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抱著糊塗蛋抽瘋 沙塵暴到訪北京懵瞪(多圖)
 
鄂新
 
2004-6-14
 
【人民報消息】前些日子大劇院又成了新聞中的焦點,安德魯設計的這個「水中墳墓」又成了眾矢之地。這個中共手中的燙手山竽一個怕乾旱一個怕沙塵。還沒建成,這兩個問題都浮上檯面。

北京6月12日達到了今年入夏以來的最高溫度38.9℃,北京工人體育場附近高達40℃,這只是官方的報導。北京老百姓說早就超過這個數兒了,為了人心理能承受,所以到40℃打住。

一高溫就流汗、口渴,水成了寵兒,空調成了「爺爺」。6月份出現了北京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的用電負荷,而且,這種快速上升的勢頭也是前所未有的。

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6月11日發佈中國北方乾旱警報,新華社引述警報說,內蒙古東南部、吉林西部等地相繼發生了近四十年最嚴重的春旱,目前東北旱區向南、向北、向東蔓延加劇。內蒙古東部、吉林西部和遼寧西北部等地旱情嚴重,吉林正在經歷半個世紀以來罕見的大旱,遼寧遭嚴重夏旱。黑龍江南部、河北北部、遼寧大南部也出現不同的旱情。另外,山西部分地區旱情較重。降水少、氣溫高是導致北方乾旱的主要原因。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江澤民送給宋小姐的禮物「中國大劇院」擺出和北京老百姓爭水爭電的架式。好象江澤民嫌自己罵挨得不夠,非要擺出個實物讓老百姓對著罵。有人說這個水中巨蛋不需要水,老百姓的吐沫就能填滿那個巨大的人工湖!

安德魯設計的劇院除了在功能上造成種種人為困難外,根本不考慮北京風沙多塵土大的實際問題,比如刮風塵土覆蓋,下雨下雪則水漬泥痕滿身,大圓弧建築無法清掃,就是能清除,那得需要多麼人工和花銷!尤其當沙塵暴訪問時,這個大圓殼的建築非但成不了法國報刊所讚揚的湖中心的「晶瑩剔透的建築物」,而且一定是個灰頭土臉的糊塗蛋!

看來還真經不起咱念叨。

中新網6月14日晚7點報導,「北京突遇沙塵能見度降至幾米」 。

圖文報導說,六月十四日傍晚六點,剛結束一天高溫的北京城突遇沙塵,幾分鐘內能見度降至幾米。

大紀元6月14日報導說,2004年6月14日下午6時前後,剛結束一天高溫的北京城突遇沙塵,一場大風裹挾著沙塵席卷北京。幾分鐘內能見度降至幾米。夕陽在烏雲、沙塵作用下,呈現出少見的天象。由於正值下班時分,大風沙塵令人們有些措手不及。

一個多小時後,天氣基本恢復了正常,可是水中巨蛋已經成了屎湯子裡的糟蛋。

沙塵暴都和江澤民過不去,老江還咋活啊!





六月十四日傍晚六點,剛結束一天高溫的北京城突遇沙塵,幾分鐘內能見度降至幾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