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出逃,胡锦涛颜面何在? (图)
 
作者:千载云
 
2005-12-3
 



胡锦涛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

【人民报消息】张孟业先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是原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的高级讲师。自张先生被迫害的消息在网上发布后,我一直关注着张先生的安全和动向。近日见网上报导,今年11月中旬,受尽迫害的张先生,在有关人士的帮助下逃离了大陆。看到这个消息我又是欣喜又是辛酸。喜的是张先生终于脱离苦难,酸的是身为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竟然遭受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且年过花甲,不得不避难异国他乡。

* 张先生如何走入法轮功?

据近日《大纪元》的一篇专访,张先生自述:在练法轮功前患有肝硬化,十几年来,好药用尽,练了十多种气功,都没办法治,肝硬化不断恶化,医院已判了我死刑。在我绝望了时,我遇到了法轮功,经过8个月的认真修炼,就完全好了,亲朋好友都感到惊叹。更神奇的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折磨,曾为抗议无理加期,共绝食了 47天,最后的连续28天不吃不喝,连走路也极其艰难啦,但我不仅命没丢,连原先的肝病也不会因此复发。大家都知道,肝病是“富贵病”,吃不得半点苦,既要营养好,休息好,还要用药得当,而我这两年多来,恰恰是在极其艰难恶劣的环境中煎熬度过的。

* 张先生受到什么样的迫害?

据专访中张先生的自述:1999年11月我们夫妻赴京上访,致信中央,但却因此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强制劳教2年多,每天十几小时繁重劳役,经常遭到各种侮辱与虐待。有一次我因炼功被痛打后,罚铐抱大树三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2002年2月10日绝食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 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回来后,我继续上书胡锦涛,致信清华校友,于2002年5月又被绑架,押送到广州市黄埔区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 (实际上是最无法无天的法西斯式集中营)洗脑。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打手们捆在椅子上强行灌盐、辣椒水,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常常给打的伤痕累累,有一段时间曾给打得蹲不下来洗澡。有好几次,甚至被打手把手脚捆绑得紧紧的,手绑在身后,然后倒提起来,再把头按在厕所里强行灌水,快窒息时又给拉起来吸几口气,接着按下去,反反覆覆灌得死去活来,那时感到肢体欲裂,五脏犹焚,极度的痛苦可怕。出来后再度上书胡锦涛,向广州市检查院举报不法官员,材料上网后,又遭公安连续两天绑架(未遂),后一直都被跟踪盯梢,蹲坑监控。

我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对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这种对信仰和道义的穷凶极恶地扼杀,是必须站出来制止的,我觉得多一个人坚持,就多一份希望。事实上,这些年来,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不懈,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了。

* 张先生出逃,胡锦涛颜面何在?

胡锦涛上任伊始,就提出要“执政为民”、“执法为民”,后来又提出“创建和谐社会”。可是自己的同学受到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他都无能为力,或明知同学受迫害,自己却保持不应有的沉默。而对普通老百姓,胡又能做到什么呢?这“执政为民”、“执法为民”,这“法”在哪,民在哪?岂不是几句没有任何作用的口号?中共如此无法无天地迫害善良民众,这社会又怎么和谐的起来。

从张先生的叙述中,胡锦涛对法轮功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胡当初并不赞同镇压法轮功,可是恶党作出了镇压法轮功的决定后,对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胡也一直袖手旁观、表示沉默。有时一味的沉默也是对邪恶的纵容甚至是帮凶。因为你胡锦涛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掌握着国家权力,理应为人民效力的人。

张先生出逃成功后,将向联合国申请难民,是呀,一个本分而有信仰的老者,一个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将成为难民,说起来也是天大的笑话,但又是铁的事实。胡锦涛的颜面何在?胡将何以面对国民和世界舆论?

人们会问:胡锦涛,你的同学都成了难民,你还会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怎么样?我们还能相信你胡锦涛什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