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心靈創傷:我和繼父(四)
 
玉琳
 
2003-6-17
 
【人民報消息】(接上)

簡妮今天來的比預約的早,她說想跟我再多談一談,於是我們又繼續上次的話題。

「醫生,我過去一直需要讓別人尊重而沒有考慮尊重別人。聽你上次說的那一番話後,我回去不僅認真地想了,還在馬克和孩子那兒試了一下。我才真的發現,孩子的許多行為和觀念是從父母那兒學會的。當我仔細聽丈夫的說話而不再半路上打斷他、真正聽懂了他的意思時,我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和諧。當孩子開始認真聽我說話時,我心裡真正地在感謝上蒼:我學會了一種與人溝通交流的方式,不再在你錯我對中無休止的糾纏下去了……」

她告訴我,她的最近一次的腦電圖出來時,使西醫大吃一驚:她的狀況在近幾個月中有極大的改善。她的癲癇從每小時發作十幾次減到了一次甚至一次也沒有。

我知道,這是因為她的心境與過去不同了,性格也在轉變。她從緊張變得越來越放鬆,而且平和寬容了。西醫曾經給她判了永遠服藥、且症狀只會加劇而不會好轉的無期徒刑。她承認了、接受了,也被這一次一次的警告嚇住了。所以,最近這個結果不僅讓醫生也使簡妮驚訝,醫生都不知怎麼解釋才好。

「簡妮,你的兄弟姐妹是怎樣與你繼父相處的呢?」我問。

她搖搖頭,做出一付完全不可理解的神態,眼睛看了一下天花板。「我哥哥覺得,繼父是個非常好的政治家,可以去競選市長或議員。我姐姐認為繼父應該是個牧師,因為他能說會道又關心別人的疾苦。我的另一個姐姐以為繼父過去是教師,因為他解釋功課教別人時耐心又認真……。我不敢說他的壞話,因為那會使家裡所有的人都來攻擊我,他們會說我對他有莫名其妙的偏見。在家裡,他表現的自然又親切。這就像在這個世道,流氓無賴靠欺瞞可以活的逍遙自在,而被欺侮的善良的人卻生活在痛苦中。我看到中國的法輪功修煉人在被迫害中,而那個惡人卻在招搖過世,人卻不知真相,反而怪那些被迫害的人。」

聽到這兒我很感動。這樣一個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能夠體會地球另一端的善良的人在受苦受難中,可以感受到他們的苦,真的不容易。於是,我們談到真善忍,談到修煉、祛病健身,談到做一個好人,為別人著想的人。……

談到這兒,她告訴我說,「我暫時還不想立即變成一個修佛的人,因為我先要真正地去了解我自己究竟是誰,我到這世上來是為了什麼。我還有許多做人的東西不想立即放下或丟棄,因為一但我決定變成一個好人時,我就得原諒我的繼父,那對我來說是永遠也不可能的。我報仇的心決不會改變。修佛可以,但一到了可以報復的時候,我得先殺了他再重新做一個善良人。」

我被她的話所震撼,看來傷害、摧殘他人往往輕而易舉、一瞬即成,可造成的、招致來的被仇恨和伺機報復卻伴隨一生。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