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再把歷史的眼光放得更遠一點──從36年前的奧運會說起 (圖)
 
2004-8-24
 
【人民報消息】今年夏天,象徵和平與友誼的奧運聖火,又回到了它的發祥地雅典。然而此刻在我心頭時時縈繞的,卻是發生在36年前墨西哥城奧運會上令世界驚詫的一幕。

  美國的黑人奧運健將湯米·史密斯,曾經是1968年墨西哥奧運會上最快的200米短跑運動員。他以十九點八秒的成績創造了一個新的世界紀錄,為美國隊贏得一面金牌。他的黑人隊友約翰·卡羅斯獲得銅牌。

  他們登上領獎臺,胸前掛上了閃閃發光的獎牌。在《星條旗永不落》的美國國歌聲中,在全世界的注目下,人們本以為湯米會對冉冉升起的星條旗行注目禮的時候,湯米卻把頭深深的低垂,俯視著腳下的土地。與此同時他緩慢但堅定的高舉起了右臂,他的右手上戴著一隻黑色的手套。站在他一旁的約翰也毫不猶豫地做出同樣的姿勢。




  作家丁林在散文《瞬間華彩》中這樣描繪當時的情形:

  「他們兩人像兩尊黑色的雕像。他們是沉默的,就像他們祖先的家鄉非洲大地,就像美國黑人四百年的屈辱和苦難。他們就用這個沉默的姿態,提醒全世界注意美國黑人的處境,向全世界表達他們作為一個人,要求尊嚴、要求自由和人權的強烈願望,他們要告訴全世界:

  黑人依然未能獲得自由;黑人的命運依然被隔離的鐐銬和歧視的鎖鏈悲慘地束縛著;在一個巨大無邊的物質繁榮海洋中,黑人依然生活在貧困的孤島上;黑人依然在美國社會的角落中潦倒,在自己的土地上過著被放逐的生活。(馬丁·路德·金語)」

  這個鏡頭,雖然只持續了短短兩分鐘,卻成為全世界幾乎所有大報的頭版頭條。而湯米和約翰卻為了這短短兩分鐘的瞬間,只為了表達一個理念,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當時的國際奧委會認為:湯米和約翰的舉動,是把政治帶進了體育,是一種破壞行為。而美國奧委會的官員,認為這樣的做法是公開地羞辱美國,是一種不愛國的行為。當天,湯米和約翰被責令立即離開墨西哥回國,並且終生不得參加奧運會!

  作為短跑運動員,他們的體育生涯就此結束了。在此後的日子裡,他們不得不和所有普通黑人一樣歷經生活的滄桑。他們的家人和他們一樣,也經歷了貧困、失業、甚至饑餓,艱難度日。湯米曾一度在洗車站靠給人擦車為生。有一回在給人擦洗一輛車時,他發現車玻璃上貼著他的照片,原來這人是他的崇拜者……

  四年一度的奧運會依然不斷舉辦著,轉眼幾十年過去了。美國黑人早己不再像昔日那樣受人公開歧視。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想」裡描繪的那一天,已經到來。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湯米·斯密斯和他的夥伴在田徑事業的最高峰上選擇了他們的瞬間表達。今天再不會有人懷疑他們的愛國和忠誠。而當年,他們卻幾乎付出了一切。

  丁林在文章結尾處,還講了一個小插曲。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開幕前夕,美國奧委會特地邀請51歲的湯米·斯密斯擔任傳遞奧運火炬的榮譽接力跑步者。「那天是星期六,湯米·斯密斯高舉著奧運火炬,跑步穿越洛杉璣的繁華鬧市區,穿過唐人街。人們揮舞國旗,美國的國旗和中國的國旗,在路旁歡呼著,叫著:「好樣的,湯米,加油!」」
有人曾問湯米·斯密斯,如果有機會重新作一次選擇,你還會做出同樣的舉動麼?湯米回答:是的,我一直在做。「我只是做了千百萬人應該一直做的事情,為爭取人權而努力。」

  作為身在美國的華人,我們都知道黃種人在美國也曾和黑色人種一樣,受到過公開的歧視和不公的對待。今天,當美國的華人能夠自由的在這片土地上挺起胸膛的時候,我們應該感謝湯米和他的黑人夥伴們的付出,感謝馬丁·路德·金和他領導的百萬民眾的不懈努力。

  如果我們再把歷史的眼光放得更遠一點,將來有一天,在我們那片曾經孕育古老文明的土地上,每個公民也都會切實的擁有憲法所規定的一切自由和權利。那時在天安門廣場人們將可以輕鬆自由的表達各種不同見解,就如海德公園、時代廣場、白宮前的草坪,人們不必擔心公安和便衣的拘捕;人們可以在互聯網上自由發表文章而不再懼怕如杜導斌們被公安帶走;報界老總們不再恐懼會因為披露薩斯疫情而遭報復;農民們不再因為上訪而被「截訪」警察隨意毆打;法輪功學員們可以到公園自由煉功,而不必如女教師趙昕那樣被抓捕和毆打至頸椎粉碎性骨折,並最終在痛苦中去世。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人們回過頭來,也許更能理解今天為了表達一個理念而作出巨大付出的人們,就如奧委會終於理解了湯米一樣。

  人們會理解跨越千山萬水來到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或者喊出一句「法輪大法好」的人們——他們可能來自千里之外的農村、鄉鎮、甚至遠隔重洋的異國他鄉,他們也許是黃種人、白種人,或有著其他膚色……為了這短短幾秒鐘的瞬間表達,他們曾經被拘留、毒打,有的被勞教、面臨酷刑,甚至付出生命。




  人們會理解穿越大街小巷,貼標語,撒傳單、光碟的法輪功學員們。也許為了遞給您一張傳單或光碟,他們所付出的代價是下崗、監禁,乃至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僅僅因為傳單、光碟上表達的是當權者所不能認同的理念。


  人們會理解風雨無阻、冒著嚴寒、酷暑,幾年如一日堅持在各中國領事館門前煉功打坐的法輪功學員們。為了表達心底的呼喚,呼籲停止在自己祖國發生的酷刑和虐殺,他們面臨不理解的人冷嘲熱諷,他們的護照被無理註銷,也許再也不能與遠隔重洋的家人團聚。

  人們會理解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講師褚彤和他的妻子,精密儀器系畢業的網絡工程師虞超。僅僅因為在網絡上發表和傳播關於法輪功的文章,他們分別被判刑 11年和9年。而這些文章的內容不過就是類似於您正在閱讀或聆聽的文字。

  人們會理解45歲的法輪功學員,黑龍江雙城市韓甸鎮武裝部部長周志昌。為了行使這個共和國憲法規定的每個公民應有的權利——上訪,他被關押在雙城看守所,於2000年5月6日被折磨致死。

  人們會理解32歲的法輪功學員,吉林省農安縣的劉成軍和他的朋友們。他們曾在長春市的8個有線電視頻道中,播出揭露「天安門自焚案」的真象節目。而他們所做的,僅僅是恢復電視廣播應有的功能——說真話而不是謊言;還民眾應有的知情權。因為短短40分鐘真象節目的播放,劉成軍被判刑19年,在歷經九個月殘酷折磨後,於2003年12月26日去世。

……

  這群普普通通的民眾,儘管他們曾經被譏笑、嘲罵,和湯米一樣曾被指責為「不愛國」、「破壞」,但是更多的人們將會逐漸理解和尊敬他們。就如我們黃種人也終於受惠於湯米·斯密斯們的民權運動,這些曾經被人嘲笑的平凡百姓們的不懈努力和巨大付出,也必將帶來一個自由、公正和平等的社會,從而使每個公民受惠其中。

(作者:龍泉墨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