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案無真相 四名受害者生死成謎 (視頻)
 
2023年8月2日發表
 
唐山打人案無真相 四名受害者生死成謎(點擊視頻直接觀看)

【人民報消息】歡迎觀看本期視頻!今天我們要聊一聊備受關注的唐山打人案。

事情發生在2022年6月10日凌晨,唐山某燒烤店內外發生了一起備受國人關注的暴力事件。

被公開的監控畫面顯示,店內4名女顧客遭到一羣男子圍毆,起因是衆男子中的主使者陳某志對其中一名女子性騷擾。

騷擾不成,就對幾個女子拳腳相加、痛下狠手,這種喪心病狂顯然不只是因爲酒後失智,其暴露的更是一羣狂徒在權力庇護下,隨時隨地都敢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有恃無恐。

儘管9名施暴者已全部落網,但他們從事發一、兩天後被抓,到最後送上法庭,期間竟達三個月之久,甚至開庭時,官方還以防疫爲由,讓所有的被告都穿上防護服,將其從頭捂到腳,使人無法辨識他們的真容。

主犯與同謀看似都站到了被告席上,可案子還是疑點重重,關鍵之處仍被權力的黑幕籠罩着。

直到今天,不少國人仍在吶喊、質疑,他們對官方的態度以及司法部門的處置都表示不解、不服。

大家所關注的、最難以釋懷的疑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爲什麼這起案件處理的時間如此漫長?是不是有什麼內幕?誰在從中干擾?

其次,被告們被要求穿上防護服,全身蒙面,這是否是爲了隱藏他們的真實身分?這樣做是否合理?

還有,四名受害者的生死到現在都沒有確切消息,他們的家人和整個社會都在焦急地等待真相的揭示。他們的權益會得到保護嗎?案件背後是否還隱藏着更大的祕密?

這起唐山打人案的真相仍然不明,四名受害者生死成謎。我們必須持續關注這個案件,堅持尋求真相和正義,確保受害者和家屬的權益得到維護。如果你對這個話題有更多的見解和意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我們來談談案件中的一些疑點。

其一、出警時間長達半小時,警方連一句解釋都沒有?

案發後,警方難抵民情洶湧,才發通告稱,「2時41分接羣衆報警後,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機場路派出所民警率輔警於3時09分趕到現場」。

對此,不少網民紛紛指出,派出所離案發現場只有幾百米,但在接到或有命案發生的報警後,警察不知爲何卻遲遲不出警,耽誤了近半個小時。

大陸另有網媒憤怒地質問,「2:55的時候,120就已經將4名被害者送到了河北理工大學附屬醫院就醫……,爲什麼警察出警的速度比救護車還慢了14分鐘?這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該文附上公安部早已制定的《110報警服務工作規範化標準》指出,「凡危及公民人身、財產安全的重大、緊急報警、求助」,各派出所民警「在市區,必須5分鐘內到達現場;在郊區必須10分鐘內到達」。

警察明知故犯,原因是什麼?最終,派出所好幾個領導被罰,但仍然沒說清他們爲何被罰。

難道真正的原因足以讓整個警方都難以啓齒嗎?海外有媒體報導了 一些內情,說當時,路北分局的局長馬愛軍也在燒烤店中,他的出現並非偶然。四個女孩被惡人盯上,與他參與甚至主導該事件緊密相關。

其實,動手施暴並不是他們的目地,女孩們是因爲反抗才遭毒打,警匪合謀的最初目地是爲了實施性侵。

有人爆料,連救護車都不是2:55來的,打120的人是在打鬥聲消失後才撥通的電話。實際上,警察趕到現場的真正時間並不是官方所說的「3時09分」,而是6時09分。多年前,大陸已有媒體人通過調查發現,國家機關與司法人員不僅是現階段的高發性犯罪羣體,也是未來最危險、最需要防範的犯罪羣體。

這意味着,如今唐山的公安局長能夥同黑社會設局,性侵其獸性大發時盯上的漂亮女性,也決不會是臨時起意,出於偶然。

中共治下,連執法者、管理者都凌駕於法律之上,中國社會又有什麼罪惡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其二、被暴打的四名受害者被鑑定爲「輕傷」、已「出院」?

案發10天后,即6月21日,官方才發佈了第一條有關受害者傷情的消息,其中提到,被打的兩名女孩「經醫院檢查無需留院治療後自行離開」,還有兩名女孩「傷情已好轉」,「在普通病房住院接受治療」。

又過了兩個月,官方再次發消息說,此前「接受治療」的兩個女孩也「於7月1日出院」了。中國人常說,「活要見人」。但四名女孩似乎只活在官方通告裏,她們從未在媒體上公開露面,牆內也打探不到有關她們的最真實、確切的消息,甚至連其家屬都失去了蹤影。

唐山婦聯曾回應過有關「兩名被打女子中有一人已經死亡」的傳聞,此說法令人細思極恐。儘管婦聯一口咬定傳聞是「根本沒有的事」,但也從未給過任何有說服力的解釋。唐山官方的持續沉默讓一些外省的媒體人憋不住了,有人公開喊話,要求有關部門「召開發佈會,向社會及時公佈案件的最新進展」,並「允許媒體正面採訪,發揮媒體報道和監督的力量」;同時「公佈四名女生的驗傷報告」,允許她們及其家屬「自己站出來發聲」。

可外界的吶喊聲並沒有使唐山官方有絲毫動容。一些記者到受害女子住的醫院進行探訪時,也遭到了拒絕。記者發現,該院的住院部已經裝上了門禁,還有專人把守。除了醫院,整個唐山都被圍的像鐵桶一般。

唐山火車站也發佈新規,要求所有出站的人不分本地、外地,都得「向所在社區報備登記」。有外地的記者看到,「旅客在出火車站時,會被現場工作人員攔截,要求登記一張表格,填寫去往什麼小區、哪棟樓、幾單元等詳細信息,並寫下不外出的承諾書」;外來人員還要「統一安排車輛進行轉運」。
若有外省記者執意要進入唐山,就會遭到把守在火車站的公安的暴力阻攔與野蠻對待。如此大動干戈,是在防賊、禦敵嗎?難道對唐山的官老爺來說,關心被害者、對此案好奇的人,都是他們要謹防嚴打的敵人?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反應其實已表明,真相決不簡單,兇手們的真實身分也決非等閒。

而這四個女孩一旦落到了他們手中,恐怕就是難逃生天了。

其三、受害女子被鑑定爲「輕傷」,打人者卻遭到了重判?

6月20日,司法部門出具了鑑定書,認定受害女子有兩名是「輕傷(二級)」,另兩名則是「輕微傷」。

有律師表示,如果「涉案人員是構成尋釁滋事罪的」,「在不考慮其他量刑情節,只考慮傷情的情況下,造成一人輕傷,對應1年6個月到3年的刑期,增加一人輕傷二級的,增加6個月到1年的刑期,增加一人輕微傷,增加3到6個月的刑期」。

在「輕傷」鑑定普遍遭到大衆質疑時,這種處罰肯定是難堵悠悠之口的。於是,唐山方面就動起了「數罪併罰」的歪腦筋。

最終,因這起新案中還算了一些舊帳,施暴者便遭到了主犯入獄24年、個別從犯入獄11年的重判。法院在審判時東扯西拉,就是想轉移外界對四名女孩到底遭受了怎樣的血腥對待以及是否還倖存的關注與聯想。

將主犯與從犯重判,根本不是爲了實現司法正義,而是想通過此案來表現所謂政府「打黑」的能力,進而將權力機構庇護殺人犯、強姦犯這一真正的罪惡洗白。

其四、作爲案發第一現場,燒烤店在案件未查明時就「停業裝修」?

陸媒的報道顯示,「6月20日,因有傳唐山打人事件的燒烤店被拆除,當晚,河北省公安廳政治部副主任回應是裝修,短期內店主無法經營」。

作爲案發地,燒烤店難道不該由警方爲防止被破壞而保護起來嗎?但此案沒查多久,就要毀屍滅跡般地對店內外進行大肆裝修,這是經過了誰的批准、授意?其目地又何在呢?再加上,老闆娘與店員作爲最直接的目擊者,也從未公開對那晚發生的事吐露半個字。作爲最關鍵的證人,他們好像也憑空消失了。

海外有媒體披露,這家店扮演的其實就是幫兇的角色,老闆娘長期爲黑社會成員以及公安要員尋找可供其玩樂的目標女性。因此,只要讓老闆娘逃遁,讓燒烤店改頭換面,四個女孩在店外的後巷遭姦殺、被汽車碾壓、從樓上扔下等令人髮指的殘酷真相,就會因爲缺少證據而被官方定爲「虛假信息」。

關於那晚在後巷發生的事,已有一些音頻和視頻流出,其中有女孩的慘叫聲、男人的叫罵聲、重擊聲以及樓梯處的一灘血跡。此外,大陸的媒體人也在質問,「大衆關心的巷子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有沒有視頻?有的話,請公佈出來」。可唐山的官方卻依然充耳不聞、不予回應。

人人皆知,保護現場是警方的職責所在。而今很離譜的是,後巷那個關鍵的攝像頭卻不翼而飛了。在衆目之下,唐山上至官方、下至警方,各個都裝聾作啞,黑不提、白不提,要說他們不知情、很無辜,又有誰會信呢?

對於這起情節嚴重的施暴案,唐山從上到下連一句實話都沒有。面對民情洶湧、民怨沸騰,政府惟一的處理方式就是調動一切警力來捂住真相,且在公開發布的消息中指鹿爲馬、轉移視線。即使用盡所有的陰招、損招,也要爲那些窮兇極惡的施暴者、真正的兇徒開脫。

四名受害者及其家屬就這樣憑空消失了,而幕後真兇卻依然逍遙法外。在公開的審判中,只有一羣全副武裝、不露真臉的替罪羊出現在公衆面前。

全程沒有受害者的控訴,沒有證人的證言,只有聽「黨」號令的法院在罔顧事實、違背民意的情況下,麻木地走過場、像完成任務似的進行宣判。

這些似乎在告訴世人:人死不死等真相其實並不重要,如何維護黨的臉面才是關鍵。

這起案件只是中國當下司法系統黑暗的冰山一角,我們會在今後的視頻中繼續介紹一些大案疑案,請您持續關注我們的頻道。


感謝大家的觀看,如果你對這個話題有更多想法和意見,請在評論區留言。謝謝大家! △
 
分享:
 
人氣:52,43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