淶水縣災情慘重 多人遇難 失蹤者屍首難覓(圖)
 
2023年8月10日發表
 
淶水縣災情慘重。(谷歌網頁截圖)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金欣綜合報道)7月底至8月初,由於颱風帶來了強降雨,北京多個水庫同時泄洪,滔天大水淹沒了多個北京周圍的縣市。

淶水縣大部分區域屬於高風險地區。7月31日下午,北京多個水庫同時泄洪後,氣勢兇猛的大水夾雜着暴雨,形成了山洪和泥石流同時衝擊了多個村莊,泥石流所到之處幾乎所有房子瞬間就只剩下地基,許多人連逃生都來不及,就被捲走。目前淶水縣大部分山村的道路被沖毀,斷水斷電斷網斷物資,由於地處偏僻,未獲重視,連救援隊都難以抵達,災情慘重。

在湯家莊村,大量房屋被泥石流吞噬或夷爲平地。現在,當地的山地上已經出現了不少新墳,但是仍有許多遇難者和失蹤者「死不見屍,活不見人」。

據封面新聞8月9日報導,河北保定淶水縣西北向邊緣的趙各莊鎮湯家莊村,在7月31日下午遭遇泥石流,山路坍塌、通信中斷,與外界失聯。

湯家莊村位於拒馬河上游,所轄自然村分散在山間、河谷,常住人口約2000人。泥石流發生後,湯家莊自然村西塔的村醫爬上山頂求救,傳遞出村裏嚴重受災的模糊信息。

報導說,記者從多方信源處覈實到,截至8月8日,湯家莊村至少有10人遇難,另有9人失聯。

山洪來得兇猛,捲走大量村莊,沖毀道路和橋樑,倖存的人們投奔未受災的親戚,或安置在湯家莊小學。

在進湯家莊村的路上,41歲的隗功民拄着樹枝往外走,他聽說下游發現兩具遺體,想去辨認。在經過被淤泥埋住的一塊玉米地時,他停在路邊,眼含淚水,強忍着哽咽說:「我3個老人,我爸媽我舅舅都沒有了。」

他又指着地裏兩個小小的墳堆說:「剛挖出來的,上面那個是孩子,19歲剛考上大學,是我侄女,叫高佳怡。另外一個也是女的,沒人認出來是誰。」

泥石流碾平三個老人的家

隗功民父母和舅舅住在西塔。7月31日下午,一大股泥石流碾平了三個老人所在的家。

隗功民說,他家三個老人身體都不靈便,泥石流來時,鄰居家19歲的少年去叫他們逃跑,卻一起被山洪捲走了。

鄰居少年叫隗功喜。在湯家莊中心村的安置點,隗功喜的母親劉義芬,站在路邊向人講述兒子遇難的細節:

「我們家在西塔,湯家莊往上走4裏地就是,裏邊一共住55個人,沒了14個,我的孩子是英勇犧牲的……」

劉義芬說:我本來拽上我兒子都逃出來了,逃去最高的一家,他們給我們兩個找了衣服,我兒子換了褲子,我換的棉服,準備上山逃命去。

「我兒子知道鄰居家是老的、病的、殘的,他說救人重要,就跑回去翻到鄰居家……他沒跑出來……」

失去兒子的當晚,劉義芬在山頂上避難,站了一夜,不記得天是怎麼亮的。

她反覆講着看到兒子遇難的最後一幕,每遍的內容幾乎一樣。

講的時候也沒有哭,她說:「五天五夜,我的眼淚已經流乾了。」

許多人的屍體至今沒找到

報導中還提到,西塔村村民隗合春、隗合營兄弟倆和隗合明,三家的房子都被夷爲平地。隗合春家5口人失聯,母親景志珍的遺體已找到,其他人至今不見蹤影。

村民李金明的妻子隗功樂和2個孩子,至今不見蹤影。29歲的隗功樂,放假帶着孩子回孃家避暑。大女兒7歲,小女兒4歲。

李金明的手機屏幕上,兩個小女孩穿得粉嫩可愛,「我再也聽不到她們叫爸爸了。」他跪在廢墟上失聲哭泣。

掘開廢墟也沒找到老人屍體

8月5日,村民隗功先和隗功姣從村外趕回後,在西塔尋找失聯的親人,掘開已經成爲廢墟家,也沒找到兩個老人。

他說:「活着的都躲過了,沒了的人找不着。」

當天,隗功龍也站在被泥石流沖毀的廢墟上,他也懷疑自己的父母被埋在下面。他說:「我爸媽年紀都大了,走不遠。這就是他們睡覺的地方,我總覺得他們就在這裏。」

湯家莊中心村的趙國存,其弟弟趙國軍和弟媳、侄兒3人,還有來家裏串門的李秀義和盧永蓮,5人全部被泥石流掩埋。

家住附近的村民荊宇說:「5個人都是我們幫忙挖了埋的,趙國軍一家的後事是他哥給操辦的。」

水漸漸退去,村官組織村民轉移老人。

他介紹,湯家莊下面的西塔村,村南有數幢民居被泥石流完全掩埋,目前還在統計傷亡人數。

災後第6天,失聯者的家屬幾乎不再懷有家人生還的希望,只想找到他們,入土爲安。

8月4日,多家陸媒曾報導,湯家莊村許多人失蹤,洪災過後,回鄉尋親者幾乎都一無所獲,大量屍體腐爛,已經難以辨認。

受杜蘇芮颱風環流侵襲,7月29日至8月1日,京津冀等地出現極端強降雨,北京降雨持續時間達83小時。爲保北京和雄安的安全,當局無及時預警,多個水庫同時開閘泄洪,淹沒河北涿州市、保定淶水等多地,導致災區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超乎想像。 △
 
分享:
 
人氣:9,80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