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匡迪辞职看,谁在踢朱熔基的屁股
 
2001-12-15
 
【人民报消息】突如其来的徐匡迪辞职,在十六大前夕表面上平静的中国政坛掀起不小的波澜。非常可能的是,这件事是十六大之前一系列重大权争事件的开始而不是终结。在今天中国的省级政治地图中,上海市党务领导职务最具重要性,一则是当今的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都是来自上海,二则是上海是第三代领导核心的“后院”、“政治大后方”,要攘外必须先安内。保持对上海的绝对控制和稳定具有极大的指针意义。在中国的重要金融和商业城市上海担任市长一直是中国政界晋升的捷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总理朱熔基从前都担任过上海市长职务。

这次徐匡迪突然辞职,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年龄因素。徐匡迪比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大一岁。如果黄菊在不久的将来同样辞去市委书记职务退居二线,那说明徐匡迪是因为年龄的因素正常退休。如果黄菊进一步高升或继续担任目前职务,则说明徐匡迪不是因年龄因素正常退休而是在政治上完全失宠。如果徐是正常的到年龄退休,起码应该等到徐匡迪任满这一届(2003年2月到期)。徐匡迪不是因年龄因素光荣离职的另一个迹象是,从官方的报道看,陈良宇在接任时未对徐在过去的政绩说过半句好话,说明江泽民对徐的功劳不买帐,而徐匡迪在任期间的政绩有口皆碑。徐离职后没有高升,而是改担任二线职务,即使在未来担任政协副主席,仍属明升暗降。在中国政治中,政协不过是超级政治养老院,光是副主席,就有数十位,他们无任何实权。所以,可以断定,徐匡迪的离职不是因年龄因素正常退休。

如果我们再看一看徐匡迪担任市长之后的政治待遇,我们就会发现徐在上海帮中一开始就是庶出,而不是嫡出。他是朱熔基在上海时提拔的,是朱熔基的人马。所以他一直没有得到以江泽民、黄菊为代表的上海帮嫡系的青睐与重用。衡量上海市长的政治前途的最佳尺度是看他能否进入中共政治局。徐匡迪自1995年初担任上海市长以来一直未能进入政治局。这说明他进一步实质性升迁的可能性,早已被排除。

前不久发生的两件事情事实上已经表明,徐的市长生涯已来日无多。这两件事情都发生在前不久上海举行的亚太经合会上。徐匡迪作为市长,是这次会议的东道主。曾庆红陪同江泽民参加了这次会议期间的许多重要外事活动。曾是中共组织部长,在政府系统没有头衔。故一些国内记者曾问及徐匡迪用什么样的身份报道曾庆红比较合适。徐说他也不知,让记者问政治局委员黄菊,意思是说那是他们党内的事情,我管不了。向上层推卸责任在中共党内一向最为忌讳。89年天安门事件期间,赵紫阳得罪邓小平也是因为他向戈尔巴乔夫透露邓是最高的幕后领导人。可以推想,徐不愿回答,这表明他与曾庆红、黄菊已经积怨颇深。在曾庆红的问题上,徐匡迪推卸责任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曾庆红、黄菊对徐匡迪的恶感。接着发生的另一件事情便是,在江泽民与美国总统布什举行的会谈中,徐匡迪被排除在中方参加者名单之外。按理说,江与布之间的会谈是国与国、政府与政府之间会谈,不是党与党之间的会谈。但是只有党内职务的曾庆红、黄菊能够参加这次会谈,而作为市长与东道主的徐匡迪则被排除在外。形成对照的是,当年克林顿访问上海,徐却是克林顿的主要接待者与陪同者。徐在这一重大外交场合的意外缺席,说明他与江、曾、黄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重大的负面进展。所以,现在徐匡迪去职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徐匡迪的继任者陈良宇的背景也透露出另外一些颇说明问题的讯息。上海市长徐匡迪与书记黄菊之间的积怨,香港报章早有报道。徐匡迪以出身教育系统外加技术官僚的身份进入政府系统的,从未进过党务系统。黄菊是党务系统出身,从未进过政务系统。徐与黄之间的矛盾是中共政治中极其常见的那种党政两大系统之间的矛盾,外加市长与书记之间的恩怨。接替徐的陈良宇是党务系统出身,长期在上海党务系统内任职,曾是江泽民的下级,直到1996年才进入政府系统任职,同时保留党务系统职务。由党务系统而非政务系统出身的人来接替市长一职,这说明在前市委书记江泽民与前市长朱熔基、黄菊与徐匡迪、党务系统与政务系统之间的较量中,前者已完全占了上风,党务系统与政务系统之间的派系平衡已被彻底打破。朱熔基中意的上海市长候选人戴相龙最终也与这一职务无缘。这说明朱与徐已经被剥夺了为徐指定继任者的权力。

有人可能会说,陈现在只是代理市长,能否最终担任正式市长还不得而知。但是,据官方媒体报道,陈良宇在接任这一职务时表示,“上海正处于历史发展的重要时刻,党和人民委我如此重任,我既感到无上的光荣,更深感自己所肩负的重大使命和崇高责任。我唯有尽心尽责,真抓实干,鞠躬尽瘁,方能不辜负上海人民的厚望。治市必先治政。我们要按照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努力建设一个廉洁高效、勤政务实、勇于创新、依法治市、群众信赖的政府。有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共上海市委的正确领导,有全市人民坚韧不拔、开拓创新的努力,任何困难和风险都无法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从陈的上述口气来看,他显然不是时来暂去的起看守性作用的过渡性代理市长,而是似乎中共已经把上海交给他了。这一次,陈良宇以党务系统出身,担任市长,表面上看是黄菊的胜利,背后是江泽民的胜利,是朱熔基的失败。

从中国政治的全局看,发生在黄菊与徐匡迪的较量不过是江泽民与朱熔基较量的第二战场。从徐匡迪去职和其他事件看,朱熔基似乎处于下风。有两件事情表明朱熔基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一件事情与他对是否连任的态度有关。前不久,当他在外访期间被记者问及是否连任时,朱熔基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在外面说了句“下届不干了”。这一回答显然在给还想继续留任的人施加压力,,打乱了江的权力部署。这种拆台的做法一定令江泽民十分不快。显然朱后来在政治局会议上挨了江的批评,做了自我检讨。当这次记者再问他是否连任总理时,他只好老老实实背了一遍江泽民给他的答案,改口说“按法律规定办”。在香港的问题上,朱鎔基也吃了苦头。朱在外访期间指责江泽民钦定的董建华“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差点打乱了江泽民安排董建华连任的重大部署,因而受到江的严厉训斥,现在朱再也不敢就香港问题发表意见了。

在朱熔基失去地方人马、多次挨批的同时,江泽民与胡锦涛则在当前的省级干部换班中却得分颇多。在徐匡迪失去上海市长职务的同时,江泽民的前秘书黄鹂满却升为深圳市委书记。团派出身的宋德福、李援朝也在福建、江苏等重要省份站稳脚跟。胡系得到奖赏,朱系却被贬抑。这是否表明江泽民在分化胡锦涛与朱熔基的关系,江是否会进一步剪除朱熔基的羽翼,还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可怜的朱熔基,虽然不断挣扎着昂起头,挺着胸、说大话,但下半身却总是跪着的。辞职的是徐匡迪,挨踢的朱熔基,出脚的是江泽民。

摘自新世纪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