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引高层关注 中央有人想抓高智晟(图)
 
——高智晟律师访谈录(二)
 
2005-10-26
 

高智晟律师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

中央有人想抓高智晟

一位在中央高层工作体制内的人物私下透露:在高层体制内许多人都对高智晟竖大拇指,至少很多人都认为高智晟是中国的罗宾汉。这些体制内的人士也都在关注着高智晟发表的每一篇文章。这位高层人士也毫不避讳的说:现在中央的个别人每天都能想起高智晟这个名字,每当想起来的时候,都是在“抓”与“不抓”之间来回的思忖、掂量!

听闻这样的消息,高智晟平静的回答:“这种体制就是这样。他哪一天心血来潮“抓了”,那就是抓了。”“如果说以前我还有担心和害怕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看得非常的清楚,也能放下了。我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在中国真正走向法治和民主的道路上,会有一部份人坐牢。但就像我鼓励郭飞熊时所讲的那样:真正的战士,无论监狱还是地狱,都是我们的战场!”

高智晟律师说:我们从来没有把那个具体的人当成我们的敌人,他们愿意把我视为他们的敌人,我真是非常的沮丧。我历来强调:我们对具体的个人都不怀有敌意,但是对他们的行为的价值,我个人是嗤之以鼻!在各种场合我都公开讲过:政府、包括这个统治集团,他们都不是我们天然的敌人,我们反对的都是它行为的价值!”

一个新的疯狂

高智晟律师担负着很多个体、群体案件的辩护,陕北石油维权案、广东太石郭飞熊非法关押案、郑贻春案、新疆医疗纠纷案等等等等、每天他的手机都是响个不停,人也是马不停蹄的到处奔波。如此繁忙之下,他却抽出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关掉手机,切断外界的联系,对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案件进行了专门调查,并形成了这份公开信。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下如此的决心,再闯中共最大的“禁区”?

高律师说:“最近各地的谘询表明,对这些自由信仰者的镇压又达到了一个新的疯狂。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们在年初的时候曾联名上书人大,提醒他们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非法的,在这种情况下不但没有改进,反倒更加变本加厉。权力走向反动的这种威胁,是需要有人站出来提醒的!”

对于地方权力走向反动和黑社会化的局面,早在陕北石油维权案件调查过程中,高律师便曾大声向中央疾呼:请向全国人民证明中央政府存在的价值!力促地方地方政府释放非法关押的律师及维权的公民。那么对于法轮功的这种新一轮的镇压,高智晟毫不留情的指出:毫无疑问,这同样是一种政府反动的一种作为。

高律师说:“这个权力的反动话和黑社会话,不是我个人要说,你用它们自己制定的法律条文、他们自己向全世界和世人公布的法律条文去衡量他们,你就完全可以得到这个结论,因为他们在自己践踏他们自己制定并写在了书面上的法律!”


被迫害的王德江的照片
高律师拿法轮功信仰者为例说:“你知道,信仰自由应该说是人类精神和心灵生活的最为重要的组成部份,所以信仰自由被所有有文明制度的国家写入了宪法,这恰恰也是中国宪法的一部份。那么,现在在中国这样大面积的镇压、迫害这些自由信仰者,不就是在彻彻底底地践踏国家制定的宪法么?!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法轮功问题是政治问题还是法律问题?即使他是一个政治问题,你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他仍然是一个法轮功的信仰者,仍然体现在一个法律的过程中。中国的立法法、基本法律---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都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可悲的是:对于法轮功问题,完全是一种非法律化的。我们的文字力量不能为世人展示那样一场真正的庞大的镇压的场面,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折磨、所有这一切的环节中没有人去考虑到法律的约束!而最为可悲的是,在这个过程中,

个别人人性的恶劣和制度的罪恶发挥到了极点……所以我在公开信中说:这已经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在遭受迫害,是整个民族都在承受!”

法轮功让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

对法轮功的镇压在中国已经整整持续了六年,那么到底现在人们是在怎样看待法轮功现象呢?

高智晟告诉记者:在法轮功问题上,不管你怎样认识他,在一个方面大家基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法轮功让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了解了信仰的力量!

高律师说:我看到的恰恰也是这样!过去任何一种性质的打压,它都能镇压下去,而这一次,由于打压的对象他们心灵有了信仰,它的这种打压就失败了!打压长时间处于一种胶着、僵持的状态,到最后导致了这种失败。我在公开信里面所写的,那不是我的一种语言文字的一种技术,而是我看到之后,当时就想到了这样的词句- -----持续的打压、是坚韧延绵的一种抗争,而坚韧延绵的抗争力量又在不断的扩展和加大,这使得打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前途!如果再继续打压,就是坚持了反动、坚持着失败!根本没有必要,完全成为了一种没有理性的选择。已经没有意义的打压还坚持它什么呢?

在高律师调查的多位法轮功学员,都向他描述一个极为相似的情景,现在很多警察都表现出来一些善良的人性,每一次抓捕的时候,都是逼到了最后才不得不抓,也就是说:你不抓下个月停你的工资!不抓你就滚蛋不要再吃这碗饭!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动手抓人。而且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每次抓人的时候,那些警察都滔滔不绝、反反复复地和那些法轮功学员讲: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也不想抓、上面逼着我们……

高律师说:“其实这个迫害不是只发生在局部或者个别警察身上,都知道!都知道这个迫害的残酷!而越是迫害严重的地方,抗争力度也越大。就像我在公开信中所讲述的事实------到处都可看到那些自由信仰者及他们的同情、支持者张贴、散发的抗议及揭露罪恶的标语文件,无处不在,许多公安派出所的门口举目即是,印衬着灭绝人性的镇压措施是多么地不得人心。这足应令那些迷信暴力者无地自容。”

这个体制已没有任何价值

当谈到为何采用公开信张贴到网络这样一种方式时,高律师无奈的表示:我们选择给领导人写信的方式,这在制度文明国家看来是个笑话,同时也是律师的耻辱和痛苦。

高律师说:“就像我在公开信中所说,胡锦涛和温家宝是我尊敬的两位长者,在中华民族的体制中,你们是长者,我们是贱民、我们才这样做。我为什么公开这封信?因为我对你的体制不信任!而且如果不公开的话会石沉大海,任何作用都没有,公开的话,让全球的人盯着你,看你怎么选择?如果你的体制是一个健康的体制,我们没有必要写什么公开的东西,我作为一个公民的谏言,可以通过一个透明的渠道递上去,可惜的是,这个体制堕落到了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的地步,尤其是对公民的呼声!”

有很多人分析:目前中国是中央权威极度消弱、各地诸侯划地为王的一个纷乱局面,即便是胡、温,也对中央和地方的某些部门已经失去了基本的驾驭能力;

地方经济能力越强、对中央的影响和制肘便越大,中央对其的控制能力就越小,在现有体制下他们做坏事的几率也就越高,天高皇帝远的地带更是可以胡作非为。广东、上海、陕北发生的各种案例处处暴露着中共体制内部这一日益尖锐的矛盾。包括高智晟发表公开信的第二天便接到恐吓电话也同样是这种矛盾最为明显的表现。

高智晟对此表示:对,我相信胡温两位长者他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甚至可以肯定地是决不会用体制内的技术来安排这种恐吓,只是一些个体的行为,因为你揭露了他们的作为、影响到了他的权力,而制造这一切的罪恶的恰恰就是这一部份!

我是在用心讲话!

高智晟律师从为在医疗事故中受害的弱势民众争得合法赔偿开始,赢得了最底层普通民众极高的信任和尊敬,也靠着踏踏实实的一个个案例赢得了中国司法部颁发的中国十大律师的称号。而他本人也一如既往、持之以恒的始终站在维权律师的前线,特别是近几年,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能让中国走上一条真正的法治道路,高智晟更是抛开到了个人的安危,对执法犯法的地方诸侯进行无情的鞭笞,对中央政府的置若罔闻大声疾呼,不断冲击着体制的痛处,不断地踏入另各界人士噤若寒蝉的“禁区”,很多关心他的人都想问他:高律师,你到底哪来的这么大勇气?为什么能这样义无反顾、坚定的走下来?

高律师笑着说:其实在中国有勇气的人很多,像藤彪律师、许志永博士、还有张思之老师等等。但是我也发现了一个规律,当今在北京知识界、公共知识领域中,有良知和勇气的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这是一个普遍的一个类型。而我们这些人,特别是我本人,我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更多的是骨子里的那种天生的原始的

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这么一种原始的本能。我不为我自己流泪,但我却常常为我的受害人流泪。我就是觉得他们没有任何人去帮助他,他们甚至连说真相的条件都没有!那我们能做的就是让我们来把真相说出去,只能是这样。确实没有在心里发出什么大的目标啊、价值啊,没有。就是觉得很多情况实在看不下去了!

记者有机会和高律师多次聊天交谈,留下最深的印象高律师的讲话几乎都是出口成章,震撼感人,而对他本人的采访几乎不用费很大的力气稍加整理便是一篇很好的文章。当把这种感觉告诉高律师,开玩笑的说:你是一个天生的领袖级的人物时,他哈哈大笑,告诉我:“在很多次庭辩中,我的辩护发言连法官都流泪。有很多人也问过我,为什么你的发言总是那样感人呢?我告诉他们:我是在用心讲话!”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