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李淑花遭中共暴力滅口 (圖)
 
2004-10-12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姜水雲、張小敏報導)吉林省榆樹市32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淑花被警從家裡騙走,兩週後慘死監獄。遺體左眼深陷、眼眶發青,全身布滿紅點,解剖發現腹腔裡有大量血水。
  
同時遭關押的丈夫楊占久曾親耳聽到妻子遭警毒打時聲聲慘叫。楊占久後來被判7年,現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監獄。

*兩週遭虐死
  
李淑花,1972年出生,家住吉林省榆樹市培英街,生前從事服裝裁剪工作。2003年9月24日上午9點多鐘,培英派出所姜偉、李明超和姓董警察來到李淑花家,讓她到派出所寫一份材料,十多分鐘就回來,可家人等了兩天也沒見人影。9月26日上午民警送來拘留證,沒寫拘留原因,也沒寫拘留期限。
  
淑花的父親李福臣說,他當時到處打聽女兒下落,10月8日打聽到淑花被關在榆樹市西監獄。老人趕到那裏,有人告訴他今天死了一個女的,他一聽下意識就覺得是淑花,悲痛不已,可公安局還隱瞞實情。
  
10月9日,李淑花被抓第16天,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三人來到她家,對李福臣說:「你姑娘去世了。」老人老淚縱橫,質問他們:「我姑娘被你們抓走時還好好的,怎麼幾天時間就死了呢?」那幾個人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在這一天,老人同時接到女婿楊占久從西監獄寫給他的信,當時楊占久與淑花關在同一監獄,親耳聽到妻子聲聲慘叫。
  
當親人見到遺體時,雖已被整過容,仍然可見眼眶發青,左眼深陷,前胸、後背、胳膊上布滿了紅點,光著腳丫,身上穿的衣服除了褲子外都不是自己的。解剖時發現腹腔裡有大量血水。
  
據明慧網報導,公安內部有人私下透露,李淑花當時被警察打瞎眼晴後滅口。
  
後來,榆樹市公安局、610辦公室、政法委統一口徑說是李淑花「餓死的」,拒絕任何賠償,連火化的錢都是她丈夫楊占久的爸爸及大哥拿出來的,公安局沒出一分錢。
  
2004年4月,楊占久被判刑七年,現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監獄。

*幸福之家遭劫難
  
李淑花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六口之家,父母、丈夫、兩個孩子,家住吉林省榆樹市培英街,除父親外全家都修煉法輪功。雖說是勞動階層,粗茶淡飯,但夫唱婦隨,家庭和睦,又有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他們生活得十分快樂。

李淑花(1972年生)是個裁縫,溫和善良,人緣極好,鄰裡鄉親都稱她「小花」,丈夫楊占久(1970年生)是泥瓦工,勤勞正直,曾是榆樹市法輪功義務輔導員,他們家曾是當地學員集體學法的地方。
  
1999年7.20後,李淑花家多次被抄,一到敏感日,公安就到她家騷擾,街道派人監視,連去她家做衣服的顧客也不放過。
  
丈夫楊占久曾被拘留3次,勞教兩次。2002年8月,楊占久被綁架,關押在榆樹市看守所一年多,遭插管灌食等非人折磨。59歲的母親崔占雲,曾被拘留6次,有一次被綁架到榆樹市公安局,被警打成重傷。2002年夏天,崔占雲第二次遭勞教,關押在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
  
丈夫和母親被抓後,淑花帶著兩個孩子和年過花甲的父親李福臣相依為命,日子過得很艱難。但小孩不諳世事,對他們來說,只要有媽媽在,似乎就擁有世上一切。
  
李福臣老人回憶:「兩個孩子從小和媽媽的感情非常好,喜歡和媽媽一起玩,媽媽是裁縫,給人做衣服,他們就趴在媽媽身上,趕都趕不走,家裡總是充滿孩子的打鬧聲,歡笑聲。」
  
*「要說多苦有多苦」
  
2003年10月李淑花遭迫害致死時,當時兩個孩子楊凱11歲、楊航10歲。李福臣老人回憶那段日子,「要說多苦有多苦」。
  
老人說:「淑花被抓時,孩子每天放學都坐在炕上哭,哭著想媽媽,要媽媽,可是日復一日始終沒有再見到媽媽的身影,那天當他們得知媽媽已死的消息時,他們哭得很傷心。」
  
老人帶著兩個孩子到榆樹市醫院的太平間去看遺體,當孩子看到媽媽躺在那裏一動也不動時,嚎啕大哭,「他們知道再也不能趴在媽媽身上嬉戲了」。
  
接下來的三個月,家中只有60多歲的李福臣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天天以淚洗面。老人平常主要在外面幹活,不會做家務。現在愛女慘死,女婿和老伴坐監,他一個花甲老頭獨自照料兩個孩子,其苦可想而知。
  
老人說:有一次炕還起火了,幸好孩子用水將火苗澆熄了,直到2003年12月8日,孩子的外婆崔占雲從勞教所出來後,情況才有了些許的改變。

*失去母親的孩子
  
早幾天(10月8日)是淑花去逝一週年的日子,楊凱、楊航小兄弟倆回老家祭拜他們的媽媽,「燒了好多好多的紙錢」。李福臣老人說,一年過去了,孩子嘴上不說,心裡還是想著媽媽。有時他們在學校受了委屈,回來也會說,但外公知道,「他們最想訴說的人還是媽媽。」幼小的孩子承受著失去母親的巨大痛苦。
  
鄰裡間瞅著孩子覺得很可伶,當地學員也經常給孩子送來吃的穿的,可是再如何都無法取代在他們心中那份珍貴的母愛。
  
據記者了解,現在楊凱(1993年生)、楊航(1994年生)兩兄弟在吉林省榆樹市附小讀小學,今年春天孩子的學費50元給免了,除此之外,政府沒有給予任何費用。老人聽說國家對遺孤有照顧費,每個月30元,也就是一天一塊錢,他們去問過,目前也沒有任何音訊。
  
他們的父親楊占久因堅持信仰,2004年4月被判刑七年,現仍被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監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