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黑龍江朱勝文自殺案很可能是一起政治謀殺
 
2004年1月1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據看中國1月16日消息) 消息人士說,被判刑17年的哈爾濱前常務副市長朱勝文2003年12月29日在哈爾濱監獄死亡,可能使哈爾濱官場的一些黑幕永遠被掩蓋。官方的解釋是長朱勝文從獄中三樓的窗戶跳下去摔死的。但是,朱勝文的死亡也引起人們更多的猜測:朱勝文服刑已久,假釋在即,爲何要自殺?是不是與他正在申訴有關?是不是與他臨死遭到黑龍江省司法廳副廳長的訓斥有關?哈爾濱坊間甚至傳聞:這很可能是一起政治謀殺!

朱勝文案件亦已開始被中國媒體報導,1月12日,新華社播發了記者徐宜軍題爲《哈爾濱市原副市長朱勝文服刑期間跳樓自殺詳情》的電稿。1月13日,《新京報》發表了記者王姝題爲《朱勝文之妻接受採訪表示對丈夫自殺感到意外》的報導。

《亞洲週刊》資深特派員王健民是較早關注朱勝文案件的記者,他曾在朱勝文死前一個月於哈爾濱的監獄中採訪了朱勝文。外界有媒體認爲,關於朱勝文案件的報導,迄今以王健民的下述報導最具第一手較完整的材料:

黑龍江省會哈爾濱市前常務副市長朱勝文,突然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獄中離奇死亡,當局稱是跳樓自殺,家屬卻質疑死因,認爲朱或死於他殺,或是被逼走上絕路的,並以手中掌握的種種證據,要表明這起案子自始至終都籠罩在政治謀殺的魔影之中,內中充滿各種令人膽寒的陰謀和圈套,猶如一部現實版的謀殺影片,也從一個側面,暴露了中國官場的醜惡。

朱勝文之死已經引起了海內外的廣泛關注,其家人已經上書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希望朱的死因及其案件「得到獨立,公正和公開的調查」。

今年五十七歲的朱勝文,是在一九九六年北京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紀委)介入,黑龍江省組成「專案組」調查哈爾濱「國貿城案」時,於當年十月二十四日被拘押,九八年被哈爾濱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和「財產來源不明罪」一審判處無期徒刑,朱不服上訴,黑龍江省高級法院於同年改判爲十七年徒刑,之後,又因獄中表現良好減刑四年。至死之前,朱的刑期已經過半,年前已經開始申請保外就醫,他死亡的地方,就是申請保外就醫司法鑑定的現場。

*保外就醫成死亡之旅

這一天,朱勝文在沒有家人陪同的情況下,由六、七位獄警押解,來到哈爾濱市的省司法鑑定中心,進行「保外就醫的再鑑定」。由於他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疾病,因此已經做過一次鑑定,認爲已經合格,可以「保外就醫」。而這一次,據稱是爲了「再確認」。朱勝文家屬表示,根據朱勝文的身體狀況,他完全夠「保外就醫」的條件,而且已經被確認合乎資格,但哈爾濱的有關部門卻在個別人的指令下,節外生技,就是給朱勝文出獄找麻煩。

據監獄當局表示,大約在三時四十分,朱在一位獄警的看管下到位於三樓的公共衛生間,但轉眼間,朱已從衛生家唯一的一扇窗戶跳了下去,獄警僅抓住他腳上的一隻鞋。朱的家人到現場看了之後表示了很多疑問,她們認爲,已經零下二十多度的哈爾濱,爲什麼當時的窗戶是開着的?這扇窗戶離地一米多高,只有四十公分寬,肥胖的朱勝文穿着棉衣棉褲,而且走路都氣喘吁吁,他是怎麼在獄警的緊盯下,瞬間即爬上窗臺跳下?據悉,朱勝文跳樓之後,當時並沒死亡,而是拖到晚上十時才斷氣。家屬質疑,爲什麼當局沒有在第一時間就通知家屬到場,而是在死後才通知?

朱勝文確實曾經幾次想到過自殺,那是在他剛被拘捕,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但他沒有死。朱勝文的太太範珍告訴亞洲週刊,那種最痛苦的日子,他都熬過來了,爲什麼卻要在這個時候自殺?而且,他「死前從沒有在任何場合向任何家人或朋友表示或暗示過他打算自殺。他沒有留下人何遺言或文字解釋他自殺的原因」。範珍表示,朱勝文刑期已經要過半,並且正在申請病保的過程中。「我們無法解釋,他爲什麼會在有可能在提前獲釋的希望增大情況下選擇自殺」?

朱勝文離奇死亡之前一個多月,亞洲週刊曾在哈爾濱的監獄中,採訪了朱勝文。身體肥胖的朱,提起他的案子就顯得很壓抑。這些年來,最讓他刻骨銘心的,是他在拘押期間遭受的慘無人道的酷刑,這種酷刑,不但是肉體上的,而且是精神上和人格上的。他一直認爲自己是被冤屈,他想申訴,卻好像看破了政治的黑暗,沒有膽量去碰。直到不久前,家人替他到北京打聽有關申訴的渠道並接洽律師,但麻煩卻很快來到他身邊。

*兩個神祕人物的造訪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朱勝文所在的哈爾濱第三監獄,來了兩位神祕的訪客,他們自稱是黑龍江省司法廳的「副廳級退休幹部」。這兩位「退而不休」的官員,與朱勝文談了數個小時,他們警告朱,要趕快打消申訴的念頭,「好好服法改造,別去幹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本來就被打怕了的朱勝文有如驚弓之鳥,從此心神不定。朱的家人告訴本刊,朱勝文從那天之後,情緒就變了一個樣。

朱勝文曾經說過,拘留期間被酷刑之後,他曾經出現幻聽、幻視,雖然身上的傷已經痊癒,「但精神上的恐懼卻絲毫沒有減少」。而從這天之後,原本還比較順利的「保外就醫」,就變得麻煩多多,本來已經鑑定了一次,認爲合乎條件,現在卻又要「再鑑定」。這無疑對朱的精神是一個打擊。被認爲性格儒弱的朱勝文入獄之後,儘管始終不服判決,始終認爲這是被人陷害,但也似乎看穿了政治的現實,漸漸屈服。他經常告訴家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希望忍氣吞聲之後,能儘快出獄,與家人團聚,了此餘生。

這些年,他在哈爾濱第三監獄裏,日子過得還算正常,除了「勞動改造」,就是看書、寫字、學習油畫,而且已經達到相當水平。此外,朱勝文這些年也在獄中貢獻所長,擔任了監獄的英語教員,教在押服刑人學習英語。他很喜歡這項工作,每次都很認真備課。這些都使朱的家人相信,他對生活充滿嚮往,看不出尋死的跡象。十一月中,家人還根據他開的書單,花了五百多元,從北京買了一批書,包括《領導力》、《在北大聽講座》以及一些經濟理論書籍,準備送到監獄給他。


 
分享:
 
人氣:14,75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