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下的悲劇人生
 
作者:玉兒
 
2004-11-28
 
【人民報消息】讀了大紀元新聞網上刊登的「九評共產黨」,有太多的感慨。雖然目前只出到九評之五,但是我可以斷定,後面的一定更精彩。共產黨這個歷經百年錘煉出來的噬血狂魔幾乎斷送我們中華五千年的文明,也給千千萬萬民眾帶來了悲劇人生,我的外公外婆就是共產黨暴政的受害者。

外公和外婆生於20世紀20年代初,恰好是共產黨在中國萌芽的時刻。外婆出身書香門第,人又生得端莊秀麗,說媒的人幾乎踩破了門檻。她的父母千挑萬選,為她選中了我勤奮好學,品行端正的外公。我後來見過外公年輕時的照片,俊秀瀟灑的少年,笑容中掩不住的是真誠和善良。外公家祖上代代均勤儉善良,置下數傾良田和大片果園,家境殷實。那個年代雖然是包辦婚姻,但是外公外婆門當戶對,情投意合,過的是「只慕鴛鴦不慕仙」的生活。

我的媽媽出世了,幸福的生活錦上添花。但是外公因為繼續求學,要離家到大城市讀書。只道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哪知道,從此以後,天涯永隔,終老再不能相見,因為共產黨來到了外公的家鄉。

那時還沒有解放,但是共產黨已經占領了外公的家鄉,開始了土地改革。現在我們聽到所謂的「共產共妻」,覺得是個笑話,但當時卻是赤裸裸的現實。共產黨用「打土豪斗地主」、「耕者有其田」等口號鼓動赤貧者斗爭有產者,鼓勵放縱人性中自私自利、強取豪奪、不講道德的為所欲為。村裡哪有什麼土豪惡霸,富裕的外公家便首當其沖成了受害者。家裡的男子在外經商的經商,求學的求學,祖孫三代的女人在家中面臨任人宰割的命運,財產被一搶而光,人被掃地出門,還要被強迫改嫁給「革命」最積極的光棍漢。外婆帶著女兒在親友的幫助下連夜逃回娘家,她的小姑也逃了出來,可是善良忠厚的婆婆無路可走,當夜在絕望中被逼離開了人世。一個和睦美滿的家庭一夜之間家破人亡。這還不是最慘的,外公後來告訴我,他聽說鄰村一家家境較好的在土改期間,全家被共產黨帶著一群想奪田奪房的人投入井中,用亂石砸死。

外婆逃回了娘家,可是並不能逃脫厄運,那些人還揚言要來抓她回去。娘家也不是無產者,只是因為有人參加革命,所以暫時沒事,可眼見著也自身難保。外婆有心一死,又捨不得年幼的女兒。萬般無奈,只得匆匆改嫁給一位忠厚老實的農民以擺脫被抓回「共妻」的命運。

可憐外公在外尚不知情,他後來聽說家中發生了變故,但不知道具體情況。與他一同求學的表哥頗有遠見,對共產黨毫不抱希望,看著共產黨在解放戰爭中節節勝利,他變賣了家產,攜帶家眷要去臺灣,並邀外公同行。外公不肯,他怎麼捨得父母和摯愛的妻兒?他還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捨棄萬貫家財,只求家人平安,哪知道,他的家早就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了。

一年多後外公才獲知家中變故的實情,他受不了打擊,大病一場,三天三夜滴水不進。然而他又能如何呢,中國「解放」了,全中國都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一個「地主」身份的人想找回他的妻兒,那不是要「翻天」嗎?他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啊!

八年後,外公的心靈創傷才漸漸平復並再婚。不幸中的萬幸是外公外婆再婚後的配偶都是極善良的人。可是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大小政治運動不斷,每一次,外公外婆都難以幸免,或多或少的受到衝擊和迫害,家人也跟著擔驚受怕。如今,我每次說媽媽多疑、有怕心,她都對我說,「你知道我經歷了多少政治運動和磨難嗎?我要保護自己都成了習慣了!」

媽媽四十幾歲的時候終於有機會再度見到了外公,可是直到外公去世,他都沒能與外婆再相見。一對有情人從此陰陽兩隔。

我十幾歲的時候,七十多歲滿頭白髮的外婆端詳著外公的照片,給我講她和外公年輕時的故事,從相親到上轎,從依依惜別到天涯永隔,還有在文革中,被抄家抄怕了的她如何忍痛把她僅有的一張外公的照片付之一炬。她的神態那樣平靜,平靜得像在說別人的故事,然而我聽到的卻是她的悲哀和無奈。豆蔻年華的我那時讀了很多瓊瑤的純情愛情小說,卻沒有一篇比得上外公外婆的故事那樣美麗而又淒涼。我曾替外婆設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最後卻發現都是一樣的走投無路,因為共產黨占領了全中國,在它的暴政下,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嗎?

尤其可恨的是,共產黨給國家、民族、人民帶來了那麼多的災難和痛苦,它卻還無恥的號稱是「為人民服務」,甚至自比是人民的「母親」,要人們對它感恩戴德,搞精神奴役。感謝「九評」剝開共產黨的畫皮,願更多人早日認清它的真面目,擯棄這個外來邪靈,還我中華兒女真正幸福的生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