參加任何悼念活動,可是他們講出的種種理由卻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

例如有的受訪者說,他們現在整天忙著賺錢,對政治不感興趣。不對不對。就算你整天忙著賺錢,難道連參加悼念活動的那一點時間都抽不出來麼?難道你自己的親友死了你也忙得沒工夫去悼念嗎?至於說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參與政治嗎?一個人要遠離政治,他就必須連一點人情都不要嗎?

有人說,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們對現狀比較滿意,對政府也比較滿意,所以他們不會去悼念趙紫陽,不會去抗議政府。這話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時卻發生了大規模抗議,可見,受益不受益和抗議不抗議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第二,趙紫陽是推動改革的大功臣,你既然受益於改革,飲水思源,你就更應該去悼念才對,怎麼能反過來把自己的受益當作拒絕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說你對現狀是滿意的,對現政府是滿意的,試問,你對於現政府把趙紫陽軟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滿意嗎?趙紫陽僅僅是反對向北京市民開槍鎮壓就受到如此對待,難道你也滿意?很多人僅僅是想悼念趙紫陽就遭到毆打禁閉,難道你也滿意?

至於有些大學生說,他們不了解趙紫陽,甚至沒怎麼聽說過趙紫陽,所以他們不會去悼念不會去抗議。這話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們沒聽說,不了解,那麼現在總聽說了吧?現在總該去了解了吧?因此,你們就應該根據你們的了解作出應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為不表示的藉口。其實,不憑別的,單單憑著政府把這麼重要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隱瞞欺騙了你們十六年之久,這個政府就非抗議不可。

不難看出,上述種種理由其實都不是理由。它們只不過是托詞,是藉口,用以掩飾自己的恐懼。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說明的那樣,恐懼的人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恐懼的,因為承認自己的恐懼會使你有恥辱感,更何況,公開講出自己的恐懼就是對製造恐懼者即中共當局的揭發控訴,那本身就可能招致當局的報復。真害怕的人不敢公開說出自己的害怕。敢於公開說出自己的害怕已經是一種不害怕。我們害怕說出自己的害怕,我們就會用的別的說詞掩飾我們的害怕,裝出不害怕的樣子。我們寧可找出別的什麼理由為自己的做法辯護,哪怕這些理由在邏輯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飾自己的恐懼就好。

海外的記者大多數都確實「too simple,too naive」(太簡單,太天真)。他們往往缺少共產專制下大眾政治心理學的基本知識,不善於挖掘出受訪者的真實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飾之詞所迷惑,其實要看穿那套掩飾的破綻和發現它們背後的東西並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納悶,如今是信息時代了,為什麼還有人,而且還包括那些有知識的、見過世面的人,仍然在被官方的謊言所欺騙?共產黨的洗腦功夫真是太厲害了。其實不然。並不是共產黨的謊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騙這麼多有知識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於恐懼,不敢面對真實--包括不敢面對自己的恐懼,寧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論調麻痹自己。用劉曉波的話叫「對良心撒謊」。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們很多人的問題首先是自欺。

3、希望與力量

中共當局不顧起碼的國際形象,赤膊上陣,虎視眈眈,動用強大的軍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現的大規模的群眾抗爭運動。這正好從反面證明了當局的虛弱,證明了民眾反抗的潛在的巨大力量。對於那些在高壓下挺身而出公開悼念趙紫陽的人們,我十分欽佩。對於那些出於恐懼而不敢公開表達的人們,我十分理解。我這裏只是對那些自欺欺人的論調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這種自欺欺人的論調,一方面掩蓋了當事人自己對邪惡的屈從,另一方面也掩蓋了邪惡本身。我無意對以此類論調掩蓋自身恐懼者苛責。我只是希望通過對這種論調的分析深入了解國人的真實心態。當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對真實,勇敢地面對恐懼。是的,面對自己的恐懼會讓人深感恥辱,但,「知恥近乎勇」,真正的道義勇氣正是產生於這種恥感。是的,在當局的高壓下,民眾都普遍地感到無奈、無力,有的甚至感到絕望;然而,正是通過當局的高壓,我們看到了當局的虛弱;正是通過民眾的普遍的無力感和絕望,我們看到了人心的向背,這就使我們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代自由主義思想鼻祖洛克說得好:「當人民普遍地遭受壓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時,一有機會就會擺脫緊壓在他們頭上的沉重負擔。他們將希望和尋求機會,這種機會在人事變遷、暴露弱點和機緣湊巧的情況下,是不會遲遲不出現的。誰從未見過這種事例,他一定是閱世未深;如果他不能從世間各種政府中舉出這樣一些事例,他一定是讀書極少。」

轉載:《人與人權》www.renyurenquan.org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