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隔代高徒 罗干挥刀杀入十六大班子
 
佚名
 
2001-10-5
 
【人民报消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陆季临多事之秋,面对中共十六大接班换血,龙蛇蠢动,理论斗争 ,烟雾迷漫;遍地严大,杀气蒸腾。表面观察似不相关,纵观历史,蛛丝马迹,线索朗然。

一 历史上贵族与平民的朝廷之争:

中国历史上阀阅(军政贵族)与仕族(无京都户籍的人才)是界线分明的,所谓“上品无寒门”。宋朝的贤相包拯出身布衣,吕蒙正出自寒窑。寇准老西儿也是如此。诸葛亮一直被贵族讥为山野村夫,曹操由夏候过继曹家也非正宗贵胄,费一生牛劲为子孙夺权,最终还被司马昭一家贵族夺了回去。

政权更迭时期,斗争尤其激烈:司马懿装病危躲过一劫,而杀了曹爽全家;商鞅改革,贵族反扑,五马分尸;平民军事家吴起,被贵族围攻,趴在国王死尸上。临死不忘报复,乱箭射在王尸,贵族均遭极刑,有趣地反映了平民政治家运用贵族意识形态反制贵族的斗争艺术,更反映了贵族对丧失特权的恐惧与对平民政治家的疯狂报复与刻骨仇恨。

二 “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血统内涵:

毛泽东说:“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满清的遗老遗少在文革中被指为寄生虫,吸血鬼,以及地主,富农,反革命,右派,国民党军政职员。多被革命小将消灭。今已死绝。革命出了新红色贵族;吃延安小米长大,人城后进入特殊的把八一、十一学校,陆定一曾杨言:“这里是培养将军,总理的,出不了马克思,也要出个希特勒。”如果毛岸英不死,也没有文革,没有”六四“。这些红苗子整体接班,顺理成章,金日成,金正日,金正男三代执政,百姓洗脑而服从,就是样板。

六四屠城后,主张“除恶务尽”的王胡子军阀王震直言:“谁要夺权,拿三千万颗人头来换!”五次围剿,万里长征千辛万苦,即使罗干一辈接班人也确实吃尽人间苦头,“牛打江山马坐殿”在他们看来是不公道的,枪杆子里出的政权就应该归于抢杆子的后代来享用,无论是被民主党选票夺去,或被上海帮白捡便宜,对他们的世世代代的损失都是一样的。

三 将相有种,韬光养晦,杨长避短:

善于整人,搞阶级斗争,富于党内厚黑学涵养是罗干辈所长,按计划经济培养,偏于工科,不懂经济是其所短。他们骨子里看不起上海帮,私下讥诮江泽民上海瘪三,红皮白心。陈云一家见朱熔基出现屏幕马上关电视,痛骂右派。木匠劳模李瑞环升入高层,笑迎老干部,遭到的比杜勤斯羞辱周恩来还难堪。江泽民也只是在政权危机下才会被八大老接受。只看重他扼杀<世界经济导报>的镇压之才。江泽民自知是过继为已死叔父的假烈属,如何摆平高干子弟群是他最大心病。曾庆红以高明政治手腕为此立下汗马功劳,先甜后苦,恩威并施,高干子弟视之如叛徒,连江泽民也防他三分,欲人政治局屡屡受挫,众怒难平。

而高干子弟老大哥罗干比故国务院副总理曾山之子曾庆红更隐蔽,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面似忠厚,韬晦更深,似乎永远是配角。其父故第四野战军政委罗荣桓周旋于彭德怀与林彪,毛泽东与刘,邓之间为不倒翁,既未得罪也未陷于彭德怀,林彪圈内,城府极深。罗干青出于兰,脚踩李鹏、江泽民两只船,稳定平衡,更显绝活,以血统及山头利益计,自然与党内左派心有灵犀, 然而不露痕迹:反自由化,反精神污染,反和平演变,甚至左派影视文艺,都与他红色哥们,老同学屡有灵感传递及信息沟通。

四人帮倒台后,与伤痕文学相反,有不少歌颂农民起义领袖的小说,为文革中被搞臭的老干部隐恶杨善的回忆录大量出现,电影<<红樱桃>>隐含的信息最为强烈,超过所有描写三大战役歌颂老干部的电影。中共烈士之女在苏联自述家史,说到其父被腰斩,眼盯着她,意在要有接革命班的坚强意志。也就是说唯有父遭腰斩,自己留学社会主义阵营,后背惨遭纹身的人才有资格接革命之班。

与曾庆红捷足先登上海帮的路子不同,罗干先在别处扎营,在中共传统势力中打下根基。曾庆红还有时酒后失言,一露城府韬略,引得江泽民心惊肉跳,罗干却表面木讷,在媒体面前讲话稿都念不利落,老实得使多疑的江泽民完全放心。

四 指挥与被指挥,利用与被利用,领导与被领导?

罗干实在是鬼谷子隔代高徒,在揣摩统治者心理上精确入微,他笃定暴发户爱面子及心虚,多疑,猜忌贤能的心性,草木皆兵的敏感,对权力非合法性的警惕,用既成事态说话,果然一如所料,江泽民一触即跳,1999年4。25后,第二、三天北京市内至少滞留外地人五千以上,莫说万人聚集,十个人聚集在一起也不可能,警车,步话机,便衣四布,调来公共交通车百辆,三、五人聚集,立刻发现,抓进车内马上拉走。法轮功习炼者没有罗干的帮助和引导数万人进北京根本不可能,更不用说数万外地陌生人都能找到中南海,如入无人之境,似乎警察,便衣都吃了蒙汗药。同样天安门警察、便衣四布,摆个炼功姿态都不可能,打开标语横幅都过不了五分钟,更不用说调好摄像机,备齐灭火器从从容容录一场自焚电视剧。罗干是个细针密缕的人物,早就擅长此道。1989年六月四日之前,李鹏只定大政方针,具体如何摄制诬陷学生烧军车,栽脏市民吊死解放军、某军欺骗民众说是去打镇压学生的42军受到市民鼓掌欢迎的场面,摄下成为人民欢迎镇压镜头都是罗干的妙棋,如自焚录像家家必看一样,一下扭转了同情学生的与论。功过悉归李鹏,罗干自己甘于默默无闻。1999年,4。25更显宰相肚里能撑船,甘显无能,失职,失察,让既成事态震撼江泽民。

五 唯唯诺诺,包藏祸心

毛泽东总结受骗于林彪,再被蒙蔽于四人帮的教训,发现“一种倾向往往掩盖另一种倾向。”曾庆红为江泽民摆平高干子弟,不过令江泽民失去上层人心,得罪的是上层子弟。表面看罗干只是江泽民意志执行者,其实他先于江泽民,早在1996年就在公安部把法轮功内定为邪教。党政军及各行各业上、中、下层干部,退休工人、职员,大专师生,军内外知识分子,城乡老人、妇女,所谓一亿之众就是这些广泛阶层。罗干共禁绝十五种气功;皆定邪教,人数更多,仅中功称有六千万左5c众。大陆下岗工人三千万,在岗尚发不出工资,那有医药费报销,几亿贫病患者靠气功苟延性命,灭此社会功能,不啻置大众于死地。判刑五百,抓捕近十万,虐杀三百,失踪上千 ,强送上千好人关精神病院。因停止炼功无钱医病,而死的成千上万,洞察冤情的家属亲友更加数倍。罗干怎能不明白,替江泽民捅的漏子比曾庆红厉害百倍。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罗干捅的祸,党内高层有目共睹,都在看他如何收场,既得江泽民重用,拼老命也得把法轮功消灭,给江泽民一个圆满句号,于是”鲜血染红了项子“这一清朝镇压农民起义的屠夫秘诀又对罗干大起支配作用。

当然与江泽民力保的心腹贾庆林竞争进政治局常委无比艰巨,但罗干自有优势,不会象贾庆林那样为了几亿美元失去父兄余 荫,他挤进政常会的意义,不仅在于个人。实质上是为一个阶级。

文革前除林彪横死,九大元帅,十几位副总理及几十个部长,省地市首长,部,局,处级领导都有庞大接班人,如王军,刘京,叶小文等,周恩来无数养子养女,这是大哥大罗干天然优势,彭真,贺龙,薄一波,习仲勋等皆有人子承父业各据要津,上海帮毕竟少数,历史上贵族阀阅对布衣仕族的优势向来如此。在革命后代红海洋中,上海帮犹如被围的孤岛。全国第一巨富江绵恒更象海上孤悬的白帆。

至于中共广大普通党员,只有卖苦力为党增光的份,没有直接选举权,由“三代表”安排,只能靠边站袖手旁观,干等着梁山泊头领分金厅上排座次,看谁坐上七把虎皮交椅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