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江澤民 羅幹也要當黨魁
 
李小磊
 
2001-10-4
 
【人民報消息】今年中共警察和安全部門在羅幹的指揮下,以嚴厲打擊暴力犯罪和有組織犯罪為名發起一場大規模鎮壓政治和民族異見人士運動。這是隨著1998年鎮壓大陸民主運動而加強言論控制以來最嚴厲的鎮壓運動。選擇這個時機加強鎮壓說明那些同安全機構有關的官員都急於建立「功績」以便在明年的中共十六大上得到晉升。在這場鎮壓運動中可以撈取最多政治資本的是羅幹。

這次鎮壓的時機正是中共經濟改革引來的社會問題繼續惡化的時候:腐敗、失業和犯罪問題、民族矛盾衝突問題突出。同時,中共政府受到一系列挑戰:人民解放軍軍官叛逃美國、八九年天安門廣場鎮壓決策過程的秘密文件曝光(即《中國「六四」真相》出版),法輪功運動屢禁不止,重大安全傷亡意外事故連續不斷,此起彼伏的抗稅暴動、下崗工人示威等。

同時,布什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中共各派為領導層交接又要激烈斗爭。在明年的中共十六大上,中國的決策機構政治局成員中四分之三要更換,政治局常委七人當中六人要下臺。

在這樣一個時期,作為負責中國司法和安全部門的最高官員,羅幹推行暴力鎮壓運動,借「嚴打」名義鎮壓法輪功、異議者和抗稅農民以及要求解決生存問題的下崗工人,忠實地繼承了中共維持統治地位之「傳統法寶」——暴力恐怖主義。

羅幹負責協調鎮壓運動,親自傳達江澤民的鎮壓手諭,如對法輪功「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以及:對各類抗議活動的組織者以製造車禍的方法消滅、對發表不利於中共統治言論者以「危害國家安定罪逮捕」,等等指示。而羅幹本人也一直以調研的名義,親自到大陸各地督促、監察各地執法機關是否真正執行江澤民的指令以及他本人的指示: 把實踐「三個代表」要求同深入推進『嚴打』整治斗爭密切結合起來,突出重點(指打壓法輪功),依法從重從快嚴懲黑惡勢力,堅決打擊其後臺和「保護傘」。

江澤民很快就要下臺,但他試圖保留中央軍委主席一職,以便像鄧小平那樣垂簾聽政。然而由於江澤民太不得民心,中共高層在六中全會一致認識到,「保江」勢必會加速中共統治根基的崩潰,「倒江」是茍延中共統治的最後一博。因此六中全會決定江澤民在十六大無條件全退,中共支持的一些海外媒體已經開始為此而造勢。為了保持中共統治政局的穩定,目前江澤民保留名義上的職務,但在官方媒體上隱退二線,讓民調高的朱熔基升當第一主角,意圖喚回大陸人民對共黨的「信心」。

瞄準了這一機會,效仿江澤民十二年前踏在六四受難民眾的屍骨爬上了中共總書記位置,羅幹賣力於各種鎮壓運動,在中共政權交接班過程中的勢力斗爭,顯示其鐵腕治理中國的能力,積極撈取政治資本。

在暴力恐怖鎮壓運動中,羅幹積攢民眾頭顱屍骨作為爬升的臺階,擠進政治局常委並在「政績」上超越胡錦濤,爭當新黨魁。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4月11日至5月11日,就有480人被處決。同時,部份在互聯網上發表觀點的異見人士被逮捕或者監禁,國家安全部扣押或者審問了一批從海外歸來的華裔學者和作家,至少包括五名美國公民,兩人至今被關押。人權報告顯示,實行「嚴打」鎮壓運動後,被活活折磨死亡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呈急劇上升趨勢。

如果我們留意的話,可以發現這次大規模的鎮壓運動與羅幹在中國安全部門的三次會議上的講話有關,一次是今年1月20日,另一次是今年4月2-3日,以及最近「911」襲美案後羅幹的「繼續嚴打,進一步加大打擊力度」的有關講話。

第一次的「嚴打整治斗爭」會議在1月20日召開,羅幹在會上說「社會治安問題必須引起各級黨、政部門的高度重視」,並強調要「嚴防重大災害事故的發生」。之後幾天,發生了五名河南人冒充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 「自焚」事件,江澤民隨即否定了中央高層準備對法輪功進行平反的決議,借機展開對法輪功更加嚴酷的新一輪鎮壓,而且明確要求各部門的第一把手直接負責對法輪功的鎮壓工作。人權報告顯示,此會議後被活活折磨死亡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呈急劇上升趨勢,據大陸公安內部資料,因酷刑而死的法輪功學員超過上千人。

公安部門視一切合法上訪民眾為破壞穩定的打擊對象,使用武力對付抗稅農民、示威下崗工人,以及各類在城建遷拆中不滿被政府剝削的抗議者,包括三峽移民。

同時,會議過後不久就有幾名華裔學者被安全部拘留,包括美利堅大學的高瞻被以間諜罪逮捕。中共當局至少逮捕了多名「互聯網異見人士」,因為他們在互聯網上批評政府。另外,新疆自治區官員宣布要通過嚴打來鎮壓「民族分裂分子、暴力恐怖分子和宗教極端分子。」

4月1日南海發生中美撞機事件,2日至3日羅幹主持了安全部門的第二次會議,羅幹在會上發表了長篇講話,強調要「推動嚴打整治斗爭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深入開展」。會後不久,大陸進入了對「犯罪分子」的從嚴從重的處理,據媒體報導,嚴打的頭十二周內被處決的人數超過二千人。

大陸地方官員得到指示,要多逮捕、從嚴從重判決。目擊者、官方媒體和西方外交官提供的消息說,各地官員正在利用這個機會不擇手段抓捕關押嚴整法輪功學員、猛抓地下教會、沒有登記的網巴、抵抗苛捐雜稅的農民。

同時,部份在互聯網上發表觀點的異見人士已經被逮捕或者監禁,國家安全部扣押或者審問了一批從海外歸來的華裔學者和作家,至少包括五名美國公民。

還有一個不可忽略的是,四月份的會議期間,各地安全部門根據羅幹的指示,批准了多起反美示威遊行,縱容示威人士對美領館的暴力抗議行為,加油添火般地配合了中共喉舌煽動起的復仇民族主義熱火。為了禁止五月份在香港出版的《中國「六四」真相》,中共媒體根據曾慶紅的部署展開了一系列包括揭露海外的「反華反黨勢力」罪行在內的「愛國」宣傳,而安全部則配合以「攜帶二本《中國六四真相》以上即可判刑」作為政策傳達下去。

「911」襲美案後,羅幹指示政法系統要乘國際力量集中在反國際恐怖主義而忽略了對中國人權狀況監督的機會,不惜一切進一步加大對大陸人民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打擊力度,並要求各級黨政機關的第一把手直接負責。高壓下,暴力恐怖充滿了大陸境內,連日來,媒體天天報導大陸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虐殺的消息。

羅幹在這一系列的暴力鎮壓運動當中,在人民的頭顱和屍骨上建立了輝煌的「政績」。對於統治地位遙遙欲墜的中共來說,羅幹得到黨內的「高度」讚揚。一向極為隱蔽的羅幹也不禁沾沾自喜,甚至對手下流露出「論能力、政績」在胡錦濤之上的得意「微笑」。

羅幹努力晉升政治局常委,爭當中共新黨魁的路程,是一條血洗的屍骨如山的臺階,然而,也是羅幹走向斷頭臺,跳進黑暗的、伸向地獄的無底的深淵。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