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刺激消費「磚家」盯上農民工 被罵「害國害民」(圖)
 
2023年7月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國疫情防控三年,導致大批企業倒閉及人員失業,在經濟持續下行的情況下,底層民衆已不敢隨意花錢。近日,中國社科院的專家在一次論壇上講述如何刺激1.8億農民工消費的言論,引起不小爭議。

7月8日,青島市政府主辦了「2023青島·中國財富論壇」,青島市長趙豪志等官員以及官方機構的多名專家出席了開幕式。

在這次論壇上,原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蔡昉、中國央行研究局巡視員周學東、原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檢查官王朝弟等作主旨演講。


中共「磚家」盯上了農民工的血汗錢。(視頻截圖)

其中,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蔡昉認爲,戶籍制度改革可以立竿見影刺激消費。

「我算了一個帳,農民工按照他的消費能力,就是說他的收入來看,他的消費被抑制23%。如果按照他的收入水平,他是可以做到這個消費的,但是因爲他沒有公共服務,沒有社會保障,他有後顧之憂,要存錢,因此他的消費意願被壓低了,這個幅度大家認爲是23%。反過來就意味着說,如果你解除了他的後顧之憂,他就可以提高接近30%的消費,而且是在沒有收入增長的情況下。」蔡昉稱。

蔡昉還做出情景假設稱,戶籍制度改革可以把目前已經進城的1.8億農民工消費意願釋放出來,那個總額度自己做了一個非常粗略的推算,大概是在2萬億以上。

蔡昉強調,「不管是不是2萬億,但是它是萬億級的。萬億級的新消費對應的是疫情期間萬億級的超額儲蓄、過度儲蓄。比如說按照GDP的3%來算,我們三年被造成的過度儲蓄,大概至少也應該是3.6萬億。你用幾萬億水平的新消費去抵銷3.6萬億的過度儲蓄,其實效果還是非常明顯的。」

蔡昉的上述言論被媒體報導後在網絡上引發很大爭議。

網民罵:中共「磚家」害國害民、心有叵測

不少網民評論說:「所謂的戶籍制度改革無非是讓農民進城買房落戶,增加消費。但農村人口大量進城背後的社會問題,包括就業、住房、教育、醫療,現在很多城市都無法解決,即使放開,農民進城落戶的意願也不會太大。」

「整天想着如何將農民工那點微薄的血汗錢刺激出來,這兩個問題專家們考慮過嗎:1、戶籍改變,消費價格上漲,更不敢消費;2、戶籍改變,生活來源更少,哪敢擴大消費。而且,這些農民工的未來保障風險更大。這種提法,不僅短視,而且害國害民,不知道這磚家是沒水平,還是心有叵測?」

「以刺激消費爲目的的戶籍改革就是耍流氓,說直白點還不是盯上了老百姓口袋中的那點血汗錢,爲啥不去盯着那些378個權貴在國外存款7.8萬億?三年疫情管控搞得底層是一屁股帳,還有多少儲蓄?有老有小的,需要用錢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住房、醫療、養老、上學、失業等問題,老百姓哪敢隨便消費呀!」

實際上,刺激農民工消費並非蔡昉首次提出,曾擔任中共經濟體制改革研究基金會任祕書長、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樊綱此前就多次公開提及。

幾個月前,樊綱在一次財經年度對話上的一番言論曾引發不小爭議,他認爲:很多農民工將農村的宅基地當別墅,只是在過年的時候回家住上幾天,實際上大多數時間生活在城市,這樣的行爲無疑是對農村土地的一種浪費,可以將閒置宅基地用於房地產開發。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樊綱:把農民工在農村的宅基地用於房地產開發。(視頻截圖)

上述專家提出刺激消費的大背景是,在今年初中共疫情防控放開後,當局多次提出提振房地產業,刺激民間消費,甚至地方官員帶頭「下館子」消費,但收效甚微。

就在一週前,中共央行公佈「2023年第二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民衆第二季度的購房意願和對房價預期同步大跌。同時,58%的居民傾向於「更多儲蓄」。

據媒體此前報導,中國疫情防控三年,導致大批企業倒閉,大量人員失業,在經濟持續下行的情況下,很多人已不敢隨意花錢。即使官方也多次提出「過緊日子」。

今年3月,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政府過緊日子不是短期應對措施,而是應該長期堅持的方針政策。」

實際上,早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共當局就多次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政府「勒緊腰帶」,做好「過緊日子」的準備。△
 
分享:
 
人氣:13,11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