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胡锦涛同学发送致国家主席公开信 张顺英被捕
 
2004-10-7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记者刘韩报道,胡锦涛大学同班同学、广东电力学校副教授张孟业,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广州610两次抓捕关押,并惨遭毒打,长期不允许睡觉以及被强灌厕所污秽等酷刑。后张孟业致信胡锦涛,揭露广州610对他的非人道迫害。这些信件在张顺英女士的帮助下通过网络发到海外。张顺英于2004年2月25日突然被绑架至天河洗脑班,9月1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张顺英进行审判。据张顺英海外亲属透露,张顺英的被捕与起诉与其帮助张孟业发送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有关。

帮助张孟业发送「致国家主席公开信」

大纪元9月30日报道了胡锦涛大学同学张孟业于去年底(2003年11月)请昔日清华同学转呈胡锦涛的「致国家主席公开信」,以及控诉广州「610」系统、黄埔法制学校对其施以种种酷刑的检举信。

这些信件在张顺英女士的帮助下通过互联网发给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张顺英是广州居民,广州524厂职工,是张孟业夫妇的朋友,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张孟业两次被非法关押后释放时,都是张顺英去接的,并且给处于困境的张孟业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帮助。张顺英的家人证实了这一点。

2004年2月25日广州610系统突然逮捕了张顺英,2004年9月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张顺英进行审判。据张顺英海外亲属透露,张顺英被捕和被起诉与帮助张孟业发送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有关,目前张顺英的家人都处于监视中,出门总有人跟着。

记者采访张顺英家人时,他们什么都不敢说,明显受到恐吓;但是证实张顺英的丈夫方建民曾被告知可能会判张「三到五年」,并威胁他要是「不配合」会随时抓他入狱。

广州610恐罪行曝光 绑架张顺英

据了解,海外法轮功学员收到张孟业的公开信后,出于对张先生安全的考虑,当时没有公开发表。因张孟业于2002年第一次被释放后,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揭露他在劳教所所受的非人折磨,遭到广州「610」 再度绑架。

广州610系统通过窃听电话、监控网络和其他一些非法手段获知张顺英和海外法轮功学员有联系,并可能发送张孟业的信后,开始严密监控张顺英和她的丈夫方建民。因为从张孟业的公开信中可以看到,尽管他是胡锦涛的同学,广州610丝毫未给胡锦涛留情面,用尽各种酷刑迫害张孟业,甚至强灌厕所污秽往死里整,这在全世界都将引起公愤。

2004年2月25日,张顺英在东圃小区的出租屋里时,广州天河综合治理办公室(实为 「610」办公室)的便衣突然破门而入,将其强行绑架至天河洗脑班。

当时她丈夫在门外,听到张顺英痛苦的呻吟声(张顺英在其丈夫方建民去天河洗脑班看望时她证实当时曾遭受便衣毒打)。由于方建民帮助妻子抵制非法绑架也同时被强行带走。随后警察将方建民带回其厂宿舍抄家(他儿子与女儿家也被抄家) ,然后连续审问达48小时。因为方建民有高危心脏病,当时他的血压升至210毫米汞柱处于临界线,警察怕担责任才把他放回。

据了解,在天河洗脑班里面,张顺英被两个人看守着,睡觉的时间很少,被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材料并长时间「问话」进行精神折磨。家里人去探望时同样有两个人看着,不让讲所有他们认为敏感的话。

由于张顺英坚持信仰,后被送到刑事拘留所,她家人接到通知的时间是2004年4月29日。

记者致电棠下派出所(管辖东圃小区)询问张顺英的案子,对方告说,案子不能在电话里说,张顺英炼法轮功的事更不能在电话里说。对方让记者打指挥中心的电话020-8750-3087,但是指挥中心不是没有人接,就是噪音太大,无法通话。

天河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吕海(13808889880)则是一言不发。
吕海:喂?
记者:请问,你是天河分局的吕海吗?
吕海:……
记者:你是吕海吗?
吕海:……
吕海一直没有声音,也没有挂电话。无论记者说什么,都不回答。

法庭辩护形同虚设

9 月1日早上8:30分,在广州「610」系统的操控下,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以对「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张顺英夫妇进行审判。家人在法庭上看到张顺英的精神明显比以前差,而且走起路来不正常,像是脚部有伤,肯定张顺因受到肉体及精神的折磨。这是张顺英家人自她被捕以来第一次见到她,但是不能靠近与她讲话。

在法庭上,张顺英为自己做无罪辩护。但只要她一说话立即被打断或者说不讲这些。张顺英质问「这些罪是根据什么法律定的?」,被支吾其词。

张顺英的丈夫方建民在为张顺英和自己辩护时表示,法庭上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张顺英的行为破坏了中国的哪一部法律、法规的实施。法律的实施部门是公、检、法,张顺英和方建民做为普通百姓,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去实施一部法律或者是破坏一部法律的实施。

方建民指出,现有证据只是从家中搜出的有法轮功内容的资料,只能证明张顺英炼法轮功,而没有认定张顺英「破坏法律实施罪」的证据。资料上的内容没有一条能破坏法律的实施,也没有在客观上造成了哪一部法律因小册子没有实施得了。

但方建民在辩护时经常被打断讲话,一提到敏感的问题就被打断。

法庭当时没有宣判,张顺英家人被告知回去等待判决书之类的通知。但方建明曾被告知可能会判张顺英「三到五年」。

张顺英海外亲属希望广东更多的知情者能提供张孟业夫妇的近况,并制止对张顺英的非法关押;也希望海外的广东侨胞、清华学子和有关的国际组织、机构,向张顺英夫妇和张孟业夫妇伸出正义的援手。


------------------------------------------------------------------

致国家主席公开信


尊敬的国家主席:

我现在向您控诉。去年,我只是由于坚持法轮功信仰,又被非法拘留在广州市黄埔法制学校,进行所谓的"法制教育",实质是强行的高压"洗脑"。所受迫害的情况,请参看附件《迫害法轮功的魔窟》。文中所述,除掰指酷刑外,几乎都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主要发生在2002年五月下旬及六、七两月。据悉邹玉韵学员受到了更残忍、更野蛮的迫害,骇人听闻。这类极不人道的迫害,显然是对公民人身的严重侵犯,是对神圣人权的粗暴践踏。而且,对法轮功的野蛮迫害,目前仍在暗中变本加厉,更加邪恶地继续。真使人寒心,逼人呐喊。

我国号称"人民共和",又加入了世贸组织,逐渐与文明进步接轨,可是这类极不人道的迫害事件却一再发生,岂非咄咄怪事?注意到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严重性、持久性和普遍性,以及众所诸知的事实,毋须讳言,党和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实,用任何野蛮高压的手段,都解决不了信仰问题,和意识形态中的思想问题。许多写了"三书"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真正屈服于野蛮残暴的高压手段,他们灵魂深处虔诚信仰的依然是法轮大法的真理──宇宙特性"真、善、忍",他们内心深处向往崇敬的依然是法轮大法的师父──李洪志老师。

最后,我谨最强烈地谴责迫害法轮功的野蛮、残暴的罪行,并庄严呼吁:立即停止和永远结束对法轮功任何形式的一切迫害,以及进一步追查、严惩有关的不法官员和打手。我仅是公民,人微言轻,放著安乐的日子不过,冒死上陈,所为者何?我现在讲了真话,也许就很有可能会再次受到迫害,甚至不测。但是,我坚信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终将大白天下。

公民 张孟业
2003年11月19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