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奧運方酣 提醒中國人注意 (圖)
 
作者:百志
 
2004-8-22
 
【人民報消息】雅典奧運方酣,大夥看得高興。筆者卻要講幾句不中聽的話,目的是提醒中國人注意江澤民團夥利用奧運之名,在中國人身上「上下其手」。

其實,奧運雖有崇高的目的,但不可諱言的是,他的確是一個高度政治與經濟運作的產物。

古代奧運創辦於西元前776年。每四年的夏至後的滿月,伊利斯人就派出信使,前往希臘各地宣布運動會正式開幕。這個精神和周天子派出史官至各封國,有著異曲同工的內涵,算是古代邦國之間一種禮儀的形式。

一千多年後,羅馬暴君尼祿將奧運政治化。他為了親臨比賽,降旨將運動會推遲2年。大概是政治操作,尼祿囊括了6個獎項。




人說尼祿象江澤民

1896年,古柏登開始了首屆近代奧運。不幸的是,當時促成這件事的希臘與法國,都是為了展現國家的意志。其實,這也不奇怪,十九世紀本來就是近代歐洲國家主義開始的時期,伴隨著重商主義,奧運為政治服務一點也不奇怪。

1936年,希特勒利用柏林奧運把德意志的民族主義推向狂熱,伴隨著戰事的推進,奧運精神再一次遭到政治的污染。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蘇聯重返暌違四十年的奧運,贏得驚人的成績。

蘇聯培養運動員的功夫,幾乎是執行國家的政策。這種培養計畫,得金牌的選手名利雙收,並宣示效忠祖國的政治作法,在獨裁國家特別明顯。目前,中國大陸、古巴、北韓的運動員,還是走當年蘇聯的老路子。

1960年的羅馬奧運以及1964的東京奧運,主辦國用來向西方世界宣示二次大戰的戰敗國已經重廢墟中站起來。這當中牽涉到多少國際政治的角力安排?

無論如何,奧運成了另一種國際戰場,光看主辦國就知道國際大勢何在!

1980年代,奧運變成了美蘇的角力場所,互相杯葛。

1980年莫斯科奧運,美國以蘇聯入侵阿富汗杯葛這次奧運,日本、聯邦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中國等國也執行美國的抵制政策,沒有參加本屆奧運會。

1984年,蘇聯為首的共黨國家,也拒絕參加這次奧運。

不過,84年奧運開始大辣辣地將奧運「商業化」。賣紀念物、賣「主辦股份」、賣轉播權,大賺了一筆。相較於76年蒙特婁奧運虧了十幾億美元,洛杉磯奧運真是豐收。

自此,奧運奇貨可居。各國爭相主辦,不僅有政治利益,商業利益更不在小。

不過,有識者無不擔心奧運精神早已蕩然。諸如禁藥的問題、職業化侵蝕業餘精神的問題、還有奧委會的醜聞問題,都使得奧運精神變成了娛樂化、斗爭化、敗德化。

回歸這段歷史,我們發現:奧運從尼祿以來就是政治與經濟的產物。

好了!中國爭辦奧運的目的何在?我們便不難看出了。中國用前蘇聯集團培養選手的作法,違反了奧運的真正精神。江澤民想利用奧運的心態,是尼祿式的、希特勒式的,也是有巨大的吸金目的的。

海外評論家古原先生指出,北京奧運將是一場噩夢。他列舉了惡夢之大者有九,其小者無計。令人深感,北京奧運或許中國人得不到半點好處,反而在江澤民團夥的精心設計下,又一次殘害中華子民。

例如:「北京古老四合院,拆;擋道的樓房拆……;拆也罷了,政府或地產商都不對拆遷戶作合理補償,逼著幾十萬北京人遷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國土資源部和建設部,每天都聚集眾的拆遷上訪者,向政府高呼「還我土地」。

其他古原先生還指出諸如:腐敗、限制異議人士自由、驅逐上訪人士、耗資巨大只為營造門面、濫開殺戒、恐怖活動、畸形的民族主義意識的大問題。

重要的是,中國雖是金牌大國,但是,並不是體育大國。中國選手奪冠,可是事實上,中國的國家形象未必能贏得多少尊敬。

筆者認為,奧運的確是一個高度政治與經濟下的產物。不過,只有國勢真正強盛,使之才能得其利;依照目前中國的情況來看,從人權、經濟、環境與更重要的「道德」來看,中國舉辦奧運可別「求榮反辱」。

小孩扛鼎的後果,不是成為大力士,而是焚身啊!

是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