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酷夾縫中生存 (多圖)
 
2004-12-21
 
【人民報消息】(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兒童,最稚嫩、最無辜的生命。愛護和保衛兒童,無論在公認的國際準則中,還是在各個文明國家的憲法法律中、在文明社會的公共道德中都占有不容置疑的位置。

1925年8月,世界上54個不同國家的愛護兒童代表,聚集瑞士日內瓦舉行「兒童幸福國際大會」,並通過了《日內瓦保障兒童宣言》。自此次大會後,為引起社會重視與愛護,各國政府都先後訂定「兒童節」。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1942年6月,納粹槍殺了捷克利迪策村16歲以上的男性公民140餘人和全部嬰兒,並把婦女和90名兒童押往集中營。村裡的房舍、建築物均被燒毀,好端端的一個村莊就這樣被毀了。

為了悼念利迪策村和全世界所有在二戰中死難的兒童,保障全世界兒童的生存權、保健權和受教育權,反對虐殺和毒害兒童,保障兒童權利,1949年11月國際民主婦女聯合會在莫斯科召開執委會,正式決定每年6月1日為全世界少年兒童的節日,即國際兒童節。

聯合國成立以來,兒童的幸福和權利始終是其關注的一個主要問題。1946年12月11日設立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1948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承認兒童必須受到特殊的照顧和協助。目前,世界各國普遍關注兒童的未來,保護兒童的權益。聯合國1989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

兒童時代是人一生中美好和值得追溯的時期,人們常常用「金色的童年」來描述人生的這段時光。

中國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參與制定國和簽約國之一,可是從1999年至今,一場持續五年多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性迫害,已經使成百上千的孩子失去了父母。自明慧編輯部2004年9月15日發出《關於收集孤兒資料的通知》至今,已有100多位遺孤的詳細資料突破中共嚴密封鎖,匯總到明慧網,其中有繈褓中的嬰兒、學前兒童,也有小學生和青少年。

這些無辜的孩子,因為父母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迫害而被奪走了童年的幸福。他們不僅失去父母,生活沒有了保障、孤苦伶仃,還要承負受謊言毒害的成年人、同齡孩子們的蔑視、嘲笑、譏諷甚至辱罵,他們稚嫩幼小的心靈在遭受一次次傷害;還有不少孩子在父母被殺害後遭到610機構和公安的追殺,有的被劫持,有的下落不明;有的甚至被騙去強迫看受害親人的屍體解剖 ……

一、幼小心靈承受精神煎熬

當絞殺危及到完全沒有防禦能力的弱者,其恐怖與邪惡的程度便已昭然。孩子無辜的失去父母是令人辛酸的,而法輪功學員的遺孤所遭遇的更令人難以想象。

* 重慶中學生不堪心靈摧殘 喝下農藥

李清清,女,13歲,江津和平中學學生,家住重慶江津市珞璜鎮周武村9社。清清9歲時就失去了父母:父親於2000年病故。母親曾凡書原系江津雙福鎮響堂中學教師,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7.20後先後6次被公安、610綁架。2001年臘月19日,當地政府公安人員非法再次闖入清清家中,將母親綁架。由於母親堅持不放棄法輪大法修煉,2001年正月初二,在江津東門洗腦班被迫害致死。

剛失去父親不久的清清又被奪去了母親,孤苦無依的她只好寄住在舅舅家。可憐的清清常常因思念媽媽而哭泣。

這樣一個在精神上承受失去父母的痛苦、孤苦伶仃的孤兒,不僅得不到政府和社會應有的關懷和幫助,並且由於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和恐怖鎮壓,同齡的小朋友們都遠離她,不敢同她玩。

小清清無法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心靈摧殘,喝下了100毫升農藥。當周圍的人知道她喝了農藥時,卻沒有人敢去救她!

悲哉!迫害法輪功的血腥和恐怖也摧殘了普通人的人性,恐懼使人喪失了同情和憐憫之心。幸運的是,小清清喝下的是假農藥,才沒讓死神奪走年幼的生命。

* 五歲幼童在譏笑和辱罵中度日


王凈
王凈,男,1998年11月出生,家住重慶市渝鐵村49號。今年剛五歲的王凈除了飽嘗失去母親,父親被長期非法關押的痛苦外,還承受著周圍小朋友在江氏集團謊言毒害下對他的譏笑和辱罵,王凈幼小的心靈在抑鬱、悲傷中度日。

2003 年2月,小王凈修煉法輪功的父親王治海從勞教所放出回到重慶家中,幾年不見父面的小王凈突然得到父愛,長年抑鬱的心情一下子開朗了許多,看到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媽媽的疼愛,是多麼的幸福啊!可是自己卻從半歲多來一直還不知道被父母疼愛的滋味。他多麼希望也能和媽媽在一起啊!

可是不久傳來了母親被害的噩耗。小王凈的母親段世瓊,原是重慶鐵路分局客運段乘務員,在家是賢惠的妻子和慈祥的母親,在工作中為廣大旅客做了很多不留名、不計報的好事,深受單位同事和旅客的一致稱讚。

自99 年7.20法輪功遭受迫害以來,母親先後兩次去北京依法為法輪功上訪,因此多次被抓、被抄家。2003年6月19日被金牛區法院秘密非法判刑7年,受盡酷刑摧殘。8月11日被轉移到成都市青羊區人民醫院外科13床,繼續遭受折磨,9月16日慘死,年僅34歲。小王凈因此再也無法實現和媽媽在一起的願望。

* 七歲女童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姓名

今年7歲的鄭先楚,乳名格格,女,97年1月出生,現讀小學二年級。母親沈劍利是一位數學專業碩士,長春市吉林大學南嶺校區應用數學系的教師,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4月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父親鄭煒東也是大法弟子。2002年3月6日,鄭煒東在長春市南關區法院被非法判刑13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四平市石嶺子監獄。

2002 年3月6日,格格和母親一起去長春市南關區法院旁聽對她父親的非法審判時,母親在長春市南關區法院門口遭公安綁架,一個多月後被迫害致死。當時年僅5歲的格格一個人被遺落在長春市南關區法院門口,後來被大法弟子收養,幾經輾轉,才回到爺爺奶奶身邊,由年邁多病的爺爺奶奶撫養。奶奶沒有收入,爺爺每月僅有 600多元退休金,生活很困難。更為不幸的是,奶奶於2004年10月因心臟病去世。格格的姥爺、姥姥自痛失女兒後,身體每況愈下,患有心臟病、腿病等多種疾病,生活也非常困難。兩位老人至今仍無法接受女兒已被迫害致死的事實。

可憐7歲的小格格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的真實姓名,只要一提到警察,她就驚恐萬分。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遺孤所處的生存狀態,在明慧網的文章中有所闡述:在國內,由於中共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仇恨宣傳,很多學校的學生和老師還不明白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象,有些不明真象的學校還有讓孩子們簽名攻擊法輪功的,有的校長和老師找法輪功學員的孩子談話,施加壓力,造成孩子的精神負擔很重,他們因失去父母本來已經很痛苦了,再加上學校和老師的壓力,同學的不理解,使孩子心理上承受極大,造成有的上課注意力不能集中,成績下降,身體健康也受到影響。甚至由於這種極大壓力和恐懼,孩子連來自法輪功學員的關心和幫助也難以接受。在中共江氏集團的恐怖暴政下,連對一個孤兒的關心都難以實現。

二、遺孤遭追殺流落異邦 有的下落不明


劉小天「反酷刑展」表演
劉小天生於1985年12月,家住中國湖南省永州市。父親劉慶,是永州市芝山區鄉政府幹部;母親楊玉燕,原冷水灘區上河鎮紡織廠工人。在2001年之前,劉小天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家裡雖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家庭和睦溫馨,父母得子較晚,對他百般疼愛,他在當地的中學讀書,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1999 年初的一天,父親出差到武漢回來,說看到在武漢廣場上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很漂亮。不久,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 要求自己做好人,提升自己的道德,處處為別人著想。1999年下半年,母親的工廠要解雇一部分人員,母親為了把工作機會讓給比她更困難的人,於同年10月份主動要求下崗。

在他16歲的時候,終於,滅頂之災降臨到這個家庭。2001年11月23日,星期五的下午,小天在學校的教室裡,警察找到他的班主任,告訴說他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在旁聽見的同學提前跑去通知他,家裡出事了,警察在找他。小天嚇得渾身發抖,什麼也沒帶,逃出了學校,躲進鄰居家的雜物房過了一夜。半夜偷偷到街對面,看到家裡窗戶玻璃被砸碎,裡面家具東西已經被砸得粉碎。好心的鄰居發現後,收留了他。但是2、3天後,7、8個警察又找到鄰居家,威脅說如果看到小天不舉報的話,就要受懲罰。鄰居大伯只好給他一些錢,讓他去投靠唯一的親人──在福建省做農民的叔叔。

經過了長途跋涉,在路上,他摔傷了腿,被鐵絲網割破了脖子,留下了很大的傷疤。來到了福建叔叔家。5,6個月後, 2002年5月的一天,警察來到了叔叔家,小天嚇得躲了起來,不知道他們對叔叔說了什麼。警察走後,叔叔一下子變得很沉默。當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幫忙,把他送到了廣東省靠近香港的深圳。他躲在一個堆麻袋的大倉庫裡,不敢和人接觸,在恐懼、焦慮、悲傷中整整過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

他想念父母,但叔叔總是說,他們沒有消息。在空無人煙的倉庫裡,孤獨的度過漫長的一年時間,沒有人可以說話,沒有安慰和照顧,只有寂寞的漫漫長夜與悲傷伴隨著他。由於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與人隔絕,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傷。

直到2003年6月,生活貧困的叔叔借了巨額的債,付給蛇頭,求他把小天帶到國外。7月1日,小天來到丹麥,幾小時後,他被蛇頭扔在了哥本哈根火車站。受夠驚嚇、欺騙的小天,已經被恐懼所包圍,當他看到警察的時候,他更是嚇得渾身發抖。在火車站一位中國老太太把他帶到了難民營。在恐懼中,嚇得語無倫次,無法準確填寫表格。唯一的祈求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國,不要落到中國警察的手中。

在難民營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不久,小天找到了丹麥法輪功學員。他哭著,第一句話就是,要求幫他找到爸爸媽媽,他想爸爸,想媽媽。因為他的心靈受到的傷害太大,使他不能夠很好的表達自己,不能正常的讀書,他經常淚流滿面,天天在噩夢中驚醒。丹麥法輪功學員整整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完全了解到他所受到的痛苦,和整個事情的過程。

前不久,遠在故鄉的叔叔第一次告訴現在身居異國他鄉的小天,他的父母早在2002年4月──也就是他們被抓後的5個月,被迫害致死。具體發生了什麼,在哪個監獄死亡,沒有人知道。叔叔告訴小天,2002年5月,那次本地警察來到叔叔家,就是通知小天父母的死訊。他們不告訴任何詳細情況,一項「自殺」的罪名就足以使老實的叔叔不敢多問半句話。

難以置信的殘酷是,他們5個月裡殺害了兩條命還不夠,還要對孤兒斬盡殺絕!他們強迫小天叔叔簽字與死者 「劃清界限」,並警告他,發現小天的下落,必須舉報,否則全家都要受懲罰。被嚇壞了的叔叔,當天把小天送走到深圳的倉庫裡。正是在這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叔叔才不得不借下自己至今都還不起的巨債,把小天送出國。

劉小天說,從好心的知情人提供的照片看,他的家大門上先被貼上了封條,最後整個房子被夷為平地,什麼也沒有留下。




北歐「反酷刑展」,劉小天表演逼真令人震撼,
他說要把他爸爸媽媽所遭受的痛苦真象告訴世人。


劉小天在叔叔的拼命救援下終於有幸逃離中國,在丹麥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他開始修煉法輪功。

在中國還有多少有著與小天同樣遭遇的孩子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明慧網2004年11月11日報導,遼寧瀋陽市大法弟子苗奇生於2002年5月14日下午被皇姑區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年僅36歲左右。事後,向工派出所警察秘密運走苗奇生的遺體,不讓親友看望,並嚴密封鎖消息。妻子祖黎明也修煉法輪功,2001年4月份被秘密抓捕。他們的兒子苗雨萌十二、三歲,有心臟方面的疾病,至今下落不明。

另據明慧網2004年12月1日報導,黑龍江哈爾濱市香坊區東北農業大學動醫學院博士劉麗梅,因不放棄信仰,於2003年8月12日早6:30分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留下一12歲女兒,當時在東北農業大學子弟小學讀書,現在孩子下落不明。

三、生活失去保障 有的在欺淩下艱難度日

據目前匯總到明慧網的100多個大法弟子遺孤的詳細資料,幾乎所有孩子在父親、母親、或父母雙親被迫害致死後失去了生活來源,生活沒有保障;也有的因被巨額罰款、重覆抄家而早就傾家蕩產。可憐的孩子們只能與收入微薄或沒有收入的單親、祖父母、外祖父母相依為命;有的被迫輟學;年歲稍長的不得不外出打工自己維生;也有的寄人籬下,艱難度日。


張海燕遺孤王德福

張海燕

遼寧大法弟子張海燕的遺孤王德福(乳名小胖),男,今年12歲,家住遼寧省黑山縣胡家鎮東興村王家自然屯。母親張海燕修煉法輪功不久400度的近視與彎曲的右腿都恢復正常,身心受益匪淺。1999年邪惡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母親沒有被嚇倒,堅持修煉。因此被非法關押。2004年1月18日母親歷經兩年多的摧殘折磨後含冤離世。小胖悲痛萬分,哭喊著:「我再也看不到媽媽了!」

小胖現在和爸爸、身體殘疾的爺爺、體弱多病的奶奶在一起生活,唯一的收入就是每人3畝的口糧田。住的是幾間幾乎快要倒塌的年久失修的土房,屋頂有很大一處已經露天,但無錢修整,屋內四壁空空。小胖的媽媽原來是這個家裡的主要勞動力,自從媽媽被抓後小胖的家也被迫害得破爛不堪,現在家裡也供不起他讀書,每天跟著爸爸放羊,常常弄得小臉黢黑,令人辛酸。


開心親吻著媽媽的照片說:想媽媽

開心的媽媽羅織湘被天河區610
歹徒迫害致死


開心的媽媽羅織湘和爸爸黃國華
大法弟子羅織湘,原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設計室規劃工程師。2002年11月22日被天河區「610」及興華街派出所劫持去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於12月 4日被迫害致死,年僅29歲,死時懷有三個月身孕。當時女兒黃穎(乳名:開心)才一歲半。開心現住山東省臨朐縣五井鎮茹家莊村(新村12號),一間昏暗將要倒塌的土坯房內,與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祖父母艱難度日。開心的爸爸黃國華因堅持講法輪功真象,遭到當局非法監視和關押,出獄後未擺脫610的追殺而逃亡泰國。

廣東茂名大法弟子李美48歲,於2001年正月初一被綁架到電白縣寨頭拘留所,同年7月轉到茂名洗腦班受盡折磨,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造成神志不清,03年農曆7月被放出生活不能自理,於2004年6月24日去世。李美的遺孤大女李廣根14歲,小女李廣華10歲在坡心鎮中坡小學讀書,丈夫為生活不得不外出打工,婆婆已經95高齡,平時家裡只有兩個孩子與老祖母相依為命,處境淒涼。

黑龍江省五常市拉林鎮崔家窩棚村大法弟子張延超2002年4月初在哈爾濱公安七處被酷刑折磨死亡。女兒張丹丹現在15歲,寄居在外婆家,由於外婆家生活困難,無力撫養她,張丹丹只好輟學出外打工。

大法弟子曲俊俐,吉林市船營區西關熱電廠下崗工人,於2000年12月16日在北京被迫害致死,年僅28歲。曲俊俐的兒子小士博,出生於1995年7月,現讀小學三年級。小士博失去母親後,爸爸又娶一房,生了個女孩後,兩口子對小士博更是變本加厲的打罵,特別是繼母經常趁他父親不在家,把孩子打的臉都腫了。一天晚上九點多鐘小士博被繼母打後偷偷的給祖父母打電話,才被接走。但二老年歲已高,奶奶又沒有退休金,光靠爺爺的一點退休金,士博的爺爺身體又不好,心臟病經常復發,祖孫三人生活淒苦。

山東安丘市石堆鎮石人坡大法弟子宿寶蘭,2001年9月份被迫害致死,年僅37歲。留下今年16歲的兒子韓志輝,現在安丘市青雲學府高二讀書。母親遇害後,2003年秋父親韓孟慶與帶著一個13歲的女孩的女人組成了一個家庭之後,韓志輝處境更加淒涼。2004年春節期間,韓志輝和他父親準備騎摩托車一起去看望外公、外婆,可繼母就是不許韓志輝和他父親去,更不許騎車和帶點禮品,父子只好到鎮上買了點禮品,坐車去。有一次繼母包水餃,先讓自己的孩子吃好吃飽之後,再把剩下的餡,多放點鹽,再包給韓志輝吃,韓志輝吃了一個,太鹹了就不能吃了。韓志輝在生活上得不到應有的保障,父親雖然很關心,也有經濟來源,因為家裡有個養雞廠,但是說了不算。2004年春季入學時,繼母僅給60元生活費,就不再給了,其餘的也不管了;按目前各中學每學期最低費用和生活費也得幾千元;祖母又給了60元,但祖母無經濟來源,經常為孫子的遭遇落淚。

四、為掩蓋殺人罪行 公安殘忍騙來孩子作屍解證明人

大法弟子劉秋生,河北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村人。2002年2月2日,崔廟鄉書記莫大福、營和派出所的井樹蒼夥同公安局警察,以煉法輪功為名把劉秋生綁架到公安局後,公安局副局長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長張志軍把劉秋生捆綁著打了一個多小時,一直把人打的昏死過去才罷手。後聽在押人員證明說,劉秋生以後又被毒打過多次,曾被綁在刑具死人床上暴力灌食。

從2 月2日至2月22日,僅二十天,身體強壯的44歲中年漢子就被活活折磨死了。事發後,寇文通等為了掩蓋犯罪事實,沒通知劉秋生的妻子和母親,而是越過她們家門口,找到了村支書,合夥把劉秋生未成年的兒子劉東(當時不滿17歲)從(姜村)打工的廠子騙去作他父親的解剖證明人。

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看到父親被折磨致死,已經沒有了原來的模樣,再加上解剖,孩子從沒見過這種殘酷的場面,早嚇壞了。屍體解剖完後,才通知劉秋生的妻子。劉妻到那一看,劉秋生已被它們搞得血肉模糊,耳朵、臉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公安局的驗屍報告卻說「查無外傷,死於脂肪性心臟病。」

由於親眼目睹劉秋生傷痕累累,劉妻堅持要自己請法醫鑒定。這可觸到了公安局副局長寇文通等兇手的要害。他們不但不允許,而且要馬上強行火化。劉家孤兒寡母用全力反抗也無濟於事。寇文通等人利用手中的權力,調來了100多人,由公安局長指揮,把劉秋生家人分別圍住,五、六個人制一個,把她們按倒在地,用腳踩住頭、捂住嘴,不讓說、不讓喊,更不讓動。當時揪住劉東的警察正是那個冒充法醫的人(因驗屍的時候,他說他是衡水來的,可實際他是阜城縣公安局的。)公安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總算把劉秋生強行火化了,便鬆了口氣,以為死無對證,竟叫囂說:「你們去告吧,隨便!」

兇手們以為銷毀罪證,孤兒寡母就沒辦法了。可是蒼天有眼,善惡有報是天理。

*  *  *  *  *  *

五年多來,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操控整個國家機器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進行肆無忌憚、慘絕人寰的迫害和虐殺,法輪功修煉人的孩子也遭受著心靈摧殘、斷絕生活來源、甚至斬盡殺絕似的追殺。這正是中共江氏集團在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中犯下的群體滅絕罪的真實寫照。目前全世界各國已有四十多個針對江澤民及其追隨者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的訴訟案正在運行中。「冤有頭,債有主」,迫害好人,虐殺和殘害兒童者必將受到天理和法律的懲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