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紐約晚會男女主持人落定 部分精彩節目爆光 (多圖)
 
2004-1-16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韋實、惠欣紐約報導) 新唐人電視臺「首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將於2004年農曆新年之際在紐約曼哈頓中心歌劇院隆重推出。新年晚會群星璀燦,其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整臺晚會的主持人了。隨著晚會的序幕即將拉開,晚會主持人的激烈角逐終於塵埃落定,聚焦燈凝聚到三位晚會主持人周梅和Adam,爭青身上。記者在新唐人電視臺採訪了正在忙碌的節目主持人。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女主持人周梅


本身就是新唐人一位記者的周梅告訴記者,新唐人是在世界範圍內選擇這臺晚會的主持人的,參加竟爭的人很多, 她笑著說,電視臺是個「美女如雲」的地方,她被選中,不是因為外貌多麼艷麗,更多的是因為她 的東西方文化底韻。

現場的主持人將用生動的語言把節目介紹給觀眾。主持人首先要有好的形象,不僅如此,主持這臺全球華人晚會的主持人還需要有大氣、莊重的氣度,典雅、含蓄、優美等蘊含東方文化獨特韻味的高貴氣質才能和中華文化的精華相得益彰。

周梅畢業於北大英語文學系,在美國攻讀傳媒學的博士學位。她自述在北大上學時就很活躍,談的上是多才多藝。因為她自小就愛好文藝,小時候自己扯個頭巾就會開始跳舞,看到別人跳舞也會跟著模仿,還學過幾年鋼琴,一直是合唱隊的指揮。從中學到大學一直寫伴奏譜,給人家彈伴奏,自己也演唱。

周梅表示,如果一個導演寫了一齣戲的話,很多人喜歡看,在謝幕時在舞臺上塑造的明星都把她擁出來,她自己穿得破破爛爛,但確實是八面威風,因此她更羨慕導演,而從來不羨慕演員。 於是她在美國攻讀傳媒專業。

周梅沒有奢望過成為晚會的主持人,她認為電視臺是美女如雲的地方,她自己的長相可能不那麼完美。被選中的起因是周梅在電視臺當記者,聽到晚會很興奮,朋友說她試一試,她自己想試試就試試,於是送了帶子,結果晚會的籌備者看了很滿意,根據籌備者的構想晚會的風格和她的形像還是很符合的。

周梅開始參選時沒有抱什麼希望,當聽到入選時她很緊張,但後來就坦然了。她覺得,自己被選中肯定有出眾的地方,她決定絕不裝扮什麼,也不刻意表現什麼,這樣自然就不緊張了。

周梅告訴記者整臺晚會的節目中英文的串詞都是她寫的,因為她本身是北大英語系畢業的,對西方文化有相當的了解,再加上她自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了解和自己本身的東方氣質,這都使她對於整臺晚會非常熟悉,寫起來一氣呵成。她覺得整臺晚會的節目就好象是她身體的一部分,所以寫起串詞來,筆下如泉湧,全部的內容都自然地從她心靈深處流出來。

當記者問起整臺晚會的節目風格和內容時,周梅說整臺晚會節目不僅優雅高尚,也有很高的欣賞性,可謂是一臺「雅俗共賞」的晚會。她還認為晚會突出的是大唐文化,尤其是盛唐文化。她認為中國幾千年來的文化是一種「半神文化」,內涵博大精深,而盛唐時期的文化又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體現。當記者問到這臺晚會的主辦「新唐人電視臺」的名字中是否也蘊涵著這樣的涵意時,她說她認為這是其中的一個因素吧。

晚會的另一位男主持人爭青說自己被選中主持晚會是因為自己曾在新唐人電視臺客串過一個」一週新聞回顧「節目。上鏡形象,聲音,外形等條件都是新唐人很滿意的。加上2003 年9月他成功的主持了一臺大型的大紀元晚會,整個晚會的颱風親切自然。成功的主持經驗使他毫不費力的就接到了新唐人拋出的「繡球」

談到自己是怎麼被選中的,Adam說那是因為這臺晚會要突出弘揚中西方傳統文化,所以要求主持人對中國文化感興趣並有一定了解。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男主持人之一Adam


ADAM深深迷戀中國文化,在他還是孩子的時候,他的父母就鑽研亞洲文化,亞洲藝術和亞洲宗教,他的家裡到處是藝術品和書。他的父母對中國的古代哲學和佛教有一定的了解和研究,因此他長大後,自然也就對中國傳統文化比較熟悉。特別是那些傳統的中國文化和古老的中國文化。他說他很想借這個機會能讓西方人真正的了解什麼是東方文化,也能讓中國人能有機會看到真正能體現西方傳統文化的節目。

這次主持節目是ADAM夢想很久的,因為整個演出的是中國的傳統的藝術。這本身就是一件ADAM深深迷戀和嚮往的事情。

Adam還很幸福的提到自己4年前娶了一位來自臺灣的 中國太太,這使他能更深入的領會和體悟到一些東方傳統文化的內涵。

Adam Montanaro 成為主持人的過程也很自然,他已經和新唐人工作過一段時間,當電視臺需要配音或者英語支持時,他就幫忙。在晚會開始策劃時,ADAM覺得這樣的晚會非常好,於是他試了一下鏡頭,結果大家認為效果非常好,他自然就成為了主持人。他也非常高興能夠參加這樣的晚會。

ADAM 說他要學會講很多的中文,但他很興奮。因為晚會中有許多西方人觀眾,晚會本身是一個讓西方人了解中國藝術的絕佳的機會。

他在主持時將用英語和他們溝通,ADMA 希望他的主持能讓觀眾有一個愉快的時刻,知道現場在表演什麼。晚會中有很多傳統的中國節目,很多節目是西方人以前沒有看過的。ADAM希望給他們介紹節目的背景和歷史,使他們能夠真正欣賞他們看到的一切。

談到準備過程,ADAM 說準備晚會要很多練習,因為他幾乎不懂中文,所以很多地方要反覆演練。他還要和其他主持人和演出者交流,這樣才能夠跟上節目的進程。但是現在一切已經很好了。因為周梅說標準的英語,這樣一切進行得很順利。

談到晚會,周梅認為這臺晚會是首屆全球華人晚會,海外華人自己辦這樣的晚會是從來沒有的事情。它反映了海外華人和諧和睦的形像,非常好。這是新唐人辦的晚會,她發現這個晚會裡很多跟唐主題有關的東西。在寫串詞時她就要研究唐的歷史,結果越研究越發現唐朝是中國文化的精粹,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比如說後來的明清,一般人認為故宮是中華的代表,可是故宮的建築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小氣。唐代的建築氣勢恢宏、清新、健康、爽朗又淳樸,反映出一種敬天知命的精神,真是後來無法媲美的,她覺得新唐人這個名字真的是恰到好處。





圖為在多倫多場上演的集歌唱、舞蹈、樂器表演於一體的《萬古天門開》


晚會定基調的開頭結尾是大型的唐舞,宮廷舞。古代的舞是邊唱邊跳,歌舞齊奏,她看到唐舞排練時非常感動,臺上是滿目光華璀燦,很難用語言形容,但是那種風韻氣質是十分有震撼力的。看著演員在臺上的時候,周梅回憶說感動得眼淚都要下來了。

關於節目,周梅列舉了幾個印象很深的節目。比如姜敏唱天地行很有氣度。她也看過楊建生的演出,楊建生將要演唱的歌曲很象民謠,風格就像一條涓涓溪流,把中土的情懷娓娓道來。周梅的大學專業是英國文學,可是來美國後重新發現了自己中國人的根的一部份。周梅說就連西方文化自己也認為他們的很多東西,比如精神和物質的分裂;科技的高度發達造成人們心靈空前的失落,這些在他們的文化中很難解決。所以近代的西方大哲把目光轉回東方,周梅笑稱自己跟著他們也轉了回去。


姜敏唱天地行很有氣度


ADAM談到了西方人對晚會的反應,他說這晚會對西方人來說將是一個全新的經歷,因為這是他們最接近中國表演的一次機會。他知道很多的西方人,特別是來到晚會的西方人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演出。西方人對中國的經驗並不是很多,舉個例子,比如談到中國音樂,他們可能只知道京劇。有些人喜歡京劇,但有些人不喜歡京劇,但他們可能不了解中國音樂有不同的風格流派 ,中國還有不同風格的演出,戲劇和藝術。這次晚會將描述一個有幾千年歷史的文化,晚會中將用豐富的藝術,音樂和舞蹈來表現這個主題,西方人在晚會中將會對這個主題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談到演員,ADAM非常熟悉來自澳洲的CHRISTIAN,CHRISTIAN是一位歌劇演員。ADAM十分愛好歌劇,但只聽過CHRISTIAN的CD,這次ADAM非常高興可以看到他在人們面前現場演出。ADAM還很想看中國雜技,他第一次看到節目單時,知道會有雜技,於是就研究了一段時間。他發現中國雜技興盛於唐朝,實際上他知道比唐朝還早,2700年前雜技就進入了中國。雜技在唐朝興盛,後來一度走下坡路,在以後的朝代沒有象唐朝那樣被作為一門藝術對待,現在雜技又開始興盛。ADAM十分高興能發掘並了解一段歷史,這樣可以幫助他更好地欣賞節目。


朱麗亞四重奏


關於朱麗亞四重奏,ADAM介紹說他們在紐約地區很有知名度,也十分受尊敬,他們的很多樂評發表 在紐約時報和其他媒體上。這個團體是絕佳的代表西方音樂的選擇,可能一些中國人沒有聽過,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最後ADAM和周梅恭祝全球華人新年快樂,並希望大家關注晚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