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刺激消费“砖家”盯上农民工 被骂“害国害民”(图)
 
2023年7月9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国疫情防控三年,导致大批企业倒闭及人员失业,在经济持续下行的情况下,底层民众已不敢随意花钱。近日,中国社科院的专家在一次论坛上讲述如何刺激1.8亿农民工消费的言论,引起不小争议。

7月8日,青岛市政府主办了“2023青岛·中国财富论坛”,青岛市长赵豪志等官员以及官方机构的多名专家出席了开幕式。

在这次论坛上,原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蔡昉、中国央行研究局巡视员周学东、原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检查官王朝弟等作主旨演讲。


中共“砖家”盯上了农民工的血汗钱。(视频截图)

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认为,户籍制度改革可以立竿见影刺激消费。

“我算了一个帐,农民工按照他的消费能力,就是说他的收入来看,他的消费被抑制23%。如果按照他的收入水平,他是可以做到这个消费的,但是因为他没有公共服务,没有社会保障,他有后顾之忧,要存钱,因此他的消费意愿被压低了,这个幅度大家认为是23%。反过来就意味着说,如果你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他就可以提高接近30%的消费,而且是在没有收入增长的情况下。”蔡昉称。

蔡昉还做出情景假设称,户籍制度改革可以把目前已经进城的1.8亿农民工消费意愿释放出来,那个总额度自己做了一个非常粗略的推算,大概是在2万亿以上。

蔡昉强调,“不管是不是2万亿,但是它是万亿级的。万亿级的新消费对应的是疫情期间万亿级的超额储蓄、过度储蓄。比如说按照GDP的3%来算,我们三年被造成的过度储蓄,大概至少也应该是3.6万亿。你用几万亿水平的新消费去抵销3.6万亿的过度储蓄,其实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蔡昉的上述言论被媒体报导后在网络上引发很大争议。

网民骂:中共“砖家”害国害民、心有叵测

不少网民评论说:“所谓的户籍制度改革无非是让农民进城买房落户,增加消费。但农村人口大量进城背后的社会问题,包括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现在很多城市都无法解决,即使放开,农民进城落户的意愿也不会太大。”

“整天想着如何将农民工那点微薄的血汗钱刺激出来,这两个问题专家们考虑过吗:1、户籍改变,消费价格上涨,更不敢消费;2、户籍改变,生活来源更少,哪敢扩大消费。而且,这些农民工的未来保障风险更大。这种提法,不仅短视,而且害国害民,不知道这砖家是没水平,还是心有叵测?”

“以刺激消费为目的的户籍改革就是耍流氓,说直白点还不是盯上了老百姓口袋中的那点血汗钱,为啥不去盯着那些378个权贵在国外存款7.8万亿?三年疫情管控搞得底层是一屁股帐,还有多少储蓄?有老有小的,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住房、医疗、养老、上学、失业等问题,老百姓哪敢随便消费呀!”

实际上,刺激农民工消费并非蔡昉首次提出,曾担任中共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任秘书长、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樊纲此前就多次公开提及。

几个月前,樊纲在一次财经年度对话上的一番言论曾引发不小争议,他认为:很多农民工将农村的宅基地当别墅,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回家住上几天,实际上大多数时间生活在城市,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对农村土地的一种浪费,可以将闲置宅基地用于房地产开发。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樊纲:把农民工在农村的宅基地用于房地产开发。(视频截图)

上述专家提出刺激消费的大背景是,在今年初中共疫情防控放开后,当局多次提出提振房地产业,刺激民间消费,甚至地方官员带头“下馆子”消费,但收效甚微。

就在一周前,中共央行公布“2023年第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民众第二季度的购房意愿和对房价预期同步大跌。同时,58%的居民倾向于“更多储蓄”。

据媒体此前报导,中国疫情防控三年,导致大批企业倒闭,大量人员失业,在经济持续下行的情况下,很多人已不敢随意花钱。即使官方也多次提出“过紧日子”。

今年3月,中共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政府过紧日子不是短期应对措施,而是应该长期坚持的方针政策。”

实际上,早在中美贸易战开打后,中共当局就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政府“勒紧腰带”,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
 
分享:
 
人气:13,11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