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干病房和特权戳破了“人民至上”的弥天大谎(多图/视频)
 
张幸子
 
2023年8月14日发表
 
中纪委曝光了云南省普洱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杨文俊,购入一台1,500万元的设备,竟然就敢要1,600多万元的回扣。(网络截图)

【人民报消息】近期,中共当局掀起医疗反腐运动,据观察者网8月10日报导,目前最新落马的医院院长人数已增加至近168名。而民众每次提到医院的高收费都气愤不已,还有很民众对于中共高官霸占医疗自愿、享受特权待遇普遍不满。

购买一台进价1500万元的大型放疗设备,公立医院的院长收取的回扣高达1600万元。(网页截图)

医院院长们的贪婪没有底线

据大陆媒体报道,这次针对医疗系统的反腐败运动,已经有168名医院的书记和院长落马,被调查的科室主任人数就可以用庞大来形容。

其中,中纪委曝光了云南省普洱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杨文俊,购买一台1500万元的设备,竟然就敢要1600多万元的回扣。此外,广东省三家药企被指虚构支出40亿元,真实的支出用途是“公关”……

据财联社统计发现,以2022年的数据为例,公关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的上市医药公司有89家,销售费用超过50亿元的公司有10家,他们分别是上海医药、复星医药、步长制药、恒瑞医药、华东医药、百济神州、白云山、国药一致、大参林、华润三九。这其中又以上海医药的公关销售费用最高,这家公司2022年的销售费用高达140多亿元。

从销售费用占总营收比例这一维度来看,有39家上市公司的这一数据超过50%。其中居于前三的都是科创板上市医药股,亚虹医药由于2022年的营业收入只有2.61万元,销售费用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55894%。

值得注意的是,销售费用占总营收比例超过50%的公司中,奥赛康、甘李药业、百济神州、誉衡药业、西藏药业、一品红、九典制药、步长制药等相关公司2022年的销售费用均超过了10亿元。

以上数字曝光了医院领导层的贪婪是没有底线的,而这些成本最后都转嫁到患者身上。所以常常看到大陆患者因为治病倾家荡产、人财两空后,发生了种种的悲剧,其根源就在中共专制制度下的官员贪污腐败。


网民将矛头指向高干病房

中共内部物质待遇极为敏感,分级待遇,等级森严,名目繁多。现职官员待遇优越,离职官员也不例外。官员离职,县级以下叫“退休”,市级以上叫“离休”。目前中共中央委员以上离休高干,每年公款开销高达1000亿人民币;最高级离休官员,包括不久前死亡的江泽民、李鹏等11人,享受的特权待遇每年耗费公款10亿元,平均每人近1亿元!

江泽民的老上级汪道涵,在其死亡前几年,每年公费开支947万元,医疗开支500多万元,当局专门为他在上海锦江宾馆和大公馆设有两个包括全套医疗设施的“汪办”。其他即便是省部级离休干部,平均每人每年开支也都高达500万元。

一名自称在上海长海医院高干病房担任护士的网民在油管发帖说:“不过他们的待遇真心好。有个上海市市长在南楼住了很久,植物人,子女硬要求维系生命,呼吸机一直驾着,听说只要他们不死,一切待遇子女共享的,车子、房子、警卫员、秘书子女都能用的。”
新华社:高干待遇不可取消。(推特即图/@maoshen04)

中共近期开始调查医院系统的腐败犯罪,民众普遍表示支持。

8月10日至12日,微博上陆续有不少网友开始将矛头指向中共高层的医疗腐败——高干病房。

网民“远古的刀”说:“高干病房这种就属于系统性腐败,就没人会管。”

网民“云兴宇”说:“医药领域反腐,高干病房能动一下吗?连花清瘟能说一下吗?”

网民“英特耐雄奈尔”表示:“福建省某三甲医院的高干病房,一女护士对普通住院患者说,把高干病房的病人照顾好,除了能够轻易得到拨款外,首长的权位也牢靠了,我的待遇当然水涨船高。这是一个真实写照,还是当官好,当然,当大官更好。殊不知,再好也好不过上天的旨意。”

网民热传的一个今日头条话题的标题是“网友评论:医疗改革吧,我觉得第一项不是抓人,而是先废除高干病房,你觉得呢?”,不过相关链接已打不开。

网民“伊人丹心1314”赞同道:“废除高干病房,废除特权阶级!”

网民“中男谢律”称:“医疗行业反腐是好事,建议先取消高干病房、取消为少数人服务的专家组,取消差别化就医。”

网民“YOLO-2022V5”认为:“高干病房给医疗腐败做出了很坏的榜样。医疗反腐首先应该废除的就是高干病房。”

网民“-喝可乐的有尾熊”说:“对,先取消高干病房吧,微博能不能投个票。”

网民“草根登场”表示:“绝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是能睡得着觉且需要补觉的,不怕也不该被污名化。医疗反腐我们也墙裂支持!是时候将合法收入涨个三瓜两枣的了。另外琢磨琢磨特需、国疗、干保中心高干病房内些事儿吧。”

网民“又一村里风光美”说:“媒体曾报导过吉林大学白求恩医院的七星级高干病房,那一个奢华呀,是普通民众无法想像得到的。”

调查记者邓飞8月10日在微博发文称:“高干病房备受争议,一些老干部生不如死,网友指最大受益者是稳赚不赔的医院,呼吁变革。”

邓飞转述自媒体“娱乐八卦掌”8月10日刊发的一篇探访高干病房的文章,文章披露,一位年逾八十的老干部已经无意识了,浑身只有眼睛能转动,在转入高干病房后,每天进行各种插管治疗,维持了五年后去世,每天的各种费用高达10,000元,结算下来这五年里竟然花费了千万元以上。

作者质问:“这难道不是医资力量的浪费吗!在全国的高干病房中有700余万张病床,然而真正身患疾病需要救治的有功之人却很少能进入治疗。”

据自由亚洲电台8月11日报导,中共官媒新华社周四(10日)发文表示,高干病房不可取消,要为劳苦功高之人提供适当的待遇。但文章刊出半天后被删除,其它网站转载后亦陆续下架。

多个大陆自媒体的对此作了转载记录,但均已被删除。不过在海外不少自媒体已经做了截图保存。

中共的特权法戳破了它“人民至上、人人平等”的弥天大谎。(推特截图)

中共高干病房和特权戳破了“人民至上”的弥天大谎

中共高干病房一直以来为舆论所诟病。2009年,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曾透露,当时政府投入的医疗费80%仅为党政干部享受,每年花费纳税人500亿元人民币。

新冠疫情爆发后,由于中国医疗设施不足,有不少人提出应取消离休干部占用的医疗资源。

旅居美国的原上海同济大学副教授邱家军去年6月曾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权贵享受特权是普遍现象。比如说特供药品,特供医疗,高干医院,还有活摘器官移植,这都是他们的一部分特权。外界看到的只是表面。

邱家军举了他亲身了解的例子:“我原来在上海一所大学读书,里面有一位离休干部,他跟我是山东老乡,我问过他一个月收入有多少钱,他告诉我说是一万五千多,到手的人民币,这钱是一分钱不用花的。这是他的特权,因为他是离休干部,就是中共建政前就参加所谓革命的、后来退休的这批人。”

邱家军说:“他看病享受高干病房,一分钱不用他本人花的,他的家人、老婆孩子都可以用这个离休干部的医疗本来开药。而这个看病的钱是上不封顶。为什么中共的这些离休干部活那么久,八九十岁还算年轻的。中共不惜一切代价让离休干部享受这种医疗,另外还有吃的东西也是特供。”

邱家军还提到另一种特权人员。比如上海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夫妻俩都在这所大学工作,丈夫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教授,这也是一种干部待遇,妻子是退休的普通员工,两口子去住院,丈夫住全免费的高干病房,妻子享受不了这种病房,但可以享受丈夫用这种高干名额开的普通老百姓享受不到的药品。

《南方周末》2013年曾报导,省部级干部看病,基本上都是绿色通道。正省级干部住院可住套间,副省级住单间,司局级干部住双人间。但一些市、县的市委书记、县委书记退休后,虽然级别不高,仍可住到单间。离休干部看病实报实销。退休干部,正部级所有医疗费用都可以报销,现在副部级医疗待遇人员的药品费用基本也全额报销。

报导说,根据参加工作的时间段,尚未享受副省(部)长级医疗待遇的离休干部,全享受副省(部)长级医疗待遇。老干部每年还有健康疗养,还可报销一名陪同家属的费用。

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蔡霞(2012年退休)在推特帖文表示:这种特权高干病房,不仅每天消耗巨额资金,而且成高干家人用高干榨取民众血汗纳税钱的工具。我知道高干躺在医院里只要维持有口气,即便是脑死亡,家属不许拔管,高干每月的高额离休养老金、各种补贴、高干住房待遇,勤杂工、警卫战士(相当级别的是警卫班)都不能撤,实际上是撑着有口气养活一大家。

曾任职于中共外交部、美国参议院的韩连潮也在推文中说,“中共特权必须取消”。新华社发文称高干病房不可取消,要为劳苦功高者提供待遇。这种诡辩是苍白无力的。中共等级森严为世界之最,它靠土匪打天下,靠土匪坐天下,而把土匪抱在一起的就是坐地分赃论功行赏制度,官越大分得越多;中共特权法戳破了它人民至上、人人平等的弥天大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110,11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