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社論】共産主義邪靈該壽終正寢了
 
2004-12-13
 
【人民報消息】共産主義源起於遊蕩在工業革命後的歐洲上空的一個幽靈。

馬克思基於工業革命中生産力的飛速發展,隨之帶來對傳統文化和價值的飛速摧毀,以及新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建立,簡單地得出了他的唯物主義的歷史觀:社會的上層建築是由經濟基礎決定的,生產關係是由生産力決定的。當生產關係不符合生産力的發展時,生產關係的變革就會發生。馬克思又片面地誇大了資本主義初期的弊病,和自由、平等、博愛的虛假性,並認定資本的壟斷會無限制的發展而使生産力和生產關係的矛盾達到不可調和的地步。然後依據他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得出了共産主義革命,變私有制爲公有制的結論。繼而一廂情願,並不加論證地把共産主義社會描繪成了真正自由和平等的,甚至「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人間天堂。

然而,歷史的發展並沒有像馬克思所想像的那樣。

人們的傳統價值和良知沒有被金錢關係完全代替。資本的壟斷也受到了民主政權的制約和糾正。資本主義社會得到了進一步的繁榮和發展。歷史證明了共産主義理論的失敗和錯誤,並被産生它的資本主義社會的人們拋棄。除了根本就不知道共産主義理論的巴黎流氓無産者所短暫建立的巴黎公社外,共産主義在資本主義國家沒有被實踐過。

但是這個已被拋棄的關於資本主義高度發達、資本高度壟斷後的理論,卻在資本主義還沒怎麼發展的沙俄和剛剛結束了滿清統治的中國找到了市場。這樣的怪異結合必然會産生怪異的結果。

爲了在資本主義萌芽不久的經濟基礎上實踐共産主義,作爲共産主義理論基礎的至少還是理性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就必須要扔掉。要把這樣一個失去了理論基礎的制度強加在與之無關的社會上,這個政權就只能是專制集權的。在這樣的政權下,消滅私有制仍然是掠奪和搶劫全體人民的財産,而有大同意味的公有制則變爲共產黨寡頭所有制。

工業革命對神權和宗教信仰的摧毀,是對人性和人權的過分追求而自然導致的。在共產黨的手下神權和宗教信仰則是被強制地和徹底地取締和禁止,而具有資本主義進步意義的人性和人權也受到了抑制和踐踏。代替宗教的是完全欺騙人民的共産主義大同社會的信仰,而神化了共產黨的統治。

這樣的統治要實踐的根本就不是也不會是什麼理想,而是對整個社會的權利和財富的絕對控制。

列寧在十月革命後躊躇滿志地搞了一次全民選舉。當布爾什維克敗選後,列寧毫不猶豫地廢除了選舉結果。在這怪異的磨合中,好的和具有進步意義的一樣沒留,壞的和已被淘汰的一樣不少,就是有點好的也要變成壞的。至此,共産主義從一個謬誤的理論完全變成了一個罪惡的實踐,共産主義的幽靈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邪靈。

要維持這樣一個反自然,反歷史的共産怪物的統治,鐵腕和冷血般的殘忍是必不可少的領袖素質。所以儘管列寧反對,不懂理論但殘忍成性的史達林還是當上共產黨的領袖。此後,蘇維埃的土地上,人民,甚至蘇聯共產黨本身,都經受了空前的浩劫和殺虐。以至當納粹德國入侵蘇聯的初期,蘇聯紅軍沒有足夠的將領指揮(都被史達林殺了),許多蘇聯人還把殺人不亞於史達林的納粹當救星來迎接。

當這個共産怪物到了比沙俄更爲落後的中國,就變得更怪更邪了。爲了同樣的生存需要,比較學者氣的頭幾任黨的總書記都沒有坐久,而最後讓不懂多少共産主義理論,但深諳中國幾千年勾心斗角,殺人篡權的宮廷權術的毛澤東當上了領袖。已經足夠壞的共産主義邪靈在中國這片落後的,還沒有什麼民主自由意識的土地上,又被毛澤東「創造性地發展了」。中國幾千年傳統的治國愛民之道被摒棄了,儒家思想中的敬天重民,仁、義、禮、智、信被扔掉了。而帝王的專制,宮廷政治的奸詐和狠毒,暴君的殘酷,及流氓的暴動卻都被吸入共產黨的邪靈。從此,這個邪靈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登峰造極。

在新生的國民政府外臨日本的侵略野心,內臨軍閥割據,百廢待興,百業待舉之時,共產黨卻趁火打劫,到處搞暴動。在抗日戰爭中,共產黨不打日本人,卻乘機擴大根據地和實力,最終在抗戰勝利後,從國民黨手中奪取了政權。

掌了權的共產黨立即開始了對社會財富的掠奪和對人民的控制。通過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胡風,人民公社,反右,共產黨不僅掠奪了全社會的財富,還把黨支部,黨小組伸到了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在反右中大興思想獄,文字獄,消滅思想異己,又把對人民的控制延伸到思想上。共產黨員也沒有比老百姓好多少,共產黨員與共産寡頭的關係,是單向的無條件無償的奉獻的關係。共産寡頭集人權和神權於一身,不代表也不顧及任何社會集團或階層包括共產黨員的利益。共產黨員只是共産寡頭維護其絕對權利的工具,也是被控制被整肅的物件和犧牲品。共產黨的內部清洗從未間斷過。

文化大革命的史無前例的大清洗使絕大部分共產黨員和幹部都嘗到了被打被整的滋味。更爲惡毒的是共產黨在一次次的運動中,用恐怖和威嚇,用顛倒黑白的宣傳和洗腦,奴化又同時魔化了衆多的黨員和人民。文革中,紅衛兵小將喪失理性地摧毀傳統的文化和珍貴的文物。女中學生活活踐踏死自己的老師,造反派對「黑幫」和「走資派」的慘無人道的暴行,自相殘殺的武斗,使整個中國淪入魔鬼橫行的人間地獄。

飽受文革之苦的中共第二代領導人想要改革點的毛澤東的表面做法,但又要絕對維護共產黨的專制和對人民的控制。結果導致了對六四學生的屠殺。到了中共的第三代,以蘇聯爲首的共產黨陣營已經瓦解,共産主義的邪靈已奄奄一息。共產黨自己都不相信,也再也騙不了人了。既沒有打江山的資歷,又失去了共産主義信仰外衣的江澤民中共第三代,面臨著其政權合法性的危機。也是必然的,江澤民借發展經濟爲機,領導全黨走入了大腐敗。像變魔術似的,所謂的國家財産,一點一點地變成了共産特權階層的私有財産。共產黨雖然重新引進了私有制,但一點沒有改變對共產黨專制和控制的維持。江澤民還作著共産寡頭的夢。雖然國外投資者每年都往中國投入數百億美元的資金和巨額的國家財産變爲私有,但真正肥了的是誰呢?每年又有數百億美元的資金從中國往外流,只要看看誰在國外買地買樓,開掛名公司就一目了然了。

就是這樣,在中國也只是換來了一個表面的和城鎮的繁榮。許許多多的農民仍然和以前一樣的貧困,一樣的受欺壓。同時,中國在生態上、金融上、國家機體的腐爛上已被推倒了崩潰的邊緣。就是這樣,江澤民仍然動用了全黨全國的力量來鎮壓對社會毫無妨礙的法輪功。這個鎮壓又一次展現出共產黨統治的魔性、狠毒性和流氓性。雖然這個邪靈一邪如前,又使出了它垂死掙扎的全部力量,但是法輪功沒有被壓垮。

今天,法輪功的和平抵抗使共產黨束手無策,騎虎難下。江澤民也只好不了了之的將這個難題傳給了中共的第四代。如果不給法輪功平反,第四代領導人不願意背江澤民的黑鍋,也解決不了這個讓中共失民心,背醜名,到處被告上法庭的問題。如果給法輪功平反了,卻又向全國人民承認了共產黨鎮壓的失敗。證實了共產黨的暴力是可以用和平抵抗來抗衡並戰勝的。江澤民想用共產黨來搞垮法輪功,結果要垮的卻是共產黨。

在共產黨的無賴無恥的宣傳洗腦下,中國人鉆入了共產黨挾國家社稷以奴役百姓的圈套,一次又一次的盼望共產黨會變好,以免中國再一次陷入動亂的災難中去。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哪一次動亂不是共產黨一手造成或擴大的呢?有哪一次盼望不是以共產黨又顯猙獰面目而結束呢?然而,中國人仍在盼望。誰都希望共產黨能變好,誰都希望共產黨能尊重人權,開放民主和還政於民。但是夢想終究是夢想。

如果說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的共產黨還給人一點希望的話,今天的共產黨在經過了全黨大腐敗和鎮壓法輪功後,已經病入膏肓,無力自救了。

社會的變革,共產黨的滅亡,都是有歷史的定數的。按共產黨愛用的話說,「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爲轉移的」。但是只要廣大黨員和人民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擺脫共產黨精神上的奴役和挾持,不做幫兇和打手,不信謠言鬼話,不幫推波助瀾,不管共產黨在與不在,倒與不倒,動亂從何而來呢?

共産主義的邪靈該壽終正寢了。「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毛澤東的這兩句在文革中被用來送走過無數個屈打的「瘟神」。我們再用一次來送一個真的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