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祕密警察站"在紐約:中共海外滲透的冰山一角(多圖)
 
2023年7月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倆名涉嫌經營"中國海外警察站"的僑領被美國司法部逮捕,引起美國大衆對中共海外行動的警覺;但對於一些在紐約的中國移民來說,這類監控與騷擾已經持續了數十年,且正在變本加厲。幫助移民的僑團如何變成了協助中共海外監控的警察站?"華人移民楷模"又爲何被指控爲中國特工呢?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長樂公會的總部位於曼哈頓中國城一座不起眼的辦公大樓裏。一樓賣着拉面,二樓是稅務公司,三樓有個標榜曾治療過中南海領導人的鍼灸大夫,四樓則是長樂的會所。多數時候,老人們在主會議室的中國五星紅旗旁打麻將,伴隨着不遠處高架地鐵傳來的隆隆聲響。

總部位於繁華的紐約曼哈頓下東區唐人街。(唐家傑/美國之音)

在平凡的日子裏,長樂公會並不特別引人注目。

「長樂」是中國福建省福州市一個外移民人口衆多的沿海區域。2013年,美國長樂公會在紐約市正式註冊爲非營利「慈善組織」,宗旨是「爲福建移民提供社交聚會場所」。

但美國司法部指控,長樂公會不是單純的聚會場所,而是藏着一箇中國政府支持下運作的海外祕密警察站,它在美國恐嚇和監視異見人士。今年4月,兩位美國籍的長樂公會僑領盧建旺和陳金平,因涉嫌密謀充當中國政府代理人以及妨礙司法公正罪而被逮捕。若兩項罪名皆成立,兩人將分別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

兩人及他們的律師都拒絕對這些指控置評。但盧建旺的弟弟、美國長樂公會的現任主席盧建順爲他們喊冤。

「我們只是想幫助旅美鄉親。」盧建順告訴本臺,長樂的幹部們都是無償的志願者。

超過十位紐約華人社區的成員則對這兩位僑領被逮捕的消息感到不意外,他們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講述了與長樂公會成員來往的經歷,包含遭受的騷擾、威脅以及人身攻擊。

這些受害者和中國研究專家表示,長樂公會的案例是個典型的例子,體現了北京以隱祕的方式向海外滲透。即使美國的檢方採取行動,受害者們仍憂心,這可能難以阻擋中共間諜網絡在海外運作日益猖狂的趨勢。

海外華人的「生命線」或監控異己的「警察站」?

現今海外華人移民組織的雛型,可以至少追溯到19世紀初。幾十年來,多數這類組織的存在都是爲了連結海外同胞,他們互相幫忙、共同面對在異鄉面臨的歧視問題。

上世紀80年代,走出文化大革命後的鄧小平時代,這些海外團體開始出現變化。鄧小平提出「海外關係是個好東西」,讓中國移民和出國留學潮一波波興起,海外華人社團隨之蓬勃發展——到2016年,全球的數目超過了25,000個。

近幾年來,海外華人社團開始帶有更濃厚的政治色彩。那些移民聚在一起包餃子、喝茶聊天的場所;搖身一變成爲中國各省市鄉鎮府招商引資、觥籌交錯的招待會。

在這些活動上,不難看到統戰部官員的身影。統戰部是中共負責指揮其在海內外影響力活動的部門。毛澤東曾把統一戰線視爲共產黨戰勝敵人的 「法寶」之一。

自2012年習近平接任領導人以來,「振興統一戰線」一直是他的重要野心。習近平把僑務歸到統戰部底下,在他的思想裏,海外華人——不管他們持有哪一國的護照——都將在中國崛起爲世界強國的過程中,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今,越來越多的海外華人社團被納入統戰組織中,他們或組織「習近平思想」學習小組、或在中共遇到國際爭議問題時集體發聲,並在統一臺灣等議題上幫助推動北京的觀點。

這些充滿中國共產黨色彩的政治行動,交織在正常的社區服務、佳節送禮、公共外交活動中。

一位長樂公會的志願者形容,對於那些離鄉背井的中國移民來說,長樂公會是「重要生命線」。這位志願者因爲未獲公會授權受訪,而不願透露姓名。他舉例,協會提供人力幫忙翻譯、募款救助生病的鄉親,也介紹工作和住房的機會。

但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文件指出,自2022年以來,長樂公會內正式設立了中國警察部門的海外分部,幫助追蹤居住在美國的共產黨批評者。

刑事起訴書中附上了一張照片,陳金平、盧建旺和長樂公會的其他成員西裝筆挺、圍着一致的紅色圍巾坐在一面橫幅前,上面寫着「福州警僑事務海外服務站,美國紐約」

盧建旺、陳金平在紐約的福州警僑海外服務站開幕儀式。 (美國司法部起訴書)

總部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在2022年發佈的報告中指出,這類海外警察服務站遍佈全球53個國家,以相似的方式,在華人同鄉會、商會內建立中國公安部門的分支機構。

保護衛士稱,這些警察服務站代表中國共產黨監視、恐嚇、騷擾、拘留和遣返異見者和移民。

「中共利用海外華人社團的資源來鞏固政商關係,以及監視、騷擾、恐嚇海外異見人士。」位於美國華盛頓的人權組織常識協會(Common Sense Society)高級研究員、研究中共統戰及人權議題的Cheryl Yu說。

一些學者也指出,利用海外華人社團成爲中共在美國和其他國家推廣其敘事的關鍵策略之一。

中國外交部辯稱海外警察站「不存在」,批評美國啓動的調查是政治操作;中國公安部也向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駐北京的代表提出正式抗議。

暴力行動的幕後黑手?

多位受訪者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長樂公會成立中國「警察站」以前,它的一些成員就已經對倡議民主或宗教自由的羣體進行恐嚇。

盧建旺也向調查人員承認,他在2015年習近平訪美時,與其他僑領各號招15名會員到首都華盛頓,干擾法輪功信徒對習的公開示威。他說,參加的僑胞能領取中國領事館發放的60美元現金。

2019年從中國移居美國的林海說,海外親共團體在街頭組織反示威抗議的場景,讓他想起在中國的場面。 (翻拍自美國之音/Karen Dias 攝)

44歲的林海坐在他布魯克林的分租公寓裏,回憶着2019年在曼哈頓遭受的暴力攻擊。他指控,這些暴徒來自包含了長樂公會在內的親共團體。

那是林海移民美國後的第一個夏天,他興致高昂地換上皮鞋、西褲,加入支持臺灣總統蔡英文過境紐約的歡迎隊伍。當林海穿越曼哈頓公園大道擠向迎接隊伍的第一排,他被眼前湧動的一片「紅海」嚇了一跳。

「到處都是中國的五星紅旗,擴音器裏撥放着中共的愛國歌曲。」 林海回憶,「他們喊『祖國萬歲』、『打倒蔡英文』......;我們不甘示弱呀!舉着小旗子喊着『民主萬歲』和『打倒共產黨』!」

「突然間,他們穿過馬路到了我們這邊……,我覺得這是一次有目標、有預謀的攻擊。」林海說,這一幕幕讓他想起在中國的場景。林海曾在一家國有企業工作,直到帶頭參與了家鄉一場環保抗爭,開始被國保跟蹤、騷擾。2019年初,他帶着一家人逃到美國。

一段現場的衝突視頻顯示,一位帶着紅帽的男子揮舞着約兩米長的中國國旗杆,揮向林海的頭部。當天下午,包含林海在內的五名民主倡議人士被打傷送醫,他們向紐約市警察局報案。由於警察在暴力衝突發生後抵達現場,混亂的場面難以確定襲擊者們的身份,最後沒有人被正式起訴。

林海摸着額頭上的傷疤,描述當他看見盧建旺與陳金平被逮捕消息時的心情,「我心裏還是比較安慰一些,那晚也睡得比較好了……正義將得到伸張。」

2019年從中國移居美國的林海說,海外親共團體在街頭組織反示威抗議的場景,讓他想起在中國的場面 (Karen Dias 攝)

長樂公會未回應針對2019年暴力事件指控的置評請求。

一些僑民指出,有時來自長樂公會的「騷擾」,可能是以更間接的方式進行。


2015年因709案移居美國的前中國法官鍾錦化。 (唐家婕/攝)

2015年因709案移居美國的前中國法官鍾錦化說,他因爲反共言論被好幾位與使領館關係良好的僑領施壓,敦促他退出一個紐約華僑商會組織。

「我別無選擇,只能離開。」 鍾錦化說,「但我向他們明確表示,我們是美國的一個獨立組織,不是中國共產黨的分支,不應有這樣的思維或做事方式。 」

65歲的戈壁東曾是上海經濟發展研究院研究員。自2018年移居美國後,他一直致力於海外民主運動,包含擔任前六四學運領袖熊炎競選紐約州衆議員的競選助理。

「即使我到了海外,中共好像從來就沒有放棄我!」一談起在美國幾次疑似被監控的經驗,戈壁東的聲音就充滿了憤怒,「我以爲搬到了美國,就可以遠離這些騷擾!」

其中一次,戈壁東在加州莫哈韋沙漠自由雕塑公園參加民主活動後,連續兩天在高速公路上遇到疑似刻意的襲擊。第一天,一輛皮卡惡意逼車,然後飆速離開;第二天,一輛卡車再次逼車導致他差點發生車禍。另外兩個不同的場合,戈壁東自述他的汽車輪胎被劃破。

當他在網上發表了批評中國政府的評論,一週內接到數千通來自中國的不明電話。在這些電話中,有一通威脅要傷害他在中國的家人。

司法部的起訴書列出了一位盧建旺幫助中國警方定位的「受害者」,文件中隱去了受害者的名字,但描述這位人士幫助過六四學運領袖競選、曾到過加州。

「我判斷那就是我——我符合所有的描述,」戈壁東說。

被黨狹持的「光宗耀祖」

盧建旺的弟弟盧建順對於海外警察服務站有不同的解釋,他說長樂公會只是幫忙安排設置「僑海通」跨境視頻,讓旅美鄉親可以在新冠疫情期間,可以連線福州的公安局辦理駕照更新等業務。

「有130萬福州人居住在美國,其中一半以上持綠卡,經常需要回中國,疫情間無法回國,跨境視頻可以幫助他們換證件。」盧建順說,福州公安局在21個國家建立了38個類似的「服務站」,執行此類便僑服務。

美國司法部的調查人員則指出,盧建旺在一次訪問中國時,通過一名統戰部官員認識了福州公安局的官員。他們討論了建立海外警察服務站的事宜。

2022年1月,一身正裝的盧建旺在福州五一廣場公園參加福州海外警察服務站的盛大啓動典禮。2月13日,盧建旺返回紐約的兩天後,長樂公會舉行了美國第一個福州海外警察服務站的開幕式。美國司法部的文件指出,盧建旺要求時任長樂祕書長的陳金平處理設立「警察站」的相關工作。

根據起訴書,陳金平向聯邦調查局承認,他與中國公安保持聯繫,並幫助「警察站」的運營。他還確認這個「警察站」是在中國公安部下屬的福州公安局指導下運作的。

在訊問中,陳金平向美國司法人員坦承,他意識到幫忙在美國收集個人信息並將其交給中國當局「可能不是一個好主意」。

盧建旺在中國參加福州海外警察服務站的啓動典禮。 (美國司法部起訴書)

一些熟知紐約中國僑團運作的移民告訴記者,這些僑領願意看似「無償」地幫助中共政府,其中一個驅動力來自於渴望「光宗耀祖」、「衣錦還鄉」的價值觀。

「中國共產黨刻意混淆了黨的利益和國家利益的概念。」Cheryl Yu解釋,這羣一方面在異鄉掙扎、努力躍升主流社會;另一方面又渴望在祖國獲得認同感及社會地位的海外華人,「很容易成爲中國共產黨操控的目標」。

中共使領館常以各種不同方式獎勵「忠誠」的海外僑領,比如邀請他們到中國觀看閱兵儀式、參加政協會議、或海外華人大會等。這羣僑領有機會走在天安門前的紅毯、甚至進入人民大會堂與中國最高領導人合影。

在中國,這些合影及與中國官員的私人聯繫,能爲僑領們帶來個人及商業的利益— —從加速親朋好友的證件辦理、解決法律糾紛,到獨有地方投資機會等等。

從移民楷模到「海外特工」?

1980年初,盧建旺一家從福州長樂靠近閩江口的猴嶼鄉,移民到曼哈頓下東區的中國城。

盧建順告訴記者,他們的起步遠非易事,語言不通、資源有限。他與哥哥盧建旺白天上高中,晚上跟叔父們在餐館打工,週日則固定到充滿福建移民的閔恩堂做禮拜。這些地點都在今日長樂公會的一英里之內。

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盧家兄弟在食品批發業和房地產投資上積累了財富。2016年,盧建旺在接受長樂當地媒體採訪時提到,他將自己的一些財富用於資助家鄉的項目——敬老院、自來水廠、公園和旅遊景點。

在美國,盧建旺活躍於華人社團。他帶領海外華僑抗議南海仲裁案,在紐約時代廣場搖旗慶祝香港迴歸祖國紀念日,並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在美國的100週年慶祝儀式。

他的社交媒體賬號裏從不避諱分享與中國官員的合影。他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曾說:「愛國愛鄉是我們的優良傳統,強大的祖國是我們堅強的後盾。

然而,一些認識盧建旺的人卻說,與其說他是一個精明的中國特工,他似乎更像是一個被捲入中共政治行動、手法拙劣的海外協力者。

紐約的中國社羣也對盧、陳兩人的起訴案有不同的觀點。一些人對於兩人在中美關係緊張之際捲入司法案件表示同情,認爲他們不過是被中共操控的棋子;另一羣人則認爲這些僑領是北京在海外滲透非法行動的自願參予者。

無論如何,美國司法部已表明這次的起訴是對中國政府在美國非法運作採取行動的重要一步。

「這些被告在中國公安部官員的指示和控制下,祕密地履行中國官方給的任務,」美國檢察官布里昂·皮斯(Breon Peace)在四月關於此案的記者會上對北京喊話,「我們知道你在做什麼,我們將阻止它在美國發生。」

在過去兩年中,美國司法部對中國的調查重點從經濟和技術間諜活動轉向涉及跨國鎮壓的案件,特別是利用中國海外僑團組織作爲掩護的例子。在2022年之前,還沒有針對此類案件的調查。自那之後,至少已出現了六起跟海外華人僑領有關的起訴案。

然而,專家們及受害者對於起訴是否能終結中共在海外的滲透行動,仍持懷疑的態度。他們指出,這些行動濫用西方集會結社的自由、以及保護多元族裔的精神。

常識協會(Common Sense Society)的Cheryl Yu認爲,司法調查可能讓中共的海外干涉行動更加謹慎,但「不會減少」。

「中共不會因爲美國的起訴而改變其政治意識形態。它或許能換個包裝,但本質是不變的。」她說。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曾被美國國務院定性爲「外國使團」、充滿爭議的「孔子學院」,如今「重新包裝」成「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繼續在美國校園裏運營。

盧建旺與陳金平在今年4月17日於布魯克林聯邦法院首次出庭後,各自以25萬及40萬美元的保釋金交保,全案仍未結案。

盧建旺雖已卸下長樂公會主席的職務,但今年三月,他被選爲紐約另一個有影響力的中國同鄉組織——福建同鄉會的共同主席。

福建同鄉會的總部與長樂公會一街之隔。在攘往熙來東百老匯大街上,長樂公會照常營運。

即使長樂公會因爲連續三年未報稅,被國稅局取消免稅資格。一名成員告訴本臺,長樂今年的募款順利,已接近籌集到足夠的資金,來支付他們購買新辦公室的費用。

在多年生活在遭受騷擾的恐懼中之後,戈壁東決定從紐約搬遷到新罕布什爾州的一個小鎮上定居,以儘可能地「與華人社區保持距離」。

林海沒有參加2023年4月在紐約市爲蔡英文舉辦的歡迎集會。

「但我一定提醒要上街的人注意安全......也許穿上跑步鞋吧。」林海說。△
 
分享:
 
人氣:17,53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