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回憶錄──中國百萬人頭向誰討還?
 
作者:今鐘
 
2003-7-3
 
【人民報消息】(一)斯大林畏美如虎以鄰為壑

關於中國軍隊推延時日失去戰機,招致巨大傷亡的問題,原來罪魁是斯大林。只是二十年後才透出的消息,已經成了舊聞。可以說共產黨每條新聞都是假的,除了隱瞞,起碼經過加工、改造或歪曲,有專管控制一切信息、媒體包括電視、報紙、雜誌以及電影、話劇、音樂、舞蹈、繪畫以及歷史、哲學、文學……的中央宣傳部,舉凡能影響世人視聽、思考的一切。因為真實的信息會引發世人獨立思考,而中共長期營造的「事實」就會露出本來面目。

只有在共產黨內部矛盾爆發,為了醜化黨內政敵才被迫透出一些事實消息,當然也要經過嚴格過濾。

1970年林彪與毛意見分歧,陳伯達上書中央介紹世界電子技術迅猛發展,建議迎頭追趕,接著起草第9次代表大會政治報告,被毛批判為「唯生產力論」, 正如尼克松在其自傳中談訪華所見說「共產黨一發生意見分歧,就要你死我活。」

於是林彪死後,全國展開批林批孔運動。中共宣傳部180度大轉彎,過去把林彪捧到天上,連北京軍事博物館,毛澤東與朱德在井崗山上會師的歷史畫卷也可以更改,把朱德換成了林彪與毛澤東握手,林彪身材矮小,毛魁梧、偉岸,為顯般配,連林彪的身量也長了幾分,軍中畫家也是政治奴隸,作家胡風1955年上書批判中共文藝「反真實」,這時早正在監獄中服刑。

為了消除1966年文革以來四年多對林彪大肆宣傳造成的正面印象,在全國政治學習中,又算老帳,清算林彪歷史罪行,其中一大罪狀就是周恩來揭發在金日成進攻南韓之後,周恩來與林彪同去莫斯科要求中蘇共同出兵援助,斯大林畏美如虎,既慫恿金日成進攻於前,又不負責任龜縮於後,實在說不過去答應蘇聯出空軍,中國出陸軍,在朝鮮的美軍飛機誤入俄境轟炸之後又嚇得不敢出空軍,取消承諾,周恩來以暫緩出兵相要挾,斯大林不留餘地徹底犧牲金日成,蘇聯不肯收留他,要求在大陸成立金日成流亡政府。談判失敗,林彪在告別宴會上仍然和斯大林乾杯,這成了林彪立場動搖、背叛中共的一大罪狀。至於一貫圓滑從不得罪人的周恩來自己與斯大林碰沒碰酒杯,是否也與斯大林幹過杯,反正林彪已死,死無對證。

(二)英雄與狗熊所見略同:

其實,斯、毛、周、林、彭德懷與麥克阿瑟,從軍事角度,六個人所見略同,只是每個人的立場、方法不同。

聯合國軍仁川登陸後,朝鮮人民軍中最精銳的中國贈與的朝鮮族四個師被截斷在南韓,北朝鮮境內蘇聯訓練的人民軍一潰千里,尤其在登陸一個月後,拖延到1950年10月中旬,北朝鮮已無險可守,聯合國軍已扭轉登陸前兵力不足措手不及的局面,海陸空軍立體作戰:海軍占領了北朝鮮東西兩岸幾乎所有島嶼;陸軍前鋒已達中朝邊境,鴨綠江邊;空軍有絕對制空權,轟炸機布滿天空。此時即使蘇聯出兵,也難正面阻止幾乎已經占領朝鮮全境的聯合國軍。中共沒有空軍,單獨出兵,只會面臨鋪天蓋地的飛機火炮的大屠殺。後來戰史證明也確實如此,在中國士兵衝鋒或撤退時,傷亡尤其慘烈。

林彪實際上持同一觀點,所以和斯大林乾杯。

斯大林在美軍登陸前都不敢偷偷派出那怕只是空軍,尤其在中國朝鮮族四個師在釜山鏖戰僵持,最需要兵力支援時都不肯出兵,此時金日成敗局已定,當然更不敢參加。

毛與周當然更明白,斯大林既可犧牲朝鮮,也會犧牲中國以自保,蘇德戰爭中表現就是如此,希特勒一直深入蘇聯國境,斯大林不得已才被迫迎戰。

中共唯一的一點工業基礎是日本侵占東北留下的重工業,而當時的經濟建設是以重工業為基礎,以製造機器的重工業最為至重,毛、周最怕東北全境成為戰場,為了保衛蘇聯去做更大犧牲。聯合國軍大兵壓境,麥克阿瑟向來輕視中共土八路,難保他不動乘勝過江追擊金日成之念。

毛髮動文革、發動大躍進證明他的膽魄出人意表,他的名言是:「大風大浪並不可怕,人類社會就是從大風大浪中走過來的」,他的著名語錄是:「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他對自己的戰略,解放軍的戰術,無畏的彭大將軍與服從兼慣戰的士兵尤其有信心。未慮勝先慮敗,從最低設想出發,是毛的方法論,在發動文革之前,他就有準備粉身碎骨,此次「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恐怕有五到十分失敗善後的幾步棋,最多有三到五分「挽狂瀾於既倒」的信心,他對下教導「不打無準備、無把握之仗」,這次是罕見的破例。

至於彭德懷是做了必死的準備的,臨行前把侄男侄女們接來北京,團聚了一宵。

為找到亡命失蹤的金日成,彭乘一輛吉普車,於大軍之前,率先進入朝鮮,甚至闖到聯合國軍身後,險些當了俘虜,也是所有統帥戰史之奇。

如今江某連SARS都怕得東躲西藏,把作秀的機會甘心讓給政敵胡錦濤,若到了當年朝鮮,當會屁滾尿流,還自吹什麼「江XX軍事思想」,令人笑掉大牙。軍事這門學問,不親臨戰場那不是鬧著玩的。戰國時期趙括紙上談兵,招致趙國士兵被活埋40萬人,他的母親最了解自己的兒子,事前「劃清界線」,向趙王請求:「茍任命,必敗亡,請勿誅九族。」

趙括起碼還熟讀兵書戰策,若讓只會唱情歌《我的太陽》去征服布什的江某去演一場電影倒還可以,如果江某斗雞膽寫出《中俄邊境密簽紀實》或《留蘇學生中的克格勃》、《騙術大全》之類,倒會因其真實價值而暢銷。若有他的軍事思想面世,那解放軍將士肯定非倒大黴不可。

相比之下,稱毛為天才戰略家,並不過份,國際共產運動在嚴重失敗危難面前,他的膽略確比斯大林高明。不知中南客君以為何如?

當然,他執著於洋教馬列主義學說,天縱聰明與古國智慧用於熱衷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那是另一方面。(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