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臺灣 習近平敢把軍權下放給某個將軍嗎?(圖/視頻)
 
章天亮
 
2023年8月4日發表
 

美國時政評論家、美國飛天大學副教授章天亮應邀到臺灣出席政論節目「筱君 臺灣plus」進行演講。(視頻截圖)

【人民報消息】對於習近平來說的話,他如果不打臺灣的話,他可以日子這麼混下去,他如果打臺灣的話,面臨着太多的不可測的內容,太多的不可測的因素,都可能會造成他權力的瓦解。所以他爲什麼要冒那1%的勝利的可能,卻去要承擔自己100%失去權力的風險,對他來說划不來嘛。

首先非常感謝臺灣自由通信傳播協會,來做這個節目的主辦方,今天其實是我到臺北的第二天,到臺灣的第二天,也是第一次到臺灣,感覺臺灣人非常的善良,非常的淳樸 也非常的熱情。

昨天我和我太太在臺北街頭走的時候,有一種很親切也很安全的感覺。然後感覺好像臺灣的人,對於他們所受到的這種威脅,就是來自於共產黨那邊的威脅,好像都沒有什麼感覺,感覺每天的生活很幸福,然後也很平安,感覺好像是生活中沒有什麼不確定性。也可能是因爲臺灣的福利比較好,然後有全民的健保,所以也可能不太擔心自己的生活會受到任何影響。其實臺灣對於整個國際社會來講,已經變成了一個焦點中的焦點,尤其是俄烏戰爭爆發之後。



我曾經讀過一個故事,大陸有一個非常著名的作家叫王力雄,他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叫做《黃河邊上的木頭舵》。他就講他本人八十年代初的時候,曾經去在黃河漂流,就當時想找到黃河的源頭。他就聽到黃河邊上的人,曾經講過一種情景,就是早期在黃河的上游是沒有路的,沒有公路,所以說黃河上游的樹一旦砍伐完了以後,如果想把樹木運到,比如說黃河中下游地區,就只能夠把這些木頭放到黃河裏邊,讓它們順流而下。但是黃河峽谷有些地方它是非常窄的,所以有的時候這些大的木頭,會被石頭擋住。一根木頭一旦被擋住之後,後面的木頭也很容易就被擋住,然後就在這地方堆積起來,有的時候會堆成像山一樣的木垛,就造成整個黃河的水流都被截斷。

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這幾千根木頭如果要拆起來的話,也是挺難的,所以他們當時就要找一種,他們叫老把式,就是那種非常有經驗的人,他會去端詳這個木垛,找到最關鍵的那個木垛的支點,然後把那個地方的木頭砍斷。只要這一個地方一斷,整個這個山就一下就塌了,然後那個木頭就會順流而下。也就是說其實很多問題在解決的時候,它都有一個非常關鍵的支點。

其實臺灣已經變成了全世界圍剿共產黨的一個支點。

有的時候可能我們真的身在臺灣的時候,我們不知道臺灣到底有多重要。所以我像今天就聊一聊,中共對臺灣的威脅,和臺灣的軟實力的優勢。

其實從2020年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講說,習近平要武裝入侵臺灣,我見到過最早的說法,就是在2022年以前,就說習近平要打臺灣了,說習近平是爲了他20大連任做準備的。

當時講這個話的是,美國非常高階的一個將領,後來就是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後,有很多人不斷的講說,中共會武裝入侵臺灣,也有人說這個時間點在2025年,也有人說是在2027年,就是中共建軍100週年的時候。

習近平到底會不會打臺灣?或者什麼時候會打臺灣呢?這個問題在我的「天亮時分」的頻道中也經常的講。

2021年10月份的時候,我記得我到灣區去參加活動,當時希望之聲的頻道的主持人高潔就到機場去接我。在路上她當時就講說,整個當時在灣區的臺灣人社區中,流行着一個非常,就是大家的這種猜測,就非常非常擔心,中共很快就會打臺灣了,然後當時我就跟高潔講一個問題,我說其實你只看一個指標,就知道習近平會不會打,那就是中共的高官的那些二奶三奶們,他們的紅二奶紅三奶,他們有多少人有美國身份,他們在美國藏了多少錢,他們的錢不會藏在非洲、南美那些國家,一定是歐美這些國家。如果要打臺灣的話,他們一定會擔心自己的財產會被凍結,所以在打臺灣之前,他們必做的一個動作,就是大規模的從其他別的國家撤回他們在那個國家的資產。所以我說如果你要是沒有看到歐洲、美國、澳大利亞、日本這些地方,有大量的錢撤出去的話,習近平就不會打臺灣了。所以這個我覺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我在2020年7月20號的時候做過一個節目,就是給大家講了一下,到底中共在海外藏了多少錢?當時我引用了一個,叫做全球金融廉政組織的一個報告,叫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簡稱叫GFI,他在2012年10月27號的時候,就是大概在十年以前,在英國非常著名的經濟學雜誌,叫做Economics,上面刊登了一篇論文。這個論文計算了一下,中共通過這種貿易的方式向海外洗了多少錢?他的研究方法很簡單,就中共那邊比如說,他說我對美出口了多少錢。美國這邊的話,他也會記錄說,他從中共那邊進口的時候有多少錢。這兩筆賬是對不上的,就按照中國到美國出口的錢,和美國到從中國進口的錢,這應該是對得上的,對吧,這個差值就是中共洗到海外的錢。當時按照GFI的報告,從中共加入世貿組織開始,一直到2012年,大概十年的時間,中共洗到海外的錢是3.6萬億美元。大家如果要想看具體的數據和報告的話,我在2020年7月20號,那一天的節目裏面有鏈接,大家可以去看那個報告,很長的一個報告,而且就是詳細的解釋了中共是如何用misinvoicing的,這種方式去洗錢的,當時僅僅在2021年的時候,中共就洗了4300億美元出去。我就根據當時中共這種洗錢的比例,估算到2020年的時候,中共已經往海外洗了10萬億美元。

在2020年的時候的話,因爲中共當時由於疫情的原因,各國產業鏈中斷,所以當時中共的出口急劇的增加,因此洗到海外的錢會變得更多,這就是中共在海外的一筆鉅款。如果真正的中共要打臺灣的話,這筆錢一定會動,這種錢動的這種規模的話,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和政府能夠忽視的、會感覺不到、會覺察不出來。所以我就說,如果中共要打臺灣之前,一定會有這種大的資產的轉移。

這一次俄烏戰爭,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一次,我們看到的歐美國家,他們在聯合起來之後能夠做什麼事情?這次俄烏戰爭爆發以後,很多俄羅斯的政客和寡頭的資產被凍結,很可能會用於對烏克蘭的戰爭賠償。

所以如果臺海戰事爆發的話,同樣的事情還會出現,也就是中共海外貪官的資產會被凍結。

這裏邊我想特別提一件事情,就是在今年2月28號的時候,今年的2月28號,當第118屆國會由共和黨佔主導的時候,我們知道他們成立了一個針對中國共產黨的特別委員會,之後就提出了一系列的法案,其中有一個第554號法案。一會我還想詳細的說臺灣軟勢力的時候,我要提到這554號法案。但是我想先說一下,這554號法案是Arkansas(阿肯色州)的共和黨衆議院的議員,叫做French Hill,他提出爲了阻止中共對臺灣的侵略,他要求財政部,一旦這種侵略開始或即將開始的時候,美國財政部需要向美國國會報告,中共所有中央委員以上的這些官員。大家知道,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是相當於是共產黨名義上的核心組織,叫中共中央,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的人數大概是200多一點,然後從200多一點的中央委員,一般來說都是省長省委書記,什麼各個大部的部長之類的,從這些中央委員中,再選出25個政治局委員,從25個政治局委員中,再選出7個政治局常委,這就是屬於中共的權力金字塔,塔尖最有權勢的200個人。衆議院第554號法案,要求把所有中央委員以上的,這些官員,就是包括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他們本人,他們的家屬,和他們家屬的家屬,包括他們的兄弟姐妹、子女、孫子、孫女,就紅二代紅三代了,然後包括他們的配偶,包括他們配偶的兄弟姐妹,和他們配偶的兄弟姐妹的配偶,大家可以看到,這實際上是中國古代誅三族的範圍,把所有這些人的財產全部要調查出來、公佈出來。除非他們跟中共合作。

就是比如說他也是一個大貪官,但是他決定跟美國合作了,這個中共官員,比如說某政治局常委說,我來向你提供重要情報,這種人的話,可以獲得美國總統的豁免。否則的話,所有中央委員以上的、一個範圍內的親屬,他們所有的錢,全部要被公佈出來,公佈就意味着凍結。所以其實美國是有很多的槓桿,可以去做這樣的事情的。就像是當時美國製裁,現在中共的國防部部長叫李尚福,當時制裁他,就是凍結他在美國所有的財產,一旦這些人財產被凍結的話,沒有任何一個銀行會跟他們有任何的交易。就像香港原來特首林鄭月娥,後來被美國製裁,沒有銀行給她開賬戶,她想使用信用卡使用不了,她等於就完全只能使用cash。所以就是說這種凍結,一旦就是真正實施的話,對於中共官員的財產是毀滅性的打擊。也就是說,當美國有這樣的一個手段,去應對中共的時候,中共的那些官員,他們也不會允許習近平打臺灣的。因爲只要一打臺灣,他們的整個身家就全都沒了。

其實財政部的報告,不光是要凍結他們的財產,還要公佈他們財產來源,說明這個資金是如何獲得的等等。這個法案是非常厲害的,但是現在這個法案,現在還沒有完全的通過,只是給大家講一下。換句話說,如果中共真的武裝入侵臺灣的話,中共最上層的官員,就面臨着三族以內的親屬失去財產的風險,所以我覺得臺灣人,一定要重視這個問題。如果你們在美國有親屬,可以有投票權的話,讓他們一定給美國,他所在選區的議員打電話,或者是寫信。因爲美國現在議案,美國的議案是這樣的,他在house裏邊,就是在美國國會相當於下議院有人提案,然後的話這是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話要找co-sponsor,就找人和他聯署,聯署議案之後的話,還要交到相應的委員會里面去表決,委員會表決通過之後,最後才放到floor上,交給435個議員表決。衆議院通過之後的話,再到參議院表決,參議院表決完之後的話,再交給總統去簽署成爲法案。這個法案几乎可以肯定,一旦放到floor(議場)上去表決,435個議員的話,肯定會通過。所以也就是說這個強大的法案。如果只要有機會放到floor上去表決的話,一定會通過。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會不會放到floor上去表決,有可能他們會。就是說比如說相關的一些人,他們可能會覺得,會對美中關係影響過大,他們可能會有這樣的concern(擔憂),所以這就需要臺灣,在美國,如果你有是有親屬有投票權的話,給自己所在選區的議員打電話,讓他們去co-sponsor,然後的話co-sponsor的人,就是相當於共同提案的人越多,能夠被表決的機會就越大。所以我覺得這個其實對臺灣是一個非常大的保護。

所以我想就是說,習近平會不會打臺灣,我剛才只是舉了這麼一個例子,就是說從這個角度考慮,我覺得習近平打臺灣,就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當然還有一些其它別的原因,造成習近平不可能打臺灣。其中一個理由是技術。

中國雖然是一個製造業的大國,但是中國並不是一個製造業的強國,幾乎所有的關鍵技術,都是掌握在其他別的國家手裏面的。2018年的時候曾經有一件事情,當時是2018年4月10號,當時美國商務部宣佈,在7年之內禁止美國企業向中國的電信設備製造商,叫做中興通訊,提供芯片。短短一個星期以後,中興通信就休克了。就是一個龐大的通信企業,就像華爲這樣的一個通信企業,美國只要不向它提供關鍵技術,或者芯片斷供的話,它立刻就死掉。一個星期的時間。後來等於川普又赦免了,他給中興又續命了。

華爲也是一樣,華爲70%以上的利潤,都來自於他的這個終端業務,就是手機。美國一制裁華爲,華爲現在手機市場份額,當時是超過蘋果,直追三星,在2019年的時候,華爲曾經想,成爲全世界最大的手機銷售商,美國一制裁,華爲現在手機已經變成其他,就是那些什麼LG,什麼就是什麼Motorola之類的,他們都有份額,華爲的市場份額的話,就幾乎已經快沒了,看不見了已經。所以中共在這個科技方面的話,他是非常非常在意歐美對他的這種支持。如果歐美不支持的話,中國的科技就死掉。中共的科技死掉之後的話,意味着什麼,大家不要以爲說,中共科技死掉了之後,中共還能維持統治。

現在中共維持統治的方式,跟過去是完全不一樣的。在毛時代,在毛澤東的時代,中共維繫統治的方式,其實是靠精神控制,就大家把毛澤東當成神一樣的崇拜,他就說了再荒謬的這個話,說了再荒謬的事情,大家還是要不加任何質疑的去追隨,至少絕大多數人是如此。

但是現在的中國人不會不加質疑的去支持共產黨,大家支持共產黨現在唯一的理由,就是因爲能夠從中共那裏獲得利益;一旦不能從中共那裏,獲得利益的時候,很多過去的粉紅他們都會反的。就像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趙立堅是吧,他在翻譯疫情期間,拿不到藥,整天宣揚說,你在中國你就偷着樂吧。大家知道非常有名的,趙立堅連他都會反。

所以就說中共,如果不能夠拿錢摁住這些人的話,這些人都會反,包括很多的小粉紅。所以就說中共,它現在怎麼維持統治呢,一個很重要的手段,就是靠高科技的監控,如果沒有這種監控,如果沒有這樣的算力,就是computing power,如果沒有這樣的算力的話,中共維持統治的方法,它就不持久了,它就是維持不住了。

所以其實西方對於中共這種科技方面的制裁,這種禁運,也是讓習近平不敢打臺灣的一個原因。一旦打就不行了。中共其實它有很多的短板,包括中國能源。大家可能知道,中國的石油70%以上是進口,中國的石油70%以上是進口。如果要是中共打臺灣的話,美國的軍艦隻要封鎖馬六甲海峽,中國可能它的戰略石油儲備都支持不了一個月的時間,飛機坦克都開不動,沒油了已經。所以它有很多的短板,這個就是,中共不敢打臺灣的。

第二個理由,就是技術,我們剛才第一個說的是,美國的這種,對中共官員本身利益的威脅;第二個是,中共維持統治它是需要高科技的,但是美國是可以封死它;第三個理由的話就是經濟,中國的經濟,中共每年它有一筆錢,用來維持統治的,我們叫做維穩費用,從2011年的時候開始,中共的這種維穩費用就已經超過了軍費開支。如果中共沒有錢的話,它的維穩體制也會停止運轉,而中共鎮壓民間抗議主要就是靠這個錢去維繫。

所以我覺得,中共如果打臺灣的話,接踵而來的,就是各種各樣的經濟制裁,中國的經濟一下就會垮,其實大家現在看到,中國的經濟已經不行了,美國還沒有真的去下大力氣,去制裁中共,對它進行經濟封鎖,還沒有,現在中共的經濟也難以爲繼,所以它如果打臺灣的話,它的經濟會一下子就垮掉。

下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習近平本身的權力安全的問題。這個我覺得,很多人覺得,習近平打臺灣是爲了能夠青史留名,或者是說,他能夠在歷史上,創造一個比肩毛鄧的這樣的一種歷史地位。

但是實際上大家要知道,習近平他如果想打臺灣的話,意味着他必須把最先進的武器裝備和軍隊的指揮權,去交給中共的某一個將領,或者幾個將領。這個對於習近平來說,是太危險的一件事情。

大家記得在1989年,六四的天安門事件,那個屠殺,其實當時在天安門的學生,已經不多了,大概可能只有幾百個人還在那堅守着,而如果對天安門進行清場的話,當時中共如果動用軍隊一萬軍人,一萬名軍人就已經足以清場,但是鄧小平派了30萬人。爲什麼要派30萬人,因爲如果派了一萬人,我把槍交給他的話,你都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之間調轉槍口,鄧小平把槍發給30萬人的話,把30萬個人分成30個不同的單位,任何一個單位,在想造反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如果我調轉槍口,另外那29個不肯調轉槍口的人,他們會不會把我鎮壓掉?所以他靠着軍隊互相之間信息的隔絕,每個人都覺得,如果我要是現在反叛的話就會被鎮壓掉,才造成大家在不同的單位協作,互相之間牽制着往前走。

也就是說,鎮壓一個和平的學生運動,他都要動用30萬野戰軍,都要採用這樣的方法,如果臺海戰爭爆發的時候,習近平敢把最先進的武器交給某一個將軍嗎?把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他,如果真那樣的話,那個人突然之間反叛了怎麼辦?所以對於習近平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我經常講一個例子,就是當時中國在五胡十六國的時候,當時中國北方是被五個少數民族佔據,然後南方的話是東晉偏安。當時在東晉就有很多的將領,他們希望北伐去恢復中原,像我們知道祖逖「聞雞起舞」,包括桓溫的北伐,劉裕的北伐,他們都是打着恢復故土的這種旗號去的。這個對於皇帝來說的話,應該是個好事,恢復故土的話,我的疆域也擴大了,然後對於我的國運來說的話,也是一個至少值得炫耀,或者是吹噓的事情。但是當時的皇帝,絕不支持任何一個軍閥的北伐,這個在歷史上叫做涇陽之爭。就是當時處在涇州的軍閥集團,和處在陽州的政治集團,他們互相之間的爭執。陽州的話,指的不是現在的江蘇揚州,指的是當時南京政府所在地的,那個州叫陽州,叫涇陽之爭。

爲什麼不支持北伐呢,因爲當時皇帝的心裏很清楚,任何一個將軍北伐,一旦成功的話,他的威望就太大了,他的威望可以大到足以取代皇帝的程度。所以皇帝想方設法的去扯這些北伐將軍的後腿,包括祖逖、桓溫,大家都知道,而且最後東晉確實亡於北伐軍閥的叛亂,就是後來東晉的結束。就是北伐的劉裕,後來結束了東晉,建立了劉宋政權。

所以歷史的教訓歷歷在目,如果習近平打臺灣的話,打輸了政權丟了;打贏了,那個打贏的將軍的話,也會把習近平取代。所以對他來說的話,也有一個政權安全的問題。

所以我們就會知道,對於習近平來說的話,他如果不打臺灣的話,他可以日子這麼混下去。他如果打臺灣的話,面臨着太多的不可測的內容,太多的不可測的因素,都可能會造成他權力的瓦解。所以他爲什麼要冒那1%的勝利的可能,卻去要承擔自己100%失去權力的風險,對他來說划不來,對吧?所以我覺得這也是習近平,不肯打臺灣的第四個理由。

第五個理由最爲嚴重,那就是習近平根本不可能打贏。大家看到現在有很多的兵棋推演,就是CSIS,他們就是美國的一個,就是向軍事做這種諮詢的,這麼這樣的一個智庫,所有的兵棋推演,最後都顯示中共會失敗。這些顯示中共失敗的,這些兵棋推演,還是料敵從寬,就是還覺得中共的軍隊有多麼強大的戰鬥力。但是實際上,中共的戰鬥力可能遠遠不如俄羅斯。

俄羅斯如果要是不打烏克蘭的話,大家可能還以爲它是地表第二強大的軍事集團,打了烏克蘭之後,發現它不過就是一個紙老虎,它從它的戰術,到它的後勤,到它的整個指揮系統,包括它的士氣等等,就是一塌糊塗。中共的軍隊只會更加惡劣,絕不會比它更好。所以說習近平他應該知道,就是說他打臺灣的話,是根本就不可能打贏的,所以所有的這些因素,累加到一塊,你就會發現,習近平他現在自己也意識到了,他打臺灣是打不贏的。

美國這邊的智庫,包括美國的中情局的局長,包括很多美國外交官員,現在最近幾個月以來,在公開場合發言的時候,都在講,這個戰爭並不是迫在眉睫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也就是說,在俄烏戰爭剛剛爆發的時候,他們覺得今天是烏克蘭,明天是臺灣,中共可能很快就要打臺灣了。但最近幾個月,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突然之間輿論就發生了轉向。

不光是美國的輿論發生轉向,中國的輿論也發生轉向,中國甚至可以刊登出文章說,如果中共打臺灣的話,會面臨着四線作戰的風險,就是日本韓國,然後臺灣,然後還有菲律賓,然後還有印度,就整個圍繞中共這一圈,都會跟中共對着幹。所以實際上就是說,習近平現在自己也意識到了,打臺灣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習近平本人,其實他的性格特點也是決定了,他不會去冒這個風險的。

在習近平當時還不是中國國家領導人的時候,在福建做省長的時候,他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聶衛平,他那個時候出了一本書,那時候聶衛平比習近平火多了,可能中國人無人不知聶衛平,聶衛平後來就出了一本書,叫做《圍棋人生》,就回憶他自己的人生過程,其中有一段是跟習近平有交集的,就是當時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聶衛平跟習近平,還有一個叫劉衛平的人,他們三個人號稱三平,名字中都有一個平字,在北京三十八中讀書,他們三個都是高幹子弟,然後附近都是在文革中受到衝擊。然後他們三個就變成了沒有人敢理他們的那種,這種狗崽子。他們就很生氣,所以他們就想,和那些平民出身的造反派打一架。

有一天他們得到一個消息說,平民的造反派,他們來的人很少,說他們會在什麼地方聚會,咱們去把他們打一頓,他們仨就去了。結果去了之後,發現對方準備得非常充分,對方一下子就從校園大門外,衝過來幾百人,都拿着棍子。他們一看情況不好,習近平轉身就跑,跑的速度非常快,他們三個人是聶衛平和習近平,倆個人跑得最快。第三個叫劉衛平的人,他是中共開國上將劉震的兒子,結果跑得慢的人,被打成了腦震盪。

講這個故事其實是說明,習近平他的性格中是有這樣一種特點的,他看到比他強硬的人,他會轉身就跑的,轉身速度非常快。

大家看到就跟白紙革命一樣,當時白紙革命之前,習近平瘋狂的說什麼動態清零,什麼封城什麼之類的,結果突然之間,白紙革命爆發的時候,習近平啪一下就反過來,沒有任何預警的,180度大轉彎。習近平很多政策都是這樣。所以我想說,習近平他各種各樣的理由,從他的這種性格特點,到他遇到的這種科技、外交經濟,包括美國這邊有可能對他的中共高官的制裁,和他自己本身的那些官員不支持他,和他自己權力的不安全感,都會決定他不可能打臺灣。這就是我的一個結論。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也想說,《孫子兵法》中曾經講過,叫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也。我們不是指望中共不打臺灣,臺灣才安全,而是我們憑藉着臺灣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你來打我也不怕,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才不會打臺灣。

這裏邊就出現另外一個問題,習近平不會打臺灣的話,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反正習近平也不會打,我想說其實這是不夠的。

因爲中共雖然不會武力入侵臺灣,但是中共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去滲透和顛覆臺灣,這一點我覺得我們一定要有一個非常清醒的認識。

習近平在對待臺灣的政策問題上,就是不管他叫囂的怎麼樣,什麼國家統一、民族大義等等,但是我們要明白一個道理,臺灣問題無關統獨,臺灣問題無關領土。因爲對於共產黨來說,他所放棄的領土,在他奪取政權以後,超過幾十個臺灣。凡是跟中共有爭議的領土,中共幾乎都放棄了,光跟哈薩克斯坦領土爭議,就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灣,中共全放棄了,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他爲什麼要在意臺灣,臺灣3萬4千平方公里的領土。其實他最大的一個心病,是因爲臺灣的民主和自由,他打臺灣的唯一的理由,就是要解決對中共合法性的一個最大的挑戰。

因爲對於中共來說,有一個民主的臺灣的存在,就對比出了中共的這種專制和邪惡;第二,由於臺灣和中共,和中國大陸之間有相同的文化,有相同的語言,有相同的歷史的背景,如果臺灣人能夠搞民主的話,能夠搞選舉的話,中國大陸爲什麼不能?中共經常會利用它控制的一些輿論宣傳,說中國人素質低,不適合搞民主,但是臺灣存在的本身,就是對中共這種言論的駁斥,中共這種觀點的駁斥。所以中共其實最痛恨臺灣的話,是痛恨臺灣的民主和自由。

所以我們不要想象說,中共打臺灣的話,只是爲了領土,然後的話我們該過什麼樣的日子,只是換了一個政府,我們今天怎麼生活,明天還怎麼生活。根本就不是。中共如果要打臺灣的話,第一個要拿走的,就是臺灣的民主和自由。就像我們現在在香港看到的一樣。所以中共如果它不通過這種硬的武力去進攻臺灣的話,中共通過什麼去進攻臺灣,當然就是靠所謂的軟實力。

而我們能夠抵禦的,現在要極力抵禦的話,就是中共這種軟實力的進攻。這就說到臺灣如何靠自己的軟實力去保護自己安全的問題。

臺灣我覺得它有四個軟實力的優勢,第一個優勢的話就是民主自由,臺灣一定要改變國際的敘事,說中共打臺灣是爲了臺積電,爲了取得臺灣的高科技,或者中共打臺灣是爲了取得臺灣的領土,根本就不是。我們一定要把臺海兩岸的局勢,定位爲自由和專制之爭。

如果我們把這樣的一個問題釐清了以後,是自由和專制之爭,自由社會就會站在臺灣的身後。這就是臺灣最大的一個能夠保護自己的旗幟,就是臺灣的自由和民主。打出這個旗,美國、日本、澳大利亞、韓國等等,就全都站過來了,這是臺灣最大的軟實力。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我們無論如何強調都是不夠的,一定要把臺灣的這種制度優勢打出來,這是臺灣第一個軟實力的優勢,要不斷的講,不光是在臺灣國內講,在國際上的話也要講這個問題。

第二個優勢的話,我覺得就是臺灣的外交方面的優勢。雖然臺灣沒有很多的邦交國,但是臺灣其實是可以組成一個民主國家的同盟。這一次俄烏戰爭之後,我們看到美國現在跟日本的關係,急劇的升溫,大家可能看到,馬上在7月份的時候,在立陶宛要召開一個北約的峯會,日本是不是北約國家,當然不是,日本是一個太平洋國家,它並不是北大西洋公約的成員,但是日本的首相岸田文雄,要受邀去參加北約的峯會。實際上就是說,北約不光是在東擴,甚至繞過太平洋,從西太平洋這邊跑到了日本這一邊。而且菲律賓現在,比如說它允許美國在菲律賓四個軍事基地開放給美國使用,包括它最北邊的島呂宋島。所以我覺得臺灣在外交上,一定要聯絡這些民主國家,組成一個民主國家的同盟,這是臺灣的第二個優勢,外交優勢。

第三個臺灣的優勢,就是經濟的優勢。臺灣有很多的這種半導體等等關鍵的產業,臺灣它的很多的這種產業,如果要是在戰爭中中斷,或者被中共控制的話,對於全球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危險。之所以現在美國敢對中共進行高科技的禁運,是因爲在所有的關鍵技術領域上,中共都是不控制的。就是國際社會可以完全沒有中共而生存。但是如果這個關鍵的產業臺灣要是保不住的話,這個關鍵的產業如果臺灣要是不能夠保住的話,國際社會也會缺少一種保護臺灣的動力,就是如果這個關鍵產業被中共拿走的話,國際社會在跟中共討價還價的過程中,中共就可以說,OK,你對我禁運這個,那我有這個,我可以反制你;你不讓我造芯片,我也讓你造不出來;就會有這樣的一種反制。所以我覺得就是臺灣的這種經濟方面的優勢,我覺得也一定要保住。這個是臺灣的第三個軟實力優勢。

第四個軟實力的優勢,就是文化上的優勢。一個和中國同文同種的臺灣,能夠有這樣一種自由民主的制度,不斷地去宣講它,我覺得這個是臺灣的第四個優勢。

所以我覺得就是針對這四個優勢,臺灣應該積極地在這四個方面去發揮作用,第一個就是,再次強調一下,這個第554號決議,就是我剛才提到的,美國的國會,就是說如果中共一旦打臺灣的話,他們會公佈中央委員以上的這些人他們的財產,這個方面我覺得臺灣應該積極地推動,包括民間我們可以推動。然後我覺得如果你們,因爲臺灣畢竟是一個民選國家,給你們的總統、給你們的議員寫信,通過臺灣的外交部,通過臺灣駐美的經濟的文化代表處,包括臺灣駐聯合國大使,一定要想方設法地在美國去推這個554號決議。這個決議一旦通過的話,臺灣頭上就有一個特別大的一個保護傘。

同時呢,我覺得臺灣要保護好自己的文化,宣傳好自己的制度。然後呢保護好自己的產業,絕對不能夠讓臺灣的產業空心化。在這個中共加入世貿之後,我知道很多臺商都把產業搬到大陸去了,然後就造成很多臺灣的製造業,就是等於是沒有多的就業了,臺灣的製造業就沒有以前發達了。一定不能夠讓臺灣的經濟空心化。

實際上就是說當一個國家或者是一個地區,當它的經濟出問題的時候,這個時候人們很容易的就願意放棄自己的自由,去依靠一個威權的政府,去解決他們的問題。就像二戰以後我們知道這個,當時美國有一個選擇,就是到底是不是支持西歐的這些國家?還是比如說讓德國這樣的犯下戰爭罪行的國家,去做戰爭賠償?後來美國想明白一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歐洲這些國家像德國、意大利等等,要做戰爭賠償的話,他們就會陷入貧困,而陷入貧困的時候,他們就會怨恨這個政府,這個時候他們就很容易變成像一戰以後經濟破產的德國一樣,他們會選出一個強人的政府,甚至那個時候他們可能會投靠蘇聯,就變成一個共產黨的國家。所以當時在二戰結束之後,美國就決定通過一個馬歇爾計劃,就重建歐洲。事實證明一個繁榮的歐洲,確實是對全世界的這種經濟有幫助,對美國也會產生正向的回饋。同時的話也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的穩定。美國也多了很多的盟友。

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以這段歷史爲借鑑的話,如果臺灣要對抗中共的話,臺灣的經濟不好是不行的。臺灣如果經濟不好的話,他們可能會說,哎呀大陸經濟不錯,我們乾脆投降了算了。臺灣一定要把自己的經濟搞好。

所以臺灣在經濟、外交、文化和制度這方面的話,我覺得這些軟實力優勢,我們要充分的認識到,並且能夠把它充分的發揮出來。

這次就是想介紹臺灣怎麼去發揮這些優勢,去平衡中共的這種威脅。

我知道今天講的東西,基本來說在天亮時分很多的節目中講過。我們今天把它綜合一下。再有一個,我們一會兒大家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針對這個問題的話,我們可以再回答。好吧,我就是暫時講到這了,非常感謝大家。 △

(人民報聽打,文字稿首發)
 
分享:
 
人氣:58,42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