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臺灣人入境中國 小心被扣上臺諜罪名(圖)
 
2023年7月20日發表
 

2023年7月18日,臺灣黑熊學院舉行主題講座,由黑熊學院共同創辦人沈伯洋引言,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主講。圖爲沈伯洋。(鍾元/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臺灣黑熊學院17日舉行講座,邀請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專題演講。林宗弘表示,中共新版《反間諜法》已經實施,臺灣人應了解前往中國大陸的風險,小心被扣上臺諜罪名,這對於維護臺灣民衆的安全和利益至關重要。

黑熊學院共同創辦人沈伯洋開場引言說,透過曾遭中共關押5年的文山社區大學專案經理人李明哲6月29日在黑熊舉辦的講座分享,應該知道中共刻意模糊法律,不管什麼行爲都會違反《國安法》,並且中共會用各式各樣的「法律」來進攻臺灣,讓臺灣人不敢做事,不敢說話。中共專擅立法的情況下,意圖將臺灣與臺灣人「套框」。

前往中國的臺灣人面臨成爲「臺諜」的風險

林宗弘指出,中共正經歷非常脆弱且很缺乏自信的時期,因爲中國經濟狀況不好,戰狼外交使得國際關係全面受挫,當然很大部分他們自己要負責任。中共政權越來越缺乏統治信心,他們也很缺乏安全感,因此7月初開始實施更嚴格的修訂版《反間諜法》。他提醒,這是一個「小心,臺諜就在你身邊?」的對外關係態度,前往中國大陸的臺灣人小心淪爲「臺諜」的風險。

他說,2014年中共《反間諜法》就已經通過,2017年才頒佈實施細則,其中包含《公民舉報間諜行爲線索獎勵辦法》,鼓勵大家舉報間諜,最高可拿到50萬元人民幣獎金,有中國大學生聲稱自己有拿到。中共官媒藉機宣傳,衍生出間諜就成了「行走的50萬」一詞,共青團中央公衆號就用此詞來指稱有間諜嫌疑的人。

中共從2014年起陸續訂定《反間諜法》《國家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網絡安全法》《國家情報法》《核安全法》《密碼法》《數據安全法》。他指出,面對中共這麼多法令,臺灣人面臨成爲「臺諜」風險。他舉例,歷史學者講新疆人權或研究者想知道中國的製造業經理人指數、失業率等數據,是不是就觸犯《反間諜法》了?臺灣人可能變成「行走的50萬」,一經檢舉就面臨拘捕。

「你以爲只是去觀光、旅遊、與大陸親友交往或是去做生意而已。」他提醒,問題是別人怎麼看待你,如果別人看你是「行走的50萬」,像李明哲、臺灣八旗文化出版社總編輯富察(本名李延賀)就被抓起來。

林宗弘表示,2017年李明哲被抓時,他以爲是用《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去判的,但後來不是。李明哲遭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富察被抓是因爲他出的書,不是中共官方觀點的歷史書籍。中共國臺辦曾證實,富察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正接受國家安全機關調查。

臺灣人入境中港澳 應了解中共統戰風險

林宗弘指出,中共運用間諜罪等涉及國安罪名,逮捕、起訴或限制人身自由之行爲態樣,已具體擴及諸如學術交流蒐集資訊,與中企、中共官員交流,拍攝港口或設施畫面,宣揚民主自由理念,與在中國大陸之外國機構密切交往,從事地質調查,經常往返邊境,上述的行爲皆有對應的起訴罪名,不論是商務人士、記者、學者,甚至受邀前往者,都可能在正常行爲下被起訴。

適值暑假旅遊旺季,中華民國陸委會6日說,自5月起已數度加強提醒國人,赴陸港澳旅遊應審慎評估可能的人身安全風險。陸委會12日再次提醒國人赴港澳應留意《港版國安法》對人身安全及權益的可能風險。

「當臺灣人接觸到中共統戰活動時如何自保?」林宗弘表示,首先要避免不小心參加代理人舉辦的活動,可以利用網站搜尋活動相關機構與人員的資訊,若是出現在「中國臺灣網」或是在中國與香港建立的兩岸交流網站,極有可能都有統戰任務。過去曾經無意間參加過活動且擔心受到監控者,宜找非政治理由拒絕再參加。此外,曾經參與各種統戰網路羣組活動、疑似有監視羣組言論情況,退出羣組或保持沉默。

林宗弘:中共涉臺機構都有業績目標 不斷地蒐集個資

他強調,中共涉臺機構都有業績目標,要不斷地蒐集個人資訊、建檔上報、記錄個人言行,這類型機構大約有1,500至1,600個,儼然是一個龐大的網絡。

林宗弘表示,當臺灣鄉里長、青年就業人士、宗教團體被邀請赴中接受落地接待,可能幫助這些機構擴張網絡,推波相關言論,甚至接受資金,落入中共「青年一代、基層一線」的統戰框架之中。未來,中共推出更具侵略性的法律時,即能宣稱「已經與臺灣社會各界充分溝通」。

「臺灣如何應對中共銳實力?」他提到,臺灣面對中共媒體及實體銳實力。應對中共媒體方面,過去政治參與低、政治態度保守、新上網者,包括高齡與年輕世代容易成爲假新聞攻擊目標。面對中共媒體操弄,他認爲,臺灣政府應該與公民社會合作,在民意基礎上建立管理機制防止假新聞與陰謀論入侵。

他說,中共的實體銳實力對象包括產業轉型中可能逐漸沒落的攤商、離島偏鄉、面臨人口老化的宮廟、弱勢青少年、受歧視的新移民等,民衆對統戰團體的活動必須提高警覺,必須有風險感知、持續強化對弱勢與青年的扶助政策與資源投入,多關懷社會排除羣體,例如家中年長者、低薪青年等。

最後,林宗弘強調,中共涉臺機構向來是鎖定臺灣特定產業、買辦、政商裙帶,兩岸過去幾十年經濟緊密帶來的是資本外移、企業西進、臺灣人失業、人才外移,原本工廠的工作人員被解僱後,只能轉往薪資更低的末端服務業。服務與貿易的交流對財團企業有利,實際上卻加劇貧富差異,連帶使社會更加分化。臺灣人要問自己爲了窄而短暫的利益,犧牲長期的自主與發展是否值得。

「在中共專擅立法威脅臺灣及臺灣人安全的情況下,自由民主臺灣應怎麼抵抗其威脅?」沈伯洋說,臺灣也需要通過《代理人法》(《境外敵對勢力影響透明法》)揭露中共代理人、在地協力者,用來抵抗、來保護自己,這樣才有辦法把中共統戰的線斷掉,但四年前推動該法案卻沒有辦法通過,未來還有待繼續努力。 △
 
分享:
 
人氣:11,9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