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署長遭七次死亡威嚇 蕭揚賈春旺拋出五大救命草(多圖)
 
林立
 
2005-2-12
 

中紀委第五次全會

【人民報消息】中共是世界上心理最不健全、精神最錯位的殘疾組織。它希望人民都擁護它,但它往死裡整老百姓;它希望黨組織「保先」,卻專門提拔夠資格槍斃的罪犯到最高決策層;它高喊反腐,卻讓臭不可聞的賈慶林當政協主席,反腐清廉的黃金高反倒被塗抹成貪淫之徒;它誓言掃黃,卻把四季發情的黃菊提拔進政治局常委會並當國務院副總理,讓流氓強姦犯周永康管理全國治安;它口口聲聲軍民魚水一家親,卻用坦克車把愛國學生碾成肉泥,把總書記趙紫陽囚禁到死是因為他犯了不同意殺人的「嚴重錯誤」;……它永遠把自己置身於一切善的、正的、好的對立面,製造使一切力量都不得不消滅它的因素,所以它永遠恐懼,永遠沒有安全感,也就永遠要瘋狂鎮壓。

在中共要求「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和總書記胡錦濤出席「保先」英雄宣講會之後,中共不但沒有出現任何「回光反照」,近日反而哪壺不開提哪壺,最高法院院長蕭揚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聯署致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一份沉重的報告。報告指出:當前腐敗最烈的黑幕是官商勾結,並已形成結構性、循環性和習慣性狀態。

國家審計署長遭七次死亡威嚇

二OO四年因「審計風暴」而名噪一時的國家審計署署長李金華,先後在廣東、江蘇、河南、山西等地公幹出差時,曾遭到七次暗殺的生命威脅,收到一千多封匿名攻擊、暴力威脅信函。據調查這些信都是有權貪占的那些共產黨高官指使他們的手下幹的。事實證明,共產黨想活萬萬年,但卻專門追殺那些希望國家能維持下去的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拆黨的核心機構


最高法院院長蕭揚
爭鳴雜誌2月刊報導,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轉發了蕭揚、賈春旺聯署致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的一份報告,發至省部一級黨委、紀委和政法部門。

蕭揚、賈春旺在報告中指出當前腐敗最烈的黑幕是官商勾結,而且已經形成結構性、循環性和習慣性的狀態。

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吳官正、羅幹、曾慶紅在報告上都作了批示,賈慶林、黃菊、李長春都沒敢在報告上作批示。其實批示和沒批示一樣,都是犯心臟病時給腳氣水。不過沒敢作批示的那幾位連腳氣水都不敢拿出來,怕人家知道自己有病。

一月九日在中紀委召開的電話會議上,曾慶紅代表中央政治局,發表了「措辭激烈」、「沉重」的二十八分鐘的講話。曾慶紅說:腐敗消極狀況極其嚴峻、險惡,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執政基礎,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執政能力,很大程度上動搖了執政地位,很大程度上危害了社會主義社會制度體制,很大程度上引發了社會的不穩定。曾慶紅承認:「問題就出在黨內。」

曾慶紅措辭激烈是激烈了,沉重是沉重了,也承認問題就出在黨內,但不同意公開自身經濟所得的人中就有他關鍵的那一票!就有他拆黨的份兒!何止是他,整個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是拆黨的核心機構!

江氏及貪官污吏的五大罪行

蕭揚、賈春旺根據他們的考察和辦理案件情況,提出了官商勾結表現在五大方面。其實這五大腐敗早就路人皆知,還需要他倆匯報?三月五日人大又要召開了,哪次人大代表提出來這些問題不被認定是「噪音」?哪次不都是勸他們會下給黨中央寫報告,不許在開會時抖露。


我最喜歡您這幅墨寶!
下面這五大罪行,沒有大的實權誰也幹不了,第一項「銀行借貸」就被江氏家族給包了。

(一)銀行借貸──高官以政府名義、個人職務地位,為企業業務借貸提供擔保,開具信用、資金不實的虛假證明;

江澤民不這麼幹,銀行行長也不會在他過生日時成了座上客。為江氏父子倒騰錢的王雪冰、劉金寶都判刑進去了,他們一刀切的都鬧著自殺,覺得替江澤民背黑鍋實在冤死了!

(二)承攬工程──工程項目審批、工程承包、招標、投標,提供合作對象、提供內幕消息等,幾近九成工程承包商都有官場人員背景;

(三)土地審批──土地轉讓、協議出讓、變更用地規劃、土地開發等,都搞回傭、折讓,高達四成至八成的資金;

(四)證明、批文──各種執照、證章、牌照、車牌、批文等,各自為政,搞創收,搞錢權交易;

(五)稅收──官商勾結偷稅、逃稅,均分逃稅稅金,海關、工商、稅務多個部門串聯勾結。

近日,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發文,下令清查、打擊、嚴懲公安部門、工商、稅務部門系統的黑社會勢力。文件指在社會治安嚴峻的地區,黃、賭、毒猖獗地區,黑社會操控了公安、工商、稅務等部門。

近期,已被逮捕法辦的福州黑社會集團頭目供稱:九六年賀國強任福建省省長期間,曾接受黑社會賄賂的金錢、財物,享受免費到高爾夫球場娛樂等,時間長達三年之久。而現任中共組織部長的賀國強是江澤民內定計劃裡的第五代最高領導班子成員。

中紀委第五次全會上披露出資料觸目驚心

近日召開的中紀委第五次全會上,公布的資料更是令人觸目驚心。據披露,每年因官商勾結所侵占、貪污、外流、人為損耗、浪費資產值高達一萬六千多億至二萬億元,這還是保守的、不完全的統計數,這侵占的比例相等於近幾年年均國民經濟產值的百分之十六至百分之十八,相等於近年年均固定資產投資的百分之四十五至百分之五十,相等於近年年均國家稅收的百分之八十至百分之九十。

是官商一體 不是官商勾結


一體豈能分開?
有關官商勾結問題早在八十年代中期已顯露。中共數位領導人從1984年改革開放時就提出,到江澤民主政的九十年代漸進高峰,2001年中國經濟已經崩潰,拼命吸引外商投資。據統計數字,江澤民為首的貪官污吏用各種手段轉到境外的資金和引進的外資基本平衡。

實際上「官商勾結」這個詞非常不確切,從中共透露的資料來看,官即是商,商即是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江綿恒。

中共建國初期,中科院的歷屆院長、副院長都是學術界德高望重的大老,都是非常有學術成就的。三流留學生江綿恒遵照江澤民的「家訓」,在美國生子混日子,等江位子坐穩才回國,在眾目睽睽之下,當上了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有了這個名不符實的頭銜還不老實,還利用父親的權力在商界稱王稱霸。勾結多麻煩,「一體」省多少道手續?!

蕭揚賈春旺拋出五大救命草


賈春旺聲嘶力竭
最高法院院長蕭揚、最高檢查院檢察長賈春旺在其上書中,針對官商一體的腐敗情況,提出了五項建議措施:

(一)抓好健全、完善規章制度;

(二)落實、檢查有關防範措施;

(三)監督機制和輿論監督相結合,要公開化;

(四)加大打擊官商勾結的懲治力度,提高透明度,有利於社會評議;

(五)維護、保障司法獨立性及其法律至高無上的權威性。

讀者朋友們,您看這些建議措施能實現嗎?若能實現,趙紫陽遺體告別期間豈能出那麼些暴力故事?兩高門前豈能打爆了訪民的眼球?兩高自己豈能製造出那麼多觸目驚心的冤案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