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審判的鐘聲
 
作者:袁紅冰(根據發言錄音整理)
 
2005-2-12
 
【人民報消息】對於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回憶往往是一種幸福。因為,在回憶中已經逝去的命運,經常訴說著美妙和溫馨;即使有艱難和眼淚,這種艱難和眼淚在自由人性的凱旋中,也會昇華為值得銘記的瞬間。可是,我卻不敢回憶,我卻要逃避回憶――我為自己設立了一個黑牢,把回憶的權利緊緊地關在裡面。因為,對於一個在中共暴政下長久生活過的人,回憶裡充斥著太多的暴力和血腥,太多的仇恨和獸性,太多的偽善和不公正,太多的背信棄義,太多的心靈的苦難。這使得回憶成為地獄的惡夢。

趙紫陽先生辭世之後,巨大的悲痛沖毀了我記憶的堤壩。我的哀思越過無數法輪功學員的血淚,又回到了「六. 四」那個被燃燒的罪惡所燒焦的暗紅色夜空下。忍受著烈焰焚燒的痛苦走過「六. 四」之夜,我的心繼續在回憶中蹣跚而行,我那心的足跡又走過了文化大革命的苦難,走過了人民公社和大躍進的悲劇,走過了反右的暴行。我發現,我的一生,我的整個命運,似乎都只在做一件事――那就是見證中國的苦難,見證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的罪行。

然而,面對如海的苦難,面對如山的罪行,現在的中國人卻常常表現出朽木頑石般的麻木與冷漠。這是為什麼?原因是共產黨文化――如果那也配稱為「文化」的話――已經給中國人換上了一顆獸性的心,換上了一顆屬於蛇或蜥蜴這類冷血動物的心。

近代中共集團江澤民等,一直都企圖使人們相信,他們正在推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共產黨官僚集團所製造的所有的謊言中,這個謊言是最厚顏無恥的。因為共產黨官僚集團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賣國賊――它徹底地背叛了中華民族,它血淋淋地挖出了中國的文化之魂,並出賣給邪惡的馬克思主義。中國人由此變為信奉暴力和仇恨的動物。

一個民族的興起,一個國家的昌盛,當然要以吸收整個人類在歷史上所創造的一切優秀文化成果作為前提條件。但是,真理只會通過它所蘊含的精神魅力,來吸引人們的信仰和愛戀,謬誤才需要以鐵與血的力量強迫人民接受。而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正是用染著鮮血的刺刀,把外來的馬克思主義送上了中國思想專制的神壇;正是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用鐵鏈和黑牢,維護著馬克思主義的思想皇帝的地位。馬克思主義,這種被它自己故鄉的人民所拒絕的思想,這種崇拜物性的哲學,這種以暴力和仇恨為基因的政治理論,居然在中國的神州大地上成為思想之王,而中國的五千年文明卻被迫在故鄉屈辱地跪倒,像賤民一樣忍受這個專制皇帝的鞭笞。而中國共產黨的官僚集團正是背叛了中華文明之祖、中國文化之宗的行刑者。他們以馬克思主義的名義,侮辱、踐踏、摧殘中國的文化,難道這不正是中共暴行歷史中最厚顏無恥的一頁?!共產黨還有什麼資格吹捧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代表?!

一位詩人哲學家曾經說過,任何一個文明發端之初的神話,都是那個文明所屬的民族對於人格的理想。中國也是如此。讓我們來看看幾個中國的神話。

第一個神話是「誇父追日」。一位長髮如狂風,肌膚似鐵鑄的漢子,突發奇想地去追逐作為生命之源的太陽。他在如癡如狂的萬里追逐中幹喝而死,死後他的軀體化為峻峭的山棱,他的毛髮化為樹林,為後人遮陰。「誇父追日」這個神話所蘊含的,正是為追求在蒼穹之巔燃燒的理想至死不休的激情,正是澤被蒼生的俠義精神。可是誰會相信,這個神話的後人――現代的中國人――竟淪落為放逐精神理想、毀滅道德良知,而只會去摟抱渺小私欲的動物。

第二個神話是「精衛填海」。天帝的小女兒溺死於東海的驚濤駭浪之中,她俊俏的魂魄化為小鳥精衛,日夜銜石投入動蕩的波濤,徒然地想要填平罪惡的東海。「精衛填海」的故事顯示出弱者對兇惡強者的抗爭的勇氣,顯示出弱者維護自己生命權的頑強的意志。可是誰會相信,就是這個神話的後代--現代的中國人――竟然能夠懦弱地容忍中共暴政在半個多世紀裡,幾乎剝奪了全體中國人民為維護人的尊嚴所必須的一切權利。

第三個神話叫做「幹將莫邪」。為了幫助自己的夫君鑄成千古名劍,美女莫邪投身鑄劍的烈火中,讓自己妖嬈的生命燃燒為獻給火神的祭品。從這個神話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幹將」和「莫邪」這兩把千古名劍的鋒刃上,正閃耀著人類追求永恒之美的意志。可是誰能想到,這個神話的後代――現在的中國人――竟然墮落為只能聽懂物欲召喚的動物,竟然淪落為審美激情完全枯死的動物。

還有一個「猛志刑天」的神話。一位威猛的大神,叫作刑天。他天帝屠戮,但無頭的軀體死而不倒,他以乳為眼,以臍為嘴,怒目狂嘯,飛舞大戟,直指天帝。「猛志刑天」故事裡飛揚著的至死不屈的英雄意志,正是反抗暴政的千古不朽的象徵。可是,我們怎麼能相信,這個神話的後代――現代的中國人――竟然墮落為中共暴政的卑微的奴隸。

讓我們走出神話,走進史實。只要翻開古中華歷史,我們就會發現,各種各樣生動美麗的人格,如同夏日夜空中滿天的繁星燦爛閃耀。中國傳統文化確實創造出了震古鑠今的人格之美。但是,所有這些中國的傳統文化所創造的美麗人格,現在都已經在中共暴政用思想專制所構築的精神地獄中死去了。這是可等的大悲愴啊!從現代中國的民族人格中,我們常常能看到的只是虛偽詭詐、寡廉鮮恥、背信棄義、凶殘狠毒、自私自利、貪污腐敗… …。

我指出現代中國民族人格中的腐爛的因素――這並不是詛咒,而是熾烈的愛,熾烈得能把鐵石鑄成的心燒焦。蒼天會為我作證。

生命是文化的載體。在共產黨建政以來的半個世紀中,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迫害和思想整肅運動延續至今,在這連綿不斷的政治迫害和思想整肅運動中,那些承載著中國文化之魂的高貴的生命被摧殘殆盡,隨著他們死去的,正是中華的文化之魂。

人的生命是心靈的載體。中共統治的半個世紀以來,一直在執行著這樣的社會規則:信仰真善美、信仰道德、信仰生命神聖感的人,他們要受到生活的懲罰;而埋沒天良,凶殘、狠毒、偽善、詭詐,奴性十足者,一定會受到生活的獎賞。就在這樣一種反人性的社會規則之下,忠於心靈的美麗的人格逐漸湮滅了,而背叛心靈的行屍走肉,就像雨後的蘑菇一樣遍地生長。中共對中國文化之魂的出賣,使中國這個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度,變成了一個精神的破落戶。在文化的廢墟間,我們只能聽到沒有靈魂的無恥文人,在為中共暴政唱獻媚的歌。但是那歌聲卻是對人的概念的侮辱,對文化的侮辱。

昨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夢中聽到金色的太陽對我的允諾。他告訴我,中共暴政所犯下的種族滅絕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奴役人類罪、國家恐怖主義罪、破壞信仰罪、屠殺人類罪、文化滅絕罪――所有這些反人類罪行,都將受到法律公正的審判。審判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因為只有審判罪惡,才能避免新的罪惡。金色的太陽還對我說,中共的官僚集團利用腐敗的權力掠奪人民財富的罪行,必將受到法律公正的審判。他們擁有的每一分不義之財,都終將被正義的法律剝奪。這樣做也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因為把飽含著人民血淚的財富還給人民,才能恢復社會的正義。

夢境已經過去。但是,我相信夢中太陽對我的承諾,不久的將來就會實現。然而,此刻我願對我的同胞說,為了拯救中華的文化之魂,為了拯救中國的五千年文明,為了拯救曾經華美絕倫的中華人格,同時也是為了救贖自己的心靈,讓我們從此刻起,就在每一個人的心靈中對暴政背叛中國文化的罪行,進行道德的審判!

人的歷史就是心靈的歷史,人的命運就是心靈的命運。我們億萬中國人心靈的審判,必將撞響中國文化復興運動的晨鐘,那鐘聲也定然是中共暴政的喪鐘!

(大紀元)〔原題目:讓我們用心靈對中共暴政進行審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