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擺出架式和總書記對著幹(多圖)
 
青晴
 
2003-1-2
 
【人民報消息】胡總書記把當前的政局動蕩歸咎於官逼民反,而且不准用專政手段對待群眾。這和江澤民的殘酷鎮壓政策正好相反。

中共在釋放最著名的政治犯徐文立並把他送到美國一個星期之後,再次鎮壓中國東北地區不那麼有名的抗議者。遼寧警方這個星期指控兩名工人抗議活動組織者姚福信和肖雲良以顛覆罪──這種罪名可判死刑。

而搞這種把戲的是手握生殺大權的羅幹,他的行動在加劇政局的動蕩,而他抓人殺人的理由是民逼官反。

紐約時報1月2日發表文章說,那兩名工人領袖姚福信和肖雲良去年三月組織數千名對於拖欠工資和救濟金感到憤怒的下崗工人示威。他們先後聯繫了二十家破產國有企業的工人,組成大規模抗議,引起領導人震驚。

路透社說,數千名工人參加了姚福信等人組織的抗議。警方對抗議者施暴。儘管當地所有居民和國際人權團體說,姚福信參與的是和平行動。但一名中共官員去年十一月誣陷說,姚福信是因為炸毀一輛汽車而被指控。工人揭露說,中共已經成為謊言的製造者,從報紙到媒體,沒有任何誠信可言。


徐文立檔案照
在中國,經濟改革在為江綿恒等人帶來巨大財富的同時,中國工人正在經歷從溫飽到赤貧的嚴酷轉變。自詡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變成了有產階級先鋒隊。江集團任意改變法律,把保護無產者改變為保護私有者,法律成了保住他們掠奪國有資產的護身符。而被剝奪一切的工人沒有強大的法庭、工會或者其它機構保護他們,抗議示威不但沒有促使江集團反思抗議示威的緣由是因為自己的極度腐敗,應該盡快地扭轉這種趨勢,反而藉口要保障社會穩定,對勞工運動進行殘酷的鎮壓,工人運動領袖面臨三條出路:監禁、叛變和藏匿。

紐約時報說,地方當局過去是以非法組織示威指控、拘留那兩名工人領袖,那一罪名要輕得多,最高懲罰是監禁五年。他們的家人在新年前夕得知他們被指控顛覆罪,而顛覆罪可能導致終生監禁或者死刑。

這種惡化表明,負責國家安全的羅幹根本沒有把總書記放在眼裡,在胡錦濤發出不准用專政手段對待群眾時,羅更變本加厲地製造社會動蕩,逼迫老百姓走上揭竿而起的道路。

姚福信的女兒姚丹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我完全相信我爸爸沒有顛覆國家的意圖。他僅僅是要幫助工人滿足需要。這些指控顯然都是政府領導人想出來的,而不是根據我爸爸所做的事情。」 這是對鎮壓者最好的指控和揭露。有人指出,羅幹選擇在新年期間搞新的誣陷是為了盡量降低人們的注意力,也就是說他心裡有鬼,他知道自己做的事見不得人。


劊子手羅幹
2002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開特別會議,胡錦濤在會中憤怒指出,現在不是少數地區,而是相當多數地區,不是少數幹部,而是相當多數幹部濫用權力,壓制群眾對現實的不滿和訴求。「這不是逼人民反對共產黨、反對中央政府嗎?這不是逼人民起來暴動,推翻共產黨領導嗎?」 當時,手握治安司法大權的羅幹就在場。

胡錦濤上任以後反覆提出中國必須「法治」、要遵循憲法才有生路,但從羅幹繼續新一輪的國內鎮壓,範圍更大、手段更毒來看,他不打算「金盆洗手」,還在一意孤行地鎮壓手無寸鐵的貧困百姓,這不但是和總書記個人在唱對臺戲,而且是在自掘中共的墳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