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恐怖事件後 江澤民滿腦子盡轉些什麼?
 
作者:世事洞
 
2001-10-15
 
【人民報消息】曾慶紅馬屁拍在驢眼上,今年十一晚會特意安排演出京劇「紅燈記」,本為標榜江澤民為抗日愛國、承前啟後的寶貝元首 。不想落個自討沒趣,江票友連做戲也顧不上,緊張地勉強看到劇終,陰沉著臉徑自逃去,把等著謝幕與「國標」握手的一群名角晾致臺上,也把臺下陪看的特選觀眾,黨內資本族弄得一頭霧水,當時的場面,臺上臺下一片尷尬。曾慶紅很象盜書邀功的蔣幹,被主子唾面,還莫明其妙。

唐朝詩人李商隱詩雲,「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是說人無雙翅,飛不起來,但本質相同的人思想意識可以無言溝通。曾某人再狡猾刁鉆,畢竟不是俄國間諜,和江核心無法溝通。倒是臺上的特務頭子鳩山卻與臺下的俄國克格勃溝通得極其自然。所有親信,吧狗,上海幫,甚至兒子綿恒,無一人能了解他,這是江澤民的心裡孤獨與悲哀。只在今天臺上才難得的遇到知己,特務頭子鳩山的煩惱就是江澤民的煩惱。

日本特務頭子鳩山的人生哲學:「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正是江澤民一身權術的核心與根據,他以利益杠桿操縱全國貪官污吏,拉攏軍方與知識分子,收買民運人士與華僑,阿腴鄧小平,李先念,喬石,甚至趙紫陽往上爬,俘虜了一大批女歌星,女部長為其雙重服務,拉奧運選票,操縱人權表決,也無往而不利,全國官吏公安更是唯命是從,違者下崗,馴服者茍安,賣力者升賞,把全國警察奴化為凶殘的野獸,用各種酷刑虐殺人民,毫不眨眼的惡魔。單單修習法輪功的老頭,老太太,紅領巾,花季少女對於江澤民的人生哲學卻如「趕面杖吹火一竅不通」,為捍衛真善忍而不惜死,以超強的生命力忍受酷刑。

江澤民心裡明白:牢裡關的十萬民眾,火葬場燒的千人以上良民,天天都被虐殺的城鄉數百無辜,都是愛黨愛國的老工人,老幹部,大部分是共產黨員,紅旗下長大的共青團員與紅領巾,在學煉法輪功之前,他們就是臺上的李玉和,李奶奶,李鐵梅,三代異姓一家,其凝聚力「本不是一家人卻勝似一家人」,什麼力量能使他們寧死不屈,上告無門,卻在天安門吶喊,展示橫幅,冒死如赴刑場而前赴後繼,這對於善於官場縫迎,以錢與權駕馭克林頓,胡錦濤頗為自如之克格勃高手的江澤民卻又是「趕面杖吹火,一竅不通」,到死也弄不懂得事。

把被強註神經毒劑,強關進精神病院的親年工程師蘇鋼等上千人,打斷頸椎骨的女親年講師趙昕,青年上校軍官趙新立,試飛英雄被判17年徒刑的教授於長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裸體輪姦的18名女性,哈爾濱萬家勞教所一夜被虐殺的15名女性,長林子勞教所一天虐殺的11名男性,湖北麻成白果鎮被警察活活燒死的一名女性及被摩托車活活拖死的一名男性,被四地警察打殘後從樓上活活摔死的幾名公民等無辜大眾定性為恐怖主義,反而把全國610辦國家恐怖主義系統組織美化為「反對一切恐怖主義」實在滑天下之大稽。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折磨致死,沒人喊一句打倒的煉功老百姓列入「一切恐怖主義」,只能落得天下人笑柄。這正是江澤民觀劇愁眉不展的原因。

但是曾留學希特勒故鄉,受過「國會縱火案」熏陶,領略戈陪兒「謊話上千遍就成事實」之真傳的中共國安頭子羅幹卻專能走江氏克格勃之心徑。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把幾十例全國巫婆神漢的現場罪證移植法輪功名下炮製錄像,無中生有鼓噪出700例自殺,後又吹成1400例,又1600例(江澤民在國外竟說是幾千人自殺),於前,在黔驢技窮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內多數反對之際,又重金欺騙貪夫炮製自焚錄像於後,江羅這次會吸取教訓把大火燒不壞的塑料瓶裝汽油,廣場飛來滅火器,搶拍錄像四平八穩,毫不晃動,切開喉管會講話,廣場例外允許攝像,法輪功控訴法輪功而不控訴江澤民等偽劣痕跡盡量避免。

江西小學爆竹爆炸案,石家莊工人宿舍爆炸案,題材適當,可惜事出倉促,來不及利用。這次要「質量第一寧缺勿爛」,好在先定性造輿論,後取證,再立法,已成江澤民依法治國慣例,江澤民用國家恐怖主義鎮壓法輪功民眾,「莫須有」的恐怖主義之秦薈嘴臉即將展現全世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