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春節聯歡晚會」的悲哀
 
小鳳仙
 
2005-2-14
 
【人民報消息】越來越不被人看好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今年更引來了網上網下一片惡評如潮。說起來也是,那麼多名人大腕,用了那麼多時間,花了那麼多的錢財,本來要營造喜慶氣氛,本來要讚美極樂盛世,結果卻被人如此唱衰,這可真應了趙本山在小品《功夫》中因被防忽悠公司掌門人範廚師耍弄而歇斯底里訓斥兩個徒兒的那句話:「悲哀,真是悲哀!」

說春晚悲哀,其理由有三:

第一,是因為它低俗。春節是我們的民俗,三十晚上除了吃餃子,看春晚也就是找個樂。所以,節目自然不能搞得太正統和太高雅,可也不能烏七八糟太過俗氣。因為民俗不是低俗,它雖然不能從頭至尾都唱響主旋律,也不能不分東西南北地老少鹹宜,但起碼要健康有益。可是看看今年的春晚,不是滿臺白花花的女人大腿,讓人誤以為進了洗澡塘子,就是滿嘴「白天讓老公當小工用、晚上讓小工當老公用」之類的粗口,甚至動不動就噴人滿臉吐沫星子,拿連文明衛生都不講的陋習當噱頭。這雖然也能吸引眼球,或者免強逗人一樂,可是,這有意思嗎?

第二,是因為它粗陋。一臺春晚歷時五小時,節目數十個,乍一看參演者人多勢眾,埸面豪華火爆煞是熱鬧,可仔細看來多數粗製濫造,堪稱精品的除了殘疾人的舞蹈《千手觀音》等屈指可數的幾個外,大多數節目難說有多高的水平,看後很難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按說每年的春晚,從籌備到正式演出也有小半年時間,其間經過層層把關審查,挑了又挑,選了又選,就是被挑選上的也還要反覆修改加工,不說是千錘百煉,也可算精雕細琢了,可相當部分節目看上去仍然粗陋無比,不知道是沒有好節目可供篩選呢,還是本來有好節目但是挑選不上來,抑或根本就是群眾認為好的節目因某種原因就不能登臺?別的不說了,趙本山的小品應該夠水平吧?甚至到了沒有他的節目,春晚就難有亮點的地步。可是今年的《功夫》雖然在前兩年賣拐和賣車的基礎上又賣了擔架,實現了大忽悠賣系三部曲的圓滿結局,但讓一個騙子和一個傻帽在春晚上忽悠全國人民三年,而且其形象一年比一年更加醜陋不堪,出現在硯眾面前的,不是瘸子、癱子,就是肢體動作抽風變形的半身不遂者,所用道具不是瘸子用的拐、癱子用的輪椅,就是半身不遂者用的擔架,別說有什麼美感,就是與百姓過年圖個吉利的常理,也完全相悖。

第三,是因為它的拙劣。春晚雖是民俗文化,但也是一種藝術,哪怕就是有什麼思想主題之類,也應該用藝術化的手法去表現。可是整臺晚會讓人無處不在地感受到極力逃避現實和極欲粉飾太平的那種直白。別說現實社會還遠不是什麼盛世,就是真的出現了一派國泰民安的歌舞昇平景象,也不能直著嗓子去滿大街喊不是?看看春晚的節目單,開埸歌舞叫《盛世大聯歡》,結束節目叫《盛世鐘聲》,中間還有不少此類節目,有的歌舞名稱乾脆就叫《載歌載舞》。看了這些節目,讓人想起過去諸如《好日子》和《咱們老百姓,真呀真高興》之類的歌曲,都是一樣的讓人感到心裡別扭、身上起雞皮疙瘩。當然,過年畢竟是過年,過年應該讓人開心,平日裡百姓再有什麼苦衷,也不能拿到春晚上去演,但也不能閉著眼睛說瞎話,搞非現實主義的東西,讓人相信平日裡都像在過年。也許舉辦者覺得不如此就不能把所謂的極樂盛世充分地表現出來,但他們忘了,舞臺上這種虛假繁榮與太虛幻境離老百姓生活其中的社會現實該有多麼遠!

春晚的悲哀,首先,是那些削尖了腦袋想進春晚劇組的明星大腕,本來他們是想借春晚的舞臺提升人氣,可結果卻是這些低俗、粗陋和拙劣的節目讓他們大失顏面。

其次,是那些主創人員的悲哀,他們有的是江郎才盡、黔驢技窮卻非要硬充英雄好漢,有的是滿腹經綸、一身才氣卻受制於人不得施展。

再次,是那些決策和審定春晚節目的權勢人物,也許他們的本意是要奉做一道豐盛可口的年夜飯,可事與願違,人們吃了以後卻大倒胃口直呼上當,真是費力不討好。

最後,是那些昧著良心評春晚的所謂專家學者的悲哀,本來百姓普遍認為今年的春晚不怎麼樣,可他卻偏要按照有關方面的授意,擺出一付行家的派頭,在電視等媒體上言不由衷地為人家美言一番,企圖以此發揮正面導向作用。怎奈狗屁專家一發話,人們變聞其臭,可他們卻自我感覺良好,真乃可悲、可笑又可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