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人馬篡改胡錦濤講話 一號文件透露國家危在旦夕(圖)
 
林淩
 
2003-2-12
 
【人民報消息】老土兒高壓鍋早就淘汰了,現在的年輕人可能都沒見過。

「高壓鍋」是七十年代左右大陸家庭中普遍用來快速燉牛肉、排骨、豆粥之類的一種不銹鋼鍋。水開了之後,鍋蓋上要蓋上高壓閥,切記要把火撚小,否則裡面的壓力太大,可以把很重的高壓閥頂起,甚至可以把螺旋式嚴密封鎖的鍋蓋衝到房頂上去,那架式不亞於一顆炮彈。

有一次我遇到這種萬分緊急的情況,高壓閥被鍋內的高壓頂得馬上要飛起來了,嚇得我用冷水沒頭沒腦地潑在高壓鍋上,鍋裡的溫度即刻降了下來,一場災難避免了。從那天起,我領略了「冷處理」的妙用。

回想起來,趙紫陽在六四事件中就是漂亮地「冷」處理學生問題,至今都讓人念念不忘,而江澤民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加大火力,增加危機、無中生有、把小事變成大事。

去年11月,江澤民擺十三年輝煌成就的十六大報告,光重點就念了一個半鐘頭,這還不算,再加上海內外的江氏吹鼓手、江氏幕僚、理論家的「上不封頂」的吹捧,硬把江澤民的「灰黃」說成了「輝煌」。

江澤民十三年獨裁造成的危機已呈爆炸狀

就是因為太「灰黃」了,所以一月中旬,胡錦濤在政治局內部會議上、在中央書記處召開的中央部委辦書記會議上,都以危機為主題,對江澤民當政十三年所造成的災難做了清醒的分析。

胡說:我們必須接受、承認嚴峻的現實和面對易爆炸性的危機,它們具體表現在:

1、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部門、地區,黨委、政府喪失了社會上的號召力、凝聚力;

2、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的部門、地區,黨委、政府喪失了實際領導地位和領導作用;

3、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部門、地區,黨委、政府和廣大群眾的關係惡化、緊張,甚至對立;

4、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部門、地區,黨委、政府沒有自覺、認真貫徹、執行黨的方針、政策,而且另搞一套;

5、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部門、地區,不能處理好改革、建設、穩定三者互為關係,導致社會矛盾惡化;

6、不是少數部門、地區,而是相當多數部門、地區,幹部、領導幹部的自身建設不合格,是差、劣的。

為什麼整個國家機器都生了銹?只因為江澤民的假惡暴獨裁已經到了不需要遮羞布的狂妄地步,在江澤民那裏是順江者昌,逆江者亡,而在下面的各級領導可就「山高皇帝遠」了。

江澤民近期會見政協界、民主黨派高層時,面對質疑,他一推三六五地回答:危機,這是共產黨在新時期遇到挑戰的新問題,怎麼解決、解決好,還是沒有較完整的規則。我們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時間對共產黨來說,是有沉重壓力、險峻危機的。如果處理不好,情況會發生質的變化,對共產黨的命運、對國家的前途、對人民的利益,都是一場災難。

到了這個緊急時刻,江澤民不但不用冷處理,還在迫害人權方面走得更遠了,對付政治對手的手段更加狠毒了。

危在旦夕

《爭鳴》2月刊透露,一月中旬,北京政壇傳出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了2003年第一號文件,題為《關於提高危機意識,切實做好全局穩定工作》。

一號文件從六個方面發出危機的呼籲:

一、黨內、黨的領導幹部隊伍,對黨的前途、信心、理念失落、悲觀的狀況。

二、黨內腐敗、特權的險惡狀況。其中承認,腐敗、特權的險惡,已經到了社會性、組織性、結構性、普遍性的地步;承認社會危機最易引發爆炸的導火線,反對官僚腐敗首當其沖。

三、黨的領導地位削弱和動搖。其中承認,共產黨在社會各階層中的形象,導致黨的號召力、社會凝聚力的削弱和衰退。

四、黨和人民群眾的關係處於緊張、惡化的狀況。其中承認,城市、農村的遊行、示威、集會規模不斷擴大,抗爭從維護、爭取自身利益和權益,發展、提升到對共產黨執政地位、現行社會制度和體制的挑戰和反對。

五、社會矛盾激化和上升的影響。其中首次提到,現行社會主義社會制度和共產黨黨章存在矛盾。

文件中列出了社會矛盾激化、上升的表現:

黨、政府和地方黨委、政府,在政策貫徹上的矛盾;黨政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和社會各階層的矛盾,社會特權階級和大多數群眾的矛盾,社會貧富懸殊的矛盾;地區和地區領導班子之間的矛盾;經濟發展快的地區和經濟發展遲緩地區的矛盾;城市和農村差距擴大的矛盾;下崗職工、失業人士和企業改革政策的矛盾,改革、發展和社會穩定的矛盾。

六、黨的方針、政策貫徹、落實、執行的阻力。

文件中承認,黨的若干方針、政策,在地方上貫徹、落實、執行上的阻力來自黨內,出自地方主義、山頭主義、多中心主義及自由主義。

該文件指出.黨和政府的政策和決定,在地方、部門貫徹、落實、執行得好的、認真的、全面的,約占百分之十五;差的、情況亂的、摻入自己一套政策、決策的,占百分之四十五。

江人馬把持的中辦掩耳盜鈴

由江澤民人馬掌控的中共中央辦公廳,在下達胡錦濤的上述講話時,將「相當多數部門、地區」改為「不少部門、地區」。

掩耳盜鈴的理由是:如用「相當多數」或「大多數」、「大部分」的措詞,會造成負面社會影響,等於自我否定,使共產黨和政府的領導處於被動,又會被所謂「敵對勢力」借機利用。

這些「相當多數」的數據還需要向下隱瞞嗎?如果不是下面層層匯報到中央,胡錦濤怎麼能知道這些呢?江澤民自我不否定又能怎麼樣?不但沒人給他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倒是國際人權主動授予他「人權惡棍」的美譽。

江澤民開口閉口說怕被「敵對勢力」利用,說黨內有「野心家」,這種遊戲也就能玩虛的,真讓江落落實,他的舌頭就缺斤短兩了。

胡錦濤對江澤民十三年工作的公正總結

胡說.當前面臨著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的危機。如果再掉以輕心、不正視現實、不接受現實,或把現實的嚴峻性、危機性、爆炸性置於腦後,我們將承擔歷史罪責,黨和國家的事業會毀敗在我們手裡。

胡錦濤的這一段話對江澤民十三年工作的總結是全面的、科學的、公正的、實事求是的。

江澤民當三位一體以來,確實使國家面臨著政治上、經濟上、社會道德上的危機。胡錦濤要真想使國家繁榮昌盛起來,那麼就要堵住危機的源頭,讓它的指揮徹底失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