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隔代高徒 羅幹揮刀殺入十六大班子
 
佚名
 
2001-10-5
 
【人民報消息】山雨欲來風滿樓,大陸季臨多事之秋,面對中共十六大接班換血,龍蛇蠢動,理論斗爭 ,煙霧迷漫;遍地嚴大,殺氣蒸騰。表面觀察似不相關,縱觀歷史,蛛絲馬跡,線索朗然。

一 歷史上貴族與平民的朝廷之爭:

中國歷史上閥閱(軍政貴族)與仕族(無京都戶籍的人才)是界線分明的,所謂「上品無寒門」。宋朝的賢相包拯出身布衣,呂蒙正出自寒窯。寇準老西兒也是如此。諸葛亮一直被貴族譏為山野村夫,曹操由夏候過繼曹家也非正宗貴胄,費一生牛勁為子孫奪權,最終還被司馬昭一家貴族奪了回去。

政權更叠時期,斗爭尤其激烈:司馬懿裝病危躲過一劫,而殺了曹爽全家;商鞅改革,貴族反撲,五馬分屍;平民軍事家吳起,被貴族圍攻,趴在國王死屍上。臨死不忘報復,亂箭射在王屍,貴族均遭極刑,有趣地反映了平民政治家運用貴族意識形態反制貴族的斗爭藝術,更反映了貴族對喪失特權的恐懼與對平民政治家的瘋狂報復與刻骨仇恨。

二 「槍桿子裡出政權」的血統內涵:

毛澤東說:「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滿清的遺老遺少在文革中被指為寄生蟲,吸血鬼,以及地主,富農,反革命,右派,國民黨軍政職員。多被革命小將消滅。今已死絕。革命出了新紅色貴族;吃延安小米長大,人城後進入特殊的把八一、十一學校,陸定一曾楊言:「這裏是培養將軍,總理的,出不了馬克思,也要出個希特勒。」如果毛岸英不死,也沒有文革,沒有」六四「。這些紅苗子整體接班,順理成章,金日成,金正日,金正男三代執政,百姓洗腦而服從,就是樣板。

六四屠城後,主張「除惡務盡」的王鬍子軍閥王震直言:「誰要奪權,拿三千萬顆人頭來換!」五次圍剿,萬里長征千辛萬苦,即使羅幹一輩接班人也確實吃盡人間苦頭,「牛打江山馬坐殿」在他們看來是不公道的,槍桿子裡出的政權就應該歸於搶桿子的後代來享用,無論是被民主黨選票奪去,或被上海幫白撿便宜,對他們的世世代代的損失都是一樣的。

三 將相有種,韜光養晦,楊長避短:

善於整人,搞階級斗爭,富於黨內厚黑學涵養是羅幹輩所長,按計劃經濟培養,偏於工科,不懂經濟是其所短。他們骨子裡看不起上海幫,私下譏誚江澤民上海癟三,紅皮白心。陳雲一家見朱熔基出現屏幕馬上關電視,痛罵右派。木匠勞模李瑞環升入高層,笑迎老幹部,遭到的比杜勤斯羞辱周恩來還難堪。江澤民也只是在政權危機下才會被八大老接受。只看重他扼殺<世界經濟導報>的鎮壓之才。江澤民自知是過繼為已死叔父的假烈屬,如何擺平高幹子弟群是他最大心病。曾慶紅以高明政治手腕為此立下汗馬功勞,先甜後苦,恩威並施,高幹子弟視之如叛徒,連江澤民也防他三分,欲人政治局屢屢受挫,眾怒難平。

而高幹子弟老大哥羅幹比故國務院副總理曾山之子曾慶紅更隱蔽,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頭,面似忠厚,韜晦更深,似乎永遠是配角。其父故第四野戰軍政委羅榮桓周旋於彭德懷與林彪,毛澤東與劉,鄧之間為不倒翁,既未得罪也未陷於彭德懷,林彪圈內,城府極深。羅幹青出於蘭,腳踩李鵬、江澤民兩隻船,穩定平衡,更顯絕活,以血統及山頭利益計,自然與黨內左派心有靈犀, 然而不露痕跡:反自由化,反精神污染,反和平演變,甚至左派影視文藝,都與他紅色哥們,老同學屢有靈感傳遞及信息溝通。

四人幫倒臺後,與傷痕文學相反,有不少歌頌農民起義領袖的小說,為文革中被搞臭的老幹部隱惡楊善的回憶錄大量出現,電影<<紅櫻桃>>隱含的信息最為強烈,超過所有描寫三大戰役歌頌老幹部的電影。中共烈士之女在蘇聯自述家史,說到其父被腰斬,眼盯著她,意在要有接革命班的堅強意志。也就是說唯有父遭腰斬,自己留學社會主義陣營,後背慘遭紋身的人才有資格接革命之班。

與曾慶紅捷足先登上海幫的路子不同,羅幹先在別處紮營,在中共傳統勢力中打下根基。曾慶紅還有時酒後失言,一露城府韜略,引得江澤民心驚肉跳,羅幹卻表面木訥,在媒體面前講話稿都念不利落,老實得使多疑的江澤民完全放心。

四 指揮與被指揮,利用與被利用,領導與被領導?

羅幹實在是鬼谷子隔代高徒,在揣摩統治者心理上精確入微,他篤定暴發戶愛面子及心虛,多疑,猜忌賢能的心性,草木皆兵的敏感,對權力非合法性的警惕,用既成事態說話,果然一如所料,江澤民一觸即跳,1999年4。25後,第二、三天北京市內至少滯留外地人五千以上,莫說萬人聚集,十個人聚集在一起也不可能,警車,步話機,便衣四布,調來公共交通車百輛,三、五人聚集,立刻發現,抓進車內馬上拉走。法輪功習煉者沒有羅幹的幫助和引導數萬人進北京根本不可能,更不用說數萬外地陌生人都能找到中南海,如入無人之境,似乎警察,便衣都吃了蒙汗藥。同樣天安門警察、便衣四布,擺個煉功姿態都不可能,打開標語橫幅都過不了五分鐘,更不用說調好攝像機,備齊滅火器從從容容錄一場自焚電視劇。羅幹是個細針密縷的人物,早就擅長此道。1989年六月四日之前,李鵬只定大政方針,具體如何攝製誣陷學生燒軍車,栽臟市民吊死解放軍、某軍欺騙民眾說是去打鎮壓學生的42軍受到市民鼓掌歡迎的場面,攝下成為人民歡迎鎮壓鏡頭都是羅幹的妙棋,如自焚錄像家家必看一樣,一下扭轉了同情學生的與論。功過悉歸李鵬,羅幹自己甘於默默無聞。1999年,4。25更顯宰相肚裡能撐船,甘顯無能,失職,失察,讓既成事態震撼江澤民。

五 唯唯諾諾,包藏禍心

毛澤東總結受騙於林彪,再被蒙蔽於四人幫的教訓,發現「一種傾嚮往往掩蓋另一種傾向。」曾慶紅為江澤民擺平高幹子弟,不過令江澤民失去上層人心,得罪的是上層子弟。表面看羅幹只是江澤民意志執行者,其實他先於江澤民,早在1996年就在公安部把法輪功內定為邪教。黨政軍及各行各業上、中、下層幹部,退休工人、職員,大專師生,軍內外知識分子,城鄉老人、婦女,所謂一億之眾就是這些廣泛階層。羅幹共禁絕十五種氣功;皆定邪教,人數更多,僅中功稱有六千萬左5c眾。大陸下崗工人三千萬,在崗尚發不出工資,那有醫藥費報銷,幾億貧病患者靠氣功茍延性命,滅此社會功能,不啻置大眾於死地。判刑五百,抓捕近十萬,虐殺三百,失蹤上千 ,強送上千好人關精神病院。因停止煉功無錢醫病,而死的成千上萬,洞察冤情的家屬親友更加數倍。羅幹怎能不明白,替江澤民捅的漏子比曾慶紅厲害百倍。

然而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羅幹捅的禍,黨內高層有目共睹,都在看他如何收場,既得江澤民重用,拼老命也得把法輪功消滅,給江澤民一個圓滿句號,於是」鮮血染紅了項子「這一清朝鎮壓農民起義的屠夫秘訣又對囉幹大起支配作用。

當然與江澤民力保的心腹賈慶林競爭進政治局常委無比艱鉅,但羅幹自有優勢,不會象賈慶林那樣為了幾億美元失去父兄余 蔭,他擠進政常會的意義,不僅在於個人。實質上是為一個階級。

文革前除林彪橫死,九大元帥,十幾位副總理及幾十個部長,省地市首長,部,局,處級領導都有龐大接班人,如王軍,劉京,葉小文等,周恩來無數養子養女,這是大哥大羅幹天然優勢,彭真,賀龍,薄一波,習仲勛等皆有人子承父業各據要津,上海幫畢竟少數,歷史上貴族閥閱對布衣仕族的優勢向來如此。在革命後代紅海洋中,上海幫猶如被圍的孤島。全國第一巨富江綿恒更象海上孤懸的白帆。

至於中共廣大普通黨員,只有賣苦力為黨增光的份,沒有直接選舉權,由「三代表」安排,只能靠邊站袖手旁觀,幹等著梁山泊頭領分金廳上排座次,看誰坐上七把虎皮交椅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