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老家的一連串冤案
 
王友羣
 
2023年7月4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今年是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24年。去年11月30日,江澤民死了,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繼續。

去年10月中共二十大以來,習近平把「保習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放在重中之重。法輪功是佛法。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習無論使出多少招數,都是保不了安全的。

今天,看到習近平老家陝西省發生的一連串冤案,心裏很不好受。這一連串冤案是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全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一個縮影。

這些冤案的當事人之一楊恆青教授,曾任西安礦業學院、西安科技學院(現西安科技大學)的黨委副書記兼副院長(副廳級)11年。

1997年,楊恆青、龍愛芹夫婦,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楊恆青原來患的冠心病、高血壓、萎縮性胃炎、肝病,龍愛芹原來患的膽囊炎、低血壓、腰椎病等,都不藥而癒。夫妻倆嚴格按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做好人,都是單位有口皆碑的好人。

2000年5月,楊恆青年滿60歲退休。退休後,他給陝西省委呈送了一封長信,如實談了他對法輪功的認識和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看法,誠懇希望中央儘快糾正這一錯誤。

幾天後,陝西省610辦公室將他的信(摘錄)在全省各系統通報批判。他被定成全省爲法輪功鳴冤叫屈的典型。

很快,陝西省委派出一個旨在蒐集他的「罪證」的工作組到學校。

但令工作組始料不及的是,在第一次調查會上,主持人剛剛講明來意,一位老教授第一個發言,說:「我們楊院長是煉了法輪功,不過,他是我們學校最好的一個人!」一下子噎得主持人說不上話來。結果,調查會沒開成,工作組被迫撤走。

2002年,楊恆青一家三口人,包括他本人、他的太太、他的小兒媳,在陝西省610辦公室操控的一次大面積抓捕行動中被綁架。他的太太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迫害。

他和小兒媳等一批法輪功學員,先是被非法關進荒僻的臘家灘戒毒所。3個多月的非法拘禁、虐待、摧殘,終於引發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

隨後,他們被押解到西安市610辦公室辦的洗腦班。每個法輪功學員被兩名「幫教人員」24小時監視、強逼轉化。

楊恆青被折磨得舊病復發後,住進醫院。由於他拒絕放棄信仰,半月後的一個風雪夜裏,他被騙到西安曲江監獄(勞改醫院)。當他表示堅決不進監獄之門時,610辦公室的人立即掏出《逮捕證》,逼他簽字。後來他了解到,對他的非法逮捕,有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劉京的批示。

2003年,楊恆青被西安市戶縣法院、西安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7年,他的小兒媳被非法判刑4年。

兩位參與查抄家的警察對楊恆青說:「你知道嗎?在開車去你們家的路上,大家都設想一名廳級幹部的家該是多麼富麗堂皇啊;但一進家門,顯得清貧的家境卻令人感到意外。當發現你們家的積蓄總共只有6千多元時,我們都意識到,原來抄出了個廉潔幹部!」

當楊恆青在監獄裏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衰弱、不能下床行走時,西安市610辦公室主任張兆雲聽到情況彙報後竟然說:「死了才好!」後來,楊恆青因健康狀況嚴重惡化,有生命危險,才被保外出獄。出獄後仍被嚴密監控,家裏不斷被騷擾。

不久,他的大兒子楊昭俊,因父親修煉法輪功,而遭到殘酷迫害。

2002年,楊昭俊受西安科技學院領導委派,擔任虧損多年的校辦工廠——機電廠的廠長。學校要求他必須通過經營創收,給全廠70多名職工(包括他本人)開工資、發津貼;承擔全校本科生金工實習費的一半;償還工廠欠下的上百萬元債務。

學校賦予他自主經營權,機電廠的人、財、物管理及具體的經營、利益分成等,都屬廠子內部的事,學校不管;學校無錢給機電廠,也不要求機電廠掙錢上繳。

2003年底,楊昭俊的朋友給他提供了一套很有市場前景的礦用熱風爐的技術資料,希望他自己開發、個人賺錢。但他放棄了個人賺錢的想法,決定將這套技術貢獻給廠裏,爲職工、爲學校創造效益。

2004年,產品試製成功後,楊昭俊爲了將產品儘快推向市場,組建主營銷售的廣聖公司。此後3年,他和同事犧牲寒暑假和節假日,奔波在陝北高原上,創造了1174萬元的銷售收入,使廠子扭虧爲盈,創造了建廠以來效益最好的3年。

楊昭俊在學校並不要求他上繳利潤的情況下,主動將承包盈餘的645萬元上交學校。由於成績突出,2003年、2004年、2005年、2006年,連續4年,他被評爲學校「優秀處級幹部」。

但是,到了2007年9月底,楊昭俊突然被西安市檢察院反貪局抓捕,一週之內,被立案、審查、定罪,並被沒有公司財產。

廣聖公司正當的經營行爲,被「認定」成爲了套取、截留機電廠公款的犯罪行爲;廣聖公司內部正當的分配行爲,被「認定」爲集體貪污。

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檢察院和法院不僅存在嚴重的威逼、作假、歪曲事實的違法行爲;更惡劣的是,他們用楊恆青修煉法輪功之事威脅楊昭俊,威脅律師,威脅20多位爲楊昭俊寫無罪證明的機電廠職工,威逼機電廠會計出具假證。

2008年8月,西安市中級法院無視客觀事實,無視西安科技大學出具的足以證明楊昭俊有功無罪的證據,無視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曲新久,西北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宣炳昭、杜發全、張國偉,出具的此案「罪名不成立、不宜追究刑事責任」的專家意見,無視律師的無罪辯護,強行以犯貪污罪,判處楊昭俊有期徒刑10年。

楊昭俊不服,上訴至陝西省高級法院。2008年11月,陝西省高級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2009年初,楊恆青在監獄會見室見到了別離一年半的兒子。兒子的兩段話,發人深省且令人心碎。兒子說:

「如果當初我聽朋友的勸告,把熱風爐的技術不獻給廠裏,留着自己發財,如果不去組建公司推銷熱風爐,仍像以往那樣等客上門,代理商能賣多少算多少,雖然廠子效益不好、哪怕虧損,我照樣平平安安當廠長;現在我做了貢獻、付出了辛苦、創造了效益卻成了罪人,法律到底在保護誰?看來好人做不成呀!」

「我最痛苦、最難以承受的還不是自己的冤屈,而是他們故意把你扯到案子裏來、肆意造謠中傷。他們用你修煉法輪功的事逼我『認罪』,在看守所裏他們逼得我曾兩次想到自殺!」

在兒子被非法關押3年後,楊恆青在西安科技大學檔案室發現了被檢察官、法官隱瞞、篡改的3份早在案發之初由學校向檢察院、法院出具的證明楊昭俊無罪的重要證據,才明白這是一起誣陷案。

楊恆青開始再一輪申訴,涉及的領導機關包括:西安市政法委、紀委、人大、政協,陝西省政法委、紀委、人大、政協,陝西省高級法院、陝西省檢察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等。

但是,持續多年的申訴,全部無效。

西安市610辦公室的一位處長,在脅迫西安科技大學阻止楊恆青上訪時,赤裸裸地對楊恆青說:「你兒子的案子得我們說了算!」

爲什麼楊昭俊的案子610辦公室說了算?

就因爲楊恆青是修煉法輪功的。父親修煉法輪功,兒子仍然當廠長;不僅當廠長,還成了救活機電廠的功臣,連續4年被評爲「優秀處級幹部」。這讓610辦公室官員又妒又恨。於是,他們操控檢察院和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楊昭俊重判10年,以此達到抹黑法輪功的目的。

西安市610辦公室處長的口氣很大。但從上述敘述看,楊昭俊的案子不是西安市610辦公室說了算的,也不是陝西省610辦公室說了算的,甚至不是中央610辦公室說了算的。

因爲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都不敢出面糾錯,它肯定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級的正國級高官說了算的。

當時江澤民在中共最高層迫害法輪功的總代理人,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楊昭俊有功無罪被重判且無論怎麼申訴都不行,根子很可能是中央610辦公室的頂頭上司周永康故意存心整人。

2002年,楊恆青一家三口人被非法抓捕、迫害,則是在趙正永擔任陝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期間。

趙正永在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時,任安徽省公安廳長。由於他迫害法輪功有功,2001年被江澤民提拔重用爲陝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成爲江澤民在陝西省迫害法輪功的總代理人。

趙正永到陝西后,非常賣力地迫害法輪功,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趙正永也因此成爲楊恆青一家三口人被迫害的陝西省政法系統第一責任人。

多行不義必自斃。

2015年6月11日,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因受賄1.3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14.86億元等,被判處無期徒刑。

2020年7月31日,原陝西省政法委書記、省長、省委書記趙正永,因受賄7.17億元,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死緩依法減爲無期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2020年,楊恆青80歲時,他的一位大學同學發起寫回憶錄的倡議,並決定編一本書。主編對他說,你是我們班同學中,人生經歷最值得回憶的一位,一定得寫,至少要寫5萬字。

楊恆青認真回憶了自己上大學以來的經歷,擇其要者,一一記錄在案。並在最後一章,寫了他的「人生感悟」,談了他爲什麼走上修煉之路且矢志不渝這個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在結尾處,他特別引用《西遊記》第六十四回「木仙庵三藏談詩」中唐僧的一段話:「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他告訴同學們,他此生終於幸遇正法,成爲法輪功修煉者。修煉不僅使他的病不藥而癒,而且使他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20多年過去了,雖遭受了許多魔難,失去了許多常人的名、利、情,但他無怨無悔。

楊恆青寫完後,將《回憶錄》寄給一些同學徵求意見。有的說:「情真意切,生動感人。不由人思緒連篇,熱淚盈眶。」有的說:「讀你的文章,驚喜不斷,感心動耳,多次淚溼鼻酸。人生坎坷,敢於面對;雖遇大禍,親人相助;真善忍,力無窮。」

後來,楊恆青把《回憶錄》送給一位國保警察看。幾天後,這位國保警察給他發短信說:「您的書我已抽空看完。看到了您的爲人真誠、好學、認真、善良、正義、公正、樸實、感恩,向您致敬。」

楊恆青一家都努力做好人,卻有三人被非法判刑。他的兒子完全是被無辜被株連。在中國,做好人真難啊!

迫害他們的江澤民的「政治打手」周永康、趙正永,都是壞透了的人。到頭來,他們都沒有好下場。

此正所謂:好人難當惡人狂,悲劇一場接一場;害人害己害子孫,惡報臨頭誰能擋?

現如今,迫害像楊恆青一家這樣的好人的事,仍在中國大陸反覆上演,惡人還在利用公、檢、法、司作惡。

這些堅持與「真、善、忍」爲敵的人,都是沒有道德和法律底線的人,爲了升官、發財,什麼喪天害理的事都敢幹。

你跟他講善惡有報的天理,他根本不往心裏去。這些無法無天的人才是最危險的人。

習近平如果不停止迫害法輪功,聽任這些人繼續作惡,危險至極。△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46,27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