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谁出卖了中国国土(第一集)
 
2004-11-22
 
【人民报消息】主持人: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现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的《透视中国》节目,我是主持人林丹。

2004年十月十四日至十六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中国进行了访问,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北京人民代表大会出席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的签字仪式.胡锦涛与俄罗斯宣布,中俄边界走向已全部确定,这标志著两国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已得到全部解决。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并没有公布《协定》涉及的具体地点和内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面对有关黑瞎子岛归属权的询问,一律答以:「中俄已就黑瞎子岛的边界走向问题达成协议」,但对协议内容则完全回避,不予回答。

有关中俄领土的历史纷争,一直是国人关注的话题,一直以来海内外不断有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的质疑声。香港《苹果日报》2002年曾登载一条消息说,天津教育电视台出现所谓「反江泽民」的口号,其内容是:绝密消息:江泽民和俄罗斯签定条约,出卖了相当于100个台湾的土地。

2003年在江泽民访美期间,示威抗议如影随行。其中最令人震动的是「中国大赦」的巨型箱车,上面醒目地书写著「卖国秘约」,「江泽民还我河山」等巨型字样,出现在芝加哥、休士顿等地。所到之处让抗议和欢迎的人群都目瞪口呆。

那么江泽民真的出卖国土了吗?他与俄国到底签订了甚么条约?内容是甚么?胡锦涛与普京最新签定的《补充协定》的内容又是甚么?就您关心的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些专家学者。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严家祺先生说.

严家祺:江泽民在担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期间,有六次访问了苏联或俄国,其中有三次签定了条约。在1991年江泽民以总书记的身份访问了苏联,当时中苏两国外长签定了《中苏国界东段协定》。1994年江泽民以国家主席的身份访问俄国,两国外长签定了《中俄界西段协定》。2001年7月江泽民又一次访问俄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条约的形式肯定了江泽民主政以来划定的中俄边界。就在江泽民六访莫斯科其间,1999年12月,俄国总统叶利钦曾经访问北京,两国外长签定了《中俄国界东段和西段叙述议定书》和一个协定。江泽民和叶利钦共同出席了签字仪式。

记者:1999年签的《东段和西段的协定》和1991年和1994年签的有甚么不同呢?

严家祺:原来的是一般的《协定》,而《叙述议定书》是一个非常详细的边界划分的说明。

主持人:中俄两国有著漫长的边界线,双方在历史上由于领土纠纷曾多次发生过大规模流血冲突。在中国历史上,俄国是和中国签约最多的国家,共签有17个条约, 同时也是夺取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三百多年来,俄国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去了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40个台湾。也有一种提法说,俄国割占了中国300万平方公里土地,那是把俄国耸恿和支持外蒙古独立,脱离中国的土地也算在内,大约150万平方公里,再加上144万,正好约300万,相当于中国现有领土的近三分之一。因此也有人说俄国从中国割占了约100个台湾的土地。

一九一七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列宁为拉拢中国,发表了两个「对华宣言」,一九一九年的《宣言》称:「凡从前俄罗斯帝国政府时代,在中国满洲以及别处,用侵略的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

一九二O年的《宣布》说:「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原《深圳青年报》副总编,旅美学者曹长青先生说。

曹长青:列宁确实这样讲过。但是列宁这话没有兑现。因为列宁很快在1924年就去世了,那么斯大林接任。斯大林更是一个大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他在这个方面是丝毫不让步的。而中国当时没有能力承担从他那儿获得。因为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很快就进入国共内战,然后又是抗日战争,始终是很弱势的。包括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希望从斯大林那儿获得援助,确实他给予很大支援使中国共产党获得权力。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跟他去要这个土地呢?而斯大林本身又不愿给你。但是毛泽东在这方面还是相当坚持的,从来没有向斯大林说这个土地我们再不要了,再不管了,一直想提出这个问题。但是斯大林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不跟你谈这个问题。因为涉及到你一直在有求于我,包括50年代的所谓的「抗美援朝」,中国参加韩战,那也需要斯大林的物质和军事支持,在这些方面都是要有求于人,你很难要回来。

五十年代签了一个《中苏友好合作条约》,斯大林和毛泽东签的时候,这个土地的问题基本是回避了。回避本身也是毛泽东想坚持这个事情,我现在没有能力,实力跟你解决,有求你的更多,那交给以后(处理)。回避本身,搁置本身也是不承认你全部回归给俄国的合法性,所以这就和现在江泽民签署全部回归有很大的不同。

主持人:2001年江泽民与普京签订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宣称「相互没有领土要求」。中俄除了几个很小岛屿的主权仍有争议外,其他全部的领土分歧都得到了解决。

严家祺先生指出:江泽民主政十三年在对俄关系上,实际上就做了一件事,就是在事实上承认了一个半世纪以来中俄之间的不平等条约,并且以这些不平等条约所造成的边界状况,来划分中俄两国的国界。就是说以缔结条约的方式,正式放弃了中国收回被沙俄侵占领土的权利。我并不是说这个土地马上就可以拿回来,但是这个权力是不能轻易放弃的。江泽民居然就放弃了。所以我感到江泽民在处理这个国土问题上,对中国人民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也可以说是罪行。

主持人:《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明文肯定了中俄边界的现状,并把97%的边界走向当作中俄两国的正式国界,也就是说中国政府正式承认了三百多年来与俄国签订的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正式承认了被俄国所侵占的大约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为俄国所有。难怪严家祺先生发出感慨,「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那么历史究竟是怎样的呢?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三百多年来中俄边界的历史。

(画外音)

16世纪中叶以前,沙俄原是个欧洲国家,与中国本不接壤。后来沙俄不断扩张,侵占了广大的西伯利亚,才与中国边境相邻。从清朝顺治以来,沙俄就不断入侵中国的黑龙江流域,强占中国大片土地。 1685年,康熙大帝派军包围俄军盘踞的亚克萨城,痛歼侵略军,沙俄政府请求停战。

康熙28年,即1689年,中俄双方经过历时14天的谈判,正式签署了中俄两国第一个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条约规定:中俄东段边界,以外兴安岭至海,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为界。这就从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土地都是中国领土。在此后的100多年中,两国以《尼布楚条约》为凭,相安无事。

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侵略中国时,沙皇俄国趁火打劫,迫使满清政府与其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使中国的版图,不断缩小。目前,中国的版图,大体上是按鸦片战争以来中俄之间9个不平等的条约划定的。

一八五八年的《中俄爱珲条约》,俄国霸占了中国黑龙江以北的大片土地,但条约规定,居住在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照旧「永远居住」,仍由中国官员管辖,俄国「不得侵犯」1900年7月24日,俄国公然违反条约,派17万大军将中国的江东六十四屯围住,对十六万居民进行大屠杀;最后把剩下的男子集中在黑龙江边,用子弹逼入江中,一一射杀或淹死,偌大的黑龙江为之染红!

主持人:中俄边界全长约四千三百公里,分为东、西两段。在江泽民在任期间与苏联和俄国所签定的协定和条约中,已经划定了97%的边境走向.仅剩下位于黑龙江上的黑瞎子岛和阿巴盖图洲渚的归属权没有确定。

俄罗斯《独立报》报导说,在遗留下来的边界争议中,黑瞎子岛面积最大,共有三百五十平方公里,如果加上黑瞎子岛附近的水域一共有四百五十平方公里。这要比1969年中国军民浴血奋战夺回的珍宝岛大整整500倍!珍宝岛的面积仅为0.7平方公里。

黑瞎子岛位于中国的最东北端,是黑龙江省扶远县的一部份。它扼守著黑龙江与乌苏里江通航的咽喉,被认为是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的屏障和门户,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和军事战略价值,所以双方对黑瞎子岛的归属问题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据悉,黑瞎子岛虽然在中国的版图内,但一直由俄方控制.它已成为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一部份,俄方把它叫作「大乌苏里斯基岛」,上面有农庄,教堂,并驻有军队.黑瞎子岛的历史归属权究竟是谁的呢?曹长青先生对此进行了研究。

曹长青:《爱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把中国相当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完全纳入俄国的领土。它不管怎么样不平等,毕竟是通过《条约》的方式。但中国有两块土地跟《条约》毫无关系,完全是俄国通过武力强形霸占的。一块是江东六十四屯,七万平方公里,相当两个台湾。这个在《爱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中都是归清朝的,但是俄国人用武力占领了。

第二块土地就是黑瞎子岛,在任何《条约》中都没有黑瞎子岛,它也是俄国人强行占领的。那片土地一般中国人不太了解,它不是沙皇时代占领的,是斯大林的红军战领的。而且是近在二十世纪的1929年,东北在张作林被日本人炸死后的第二年,张学良主政的时侯。

斯大林的红军进攻了中国的东北,占领了中国很大土地。当时围绕著中国东北铁路权,叫「中东路」发起的战争。因为当年俄国人和中国人在清朝的时候合作,要在东北建铁路。铁路建成后却逐渐成了俄国人的势力范围了,变成了中国的国中之国了。他们利用铁路,沿线建立工会支援中共。当时的国民政府蒋介石看到这个问题,觉得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收回自己国家的权力。同时要制止苏联红军,斯大林给中共支援的密谋,所以他要求把铁路权收回来。斯大林不同意,结果就派红军攻打东北。当年张学良的东北军打不过苏联红军,结果被迫签属了《和约》,把铁路权还是划分给了俄国。

在这场战争过程中,斯大林的红军顺便就强行占领了黑瞎子岛。根剧史料记载,就是中国共产党帮助苏联占有了这个岛屿的。当时中共中央发文件,号召他的工人农民起义,号召共产党员站在苏联的一边。说甚么:中国收回这个铁路,是国民党政府,帝国主义要进攻苏联的开始,进攻苏联的阴谋。当时东北三省叫满州,满州省委书记就是三十一岁的刘少奇。

今天我们看看是多么荒唐的事情。一个外国进攻了中国,而且是要夺取中国的铁路,那个铁路是在中国领土建立的。它却变成了中国的国中之国了。中国要收回是完全有权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不仅不帮助中国的国家利益,反而提出来要帮助苏联。所以现在连共产党自己历史教科书,提到这一段历史都非常隐瞒,不愿多谈这一段,因为是他最丑陋的一面。

今天江泽民政府,共产党员政府某种程度上是继续帮助俄国人。因为这个岛屿和沙皇时代所有条约没有关系,是苏联斯大林的红军占领的,强行占领的。按照历史事实应该完全归还中国。中国方面现在拿到了一半,我们还不知道具体条约是怎么样,据说是拿到了一半就欢心鼓舞,说是完满的画上的句号,是甚么彻底解决了。这不是解决,我觉的这是江泽民政府,共产党员政府再一次的丧权辱国,出卖中国的领土。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下面是广告时间,广告回来我们将继续讨论,请您不要走开。

(广告词)

中国,神秘而多彩,古老而又充满诱惑。要想了解中国,特别是要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对于身在其中的国人,难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对于旅居海外的华人,则更是「雾里看花,云深不知处」。

新唐人电视台《透视中国》节目,愿意为您提供一个认识中国的新视角,我们力邀海内外专家学者,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等重大问题进行分析和评述,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透视中国》的「热门话题」栏目,深入分析发生在中国的焦点事件。「奇书共赏」栏目,向您推荐极富影响力的作家和作品。「禁片赏析」栏目,与您一起讨论中国大陆被禁被禁的影片.「经济广角」,透视中国的经济动脉。「社会万象」,挖掘民?生活形态。「史海探究」,探索史实,去伪存真,以史为鉴。

我们将与《黄花岗》杂志社联合推出「反思现代史」系列节目,邀请海内外专家学者,以说真话讲事实为前提,以反思和辨析为方法,以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为对像,为您重新解读二十世纪一百年来,那一件件已经逝去了的」往事」。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希望《透视中国》节目,成为您探察中国的窗口,帮助您了解真实的中国。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又回到了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的《透视中国》节目中。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谁出卖了中国领土?

中国是个人均耕地面积和自然资源占有量极度匮乏的国家。尤其到了现在,因为荒漠化和严重的水土流失,中华民族已退到沿海一弧,沿江一线。因此本属于中国的黑龙江对岸的肥沃土地和原始森林,就成为中华民族最为宝贵的生存空间和未来发展的希望。著名作家,《中国之毁灭》一书的作者郑义先生说.

郑义:对于一个人或民族来说最基本就是生存,就是要吃饭,要喝水,要呼吸空气。但中国人的生存空间由于自己人口的这种急剧的膨胀,你的土地还是这么多,那么你的人均生存空间就是急剧地缩小了。再加上近几十年来中国严重的水土流失和沙漠化,等于是中国的一半以上的土地,实际上没有甚么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比如说新疆的土地有90%多是荒漠,那是很大的一块国土。西藏是很高寒的山区,甘肃、宁夏那一带,32%以上的土地都是荒漠。你认真的算一下中国的土地,真正比较好的,比较符合人类生存条件的,其实就是沿海、东北、中原的一部份地区,还有长江流域一带。但是这些都不能和土地被江泽民卖掉的那些土地相比。那块土地就像东北人说的,它肥沃得攥一把都要流油的,而且这个黑龙江两岸基本上就是未开发的。就是说将来有一天,中国人口压力太大,而生态灾难达到一种可能使国家崩溃的程度的话,如果有这么大一块土地和森林的话,那么中国人就有个喘口气的地方。

你比如说从现在开始,建立一个民主制度,我们所有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对于生态恶化趋势有一个非常强的惯性.所有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一旦制度转型后,生态环境都要继续恶化一段时间,如果我们要有这么一块富裕肥沃没有开发的土地来作为我们整个民族的一个转机的话,我想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曹长青:我是黑龙江人,在黑龙江出生的。当年俄国沙皇夺去的土地都是黑龙江以外的,黑龙江,以及小兴安岭、大兴安岭那一侧的大片土地。所以作为黑龙江人,就更加重视这个问题。在美国报纸上看到有关报导后,就特别关心这个问题。

黑龙江是中国很肥沃的一片土地。中国有个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大豆,高粱。黑龙江是很肥沃的一片土地。所以可以想像在黑龙江的那一侧,不仅土地的肥沃,包括矿山等等。现在为甚么俄国很重视能源啊,石油啊,俄国现在是石油输出国大国之一了。中国现在也想从他那儿进口石油。现在西伯利亚那一带是俄国现在主要石油产地了。如果那些土地是中国的,中国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石油靠进口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么大的一片土地永远没有了,作为一个中国人,谁都希望中国可以强大,强大也包括土地的面积大。今天美国为甚么国力超强?当然很多其他原因,但确实土地面积大和资源大,以及地下资源多也是主要原因.包括俄国今天变成石油国家了,一亿五千万人口,地下有这么大的资源。所以对中国来说,你这么大一片土地资源就这么没有了,对你将来成为世界上的强国,经济上的发展,当然是有相当大的影响的。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我们节目的时间快要到了,在结束前我为您播放一首您非常熟悉的歌曲《松花江上》,这首歌词曲的作者叫张寒晖,生于1902,病逝于1946。1936年11月,正在西安第二中学任教的青年教师张寒晖,从现实生活中感受到民族灾难的深重,又目睹西安街头大批来自东北的官兵和流亡者,于是激发起一股创作的冲动,彻夜不眠,写下了《松花江上》。作者也许不会想到,《松花江上》在被吟唱了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听起来仍然激荡人心。下面我们为您播放的是由著名歌唱家叶佩英和李光羲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演唱的《松花江上》。请大家注意歌曲的最后一句歌词,听完后我将告诉您,我的一个发现。

《松花江上》(词略)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您听出最后一句歌词是甚么了吗?最后一句歌词是:「同胞啊,同胞啊,甚么时候,才能收回我家乡」。在编辑本期节目过程中,我在网上搜寻到的所有《松花江上》的歌词,最后一句都是:「爹娘啊,爹娘啊,甚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即使我们听到的这个版本的《松花江上》所附的歌词也是如此。那么究竟那一个是原词呢?如果有那位听众朋友有进一步的消息,请您告诉告诉我们。

通过专家学者的介绍以及我们对中俄边界历史的回顾,我们对江泽民以及中共当局与俄国签订条约,给中华民族及其子孙后代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有了一定的认识。那么他们为甚么要与俄国签订这些条约呢?在下次的《透视中国》节目中,专家学者们将与您继续探讨。

听众朋友们,这次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的《透视中国》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主持人林丹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http://media.ntdtv.com/InsightChina/MaiGou_1.rm>下载观看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禾斗采访制作)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