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尖峰时刻:中共崩溃的两个变量
 
颜纯钩
 
2023年8月2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如果说中共崩溃是一个大概率事件,那么时势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才是崩溃发生的契机?

任何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与偶然性,有其因果关系。中共是一个实行独裁统治的政党,维护一小撮权贵家族的利益,中共逆时代潮流而动,违背人民的集体意志,这都是中共与生俱来的反动性,也是它迟早要走向灭亡的必然性。

至于偶然性,当然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便是中共选择了习近平为这一代的领袖。虽然党内政治是决定因素,但也有习近平个人际遇的偶然性。习近平无能偏执,内政外交上屡屡误判与失机,极大损害了中共的根本利益,加速了中共政权的崩坏。

邓小平的韬光养晦,隐伏着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最终要对西方民主实行反攻倒算,这本身有其必然性。但换一个人主政,或许会比习近平更理性,更有谋略,更知进退,因此也不会屡屡翻车,不可收拾,不会衰落得那么快,这便是偶然性。

中共的战狼外交在特朗普手上碰钉子,但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国策,却造成美国孤立。直至拜登上台,致力修复与盟国的裂痕,合纵连横,很快建立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民主世界同盟,其中有普世价值为共同思想基础的必然性,也有拜登当选总统的偶然性。

虽然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都指向中共的崩溃,但真正发生百年大变局的契机,却还是决定于两个基本变量,一个是中共实力衰落的速度,一个是中国人民反抗的激烈程度。

中共改革开放四十年,造就了强盛国力。江朱朝与胡温朝国力尚浅,国进民退初试啼声,破坏刚刚开始。直至习近平上台倒行逆施,大撒币大外宣花钱如流水,国内经济政治大倒退,长期损耗经济与民生的基础。民营企业打一个少一个,国企占尽资源却日益虚胖,国库进的少出的多,官员食之者众谋之者寡,十年以下,中共的国力以惊人速度崩坏。

另一方面,民间对中共的服从程度,却随着经济民生的败坏而不断削弱。起先,不服管的只是一小撮自由派知识分子与维权律师,这部份只占人口一个百分比零头,虽然政治能量大,但很快被中共镇压瓦解,至今已疲不能兴。

与此同时,中共仗着巨无霸的国力,却对民间不同社会阶层实行全面压迫,国进民退打击私企老板,清算教培得罪大量就业教师,向网络平台开刀又砸大批中青年饭碗。经济上倒退,外商外资撤走,造成大量农民工失业,大学毕业生成了社会边缘人,中产阶级因经济滑落理想破灭,到最近,清剿卫生系统又使医务人员怨气冲天。至于种种恶法窒息人心,更神憎鬼厌。

本来,中国人安于岁月静好,退休了有退休金安渡晚年,病了有医保解决难题,如果就业情况好,多数人享受现世快乐,没有心情搞抗争。一旦经济情况恶化,各行各业基层民众都感受生存压力,社会不公的怨言就平地而起。

政权的稳固取决于官民两方面变量的对比,国力强了,民间反抗势必较弱,因为政府有余力用钱摆平民怨;反之,国力弱了,处处捉襟见肘,力不从心,民间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民怨四起,便会酝酿社会危机。

国力强反抗力弱,国力弱反抗力强,其间力量对比的变化,是一个积量变为质变的过程。初始阶段,中共武警公安足以镇压民间反抗,但随着双方力量对比的变化,政府日益陷入被动,心不能使臂,臂不能使指,对山高皇帝远的基层,便慢慢失去控制能力。

中央缺钱必然失能,对不同级别官员的控制也力不从心,地方自主的胆量越来越大,地方的独立性也越来越强,到最后,政令不出中南海,便是无可奈何的结局。

中共有数百万公安武警与军队,公安武警也需要大量财政预算来维持。六四时三十八军军长张承先甘冒军事法庭审判的风险,也敢于公然抗命拒绝开枪,可见军队中也不乏有良知的将领。军队如此,公安武警出身基层,对社会危机感同身受,一旦政府开不出薪水,还有人会与中共同心同德吗?

国力与民怨互为变量,衍化形成一个合力,便是推动中共崩溃的巨大动能。这个衍化的过程需要时间,短则五年长则十年,中间还要加上天灾﹑战争等意外因素,因此,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时间。到某一临界点,契机骤然降临,历史的靴子落下,方生方死,皆有定数。 △(转自作者脸书)
 
分享:
 
人气:39,93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