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警察站"在纽约:中共海外渗透的冰山一角(多图)
 
2023年7月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俩名涉嫌经营"中国海外警察站"的侨领被美国司法部逮捕,引起美国大众对中共海外行动的警觉;但对于一些在纽约的中国移民来说,这类监控与骚扰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且正在变本加厉。帮助移民的侨团如何变成了协助中共海外监控的警察站?"华人移民楷模"又为何被指控为中国特工呢?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长乐公会的总部位于曼哈顿中国城一座不起眼的办公大楼里。一楼卖着拉面,二楼是税务公司,三楼有个标榜曾治疗过中南海领导人的针灸大夫,四楼则是长乐的会所。多数时候,老人们在主会议室的中国五星红旗旁打麻将,伴随着不远处高架地铁传来的隆隆声响。

总部位于繁华的纽约曼哈顿下东区唐人街。(唐家杰/美国之音)

在平凡的日子里,长乐公会并不特别引人注目。

“长乐”是中国福建省福州市一个外移民人口众多的沿海区域。2013年,美国长乐公会在纽约市正式注册为非营利“慈善组织”,宗旨是“为福建移民提供社交聚会场所”。

但美国司法部指控,长乐公会不是单纯的聚会场所,而是藏着一个中国政府支持下运作的海外秘密警察站,它在美国恐吓和监视异见人士。今年4月,两位美国籍的长乐公会侨领卢建旺和陈金平,因涉嫌密谋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以及妨碍司法公正罪而被逮捕。若两项罪名皆成立,两人将分别面临最高25年的监禁。

两人及他们的律师都拒绝对这些指控置评。但卢建旺的弟弟、美国长乐公会的现任主席卢建顺为他们喊冤。

“我们只是想帮助旅美乡亲。”卢建顺告诉本台,长乐的干部们都是无偿的志愿者。

超过十位纽约华人社区的成员则对这两位侨领被逮捕的消息感到不意外,他们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讲述了与长乐公会成员来往的经历,包含遭受的骚扰、威胁以及人身攻击。

这些受害者和中国研究专家表示,长乐公会的案例是个典型的例子,体现了北京以隐秘的方式向海外渗透。即使美国的检方采取行动,受害者们仍忧心,这可能难以阻挡中共间谍网络在海外运作日益猖狂的趋势。

海外华人的“生命线”或监控异己的“警察站”?

现今海外华人移民组织的雏型,可以至少追溯到19世纪初。几十年来,多数这类组织的存在都是为了连结海外同胞,他们互相帮忙、共同面对在异乡面临的歧视问题。

上世纪80年代,走出文化大革命后的邓小平时代,这些海外团体开始出现变化。邓小平提出“海外关系是个好东西”,让中国移民和出国留学潮一波波兴起,海外华人社团随之蓬勃发展——到2016年,全球的数目超过了25,000个。

近几年来,海外华人社团开始带有更浓厚的政治色彩。那些移民聚在一起包饺子、喝茶聊天的场所;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各省市乡镇府招商引资、觥筹交错的招待会。

在这些活动上,不难看到统战部官员的身影。统战部是中共负责指挥其在海内外影响力活动的部门。毛泽东曾把统一战线视为共产党战胜敌人的 “法宝”之一。

自2012年习近平接任领导人以来,“振兴统一战线”一直是他的重要野心。习近平把侨务归到统战部底下,在他的思想里,海外华人——不管他们持有哪一国的护照——都将在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的过程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今,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社团被纳入统战组织中,他们或组织“习近平思想”学习小组、或在中共遇到国际争议问题时集体发声,并在统一台湾等议题上帮助推动北京的观点。

这些充满中国共产党色彩的政治行动,交织在正常的社区服务、佳节送礼、公共外交活动中。

一位长乐公会的志愿者形容,对于那些离乡背井的中国移民来说,长乐公会是“重要生命线”。这位志愿者因为未获公会授权受访,而不愿透露姓名。他举例,协会提供人力帮忙翻译、募款救助生病的乡亲,也介绍工作和住房的机会。

但美国司法部的起诉文件指出,自2022年以来,长乐公会内正式设立了中国警察部门的海外分部,帮助追踪居住在美国的共产党批评者。

刑事起诉书中附上了一张照片,陈金平、卢建旺和长乐公会的其他成员西装笔挺、围着一致的红色围巾坐在一面横幅前,上面写着“福州警侨事务海外服务站,美国纽约”

卢建旺、陈金平在纽约的福州警侨海外服务站开幕仪式。 (美国司法部起诉书)

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2022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这类海外警察服务站遍布全球53个国家,以相似的方式,在华人同乡会、商会内建立中国公安部门的分支机构。

保护卫士称,这些警察服务站代表中国共产党监视、恐吓、骚扰、拘留和遣返异见者和移民。

“中共利用海外华人社团的资源来巩固政商关系,以及监视、骚扰、恐吓海外异见人士。”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常识协会(Common Sense Society)高级研究员、研究中共统战及人权议题的Cheryl Yu说。

一些学者也指出,利用海外华人社团成为中共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推广其叙事的关键策略之一。

中国外交部辩称海外警察站“不存在”,批评美国启动的调查是政治操作;中国公安部也向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驻北京的代表提出正式抗议。

暴力行动的幕后黑手?

多位受访者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长乐公会成立中国“警察站”以前,它的一些成员就已经对倡议民主或宗教自由的群体进行恐吓。

卢建旺也向调查人员承认,他在2015年习近平访美时,与其他侨领各号招15名会员到首都华盛顿,干扰法轮功信徒对习的公开示威。他说,参加的侨胞能领取中国领事馆发放的60美元现金。

2019年从中国移居美国的林海说,海外亲共团体在街头组织反示威抗议的场景,让他想起在中国的场面。 (翻拍自美国之音/Karen Dias 摄)

44岁的林海坐在他布鲁克林的分租公寓里,回忆着2019年在曼哈顿遭受的暴力攻击。他指控,这些暴徒来自包含了长乐公会在内的亲共团体。

那是林海移民美国后的第一个夏天,他兴致高昂地换上皮鞋、西裤,加入支持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纽约的欢迎队伍。当林海穿越曼哈顿公园大道挤向迎接队伍的第一排,他被眼前涌动的一片“红海”吓了一跳。

“到处都是中国的五星红旗,扩音器里拨放着中共的爱国歌曲。” 林海回忆,“他们喊‘祖国万岁’、‘打倒蔡英文’......;我们不甘示弱呀!举着小旗子喊着‘民主万岁’和‘打倒共产党’!”

“突然间,他们穿过马路到了我们这边……,我觉得这是一次有目标、有预谋的攻击。”林海说,这一幕幕让他想起在中国的场景。林海曾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直到带头参与了家乡一场环保抗争,开始被国保跟踪、骚扰。2019年初,他带着一家人逃到美国。

一段现场的冲突视频显示,一位带着红帽的男子挥舞着约两米长的中国国旗杆,挥向林海的头部。当天下午,包含林海在内的五名民主倡议人士被打伤送医,他们向纽约市警察局报案。由于警察在暴力冲突发生后抵达现场,混乱的场面难以确定袭击者们的身份,最后没有人被正式起诉。

林海摸着额头上的伤疤,描述当他看见卢建旺与陈金平被逮捕消息时的心情,“我心里还是比较安慰一些,那晚也睡得比较好了……正义将得到伸张。”

2019年从中国移居美国的林海说,海外亲共团体在街头组织反示威抗议的场景,让他想起在中国的场面 (Karen Dias 摄)

长乐公会未回应针对2019年暴力事件指控的置评请求。

一些侨民指出,有时来自长乐公会的“骚扰”,可能是以更间接的方式进行。


2015年因709案移居美国的前中国法官钟锦化。 (唐家婕/摄)

2015年因709案移居美国的前中国法官钟锦化说,他因为反共言论被好几位与使领馆关系良好的侨领施压,敦促他退出一个纽约华侨商会组织。

“我别无选择,只能离开。” 钟锦化说,“但我向他们明确表示,我们是美国的一个独立组织,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分支,不应有这样的思维或做事方式。 ”

65岁的戈壁东曾是上海经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自2018年移居美国后,他一直致力于海外民主运动,包含担任前六四学运领袖熊炎竞选纽约州众议员的竞选助理。

“即使我到了海外,中共好像从来就没有放弃我!”一谈起在美国几次疑似被监控的经验,戈壁东的声音就充满了愤怒,“我以为搬到了美国,就可以远离这些骚扰!”

其中一次,戈壁东在加州莫哈韦沙漠自由雕塑公园参加民主活动后,连续两天在高速公路上遇到疑似刻意的袭击。第一天,一辆皮卡恶意逼车,然后飙速离开;第二天,一辆卡车再次逼车导致他差点发生车祸。另外两个不同的场合,戈壁东自述他的汽车轮胎被划破。

当他在网上发表了批评中国政府的评论,一周内接到数千通来自中国的不明电话。在这些电话中,有一通威胁要伤害他在中国的家人。

司法部的起诉书列出了一位卢建旺帮助中国警方定位的“受害者”,文件中隐去了受害者的名字,但描述这位人士帮助过六四学运领袖竞选、曾到过加州。

“我判断那就是我——我符合所有的描述,”戈壁东说。

被党狭持的“光宗耀祖”

卢建旺的弟弟卢建顺对于海外警察服务站有不同的解释,他说长乐公会只是帮忙安排设置“侨海通”跨境视频,让旅美乡亲可以在新冠疫情期间,可以连线福州的公安局办理驾照更新等业务。

“有130万福州人居住在美国,其中一半以上持绿卡,经常需要回中国,疫情间无法回国,跨境视频可以帮助他们换证件。”卢建顺说,福州公安局在21个国家建立了38个类似的“服务站”,执行此类便侨服务。

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人员则指出,卢建旺在一次访问中国时,通过一名统战部官员认识了福州公安局的官员。他们讨论了建立海外警察服务站的事宜。

2022年1月,一身正装的卢建旺在福州五一广场公园参加福州海外警察服务站的盛大启动典礼。2月13日,卢建旺返回纽约的两天后,长乐公会举行了美国第一个福州海外警察服务站的开幕式。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指出,卢建旺要求时任长乐秘书长的陈金平处理设立“警察站”的相关工作。

根据起诉书,陈金平向联邦调查局承认,他与中国公安保持联系,并帮助“警察站”的运营。他还确认这个“警察站”是在中国公安部下属的福州公安局指导下运作的。

在讯问中,陈金平向美国司法人员坦承,他意识到帮忙在美国收集个人信息并将其交给中国当局“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

卢建旺在中国参加福州海外警察服务站的启动典礼。 (美国司法部起诉书)

一些熟知纽约中国侨团运作的移民告诉记者,这些侨领愿意看似“无偿”地帮助中共政府,其中一个驱动力来自于渴望“光宗耀祖”、“衣锦还乡”的价值观。

“中国共产党刻意混淆了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概念。”Cheryl Yu解释,这群一方面在异乡挣扎、努力跃升主流社会;另一方面又渴望在祖国获得认同感及社会地位的海外华人,“很容易成为中国共产党操控的目标”。

中共使领馆常以各种不同方式奖励“忠诚”的海外侨领,比如邀请他们到中国观看阅兵仪式、参加政协会议、或海外华人大会等。这群侨领有机会走在天安门前的红毯、甚至进入人民大会堂与中国最高领导人合影。

在中国,这些合影及与中国官员的私人联系,能为侨领们带来个人及商业的利益— —从加速亲朋好友的证件办理、解决法律纠纷,到独有地方投资机会等等。

从移民楷模到“海外特工”?

1980年初,卢建旺一家从福州长乐靠近闽江口的猴屿乡,移民到曼哈顿下东区的中国城。

卢建顺告诉记者,他们的起步远非易事,语言不通、资源有限。他与哥哥卢建旺白天上高中,晚上跟叔父们在餐馆打工,周日则固定到充满福建移民的闵恩堂做礼拜。这些地点都在今日长乐公会的一英里之内。

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卢家兄弟在食品批发业和房地产投资上积累了财富。2016年,卢建旺在接受长乐当地媒体采访时提到,他将自己的一些财富用于资助家乡的项目——敬老院、自来水厂、公园和旅游景点。

在美国,卢建旺活跃于华人社团。他带领海外华侨抗议南海仲裁案,在纽约时代广场摇旗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纪念日,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美国的100周年庆祝仪式。

他的社交媒体账号里从不避讳分享与中国官员的合影。他接受中国媒体访问时曾说:“爱国爱乡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强大的祖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

然而,一些认识卢建旺的人却说,与其说他是一个精明的中国特工,他似乎更像是一个被卷入中共政治行动、手法拙劣的海外协力者。

纽约的中国社群也对卢、陈两人的起诉案有不同的观点。一些人对于两人在中美关系紧张之际卷入司法案件表示同情,认为他们不过是被中共操控的棋子;另一群人则认为这些侨领是北京在海外渗透非法行动的自愿参予者。

无论如何,美国司法部已表明这次的起诉是对中国政府在美国非法运作采取行动的重要一步。

“这些被告在中国公安部官员的指示和控制下,秘密地履行中国官方给的任务,”美国检察官布里昂·皮斯(Breon Peace)在四月关于此案的记者会上对北京喊话,“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将阻止它在美国发生。”

在过去两年中,美国司法部对中国的调查重点从经济和技术间谍活动转向涉及跨国镇压的案件,特别是利用中国海外侨团组织作为掩护的例子。在2022年之前,还没有针对此类案件的调查。自那之后,至少已出现了六起跟海外华人侨领有关的起诉案。

然而,专家们及受害者对于起诉是否能终结中共在海外的渗透行动,仍持怀疑的态度。他们指出,这些行动滥用西方集会结社的自由、以及保护多元族裔的精神。

常识协会(Common Sense Society)的Cheryl Yu认为,司法调查可能让中共的海外干涉行动更加谨慎,但“不会减少”。

“中共不会因为美国的起诉而改变其政治意识形态。它或许能换个包装,但本质是不变的。”她说。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曾被美国国务院定性为“外国使团”、充满争议的“孔子学院”,如今“重新包装”成“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继续在美国校园里运营。

卢建旺与陈金平在今年4月17日于布鲁克林联邦法院首次出庭后,各自以25万及40万美元的保释金交保,全案仍未结案。

卢建旺虽已卸下长乐公会主席的职务,但今年三月,他被选为纽约另一个有影响力的中国同乡组织——福建同乡会的共同主席。

福建同乡会的总部与长乐公会一街之隔。在攘往熙来东百老汇大街上,长乐公会照常营运。

即使长乐公会因为连续三年未报税,被国税局取消免税资格。一名成员告诉本台,长乐今年的募款顺利,已接近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支付他们购买新办公室的费用。

在多年生活在遭受骚扰的恐惧中之后,戈壁东决定从纽约搬迁到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个小镇上定居,以尽可能地“与华人社区保持距离”。

林海没有参加2023年4月在纽约市为蔡英文举办的欢迎集会。

“但我一定提醒要上街的人注意安全......也许穿上跑步鞋吧。”林海说。△
 
分享:
 
人气:17,53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