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耍花招再施緩兵之計 萬里宋平等命其立即交權
 
林淩
 
2003-3-9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在十六大耍了一個花招兒,狠用了張萬年一把,然後棄之如破履,連胡錦濤不計前嫌想提拔張當國家副主席都未成,可見江無恥、無情到了何種地步。

東方日報5日報導說,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武警總隊政委趙龍 4日出席人大預備會時表示,他認為江澤民留任是過渡性安排。

真是這樣嗎?

黨報泄露黨內分裂

蘋果日報8日報導說,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昨以頭版主相位置,圖文並茂報導江澤民6日參加上海人大代表團會議消息。江澤民在照片中坐在中央,身旁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黃菊及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而中共頭號人物胡錦濤同日會見貴州人大代表團會議的相片,卻只放在頭版左面較低位置,相片亦較江的小,顯示江的地位並未因人事變叠而有所改變。

有報導說,在頭版六篇報導中,在黨內執掌軍權的江澤民的報導占了兩篇,李鵬、朱基占其一,而胡錦濤只能與吳邦國、溫家寶等中共「第四代」領導人同在一篇報導中出現。除了《人民日報》外,《解放軍報》及《光明日報》等兩份中央級黨報亦以類似方式,處理江、胡消息。

引人注目的是,同樣是中央級黨報但歸共青團管轄的《北京青年報》, 7日卻沒有像《解放軍報》及《人民日報》那樣在頭版刊登江澤民照片,反而用大量報導伊拉克消息的方式抗議這種黨內不正常的現象。

過去中共的內斗是黨內最高機密,只有歷史過去時,才透露出來,現在這個規矩也被江澤民與時俱進了。

十二名老將軍致信江澤民要其交權

十六大之後,江澤民曾授意由中央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就江澤民續任中央軍委主席,在黨、政、軍、民四個範圍內,搞了一次調研。調研結果,除了軍方、軍事單位被江提拔的一部份人支持、贊成之外,黨、政內部不贊成、不認同的占了近七成。

江澤民拿著調研結果的報告竟說:沒做好工作,和情況上報有很大出入。為此,江在一次會上惱羞成怒地說:黨內有人搞兩面派作風,會上表態說很好,完全支持,一切為了大局;會後就不一樣,現在更不一樣,又是另外一種態度。

更重要的是有一大批元老,還有許多黨內高層人士都不希望江澤民一直呆在軍委主席位置上。在中共十六大後不久,軍方就有十二名老將軍曾致信江澤民,指江澤民同志續任軍委主席,無論如何都有損自己的聲譽,有損黨指揮槍、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他們要求江澤民不失時機,為建立政軍幹部交接機制和制度化,作出表率作用;又要求江澤民少聽些表面的恭維、讚美、歌頌聲。

這十二名老將包括;蕭克、廖漢生、楊成武、洪學智、張廷發、張震、呂正操等。

江宴請現任軍方高級將領以求支持

江接十二名老將軍的信後,還不死心,春節前夕、春節假日期間,江澤民頻頻會見中央軍委委員、四總部負責人、各軍兵種領導人等高級將領,還在中南海設淮揚菜酒席,為的是取得他們的支持。

江澤民在宴請軍方高級將領時,怒斥道:黨內有人反對講五年(鄧小平死後江獨裁的五年)成就,更反對十三年來政治、經濟、社會發展和國力突破,居心何在?就是要另搞一套!

江又重提十六大上利用張萬年逼迫胡錦濤等的醜事,江說:去年,關於中央軍委主席是不是由我再任一段時期,就是爭持不下。最後推遲到冬季才召開(指十六大)。在重大事件上,軍隊立場是堅定的,態度是明確的。黨對軍隊要絕對領導,軍隊必須由堅定忠於黨、忠於祖國、忠於人民、忠於社會主義事業的集體領導所掌握。

江澤民怕那些猛灌好酒的將領聽不出他的弦外之音,最後索性挑明道:今後中國發生政局劇變,首先會在黨的領導層、政治局常委內、政治局內。

拜訪萬里等碰一鼻子灰

江不但向所有把持軍權的高級將領攤了牌,而且又在春節前夕分別拜訪了萬里、宋平、李德生、劉華清,探聽他們的口風。他假裝謙遜地提出,鄧小平在一九九四年秋曾授意,「黨政有事,找萬里、宋平;軍中有事,找李德生、劉華清,還有楊德中。」所以他來了。

其實元老們不知多少次地表過態了,只不過江澤民是到了黃河也心不死。這次拜訪的結果,除了那些噎得他上不來氣兒的老傢伙以外,只有被江整得頗為老實的劉華清說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話:「聽中央政治局的意見,黨和國家還需要江主席操勞。」這前半句話和後半句話的意思正相反,所以前後一抵消,說了等於沒說。

萬里、宋平則直截了當地說:當前新的領導班子和政治局面都相對穩定,軍隊建設也規範化,胡錦濤同志對軍隊有一定的基礎,能體現對軍隊的政治領導。

萬里還對江說:要由黨的總書記、政治局常委,向非中央委員的軍委主席匯報、請示軍隊、軍事、國防工作,是不正常的。

這句話是個人也無法反駁,這也是江澤民十六大上耍花招時欠考慮的一個漏洞。

再找李鵬、朱熔基徵求留任

江澤民又去找李鵬、朱熔基徵求自己留任軍委主席的意見。李鵬還是一句硬梆梆的話:無條件支持中央政治局的意見和決定。朱熔基則提出:聽聽萬里、宋平同志的意見;看看政治局、中央軍委的意見,再作決定。

朱還提出兩個被動論,說:不任中央委員,續任中央軍委主席,就被動;剛上任三個月,如退,又會很被動,會被認為是在壓力之下逼退的。

乍一聽好象是朱熔基支持江留任,其實朱熔基的意思是,現在你江澤民怎麼做都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耍花招施緩兵之計再拖半年

沒有人同意江留任,那麼江就必須在三月的人大會議上交出軍權。據說,江澤民無奈之余,就想出了緩兵之計,一面在下面做工作,一面致函中共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提請審議、接受他在今秋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上辭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職務。

如果江澤民能躲過了三月人大這一關,往下一推又是半年,能混過半年是半年!江澤民為了呆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真是費盡了心機。

表決時鬧鬼

據《爭鳴》3月刊透露,三月初「兩會」召開前夕二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中共中央召開二中全會,用了兩天半討論和審議通過由中央政治局提出,擬向十屆人大推薦的國家機構領導人選名單。

在人事安排方面,國家軍委主席一職最受注意,因為這關係到江澤民是否放棄軍權,關係到未來的大局。

據悉,出席全會的有一百九十一名中央委員、一百五十一名候補委員。在江澤民的威逼利誘下,表決時,推薦國家軍委主席江澤民的雖占多數,但仍有六十二人棄權。表決推薦政協主席賈慶林,棄權者更多,達七十人,另十六人反對推薦。

關鍵時刻為何江又占了上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明明江澤民四面楚歌,為什麼關鍵時刻他又占了上風?

這要先問問我們的人民公僕,現在有幾個人真正出於公心,為了國家、民族的利益,寧可丟官也要死諫?明知道江澤民再繼續留任下去,中共一定要垮臺,民族一定要遭殃,有幾個人憂國家之憂而憂、憂民族之憂而憂?有幾個幹部不想趕快多撈點錢、把親屬、子女在國外安頓好,給自己和自己的家族留一條後路?

江澤民最喜歡的就是那些不管國家、民族利益,但決不能不顧自己小家的官員,這種人最好揉捏、最好對付、最好腐蝕,也最容易墮落。

當人民公僕們的道德底線降到人類標準之下時,那正是讓江澤民大展威脅利誘的拳腳的地方,也正是讓江澤民漏網的地方。

如果我們有百分之十的高級幹部保持清廉,百分之五十的部級幹部基本保持手腳乾淨,江澤民也不會這麼囂張,因為沒有販賣黑貨的市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