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世界的兩大新聞(多圖)
 
肖慶慶
 
2005-1-25
 

眼珠被血黏在臉上!
【人民報消息】這倆新聞擱在一塊兒播報,絕對震驚世界!

大紀元出了一個新聞,河南訪民汪世元於1月20日到趙府吊唁趙紫陽回來後的第二天,他胸前依然佩著白花來到國務院信訪辦和人大信訪辦(以下簡稱為兩辦)上訪,在兩辦胡同的入口處,常年累月的聚集著幾百名之多的來自外地的公安便衣在對上訪群眾進行截訪,截訪便衣問他:你帶白花幹什麼?汪回答這是紀念趙紫陽後,就遭到截訪便衣瘋狂的毒打,當時他的右眼球被打得冒了出來,眼球掛在臉頰上,滿面鮮血,手套和衣服上都沾滿了鮮血,他拼命逃脫才得以活命。

大家看清楚了嗎?跑的不是截訪便衣,而是無故遭毒打、眼珠子掉出來的訪民!

只為佩戴了一朵小小的紙做的白花,還是為了曾任過中共兩屆總書記的人!

我的朋友是一位太子黨,那天碰巧路過那裏,看到了這永生難忘的一幕,回家告訴了自己的父親,老爺子當天晚上沒出來吃飯,倒多吃了一回降壓藥!

一天以後,1月23日,中央電視臺的《焦點訪談》出了一個專題《血與火的警示──再訪參與天安門自焚的「法輪功」人員》,電視裡又把那個假王進東搞出來,說他「自焚」時手指粘連住了,「王進東」說:「在監獄領導的關心下,給我動了手術,去年6月份動的手術。」,

記者問:「前前後後在整個給你治療過程中,做了多少次手術自己有印象嗎?」「王進東」回答說:「在北京那就做多了,都不用說了,來到這兒手術給我做了。」


這不是演戲是在幹嗎?
可是大家都記得央視提供的錄像片裡,王進東是打坐,兩手模仿法輪功學員結印,他手前面的雪碧瓶都完好無損,他的手怎麼會燒殘廢了呢?而且那個豬頭小隊長模樣的「王進東」也不是真王進東,也不是現在出來接受採訪的王進東第三。

如果中共如此愛護法輪功學員,羅幹何必再要50億元修建、擴建監獄、勞教所呢?據不完全統計,在2004年最後兩個月被中共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能查出姓名的共120名!

電視上《焦點訪談》在繼續談著:

記者:

就是手上這個手術是來到鄭州以後完成的?

「王進東」:

是去年6月份。

記者:

去年?

「王進東」:

是。


假王進東接受採訪時把他的平頭頂給遮住了
記者:

是一直治療了四年?

「王進東」:

對,一直沒有間斷。

薛紅軍(「自焚策劃者」):

我們做了危害國家,傷害了黨和政府、親人的這麼大的事情,連自己都不能寬恕自己的事情,可是國家並沒有拋棄我們,關心我們的生活、關心我們的思想、關心我們的精神感情變化,對那些體弱多病的人可以說是無微不至。

解說:……

老爺子突然大怒,拍著桌子說:關掉,關掉!悼念趙紫陽連眼珠子都給打出來了,還在電視上給三個婊子們塗脂抹粉!哪兒找來這麼一群畜生在這裏表演,都應該槍斃……

我的朋友事後打電話告訴我說:《焦點訪談》應該把這兩個新聞一起播報,那準能轟動世界!


以下是汪世元寫的經過:

2005年元月21日早晨6點,我到人大和國務院信訪辦去上訪,到口(信訪辦胡同入口)時,被無故毒打,打得頭破血流,血遍地,被打的還有其他多(人),他們這夥人目無國法,任意毒打信訪群眾,理應受到法律的嚴懲。

被打人:汪世元
住河南省南陽市方城縣城關鎮生產街153號
聯繫電話:0377-7227961

2005年元月21日


黨的春風化血雨!


一朵白花悼念趙紫陽,眼球被打出!


看黨的「燦爛陽光」的眼球被打出,眼前一片黑暗!


眼神兒不好也能看明白這三個不是同一個人!


惡警打劉春玲系列圖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