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事務所面臨解體 中共外交人員要高智晟挺住!
 
2005-12-17
 
【人民報消息】12月16日,中共司法當局再出毒手,導致高智晟律師事務所目前面臨解體。高智晟的情況披露後,國內外反應迅速而強烈。海外華僑、留學生以及國內人士紛紛致電高智晟聲援:「必須堅強下去,你只有堅強下去,我們才會有更大的希望。」一位駐外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告訴高夫人:挺住!一定要挺住!我們都在看著!都在關注。都知道這件事情,從上到下。我們支持你。

據大紀元記者高淩報導,12月12日,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頂著被停業、吊銷執照的威脅發表第三封為法輪功直言胡溫的公開信,法輪功學員六年來遭受迫害的慘烈,再次通過高律師的紙筆震驚世人,海外媒體、國內民間紛紛轉載傳播,譴責、怒罵聲四起,而後高智晟公開發表措辭嚴厲的退黨聲明,在眾人擊掌叫好的同時,高智晟的安危以及中共將如何反映也成為眾目之焦點。12月16日,中共司法當局出手,逼退了維持一個大陸律師事務所所必需的三名律師中的一人,按照中國司法規定,智晟律師事務所將面臨解體。

* 名譽上搞臭──「十佳律師是假貨」

中共自1999年鎮壓法輪功開始,便制定了一個「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光」政策,妖魔化法輪功的同時,不肯服從黨的要求的法輪功學員被開除公職、學籍,至少已有3000人因酷刑致死。當高智晟觸及了這一大陸各界噤若寒蟬的禁區時,同樣的政策也開始在高智晟的身上如法炮製。

10月18日,高智晟發表第二封公開信之後,北京司法當局、安全局的等部門開始每天找高律師談話,警告其已經越過了底線,要求其以「調查不屬實」為名撤回公開信,遭到高律師的嚴詞拒絕。

高律師表示:「我不是一個只知進、不知退、不知道妥協的人。但是,他們開出的條件,已經超越了我人格的底線、生命的底線,我怎麼妥協?!那是對我人格的一種侮辱!」

之後,有關部門開始在全國範圍內,將高智晟兩年來的所有接手案例全部調檔,終於「發現」了「律師事務所住址未申告變更」和「為非本所律師提供空白文書」兩條 「罪名」,雖然李和平等律師在聽證會上駁回了兩條處罰依據的合法性,但中共司法當局仍毫不在意國內外的強烈反彈,於 12月 14 日仍以此藉口下達了「停業整頓一年、上繳營業執照」的處罰令。並同時派出工作組,到高智晟曾經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四處調查高智晟的政治背景。

12月,北京市司法局緊急召開全市律師黨員「保鮮大會」,會上吳局長公開在大會上要求全市律師與高智晟劃清界線,「以免破壞本市律師隊伍整體的先進性」。

12月12日,高智晟第三封公開信發表,12月15日,在北京司法當局的公告欄中發出了一則通告,稱「高智晟的『十佳律師』是假冒的」,並留下司法局律師處的電話號碼以供查詢。似乎胸有成竹、底氣十足。

當晚。高智晟撰文反駁,「如果司法部的話是真的,那麼,在2001年,司法部和中央電視臺表彰的律師論辯大賽全國十佳榮譽律師的活動即是一次公開的造假之舉;其他的九名律師和我一樣也是「假貨」;如果是造假,也是你司法部當年在造假,而非我高智晟造假」。

聽到此消息的其他當年獲獎的律師無不表示氣憤。12月16日,該通告又在司法當局的網頁上突然「消失」。

* 經濟上搞垮──端掉高智晟的飯碗

高智晟近10年的律師生涯中,通過法律賦予律師的職能,最大限度地幫助著大批求告無門的弱勢群體,被這些民眾稱作「高青天」,也贏得了國內外的矚目和讚譽。高智晟在以律師身份,盡律師本分的過程中,也開始成為中共的眼中釘;但另一方面,作為當局逐漸走向「開明」的一種標榜,也一直容忍著高智晟的合法存在,但當高智晟觸碰到中共的致命死穴──法輪功的問題上時,如何拔掉這根紮到了它肌體中的「刺」也成了當局費盡心思的當務之急。

「依法」停業亦不能讓當局感到心安,同時要求智晟律師事務所的法人資格證書、公章、財務章、人名章等全部繳由它們控制。高智晟撰文指出:這種行徑無知無恥到令人飯噴的程度。「其一、晟智所對你的違法處罰必然要進行復議及起訴,你把法人資格證明及公章控制在你的手裡,這不等於是完全剝奪了晟智律師事務所的訴訟權利嗎?世間那有這樣無法無天的政府!北京市司法局就這麼幹,且是公開幹;其二、你的處罰是停業整頓,並沒有剝奪晟智律師事務所作為獨立法人主體仍享有的政治、經濟、訴訟及民事權利能力的資格。你把執照及印章拿走,這不等於徹底置人於死地嗎?」

高智晟這一點似乎並沒有說錯。在中國大陸,一個律師事務所至少要聘有3名以上的律師才具備營業資格。當北京司法局作出停業一年的處罰時,為了他人的生路,高律師不得不忍痛送走旗下10名律師中的8人。為了能夠保全這個代表中國律師良心的小小事務所,一位浙江的律師在最緊急的關頭接受了高律師的聘用,幫助了高律師暫時扭轉了事務所立刻解體的局面。但是,這位事先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律師在12月16日給高律師打來電話:請原諒我今天就必須辭職!

高律師說:司法當局對我們的處罰是非法的,我肯定要對它進行復議起訴的。但是現在把我僅剩的三名律師再擠走一個,我的律師事務所馬上就散掉了!

在目前智晟律師事務所要維持一年二十萬的成本──每個月有接近兩萬元的開支,給會計、出納、兩名律師的薪水,水電房租物業費等等。由於高智晟為大陸的弱勢群體辦案,大都不收費用,目前支出最大的是交通費。

高智晟說:「他們掌握的權力資源可以遏制住所有人的咽喉。當你想為那些弱勢的群體做一點點事情的時候,就有那麼一些群魔在背後計算著你,而且是坐在舒適的空調辦公室當中計算著你!」

一位司法局內部人士向外界透露:目前北京司法局作出的決定是──逼走這名律師後,徹底打掉智晟律師事務所,然後讓高智晟找不到一家律師事務所敢接受包括高本人在的智晟律師所的律師,讓高智晟永遠的不能再做律師!而這個決定又是在司法部支持下作出的。

* 肉體上消滅──圍困到你窒息

對法輪功學員的肉體上消滅,六年來當局基本是無所顧忌。汕尾的血跡也在隨著時間漸將淡掉。而高智晟目前所享有的國內外的盛名一時讓當局有些不知所措。當高智晟16日返回家中後,大批的警力一如既往的到他的樓下報到。但是到了中午的時候,又忽然瞬間消失,可是晚上卻又大兵壓境。

國內的朋友分析,過去的17天,與法輪功學員朝夕相處時聽到和看到的一個個淒慘悲壯的故事,的確對他是一種心靈的洗禮。當他再一次面對著那些貼身盯梢的警察時,以前的厭惡和憤怒已被悲憫淡然所代替。他可以心平氣和的把自己的第三封公開信親手交給一個個監視他的警官。也可以讓自己的夫人,清晨提下一壺熱水為那些「保護」了他一夜的警察驅寒,他真的是變得無所畏懼。除了不斷的更換成批的警察以防被高智晟轉化,剩下的,也只能靠著這種令人厭惡的方式,將高智晟與世隔絕,讓周圍人出於恐懼不敢與之接觸,讓高智晟慢慢的窒息!

* 外界反應

高智晟的情況披露後,國內外反應迅速而強烈。臺灣、香港、法國、日本、美國、加拿大等海外華僑、留學生以及國內人士紛紛致電高智晟聲援,說:「必須堅強下去,你只有堅強下去,我們才會有更大的希望。」高律師說:我的三個電話像是在打鼓,不停的在響。」

其中一位駐外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告訴高夫人:挺住!一定要挺住!我們都在看著!都在關注。都知道這件事情,從上到下。我們支持你。

一位香港的女士,電話詢問高夫人,那個為高律師捐款的倡議和銀行帳戶是真的麼?是真的話,我們好多人都要幫助高律師。

國內幾百上訪的群眾推出代表來看望高智晟,他們說:「當國內不允許我們用法律的手段來馴服這些地方腐敗官員的時候,我們就會放棄法律這兩個字,剩下的就是武器。」高律師勸告他們:「這是很危險的。法律絕不能丟掉,仍然用法律這個武器和他們進行斗爭!」

國內的一些人冒著各種威脅,幫助高智晟解決許多碰到的非常具體的問題。

律師界的朋友們也在道義上站出來,提出了為高智晟捐款的倡議……

* 觀察家忠告

國內外各界發出援助高智晟的正義之聲,讓中共不敢對高智晟有大的舉動,捐款也能夠幫助高智晟度過一時的難關。但僅僅有這個是不夠的。在中共56年在中國的高壓統治歷史中,正義之聲中共從來就沒有聽過,援助捐款中共也可以用流氓手段阻止銀行給到高智晟手中。高智晟真正需要的不是這個。高智晟現在所有的困難都是中共給他造成的,而他只是做了良心和良知讓他做的事情。

之所以中共撕下面具放手整肅高智晟,根本原因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為法輪功呼籲,真正在為全體受難的中國人向這個政權說「不」。所以對高智晟有力、有效的援助就是跟高智晟一起行動:放下成見,也了解法輪功,也仗義執言,也退黨。越多的人站出來,高智晟就越安全,越多人的同高智晟一樣,勇敢的「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徹底結束中共的流氓式統治,才能解決高智晟、陳光誠、鄭恩寵、法輪功、汕尾、太師當前的困難。

著名評論家唐子說:「簡而言之,就是讓自己的心靈高貴起來,讓中共流氓沒法寄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